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他也有可爱的一面


  叶星辰忽然想笑,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也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不过说是可爱吧又好像不是,他力透纸背的字迹,还有那严肃的口吻,都在在说明他有多么认真,可她就是很想笑,而她也真的这么做了,嘴角上扬出一个弧度。
  楼犀望着叶星辰微笑的样子,冷峻的脸上,也不自觉地浮出笑容,吃饭的时候,他看出来了,景飒故意坐在她身旁,故意分开他们,点菜的时候又说他喜欢吃鱼,可他不喜欢吃鱼,那只是景飒的故意挑拨,对于这样的小手段,他心知肚明,但没必要当场拆穿,因为那样只会让大家都难堪,但是他不希望叶星辰误会,他和景飒没有什么过去,如果他们要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不会等到今天。
  “我特别讨厌吃鱼,曾经因为出任务,去了北海道,在那吃了一个多月的鱼,鲑鱼、狭鳕、秋刀鱼、太平洋鲱鱼、远东拟沙丁鱼,每天吃,顿顿吃,吃到想吐。”他沉声说道。
  叶星辰下意识地蹙起眉头,完全不能想象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可能一呼吸都是鱼腥味吧?
  她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买鱼了,以后只做他喜欢吃的东西。
  可是——
  她望着便利贴,看到他写“最喜欢吃的——没有”,又忍不住狐疑,“你没有最喜欢吃的东西吗?”
  楼犀俊容上波澜不惊,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如果有人曾经因为出任务饿过七天七夜,只能吃树叶充饥,那么这世界上的任何食物再拿到他面前,都是一样的,所以没有喜不喜欢一说。
  叶星辰的表情忽然僵住,一股心疼油然而生,她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胃不好了。
  楼犀扯了扯唇,又平静地说道,“不只是我一个人,那一次是我和陈舟一起,我们两个回来后恨不得想吞掉一头牛。”
  陈舟。
  叶星辰的心又是一酸,可怜的思思。
  想到景飒对她提出的那个要求,她不禁为之愤怒了!
  不是因为吃醋,不是因为嫉妒,只仅仅是因为心疼,为思思心疼,为楼犀心疼。
  他只是想尽心尽力地保护和爱护思思,怎么会这么难?
  她发誓,以后一定要给思思还有他更多更多的关心,更多更多的爱!
  叶星辰没有察觉,自己刚刚想到了“爱”这个字。
  她伸手取下另外一张便利贴,拿起笔,望着他,诚挚地问道,“你最喜欢什么颜色?”
  “红色。”
  因为他最熟悉的颜色是绿色,所以视觉反差。
  她微笑着记下,又问,“最喜欢什么歌?”
  楼犀微微蹙眉,好像没有,沉默了片刻,说道,“应该是李宗盛的歌吧。”
  当兵那年去西藏,那里交通和文化都相对闭塞,新兵营里只有他是北京的,多杰兴冲冲地跑过来问他,你见过李宗盛吗,他去北京开演唱会了!
  他摇头说不知道,多杰无比失望,然后整日整日在他耳边哼着李宗盛的歌,他听得不厌其烦,完全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喜欢那种不俗不雅的歌词,还有那种拖泥带水的曲调。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
  直到多杰牺牲之后,他为其整理遗物时,才从他的日记里发现,多杰曾经喜欢他一个家乡的女孩,但那个女孩考了大学,去了北京,那种山沟沟里飞出去的金凤凰自然不可能再回来,然后多杰失恋了,开始狂迷李宗盛,他说,李宗盛试图用最简单的词曲,告诉人们爱情的道理。
  比如他曾经为某个女歌手写词,里面有这样一句:爱从不容许人三心两意,遇见浑然天成的交集,错过多可惜。
  心中那一处柔软的地方被触动,楼犀忽然夺过叶星辰手中的笔,在便利贴上速下了几个字,然后“啪”的一声黏在冰箱门上,转身离去。
  叶星辰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发懵,扭头望向冰箱门,瞧见那张便利贴上这样写着——
  最喜欢的事——带思思回家吃你做的饭。
  叶星辰呆怔了几秒后,心脏猛然一跳,胸口蓦地泛起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甜蜜感。
  ◎◎◎
  思思住院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她的情况逐渐稳定下来,手术的日子也随后敲定,在某个星期日的上午。
  因为要筹备十一军演的事情,楼犀这段时间一直很忙,周休也都取消了,但星期六的晚上,他还是特意从部队里赶了回来,这一晚,他必须陪着思思。
  病房里,一灯如豆,思思睡得正安稳。
  叶星辰守候在病床边上,看了一会儿,然后轻轻起身,蹲下来轻手轻脚地从床头柜里取出一个小塑料袋,里面装的是红豆,舒娆的老家有这种说法,把红豆装在锦囊里,然后放在枕头下面,可以驱邪避害,就当她迷信好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她又取出提前准备好的锦囊,抓了一小把红豆装进去,然后拿起针线将锦囊的封口缝起,也不知道是太紧张了,还是怎么的,一丁点大的锦囊,也不需要缝多久,她竟然连连出错,手指被扎了好几下。
  “没事吧?”楼犀抓过她的手,沉声问道。
  “没事没事,马上就好了。”叶星辰抽回自己的手,继续缝着,很,全部缝好了,她高兴地将小锦囊捧在手心里,笃定地说道,“思思睡了这个就会平安无事了!”
  楼犀望着她,知道这是绝对的唯心主义,但他竟然也想试试。
  起身,他轻轻挪动思思的小脑袋,将枕头微微抬高,叶星辰速将小锦囊放到枕头下面,他将枕头重新放平,思思有些许的感觉,轻轻动了动,还嘤嘤了两声。
  叶星辰轻轻拍了拍小丫头,把她伸出来的小手臂塞回被子里,然后掖掖她的被角,将她买给思思的那个小熊也放在枕头边上,她和思思真的很有缘,连喜欢的玩偶都一样,希望小熊也能保佑思思健康。
  从某些经历上来说,她和思思其实挺像,都是军人的女儿,都失去了父母,不同的是,她十七岁时失去了双亲,但也眼看着就成年了,可思思从一生下来就没有了父母,这种悲惨的身世让她更忍不住为小丫头心疼。
  楼犀也微微倾身,修长的十指怜惜地摸了摸着思思的小脸,小丫头很就又睡了过去,小脸颊有点微粉。
  楼犀轻轻地将病房里的另外一张床搬到思思的床边,两张床合并在一起,有近两米宽,足够睡下三个人。
  两人很有默契地一起脱衣脱鞋,在思思的一左一右躺下,一人握住思思的一只小手。
  谁都没有说话,可这一刻,无声胜有声。
  床头灯在他那一边,没有立即关掉,他另外一手里拿着文件,躺着阅读,叶星辰侧目望了一眼,瞥见文件的封面页上写着十一军演某某地点作战A计划的字样。
  夜深人静,星月当空,天气预报说,明天多云转晴。
  病房里,除了呼吸声,就是他翻动文件的纸张声,很静,很安宁,如无声的小夜曲在空气中缓缓流淌。
  叶星辰的眼皮逐渐沉重,却仍是不想睡,想要等他看完文件。
  终于,时间不知道到了几点,他放下文件,然后轻轻关掉了台灯。
  “晚安。”她轻声说道,声音十分模糊,困倦到不行。
  楼犀微微侧目,瞧见另外一边的女人已经昏昏地睡了过去,他缓缓勾唇,“晚安。”
  她沉睡,他亦闭上了眼睛。
  时光仿佛一杯静水,这一夜无关风月,却格外动人。
  ◎◎◎
  翌日清晨,天刚刚亮,叶星辰便早早醒来,醒来后发现楼犀比她醒得更早,不知道他是几点钟醒的,但她注意到他手里的那份文件已经翻到了最后几页。
  她轻轻一动,他就已经察觉,放下文件扭头望向她,“要起来了吗?”
  她看了看时间,轻轻摇头,“让思思再多睡一会儿吧,她手术之前不能吃东西,所以不用起太早。”
  “嗯。”
  叶星辰重新躺好,睁着眼睛望向天花板,不知道该期望时间过得一点,还是该慢一点,时钟滴滴答答又走过半小时,五点五十了。
  楼犀已经将文件全部看完,轻轻起身,笔挺的军衬上微微起了褶皱,这里又没有熨斗,她连忙说道,“我帮你用水喷一下吧,干了褶子就没了。”
  “不用了,回部队就要换作训服了。”他今天只请了半天假,下午还要赶回去,希望能等到思思手术做完。
  叶星辰暗暗叹息,没有多说什么。
  病房的门反锁着,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很轻,却又不失力道。
  叶星辰不禁奇怪,还不到六点钟,还没到医生巡察病房的时间呢。
  楼犀步走过去开门,叶星辰则连忙起身,昨夜只脱了外套,里面是件无袖,她速穿上外套,拉链拉好。
  门外的来人,是楼翼。
  楼翼特意起了个大早赶来医院,还为他们带了早餐。
  “我估计你们今天早上是没时间出去吃东西了,所以帮你们带了点,永和豆浆的东西,随便吃点吧。”
  “谢谢。”叶星辰连忙接过。
  楼翼望了望那两张合并在一起的床,脸上不禁浮现出笑意,虽然很浅,但还是很明显。
  叶星辰蓦地脸红,转身进了卫生间去洗漱。
  片刻后,她走出,换成楼犀进去洗漱。
  昨晚搬动的那张床已经归回原位,楼翼正坐在思思的床边,看着小丫头,自然也看到了她枕头旁边的那个小熊。
  叶星辰又忍不住尴尬,腼腆地帮思思掖了掖被角,将小熊轻轻挪开。
  楼翼自然知道她是在不好意思,不过当年的事情的确是因为他情绪不好才小题大做,他应该跟她说对不起。
  “你那个小熊有没有被我摔坏?”他抱歉地问道。
  叶星辰连忙摇头,“没有。”
  “真的?”楼翼不信。
  叶星辰心中忐忑,怎么他们兄弟俩的敏锐度都这么高呢,她想撒谎都不行。
  咬咬唇,她老实交代,“就是出了一点小瑕疵,当做小熊眼睛的纽扣掉了一个,不过我已经重新缝了一个上去,呵呵。”
  她试图轻描淡写,但事实上是她找了很久很久,都没能找到一颗相同的纽扣,现在缝上去的那颗,也只是形状相同,但大小还是不一样。
  “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弥补。”楼翼极力保证。
  她腼腆地笑笑,一抬眸,瞧见楼犀不知何时出了卫生间,黑眸深邃。
  楼翼一扭头也看到他了,说道,“都洗漱好了吧,赶紧吃早餐吧。”
  叶星辰连忙起身倒豆浆什么的,背过身去的她没有发现楼犀忽然不悦的眼神。
  楼翼摸摸鼻子,楼犀很少对他这么……呃,小气。
  楼犀走近病床边,拿起思思的那个小熊看了看,又努力回想叶星辰之前的那个,眉心微蹙,现在那种纽扣好像已经很难买到了。
  片刻后,病房里充斥着食物的香气,思思也仿佛闻到了香味,睡眠中吧唧了两下小嘴。
  叶星辰低头去看,发现小丫头的嘴有点干,不过她待会儿要动手术,不能吃任何东西,于是拿着棉签蘸了点水,帮她轻轻润了润唇。
  吃完了早餐,叶星辰将餐盒收好,装进塑料袋里,轻声说道,“我出去丢下垃圾。”
  说完转身离开了病房,出门后,脸色忽然苍白了几分。
  手心收紧,塑料袋发出窸窣的微响,她将塑料袋丢进转角的垃圾桶,然后步走向景飒的办公室。
  ◎◎◎
  正是早上上班的时间,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叶星辰这些天已经成为了八卦的焦点,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不过自始至终她没有解释过一句,虽然那些怪异的眼神让她如芒在背,但什么都没有比思思的健康更重要。
  医院里永远不缺八卦,在她之后,景飒成为又一个焦点。
  “哎,今天景院长有一台手术呢,患者才2岁!”
  “那风险岂不是很大?她还真敢,这是她来医院后第一台手术吧,砸了可怎么办?”
  “怎么可能砸呢?人家是留过学的博士后!”
  “那个患儿的家长是……”
  叶星辰走近,众人一下子噤声。
  叶星辰装作充耳不闻,硬着头皮径自按下上升电梯的按钮,景飒如今已是副院长,办公室在最顶楼。
  电梯来了后,不意外,那些原本一起等电梯的人都没动,只有她一个人走进去。
  电梯门徐徐关闭,她微微松了口气,但一颗心又随着电梯的徐徐上升而紧提了起来。
  双手下意识地握成拳头,掌心里一片潮湿,极为不安。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顶楼,她僵硬着走出。
  到了标有“副院长”牌子的门前,她看到门锁已经开了,虽然还没到正式上班的时间,但可见景飒已经提前来了。
  她微微咬唇,抬手敲门。
  当当——
  “请进。”好听的女音隔门传来。
  叶星辰鼓足勇气,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内,一片明亮,实木办公桌气派又不失婉约,景飒坐在办公桌后,正在复习思思的病例,为手术做最后的准备。
  景飒徐徐抬眸,看到叶星辰的刹那,竟然好像比她还要紧张,手下意识地收紧,放到桌下,紧握成拳。
  叶星辰整个人是僵的,但她没有时间再犹豫了,索性豁出去,一咬牙,开门见山地说道,“你那天跟我提出的那个条件,我不同意!但这与女人之间的竞争无关,我只是不想让思思被人利用,如果你真的爱楼犀,就应该知道思思对他而言比什么都重要,爱一个人不应该去伤害他所在乎的……”
  “好了!”景飒忽然打断她,丽容微冷,“我是个医生,我不可能拿人命开玩笑,我只是想试试你,你没让我失望,不过……我还是做不到喜欢你。”
  叶星辰蓦地一怔,试试她?
  景飒起身,直奔手术室。
  

Snap Time:2018-09-21 12:14:50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