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报答(14-08-01)     

第11章真的太可耻啦


  “月姐你上学都学什么呀。”声音的几乎连我自己都听不到.
  “呵呵.学画画,写字.人体啊反正乱七八糟的都学。”月姐笑的跟花一样,甜甜的轻轻的话从唇里慢慢的吐出来.她给我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又不懂艺术.我也没有心思听,就想着下一个问题该怎么去问.
  “你跟表姐在一个班吗。”
  “是啊,我们不但一个班还是同桌呢.学校里就数我们俩玩的最好啦.你姐她可是个名人啊.有好多个男孩子追她呢?”
  “哦.哪你呢?”我反问道.
  “我,我什么呢?呵呵.轩真开玩笑.我长得这么丑,谁要啊。”月咧着口笑道.我的心里激动坏了.没想到我有这么大的勇气,竟敢问这么敏感的问题.月姐也谈笑风生的,感觉我们之间交流没有一点阻碍.相反很高兴.
  “你不会这么就喜哪个女孩了吧。”月姐质问我道.
  “我才不会呢.我还不懂呢。”我羞怯着.不敢看月姐.我私下里注意着月姐的举止.她笑的很甜.笑的花枝乱颤,我喜欢看她的笑,颤的心里很爽.贴身的衣服制服不了内心的波涛.起伏着迷人的抖动.我急的想着下一个问题.
  “月姐……”姐字还没说出来呢.就听着表姐叫了一嗓子.
  “月.我亲爱的月……你在哪里……”象是朗诵周总理的级罗嗦诗一样.
  “在客厅呢?”月浅浅的对我笑了一下.好象在说.不好意思.我们的谈话让你表姐打断了.然后急应了一句.
  “怎么跑客厅啦.真是的.我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月姐迎了上去.表姐的话从房间传了过来.
  “什么事啊这么高兴.是不是你男朋友给你送花了。”月姐问道.
  “送花,我才不希罕呢.我呀,不想上学了,他呀给我找了个工作.一个月千块钱.又是对口的.嘻嘻……老公好公平啊…”表姐高兴的扭起了腰枝.畅的跳着.那种疯劲足以让常人无法理解.
  “什么工作啊,工作还可以啊.都作些什么呀。”月迫不急待.
  “在深圳,一个美术工作室作人体模特.我就在台上一站,让下面的一群傻傻画去吧.哦,对了还要拍外景.到时候呀,我要周游全国.游尽大好河山.啊…这个神圣的工作.我太喜欢了.就等着他打电话什么时候去了。”表姐好兴奋啊.舞姿越跳越放任.边唱边跳.
  “你的毕业证还没领啊.你问一下他能不能等到毕业以后再去呢.要不你这几年大学就白上了。”
  “毕业证有什么用.现在就是要有关系,有钱.到时候我有钱了,毕业证又算得了什么。”表姐的话听起来很傲气.说的月姐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无知的问题.
  “你跟你爸妈商量一下吧.看看他们的想法…”月担心的建议着.
  “唉,不说了,给他们说他们也不懂到时候又说这说那,烦都烦死了……到时候我就说打工去了.就可以了……”
  “是耿怀给你介绍的工作吗.他不是被学校开除了吗.他在外面作什么呀。”
  “他就在深圳.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他是我男朋友怎么可能害我呢?放心吧哦……”
  “可我总觉得耿怀这个人不太可靠.上学的时候他就和社会上的混混打成一团.现他变好变坏你怎么知道呢……”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这么大了,我还不相信哪个人有我的智商高呢.我又不是孩子,没那么容易骗的.在学校大家都是被我骗的团团转不是吗?”
  月姐的话一句都听不进去.最后月姐没办法.也没再说什么……
  等了没多久,表姐电话又响了.月也回家了,我自己在这玩着不好玩,就给表姐打了个招呼.回家……
  她痴痴的望着那个男人,眼神中流露出慕名的伤感.
  “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
  “就你,呸,给我擦鞋还嫌你脏呢.天天*了衣服让人看.你以为那个就是艺术啊,跟婊子有什么区别,婊子……还想着跟我结婚,臭美去吧.你呀,还是趁早找个老农民嫁了,不然啊.变成黄脸婆了谁还要啊……想在我这讨钱.没门……你呀,我玩腻了…”
  我躲在一棵树下望着月姐和这个长着满脸横肉的男人,心想月姐怎么会喜欢这个人呢.难道月姐了是那种唯利是图的女孩子吗?不会啊.平时矜持文静的她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出格的事啊,怎么一下傍了个大款呢.我纳闷着…月姐身上依然穿的很薄,性感.头和衣服都有些凌乱..那个老家伙看也不看一眼上车,抛尘而去……
  “轩,点起床了.今天期末考试……”天还没亮.就听到一嗓子撕破长空
  我揉揉眼睛,再想想刚才,哦!天啊,又作了一个梦,我说呢.月姐才不会那个样子呢.我想了想可能是晚上看那个电视剧的事.现在的电视也真是的,天天都是情啊爱的,一些接吻和床上戏的镜头遍地都是.难怪让我们这些孩子早熟.象我这么大年纪都有一种早熟的迹象.
  这个死葛亮总是打断人家的美梦,心里嘟囔着.冬天的天冷而干燥.门缝里的风象把柳叶钢刀缕缕杀气.我捂着冒着寒气的嘴.打开门.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啊.天还这么黑。”我望了一下黑如墨布的天.
  “昨天老师说要我们早一点到学校.加强学习强度.为我们考个好成绩打基础。”
  “说的好听,加强学习强度.每天一上课还不是出几道习题就走了,到哪打牌去了谁知道啊。”
  “不是打牌,是到温室里种菜去了。”
  “哦,对对,每周六上劳动课的时候都让我们去给他的菜浇水,连拔草也让我们干,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学过思想品德.拿我们免费的劳动力为他作事.真的太可耻啦。”

Snap Time:2018-09-20 05:25:44  ExecTime: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