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爱情的力量很伟大


  一夜缠绵,自是风情无限,翌日天明,太阳高高升起,床头的闹钟已经指向了十点,可大床上的两人仍旧是相拥而眠,不过更确切地说,是只有叶星辰一个人在沉睡,而楼犀却是早已醒了,一脸神清气爽。
  古人云,温柔乡,英雄冢,这话果然不假,昨晚一夜缱绻,不但身体得到释放,内心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若不是她一次次似哭非哭地求饶,最后甚至昏睡了过去,他定然还会不知餍足地继续下去,于是天亮时分他便有所收敛,依依不舍地放开早就虚脱无力的她,轻轻搂住,相拥而眠。
  日上三竿,却还是舍不得放开她,身与心依然还是沉浸在那份绵延的欢愉里。
  忽然,手机铃声大作,他倏地蹙眉,拿起一看,是不知死活的李毅。
  “嗯……”叶星辰也被吵醒,睁开迷迷糊糊的睡眼,一脸茫然,楼犀接起电话,语气不爽,“有事?”
  “营长,大家伙都要去你家吃饭,你跟嫂子准备准备吧,我们都已经在路上了,一会儿就到啊!”
  楼犀的脸色顿时一青,正要发火,李毅“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显然是怕被炮轰,叶星辰豁得坐起,被子往下一滑,露出大片春光,连忙遮住,再一看时间,天哪,都已经这么晚了!
  “楼犀,点起床,点点!”叶星辰慌了手脚,一会儿战士们就要来了,他们却还没起床,这……这也太尴尬了!
  楼犀满腔怒火,昨晚思思霸占了她大半晚,这白天又有一群人来碍手碍脚,他……真X的想骂人了!
  楼犀这边还在大动肝火,叶星辰那边却已经是有了行动,速起身,勾起地上的睡衣随便套上,速奔向浴室,可才走两步就觉得浑身的骨头跟散了一样,尤其是某个地方更是胀热不已,她的脸颊瞬间一热,懊恼地咬了咬牙,忍住那股尴尬与不适,冲进了浴室。
  楼犀也只好跟着起床,到另外一间浴室速冲洗了下,然后敲了敲主卧附带的浴室门,说道,“星辰,我先去买菜,你不用着急,他们没那么到。”
  “嗯。”叶星辰应了一声,无暇多说,因为她正在努力跟脖子上的草莓奋斗,天哪,一会儿她怎么见人?
  对着镜子研究了半天,看来是没办法去掉了,只好打了点粉底上去,她想一会儿再穿个高领好了,不过似乎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但也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急匆匆地清理了一番,然后又奔回卧室,床单他已经换了,撤下来的团在床头柜上,她一把抱起想要拿进浴室,“啪”的一声,什么东西被带到了地上。
  她低头一看,再次七窍生烟,昨晚拆开的小盒,里面竟然只剩下一半了!
  野兽!
  心里娇斥了一声,速将小盒子捡起,丢进床头柜的抽屉里,用力关住。
  豁得,她又重新拉开抽屉,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买的那盒还原原本本地放在原位呢!也就是说拆开的这盒……是他买的?
  她努力回想昨晚的状况,脑子里全是浆糊,那种时候她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谁知道他用的是什么,不过……他竟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其实避孕这种事也可以女方吃药什么的,而且她自身就是医生,自然会处理得更妥善一些,只是吃药有风险性,很容易伤身,他应该是想到了这一点吧?
  这说明他还是很体贴她的。
  心里忽然又萌生了一股暖意。
  收拾了一番,觉得差不多了,然后去儿童房,思思昨晚好像是十点钟睡的,比平时晚了很多,所以这会儿还在睡,她没有吵醒小丫头,帮她掖了掖被角,又出了儿童房。
  ◎◎◎
  十一点半,李毅带着一群战士稀里哗啦地到来,楼犀微笑着欢迎,只是那笑容让战士们一阵阵发憷。
  “营长,你别这样笑,太吓人了!”
  “是啊,你还是冷着脸吧,我们不习惯你这么平易近人的!”
  “呃,发抖啊!”
  “嫂子,救命啊!”
  “呵呵!”思思也已经醒了,小丫头是个人来疯,跟战士们玩笑成一团。
  叶星辰腼腆地笑笑,招呼大家坐下吃水果,然后去厨房忙活。
  因为时间比较急,所以菜色不是很丰盛,但大家还是吃得很开心,还直说,“嫂子厨艺真好!”
  叶星辰莞尔笑笑,“喜欢就多吃点!”
  “好,嫂子,那我们可就真不见外了!”
  一群人狼吞虎咽。
  叶星辰瞧着大家吃得尽兴,心里十分高兴。
  看似闹腾,但这就是生活,有着最朴实的乐。
  战士们在家里呆了小半个下午,四点多的时候离开的,临走之前,他们送了一份小礼物给她,用子弹壳黏成的一对小娃娃,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手拉着手,女孩稍微大一点,男孩稍微小一些,显然一个是思思,一个是他们将来可能会有的孩子。
  这样的心意让叶星辰忽然有点想哭,其实战士们来家里吃饭是次要的,想要送这个份礼物才是真的,一群粗枝大叶的战士们,却也有着这么细腻的心,让她十分感动。
  “楼犀,以后多请他们来家里坐坐吧。”她觉得大家是真的没有把他们当外人,所以她也不想把他们当外人。
  “再说。”楼犀不疾不徐地说道,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独占欲。这个温暖的小家,他私心地想要一个人拥有。
  晴朗的周末,在幸福中度过,星期天的晚上,叶星辰稍微提前了一个小时做饭,吃完饭都收拾好了,也才不到七点,一家三口在沙发上温存了一会儿,楼犀才带思思离开。
  叶星辰送他们下楼,车子启动后,她挥了挥手,没有说再见,不知道下一次再见又是何时。
  年末将近,部队里十分繁忙,下个星期又是圣诞节,都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在一起过。
  “我尽量回来。”他承诺说道。
  “嗯。”她点了点头,目送车子离开。
  车子开出去很远,甚至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叶星辰的视线却久久没有收回来,她忽然想,如果他不能回来的时候,她可以去部队就好了,可是那段路是特别管制的,计程车什么的不允许随便驶入,也不能总是让部队里的人出来接她,太劳师动众了,影响也不好,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她开车过去,买了车,落了牌子,然后跟部队登记一下,到时候站岗的士兵就不会拦了,可是开车这件事,她真的是很害怕,而且买车的话也不是说买就买的,也要跟他商量下,毕竟这方面她是完全不懂。
  叶星辰心里纠结着,回去后上网查了查车子的相关资讯,本来只是想先看看,却不想某个网站上正好发布了一个车展的新消息,圣诞元旦期间,云川市要举办一个车展,车展期间所有的车子都会打折,最多的可以省几十万,当然,她不会买那么贵的,但一二十万的车子,附赠一年保险,还有一些其他的优惠,算下来也可以省两三万呢,她有些心动了,毕竟这机会难得。
  又查了查考驾照的事情,这个看起来也不是很难,如果顺利的话,一个月就可以拿到证了。当然,那是指别人,她就不一定了。
  不过她还是想去试试。不敢开车的困难早晚都要克服,而且她也想为这个家努力一下,以后他若不方便回来的时候,她可以过去,就算他很忙不能陪她,但她好歹也能看看他,就算看不到他,也能陪陪思思,怎么都是好的。
  还有,明年若是思思上了幼稚园,她也要每天接送的,思思太小,她不能放心让小丫头坐学校的娃娃车的,还是亲自接送比较安全,可到时候总不能每天挤公交车,太不方便了,她倒是无所谓,但她舍不得思思被挤来挤去,那么娇弱的小丫头,她心疼都来不及呢。
  人家都说女孩儿要贵养,虽然她不主张太娇生惯养,她也没有能力给思思最贵的,而且最贵的也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她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一定会给小丫头最周道的。
  想了许多,叶星辰越想越觉得自己需要买车了,于是心里打定了主意,先去驾校报个名,如果顺利的话,圣诞节的时候就可以排上号了,那时候就把这个当做圣诞礼物送给他,她想他应该会喜欢的。
  物质的东西他不缺,部队里什么都有,但军营里是主张简朴的,他的房子里连洗衣机都没有,当然不是因为买不起,而是因为他是营长,他要以身作则,他虽然已经不住集体宿舍了,但那些最朴实的作风依然不能抛弃,他得和下面的普通战士一样,亲力亲为,艰苦朴素。所以她也不好送他别的什么,送一份心意最好了,让他知道,她也在为这个家而努力。
  心动不如行动,叶星辰想好了之后,立即开始行动,先是查了查存折里的钱,她算了下,打算买一部十万左右的车子,毕竟是新手,不需要买太贵的,而且太贵的也买不起,本来想买个QQ算了,但一想到QQ不让上高架桥,只能作罢。
  确定了车的价位选择,然后又去几个驾校问了问,价钱都差不多,服务也都差不多,都是每人一台车,每人配一个教练,她比较之下,选了一个距家相对近些的,听说练车的时候是很辛苦的,一般人都会觉得很累,何况是她这样零基础,而且还有心理障碍的,所以练完车能早点回家休息是最好的。
  想要学车的事情,叶星辰特意问了舒娆,舒娆本来不同意,但一想人早晚都要克服困难的,可是她又不放心星辰一个人,于是也报了名,两个人做个伴,或许过程就不会那么艰辛了。
  “娆娆,谢谢你!”叶星辰高兴地说道,心里亦是十分感激。
  舒娆笑着摇头,心里面却是暗暗感慨,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那么怕开车的人竟然都会想要去学车了,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
  因为有事情要忙,所以日子过得好像特别,一转眼,就又到了星期五,也就是平安夜前夕。
  这一天,医院里举行了联欢会,在医院的大礼堂举行,每个科室都要派代表表扬节目,院长、主任什么的更是要带头。
  在热热闹闹的一群人中,有一抹靓丽的身影却有些落落寡欢。
  叶星辰手里端着果汁,注意到景飒靠窗坐着,明显是心不在焉,她之前那些日子已经有些抑郁似的,今天一看更憔悴了,心事重重的样子。
  轮到景飒表演节目,她在众人的掌声中走上台,唱起了忧伤的旋律——
  看见你和他在我面前
  证明我的爱只是愚昧
  你不懂我的那些憔悴
  是你永远不曾过的体会
  ……
  叶星辰握着杯子的手指微微收紧,如此的痴心,她都有些心疼了。
  一曲终了,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大家都以为景飒唱得好,只有她知道,她是唱得真。
  联欢会从下午四点开始,因为晚上还要有医护人员值夜班,所以并没有持续太久,七点钟就结束了。
  外面天色微黑,叶星辰出了医院大楼,深呼吸了下,胸口的那份凝滞仍是有些不能散却,景飒的情绪让她也跟着也有些难受了,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唯一能做的,或许就是无言的祝福吧。
  楼犀在一个小时前给她打了电话,说已经在路上了,顺道来接她,然后他们带思思一起出去吃饭,看了看时间,估计马上就要到了。
  稍稍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医院门口等待,还没有等到楼犀,却是看到景飒走向了停车场。
  叶星辰心里一惊,联欢会的时候景飒喝了酒的!
  她连忙跑过去,想要阻止,可却来不及,景飒弯腰便钻进了车子,速发动引擎,车子眨眼间就朝东面驶去。
  “等等——”叶星辰拔腿就追,而这个时候,楼犀的车子从另外一个方向朝她驶来,瞧见她的身影,按了喇叭。
  叶星辰豁得停下脚步,步跑到车前,拉开车门就钻进副驾驶,“楼犀,景飒刚刚喝了不少酒,她往东面开去了,点追!”
  楼犀忽然蹙眉,速掉头,朝着东面驶去。
  从军区医院出去往东的方向,不算太远的地方,就有一座中学,这个时间正好是学生下晚自习的时候,学生一股脑地往外走,还有一些家长前来接孩子放学,路上行人一下子猛增。
  楼犀看了看路况,车子根本开不起来,眺望了下,也看不到景飒的车,于是连忙让叶星辰给景飒打电话,“打她手机试试!”
  叶星辰连忙拨号,电话通了,却是无人接听。
  想想也是,景飒怎么可能会愿意接她的电话呢。
  楼犀掏出自己的手机,“用我的打!”
  叶星辰接过他的电话,速拨号,电话也很就通了,可依然还是没人接,她继续打,连续三次都还是一样的情况,景飒怎么都不肯接。
  “继续打!”楼犀看着前方的路况,人和车都越来越多,眉心也越来越紧。
  叶星辰继续拨号,一遍,又一遍,终于在第六遍,还是第七遍的时候,手机通了,话筒里传来景飒醉醺醺的声音,却是那么含情脉脉,“楼犀……”
  闻言,叶星辰心里一闷,不过她不会在这个时候乱吃飞醋,连忙把电话放到了楼犀的耳畔,他沉声说道,“景飒,你在哪呢?停在原地别动,我马上过……”
  他的话未说完,只听话筒里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楼犀眉峰一凛,“景飒?景飒!”
  电话那端已经没有了声音。
  叶星辰瞬间绷紧了呼吸,脸色煞白,手下意识地抓紧,紧握成拳,某种梦魇伴随着一股寒意从脚底袭来。
  

Snap Time:2018-09-20 23:02:29  ExecTime: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