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报答(14-08-01)     

第153章祸根


  第153章祸根
  这时她好象很痛,面带哭相。这回好象真的是痛了。
  “没有啊,你不是觉得不够刺激吗?”我面带微笑的说着。
  “这也太刺激了呀。”
  “好了,该你告诉我可心的事了……”
  当我疯狂的报复过之后,我说该告诉我可心的事了吧,这才是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
  相反的,这个可恶的郑爽倒不着急了,从床头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根烟,点着,慢悠修的吐着烟圈。
  “说什么呀?”这时郑爽竟打起了哑迷。
  “说可心的事啊。”郑爽笑了笑
  “呵呵,可心的事,呵呵……”她笑的很自在,一点说的意思都没有。
  “又一次问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子啊?你到底说不说。”
  “说啊,说”她吐了一口烟。
  我被呛了一口。
  “听着,其实我也不知道可心的事,现在在哪我到现在跟你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你说什么?”我听了她的话几乎要晕倒。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么的无耻,竟在这么公然的骗我。
  “我说什么?难道你没有听明白吗?我再给你重复一边,我跟你一样,她的消息我一点都不知道。这回有没有听到啊帅哥,今天你表现的不错,就是有点猛了。记得下回温柔一点,女孩子们会更喜欢。”这个郑爽说完对着我的脸又吐了一呆口烟,气得我七窍生烟。
  “你……”
  我用手指了指她的脸。
  “你什么呀?好了,我现在已经满足了,想住就住这不住也可以回去。”
  “你……”我气的不行,但想一想算了,一个女人她不就是想找我插插吗?我也没有损失什么呀。跟这样的女人记较不值得。
  我一下子把脸上换上了笑容,说道
  “没关系的郑爽,反正你又被我弄了一回,也满爽的,我也有这么多天没有过过夜生活了,正好利用你这个机会也好好享受了一番,你的味道好极了。哈哈好的有机会我会再来的,别忘记了,下次我会更猛哦。”
  这时郑爽好象一下子变了个人一样,脸色乌。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是在利用我,我的天啊,你这个人让我更感觉到可怕,好啊,你给我滚……”
  “滚,呵呵,太不雅观了吗?文明一点。我很厚道的,我可以告诉你,你什么时候想要的话,就直接打我的电话,我会第一时间赶到。”
  “我不想听你说话。你走……你走……”
  这时郑爽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手还情不自禁的捂着自己的裆部,似乎还在隐隐作痛,我想不痛才怪,那么嫩的肉肉被披着辣椒酱的带刺黄瓜进入,可以想象得到。
  “放心,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你也早点休息啊。好好养好身体,我们再会”我说完又一次很绅士的向她挥挥手。
  我离开门的时候,看到她哭了,这时我才明白表面很坚强的郑爽原来内心这么的脆弱。哎,终究是女人啊……
  离开了她的房间,我似乎感觉外面真的有点寒冷,这时我现天色还早,路上的行人还多如牛毛。拍拖的情侣们还在那阴暗的角落里啃着嘴皮子。
  我无暇去欣赏这些无聊的事情。径直向宿舍走去。
  ***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在一次无意的途中我却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我眼前划过,嘿!怎么会是她呢?是谁,就是刚刚提到的郑爽,见到郑爽并不奇怪,但是她身边的人我就奇怪我,这个人真的让我难以预料,这个人就是我们宿舍和我睡顶头的汽蛋李辉。
  怎么会这样呢?郑爽怎么会喜欢李辉呢?我说这些日子李辉跟拣了一块钱似的,天天哼着曲,屁颠屁颠的上下学呢?没想到还遇到这个**了。哈哈,虽然不是我的女人但是心里也总感觉不是滋味,毕竟我们也在一起睡过多少边啊。再不喜欢也有点感情啊。
  我想有空得给李辉聊聊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用尽办法想套李辉的话,可是这个平常傻了吧唧的李辉还真装起湖涂来了,愣是不说他和郑爽这间的事,这下我可犯难了。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守口如瓶呢?这事让我一下子落在了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一晃又到了月初,我们文学社都是月底在一起审稿子来编排的。今天也不例外。办公室里坐满了人,都是各个班级里文学社的成员。
  我正在看稿子,这时主席来了,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
  “子轩,看了多少了。这几天抓点紧,弄好了,还得迎接下周未的培训啊。”
  “哎呀,现在烦的很,都照顾不过来了。”
  “嗳!你认识一个叫郑爽的吗?”
  我一听郑爽,心头一惊,我的天啊,这个时候我觉得郑爽这个名字确实有点让我警戒。因为我知道她不会这么轻易放手的,我能感觉得到,她一定会一报复我。
  “郑爽?”我重复了一句,想了一想。摇了摇头。
  “是我们的同学吗?是不是我们学校的?”
  这时的文学社主席也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
  “哦,随便问问,现在这名字重的太多了。不过我觉得这名字听上去挺带劲的。爽……”
  “哦,呵呵,是啊,听上去很特别啊。你有什么人叫郑爽的呀。改天也引荐一下我呗。”
  我故意说了一句。看看这个主席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没有,我怎么会认识啊,我是看到我们学校的名单上有个叫郑爽的。所以就随便问问,没有别的意思……你忙吧。”
  我一听主席说我们学校也有个叫郑爽的,纳闷起来。
  再看看他的表情有点心神不定,在我的问的同时感觉有点问题。
  “是哪个班的呀主席,真的给我引荐一下,我有个朋友也是叫郑爽的,看看是不是姐妹啊。呵呵”我在说的话时候,用眼望着这个主席。
  这时的主席脸色一点都不自然。
  “我哪里会认识啊,我也只不过看了看这个名字,我也不认识,真的,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不认识。”
  “不会吧。看你的脸色就对。是不是在骗我啊,你可是我们的领导啊,要是说假话那可怎么做我们的榜样啊。”
  “我,我可没有说假话啊。大这有干活吧。干了活没事了。”
  这时这个家伙忿了句话走了。
  他走了,可真的给我心里落下了一个奇特的问号。
  “真是的。这人都闲着没事干啊,每天投这么多的稿子,真的累都累死了,这个月底给班主任反应一下,我不干了。”这时邻班的孙睿叫了起来。
  “是啊,真的连个玩的空都没有。真的烦都烦死了。”
  “这么崇高的工作你们还嫌这嫌那,真的的。”这时刚刚加入的彻说着。
  “崇高?呵呵,只有你认为崇高吧。好啊,我这里有好多值得你崇高的稿子呢?来,都给你吧。”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不就说了句话吗?”
  “没事,说着玩的,你还以为我真给你来劲呢?我才没那么无聊呢?呵呵……”这个时候孙睿忽然弯了个脸色,笑了起来。
  “孙睿……”刚刚被气的他又一次气的叫了起来。
  “嘿嘿!这个家伙也写稿子。我得好好读读。”
  这时,我们几个同学被他这么一惊吓,目光一下子转了过来。
  “这个家伙,哪个家伙啊?”同学们都争着想知道。
  “李辉的。”
  “李辉?”我一听。心里一紧。
  “他写的怎么了,还不是该扔的稿子。说实话我们还没有那么严格。我看这个李辉平常一副孬种的样子,还写作。呵呵,笑话吧。”
  “还别说,这个家伙这回写的真的还挺好的,看来是很用心,你看连个标点都没有错的。”
  孙睿说着。天已入中午,大家好象都在议论着这个焦点,虽然是写的不错,但是都被他平常那个熊样给逊色不少。
  最后大家还是以为他的这副作品为抄袭之作而作下定论。
  这个时候孙睿也因为坚持自己的原则而变得象是大家的公敌。“现在主席他们都不在,你们看这个稿子怎么处理。”
  “怎么办,扔掉,我们扔掉的稿子还少吗?也不多这一个呀?这有什么可考虑的。”这个时候一位资历挺老的成员说着。
  “等下,还是问一下主席吧。”
  “拿来我看看。”
  “给,看看,这家伙写的还行。”
  我接过稿子。这是一张学样的稿纸写的,上面的字虽然有点潦草但是看着是非常用心去写的。
  我看了看题目《春天,我们青春飞扬》,看上去名字还真不错,真没看出来,这个家伙还真有一套,我有点不相信我的眼睛,我拿起来读了起来
  “引子:
  也许你拿到了稿子,会感到惊讶,但是你不可以不信,这是自我内心的呼喊,这是源自我们青春的激昂,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文字,这里便是原本掩饰在我内心多年的流露……
  青春
  青春是人生一道洒满阳光的风景,是一用热情和智慧唱响的赞歌。
  人世间有许多东西失去了还可以得到,惟有青春,对任何人来说都属于“一次性消费”,而且是易耗性消费,所谓“人生易老”,所谓“如白驹之过隙”,所谓“高吧明镜悲白,朝如青丝暮成雪”,说的就是它。
  青春,既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话题,又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有时是无限美好的生活的滋味,平平淡淡中的一种温馨的享受,有时又是一份静静的逍遥,有时是一份思念的遐想,有时是一个甜甜的无边无际的憧憬。于是,诗情画意的梦,天真纯洁的幻想、无忧无虑的日子,就这样自自然然地汇集成一个灿烂的青春季节。

Snap Time:2018-09-20 04:43:31  ExecTime: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