《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这次不会再疼了


  (温馨提示:大家看这章之前,先拿出笔,在纸上画一个五角星,有用哦!)
  ◎◎◎
  笑也笑了,闹也闹了,亲也亲了,婚礼仪式在一片欢乐中圆满结束,不过,有人要倒霉了!
  大队长武烈一想到楼犀那62环的成绩就闹心,丢人,太丢人了!
  C军区特种大队自打组队以来,就没有过这么差劲的成绩,别说62了,就是92都不行,没有98、99的水平连特种大队的门都迈不进来!
  他在这干了一辈子了,年年都获得军区总部的表彰,虽说都是精神上的,最多就是一朵大红花,可那也是光荣啊!这下可好,眼看着就要退休了,晚、节、不、保!
  “楼犀,你给我过来!”大队长的脸阴涔涔的。
  楼犀却是态度从容,不疾不徐地走到武烈面前,庄严地敬了个军礼,“请首长指示!”
  武烈瞪着他,眼神愤恨,“说说你那62环怎么回事?不说明白了我关你禁闭!管你是不是新婚,照关不误!”
  “大队长……”一旁有个小战士朝武烈挤眉弄眼。
  “干啥?”大队长横了一眼小战士。
  小战士正是打靶时挥旗子报数的那个,像是知道什么秘密,迫不及待地要向大队长汇报,可大队长不领情,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大队长,过来过来……”小战士想说悄悄话。
  武烈心里正窝火呢,哪里还有耐心听,直接吼道,“过啥过?往哪过?别磨磨唧唧的,有话说,有那啥放!”
  小战士一片苦心付之东流,叹了口气,直接做了个手势,“您不听算了,直接去看吧!”
  武烈冷哼了一声,黑着脸走向50米开外的放靶处,众人也“呼啦”跟上。
  叶星辰不明所以,抱着思思随同大伙一起去看,母女俩的表情一致,都懵懵懂懂的,楼犀余光瞄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柔软。
  大队长率先走到了两个靶子前,两人射击后的弹孔还分别留在上面,左边的那个是叶星辰的,没啥可说的,不规则的9个弹孔,基本都在7环左右徘徊,发挥的倒是很稳定,就是全都偏低,大家看了看,虽然都没说话,可那意思就是——太差劲了!只是不好意思说罢了。
  而右边的楼犀的那个,就大大不同了,10发子弹,10个弹孔,一眼望过去也都是不规则的排列着,可仔细一看,就不对劲了,大队长眼睛眯了眯,扬了扬手,“给我拿支笔来!”
  小战士立即递过一支红笔,大队长一口用嘴咬掉笔帽,粗鲁地吐出,然后大手一挥,沿着靶子上的十个弹孔画线,每两条直线相交,那个交点处,正好是弹孔的痕迹,然后,靶子上神奇次出现了一个大大的五角星!
  五角星,国旗上的符号,庄严,神圣。
  同样,星星也代表星辰的意思,温柔,明亮。
  众人先是眼前一亮,然后是唏嘘,真没想到营长还懂得浪漫啊!
  也不知道是谁又带头唱起了那首军歌,“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别怪我仍保持着冷静的面庞,其实我既有铁骨也有柔肠,只是那青春之火需要暂时冷藏,当兵的日子既短暂又漫长,别说我不懂风情只重阳刚,这世界虽有战火但也有花香……”
  叶星辰听着战士们百转千回的歌声,心里忽然有些动容,眼睛不自觉地望向被战士们簇拥着的楼犀,他笑了,只是那笑容很浅,如流星划过夜空,到让人来不及捕捉。
  “哈哈哈!”大队长忽然大笑出声,哪里还有之前生气的样子啊,一掌拍在楼犀的肩上,“好,干得好!”
  “那首长您还关我禁闭吗?”楼犀故意问道。
  “咳……咳咳……”大队长老脸一红,连忙转移话题,“来人,把这个靶子给我留好了,下个月那啥米国的军官不是要来咱们这军事交流吗,到时候我就把这个给他们看看,让他们见识见识,啥叫王牌特种兵,啥叫中国特种兵!”
  “是!”两个小战士乐呵呵地将靶子扛进了营房,其他人则齐齐鼓掌欢呼。
  “营长,好样的!”
  “特种大队,好样的!”
  “中国陆军,好样的!”
  战士们嗷嗷地喊着,这并不是他们爱显摆,而是他们实在是很想为国争光,中国特种兵的发展比国外晚很多年,早年没钱没技术,更没人才,每次跟国外的特种部队交流的时候,他们都跟人差了一大截,直到武烈接管了这支特种大队,军区多年来重点培养,再加上魔鬼训练,近些年来已经有了长足进步,虽然他们现在还不能称霸世界,但他们有了楼犀这样的人才,就看到了希望,他们坚信,中国军人早晚有一天会让全世界刮目相看!外国人再也不敢小瞧中国部队,再也别想觊觎中国一分一毫的领土!
  壮志豪情,冲向云霄。
  ◎◎◎
  兴头一起,就刹不住,尤其是这群热血的战士,一上了靶场,那要是不过足了瘾肯定是不会轻易走的,也不知道是谁,还想玩,索性又想出了个夫妻组合PK的游戏。
  规则很简单,就是一对夫妻一组,两人合力一起打靶,然后跟其他组的夫妻档PK,而且一枪定胜负。
  叶星辰暗暗退缩,她今天已经让楼犀丢了一次面子了,可不能再连累他了,她的那种破成绩还是不要再丢人现眼了。
  “我觉得我还是不……”她拒绝的话还没说完,楼犀就娴熟地把子弹上膛,交到她手中,“我帮你。”
  虽然胆怯,可也不能再拒绝,叶星辰忐忑地握住枪,楼犀则走到她身后,张开手臂,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一股清冽的男-性气息忽然袭来,她的呼吸下意识地就是一紧。
  “放松。”他拍了拍她紧绷的手臂,大手握住她的,“瞄准,开枪!”
  她僵硬着,还是不太敢贸然行动。
  “想象你最恨的人就站在那里,瞄准,射击!”他沉声说道。
  叶星辰的双腿忽然一软,“我没有恨谁啊。”
  楼犀忽然有些无言,眼神里有些“孺子不可教也”的意思。
  “那……那你最恨的人是谁啊?”她补救问道。
  他深睨了她一眼,英俊的脸庞上忽然呈现出一抹古怪的表情。
  叶星辰立即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他最恨的人当然是左凌风了。
  额上忽然冒汗,她连忙调整呼吸,目光看向前方,瞄向靶心,她的姿势不对,他手把手地帮她矫正,他的侧脸紧贴着她的,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他的手握住她的,他的腿挨着她的,她不想胡思乱想的,可是这么亲密的接触,他的体温熨烫着她的,让她本能地感到紧张。
  “叶星辰,你再让我丢脸,我晚上一定会好好惩罚你!”他表情严肃,语气却是那么邪恶。
  叶星辰的脸上腾地一热,连忙集中注意力,在他的指导和带领下,瞄准了靶心,扣动扳机,“砰”的一声,正中靶心!
  她自己也被惊到了,但却是惊喜,这样是不是就不用什么惩罚了?
  楼犀嘴角一抽,说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
  ◎◎◎
  闹腾了许久,到了吃饭的时间,众人一起去了食堂,真的就像是那首歌里唱的那样,红红的喜字高挂在墙上,每一桌上还都有两碟象征着吉祥的干果,分别有着桂圆、百合、红枣等等,预示着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营长,嫂子,你们要赶紧努力啊,给我们特种大队添人口!”李毅不正经地说道。
  叶星辰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飞上两抹红晕。
  “哎,同志们,咱们来打赌怎么样,大家说营长和嫂子是生男孩还是生女孩呢?”
  “男孩呗!男孩直接就留咱们特种大队了,到时候还得管我叫叔叔呢!”
  “切,谁稀罕你当叔叔了!要说我还是女孩好,看思思就知道了,多可爱!”
  众人争论不休,没完没了,性别还没讨论出来,又想到起名字的问题了,“男孩就叫楼小犀,女孩就叫叶小星,哈哈!”
  叶星辰一阵窘迫,连忙低头吃菜,装鸵鸟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笨、但也是最能自我安慰的办法,不料,可爱的思思却扬起小脸,天真地问,“低弟?眉妹?”
  叶星辰差点呛到,赶紧喂小丫头吃饭,堵住她的童言无忌。
  “营长,嫂子,我给你们照张相吧!”李毅忽然说道。
  叶星辰微微一怔,拍照?
  李毅以为她是担心安全问题,连忙解释说,“嫂子,你放心,这只是食堂,不涉及军事机密的,我请示过大队长的,他说可以拍!”
  说着,还从兜里掏出了相机,不是什么名贵的单反,只是普通的卡片机,却是崭新的,看起来像是刚买的,就为了给他们拍一张照片,要提前申请,要打报告,要特意买相机,这份诚意让叶星辰感动不已,她本来不想拍,却不忍心再拒绝,抬眸望向楼犀,他直接拉过一条长凳到了墙边。
  干干净净的墙壁上,只贴了一张大红的喜字,叶星辰抱着思思走过去,楼犀坐在一侧,她坐在他身旁,略微有些拘谨,她怀里的小丫头却显得很兴奋,满脸笑容。
  “营长,嫂子,你们再近点!”李毅比划了下说道。
  楼犀挪了挪身子,一手揽过她的肩,她的脸上浮出一层赧色,微微偏头,靠向他,挤出一抹微笑。
  李毅“咔嚓”按下门。
  ◎◎◎
  喧闹的一天,新鲜的一天,惊奇的一天,也是很累很累的一天,到了晚上,叶星辰整个人累到疲惫不堪了,洗了澡,换了衣服,慢吞吞地走出浴室。
  楼犀正在思思的房间里哄她睡觉,小丫头也兴奋了一天,早就困得不行了,可仍是不愿意睡,躺在小被窝里咿咿呀呀说个不停,楼犀侧身躺在她身侧,大手轻拍着小小的人儿,低沉的嗓音偶尔答应一声,最后小丫头慢慢地只发出“啊、嗯,唔”这样的字眼,乖乖地依进他的怀里,困倦地睡去。
  将台灯调得更暗一些,他将小熊放在思思的身旁,然后轻轻离开,随手将门带上。
  而客房里,叶星辰已经率先躺下了,床单和被子是她早上洗的那一套,已经干了,上面有太阳的味道,清新而又温暖,经过昨晚,她知道跟思思一起睡或者是睡客厅沙发什么的只能是幻想,所以也不再自找烦恼,她也知道自己没等他回房好像不太好,但是她真的已经没有力气了。
  头一沾枕头,困意立即袭来,叶星辰很就沉入了梦乡。
  楼犀回到房间的时候,瞧见床上的女人已经累到睡着了,黑发半散,半遮着脸庞。
  他望了片刻,默默关灯。
  叶星辰迷迷糊糊之间感到床的另外一侧忽然一沉,有个温暖的体温将她紧紧包围。
  今夜,月朗星稀。
  ◎◎◎
  本来应该是一夜好眠,但意外总是在突然间降临。
  夜里两点,叶星辰不知怎么的,一下子惊醒,她蓦地睁开眼睛,发现身旁没人,一摸床单,只留着余温。
  她扭头,发现顺着门下面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客厅的灯光,他在干嘛?
  狐疑着,她轻轻起身,慢慢打开了房门,客厅里的光线豁得刺眼,正伏在茶几上写着什么的高大身影影影绰绰。
  “楼犀……”她发现他已经着装完毕,一副要去执行任务的样子。
  他闻声后徐徐抬头,没有说话,又低下头来继续写着什么,匆匆几笔后停了下来,将那张纸叠起,放进信封。
  叶星辰注意到那信封是白色的,心里蓦地一慌。
  “有任务,一小时后出发。”他简洁说道。
  叶星辰下意识地攥紧了睡衣的下摆,掌心忽然一片潮湿,她终于敢肯定他在写什么了——遗书!
  喉咙里忽然涌出一股又热辣又酸涩的东西,她慌忙地转身,为自己倒了杯水,握着杯子的手却不受控制地颤抖。
  一直都知道当兵的人身不由己,一直都知道特种兵永远在有危险时是冲在最前面的,可是从来没有如此亲眼目睹过,一张单薄的纸,一个白色的信封,就那么交代了他们的一条命。
  想起多杰,想起陈舟,想起他那些牺牲了的战友,她的胸口仿佛一下子被什么东西堵住,连呼吸都变成了困难。
  仰头喝下一口白水,也仰头忍去了那突如其来的泪意,同时吞下了那股难以言说的苦涩滋味,深呼吸了几下,才慢慢地重新转身面向他。
  唇扯了扯,面部肌肉有些僵硬,她轻声问道,“很危险吗?”
  楼犀将信封的口密封上,淡淡点头,却是那样无谓。
  “那……你都写什么了?”
  他蓦地一怔,眼睛里闪过什么,说道,“这封里有你。你想看?”
  “不!”她连忙摇头。他若没事,遗书就会自动废弃,只有有事的时候,遗书才会被拿给家属看。她不想看,永远也不想看。
  楼犀慢慢地站起身,回到房间里取来两把钥匙,递给她,“一把是这里的,另外一把是新房子的,还没装修,交给你了。”
  他又伏案在茶几上,写了一张便条给她,上面是新房子的地址。
  另外又给了她一张卡,“需要什么就用这个刷,不用太省。”
  叶星辰的手僵在半空中,有些迟疑。
  窗外忽然响起了鸣笛,那是紧急集合的口号,楼犀把纸条和卡塞到她手中,然后步离开。
  叶星辰僵在原地,那么轻的纸条,那么轻的卡,却好像巨石一般,压得她要喘不过气来,同时心中倏地升起一抹凄凉。
  

Snap Time:2018-09-21 12:17:22  ExecTime: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