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不只是喜欢,甚至是爱


  听到这个消息,叶星辰心里一半欣喜一半担忧,欣喜是想着或许他们能在灾区里碰到,担忧是因为知道他身在震中,那里是最危险的地方……可无论如何,总算是有一点消息了。
  医疗队所乘坐的卡车继续前行,可山路迢迢,还有很远才能抵达E市,因道路损毁受阻,他们的速度想却不起来,总是行驶了几公里,就遇到阻碍,武警战士或是解放军抢修一段,他们开一段,一路上磕磕绊绊。
  收音机里不间断地播报着新闻,但信号不太好,他们断断续续地得到一些消息,地震发生后,总参谋部立即命令有关部队迅速展开抗震救灾工作,C军区特种大队在第一时间前往救灾一线,随后其他部队也迅速集结,全都在开进途中,同时,空军两架伊尔76军用运输机,运送国家地震救援队的人员飞往灾区,同时各支医疗队伍也马不停蹄地奔赴前线。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又经过数个小时,叶星辰所在的医疗小分队终于抵达了E市市区,触目所及,一片废墟。
  他们抵达的时候,先一步到达的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早已经展开救援行动了,搜救和挖掘被压埋群众,转移疏散群众,片刻不敢耽误,而医疗小分队也立即展开了救治伤员的行动。
  医疗点设置在一所学校附近,教学楼和宿舍楼早已经坍塌了,孩子们在操场上哭成一片,战士们奋力抢救着被埋在废墟里的人们,救出来一个,就立即抬上担架,然后送入帐篷,医护人员们马上施救……流水线一般的程序,可他们却都是有血有肉的凡人,心早已经麻木了,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都不敢懈怠,生怕自己晚了一秒,那条生命就保不住了。
  叶星辰强压下心里的那一份牵挂,专注地投身到抢救伤员的工作中去,眼泪已经不知道涌出了多少遍,又干了多少遍,白大褂上也早已经染上了不知道是谁的鲜血。
  她不知道楼犀此刻在哪里,可是她知道他跟她周围的这些战士们一样,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也跟她一样,再怎么牵挂,再怎么担心,但也只能,唯有,必须竭尽全力地援救每一个可能活下来的生命!
  在自然灾害面前,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可在困难面前,人性又是那么伟大。
  战士们在宿舍楼的废墟里,挖出了一名教师的尸体,他为救四名学生,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是一所小学,学生们都还很小,住宿在学校里的孩子有的是跟老师一起住的,而这名老师,在地震发生的那一刻,张开了双臂,以雄鹰展翅的姿势,死死地护住了四个孩子,自己的后脑则被楼板砸得深凹下去,他的脑浆都流了出来,而那四个孩子全部生还。
  铁骨铮铮的战士们哭了,医护人员们也哭了,而孩子们则早已经哭干了眼泪,只剩下了撕心裂肺地呼喊,可任凭他们再怎么叫,他们的老师也再也醒不过来了。
  阴霾笼罩着天空,可是他们没有时间化解悲伤,废墟下还有更多的人在等待着援救,在不远处的一座民房废墟下,战士们又发现了情况,一个女人背对着他们,双膝跪地,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有些像古人行跪拜礼,只是身体被压得变形了,看上去有些诡异。
  “喂!你怎么样?”一名战士透过狭小的缝隙大喊。
  女人没有回应,战士们觉得不对劲,用撬棍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还是没有动静,一名战士又挖了几块砖头,露出更大的缝隙,然后把手伸了进去,女人的身子已经凉了,可生命探测仪上还显示着地下有生命的迹象。
  众人小心翼翼地挖开更多的砖头瓦块,一名战士忽然发现了情况,女人弓着腰,身前有个空档,而那里有个婴儿!
  战士们连忙将婴儿救了出来,小家伙被包裹在被子里,憨憨地睡着,他均匀的呼吸让大家感到温暖,医护人员连忙接过小孩,想要给小家伙检查一下,可一打开被子,发现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手机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却未发送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妈妈爱你!
  所有人都哭了,那样的感动,那样的悲痛。
  救援在继续,眼泪在纷飞,直到天黑,战士们依旧没有停下,医护人员们也没有停下……一天的时间很就过去了。
  灾区里通讯全部中断,他们与世隔绝,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情况如何,他们更加不敢想象,因为单单是眼前这些,就已经足够触目惊心。
  E市太大了,叶星辰完全不敢想象,楼犀此刻在哪里,在做什么,她所在的医疗点附近,周围的战士们大部分是武警,还有一些当地的解放军,而特种大队的战士们肯定是在更为危险的地方,因为他们是特种兵,他们是国家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后一道,因为他们不怕死,敢去死,他们永远第一个冲向最危险的地方,最后一个离开最安全的地方,他们永远站在祖国和人名最需要的地方。
  又一天过去了,医疗点内的伤员越来越多,战士们和医护人员都有些体力不支了,可是没有人停下喘一口气。
  叶星辰的眼底布满了血丝,忽然帐篷外有人大喊,“医生,来!”
  她连忙奔出去,瞧见一名战士好像要昏厥的样子,应该是疲劳过度,连续救援数十个小时,一分钟都没有休息过,再怎么刚强,也还是血肉之躯,怎么可能挨得住?
  救援工作进入第三天,战士们和医护人员人人都精疲力尽,于是他们开始轮班,累极了的人可以稍做休息,但只要恢复了一点点精神,就又马上投入到新一轮的救援中去。
  三天三夜后,一名连长含泪宣告,这附近的废墟里再也没有生命迹象了。
  于是救援的大部队开始撤离,继续前往更需要他们的地方,只留下一小部分人驻守,医疗小分队也分成了两半,一部分留下照顾伤员,另外一部分跟着组织去别的地方。
  叶星辰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她要去别的地方,去有可能会遇到楼犀,或者特种大队的地方,就算见不到他的人,知道一点消息也好!
  ◎◎◎
  皇天不负有心人,叶星辰辗转的第二个医疗点,真的是特种大队所在的范围,虽然还很远,虽然她没看到一个熟人,但是她看到了特种大队的猎鹰旗帜,插在废墟中,高高飘扬。
  她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心里被某种悸动充斥着,泪水就像是无法控制似的,从眼睛里夺眶而出,拔腿就往旗子那边跑,一名战士却一把拉住她,说不能去,那边土层疏松,随时都可能塌方。
  她想说她只是稍稍走近一点去看看,可是她不能说,因为没有人能预料未来,也许她一脚踩过去,真的会发生什么意外也说不定。
  望了望猎鹰旗帜,她咬了咬牙,转身进了帐篷,再次投入到救治伤员的工作中去,可是累极了的身体却仿佛瞬间被注入了活力,那是等待的力量。
  这片区域的伤员果然更多,伤势也更重,而他们当中,大部分都是同事,好多人都是这附近一个核电厂的员工。
  叶星辰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特种大队会来这里,因为他们必须要确保核电厂的安全,机组反应堆面临遭遇外部氢气爆炸的风险,一旦发生核泄漏,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时间又到了晚上,叶星辰期盼了一整天的事情没有发生,别说见到楼犀了,就连一个特种大队的战士都没有看到!
  她不禁狐疑着,他们到底去哪儿了?
  帐篷内的伤员都安顿下来,她稍稍得空,便连忙奔到了外面,竟正好看到一群战士从远处走来,夜色凄迷,她看不清楚谁是谁,就连忙跑上去问,“同志,见到你们营长了吗?楼犀人呢?”
  “呃……姑娘,我们营长不叫楼犀。”
  什么?不是?
  叶星辰简直不敢相信,特种大队的旗子都插在那呢,怎么可能不是?
  她仔细瞧了瞧几名战士,果然都很眼生,迟疑地问道,“你们……不是特种大队的人?”
  “不是啊,特种大队的人早已经撤了,他们到核电厂的东边去了,那边更缺人手!”
  叶星辰连连摇头,像是不信,“可是他们旗子还在那插着呢!”
  “哦,他们不是全撤了,好像是他们营长带着一小队人,进了核电厂里面,还没出来呢!”
  什么?进了核电厂里面?
  叶星辰的心“咚”的一沉,双腿也跟着一软,好像连站都站不稳了,核电厂是什么地方,那里的危险指数简直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他真的是会叫她担心死!
  “姑娘,你没事吧?”
  “没、没事!”她连连摇头,又揪住一名战士的衣袖不放,急急问道,“那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出来吗?”
  “这个……这个应该没人能知道吧。”战士为难地回道。
  “那他们什么时候进去的啊?”她又是揪心地问道。
  “那可有时候了,十几个小时了吧!”
  叶星辰的心瞬间荡入谷底,在核电厂里面呆了十几个小时还没出来?他到底是进去干什么了?什么困难这么难以解决?到底危险到什么程度?他……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出来?
  一个个问号充斥着脑海,可是全都没有答案,一无所知。
  那几名战士们走远了,叶星辰僵在原地,眼睛直直地盯着核电厂所在的位置,可是天好黑,什么都看不到。
  战士们轮流吃饭,医护人员们也轮流休息,可是她却一点胃口都没有,连续好几天了,吃不好睡不好,满满的一颗心里都是担心与挂念,还有浓浓的后悔,那天晚上在电话里,她怎么就不抓紧时间,把心里的话告诉他呢?就差那么几秒钟,她如果说了该有多好!可是她偏偏没有,而现在她想说,却是找不到机会了,知道他就在那座核电厂里,可就算是她用喊的,他也听不到啊!
  “医生,过来坐下休息会儿吧!”一名被她救治过的伤员走过来,关心地说道。
  叶星辰徐徐收回视线,望向伤员,他正是那个核电厂里的员工!
  “先生,我问一下,你们那个核电厂里是不是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啊?”她连忙问道。
  伤员的眉头瞬间拧得死死的,揪心地说道,“反应堆面临遭遇外部氢气爆炸风险,我们厂长和几名工程师,冒死留在厂子里,采取排气减压、灌注淡水等措施处理,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发现核泄漏,更可能爆炸的……”
  爆炸?
  那不是鞭炮,也不是地雷,而是核反应堆!
  真要是爆炸了,核电厂里的人肯定是尸骨无存,灰飞烟灭!
  叶星辰的手下意识地握成拳头,唇死死咬住,脸色煞白。
  “医生,你怎么了?你有亲人在核电厂里啊?”
  亲人?
  叶星辰微微一愣,不是的,是爱人。
  爱?
  她忽然哭了,然后又是笑了,那天在电话里,她本想告诉他,她喜欢上他了,可原来不是,不只是喜欢啊,甚至是爱上了!
  伤员被她又哭又笑的样子吓住了,“医生?你怎么了?点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叶星辰摇了摇头,抹了一把眼泪,又往前走了几步,迎风遥望着核电厂的方向。
  楼犀,你点出来,你出来后,我要告诉你——我爱你!
  ◎◎◎
  她站了不知道多久,天色越来越黑,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眼睛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却听到前方传来了脚步声,好像有好几个人。
  寻摸着走过去,她的白大褂还算明显,对面的人也发现了她,有人忽然喊了一声,“咦?那不是嫂子吗?”
  叶星辰闻声一喜,拔腿跑上前去,到了近处一看,果然是认识的人!
  “李班长!”
  李毅瞪大了眼睛,表情先是一喜,然后又是忽然担心,“嫂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星辰来不及解释,只抓住他的衣袖,急急问道,“你们营长呢?”
  “在后面呢!”李毅指了指后方,补充说道,“我们一起出来的,不过他背着一个受伤的工程师,走得比较慢。”
  “我去找他!”叶星辰拔腿就跑。
  “哎,嫂子,不行啊,危险!”李毅伸手要拉她,可是一把抓了个空,白大褂从他的掌心滑了出去,他连忙追上,“嫂子,等我,我陪你去!”
  叶星辰哪里肯听他的,生平第一次失去理智,什么也不管了,只一门心思想见他,脚下的步伐越来越。
  李毅见势不好,也加了速度,没几下就追上了她,“嫂子!我陪你去!”
  叶星辰这才刹住了脚步,用力点了点头。
  李毅伸出手,让她抓着他的衣袖,脚下都是废墟,天又黑,万一嫂子受伤了,营长还不把他给劈了?
  叶星辰也没客气,抓着李毅的衣袖,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心里很没底,可每一步都是那么坚定。
  走了不久,大概也就那么一百多米,李毅忽然停下,手指一指,说道,“嫂子,你看!”
  叶星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呼吸忽然一紧,心脏瞬间漏掉一拍,然后怦然地加速。
  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徐徐而来,他的背上背着受伤的人,可依旧是那么高大,仿佛这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压不弯他的脊梁。
  “嫂子,你别动,我去接营长一把!”李毅拔腿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喊,“营长,嫂子来了!”
  话音刚落,李毅忽然感觉到身边一抹白影蹿了出去。
  对面,楼犀听到李毅的喊声,蓦地一愣,脚步顿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忽然感觉到有一个柔软的身体飞扑进自己怀里,速度之之大,甚至将他撞得有些踉跄,险些将身后的人给摔下,李毅连忙冲上去,背过那名受伤的工程师。
  楼犀的双手得以解放,连忙要扶住叶星辰,可她却一把将他抱住,踮起脚尖,吻上了他。
  

Snap Time:2018-09-21 12:16:52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