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报答(14-08-01)     

第162章必读


  第162章必读
  我不敢再想下去,看着那庞大的包租婆,我想,我还是自卫一点要好。顿时拿起那张凳子,挡在门后,我靠在门后,长出了一口气。
  这时又听到隔壁的房间,也有了敲门声。
  里面听到那个男的,大声的说着。
  “啥?干嘛?”
  “给你们送点开水。”
  这时的肥猪婆说着。
  “不用不用。俺又不喝开水。你还是拿回去自己用吧?”
  “天冷,喝点水暖和。”
  “你点拿回去吧。我身上没多少钱,你少来这套吧。”
  “真不识好歹,谁说要你的钱啦。真是的,一股穷酸相。”这时这个肥猪婆的包租婆走了。
  我躺在床上,听着脚步声,稍稍平了口气。
  这时又听到那个姑娘说了一句。
  “你怎么不要啊,等下洗洗也好啊,不然你去打冷水啊,人家又没说要钱。真是的。”
  这个女孩说着,好象生气的样子。
  “嗳!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这时就听到急促的下地声。随后就听到这个男的叫着。
  “肥婆,肥婆……站住。”
  这时楼梯下响起了声音
  “你叫谁呢?叫谁呢你。啊……”
  这时听到上楼梯的声音,也好象很气的样子。
  “你不会叫老板啊,我肥?你个猴子精。”
  这时忽然听到包租婆“啊”的尖叫了一声。
  那男的也“啊”的一声,顿时没有了声音,我腾的一下子从床上起来,起来看个明白。
  这时当那个男的出去叫包租婆要水的时候,忽然听到包租婆和那个叫三福的男人同时尖叫了一声,奇怪了,真的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一下子来了兴趣,急忙起身从床上跳下来,去看个究竟。
  这时我把门开了一条缝。就在开缝的同时,就现一条肉黄色的光一闪而过,从我的眼前消失在隔壁房间里。
  “你个流氓,你个流氓,我要报警。”
  这时隔壁房间也响起了声音。
  “怎么了三福。”这时那个姑娘问着。
  “怎么了,你没看到吗?”
  “看到什么呀?没看到啊。”
  这时这个三福声的说着。“你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哎呀!你看看。”
  这时这个姑娘也呀了一声。随后声的说着。
  “你没穿衣服。”
  “是啊。”
  这时这个姑娘惊讶了一下,随后咯咯的笑了起来。
  “怪不得人家吵着嚷着要报警呢?咯咯。”
  “你不笑,你还能笑得出来,真是的。”
  这时只听到这个包租婆喊,不见她下楼去报警。
  “你个包狼,竟然敢沾老娘的便宜,你行啊,你等着啊,我等下就去报警去。你B没长硬呢还在老娘跟前耍。我可告诉你,老娘玩男人的时候你还嫩着呢?”
  “你说话啊,开门啊。”这时包租婆大声的叫着,我能感觉到她就徘徊在门口。可能还想见识一下三福的那阳物吧。
  就这样叫了半天,三福和那个姑娘一句话也没敢吭声。直到她走了,两个人才哈哈大笑起来。
  没想到住了个旅馆,竟然遇到了这么有趣的事,值啊。
  “你也真是的,那么急干吗呀。急的连裤子都不穿。”
  “我听着那个肥婆都走远了,也没来得及想就跑出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把裤子脱了的。真是丢人啊。”
  “还好,不是个年轻的。”
  “年轻的咋了,年轻的也没俺花花漂亮。”
  “去你的吧?”
  “来吧,继续继续。这比那麦桔堆强多了,你看这个破被子强多了。”
  “来吧。”
  “不。”
  “就一下。”
  “不”
  “好花花,就放在外面好吗?”
  “……”
  “你不是只放在外面的吗?怎么又进来了。”
  “啊。”这个叫花花的姑娘叫了一声,叫道
  “你不是说放在外面吗?怎么进来了,不……”
  “就一下……”
  “啊”
  我听着,真的好难受啊。我摸了摸自己鼓起的下身,强忍着那种压抑。
  “啊。啊。啊。啊”这时花花的声音越来越紧凑。
  “呼……”这时听着这个三福一下子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了?”这时还没有进入状态的花花一下子问道。
  “出了。”
  “啊。你……”
  “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反正觉得这不安全,心里一急吧就……就出了……”
  “你真没用……”
  “你咋能说俺没用呢?你看着啊。你看着,我让他再硬起来。”
  “好啊,我看着。都怪你,把人家弄起来了,你却不行了。真是的,真扫兴。”
  “别急啊,花花。很的。人家都说了,喜欢吃西红柿的人干那事很厉害的。我最爱吃了。肯定行。”
  “#%”这时这个叫三福的男的用嘴不知道出的什么声音,象是戳猫斗狗的声音一样。
  “咋不起啊。”
  “我也不知道这鸟怎么不管用了。等会啊。”这时这个三福说着,嘴里还出了那种声音。我听着就好笑。
  “别在那乱叫了,明天还得去赶车呢?两两回都是那个样,就别硬撑了。”这时这个叫花花的姑娘说着。听着声音象是钻进了被窝。
  “花花,不好意思啊,明天早上吧。早上肯定行。”
  这时花花没吭声。
  这个男的还在不停着说着。
  这个叫花花的姑娘还真长志气,一直都没吭声。
  我听着听着也一不心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我才现身体有点冷,急忙盖上被子。这床也真够差劲的,吱呀响了一声。就在这时,我忽然觉得有一个身影从房门的处一晃而过。
  我一惊,顿时觉得有点害怕。这会是什么人呢?我仔细想了想也不用担心什么,反正我又没有钱,还怕什么呢?这时我忽然想起包租婆给我送水的时候那种怪怪的眼神。我的天啊,是不是这个包租婆呢?我的脑袋急的想着。
  不会是劫色吧。
  这时一种不详的预兆迎面扑来。一下子磕睡全没了,我瞪着两颗眼,紧紧的盯着房门下方的影子。
  可是盯了好久,也没见那影子的出现。这时磕睡又上来了,不知觉中又睡了去。
  **
  还是在噪声中惊醒。
  原来是隔壁两个人起床的声音。
  “点起床了,还得赶车呢?”
  “嗯。”
  又一下没了声音。
  “点啊。”
  “知道了,你先洗脸吧。我马上就起。”
  “真是的,这个破地方,那里洗脸啊。起床了。”
  “嗯”
  这时听到那个叫花花的姑娘收拾着东西,这时又有一阵脚步声走到了床边。一下子没了声音。
  稀罕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反正我也没事,静静的听着隔壁的声音。
  “我爹来了。”
  “啊。在哪呢?”
  这时那个叫在三福的一听花花说花花他爹来了,吓得一下子破门而出。
  这时只听到这个叫花花的姑娘赶紧喊到
  “你个傻家伙去哪啊?”
  “你爹来了,我还不跑啊,等着找打啊。”
  这时门外传来了起响
  “骗你的,你个傻冒,没想到你还是那么怕我爹啊。真是太傻了。”
  等了几分钟,花花说道
  “躲什么呀,都看到你那缕黄毛了。”
  “嘿嘿!你眼真尖。跟俺家里的那耗子一样。”
  “去你的吧,不给你耍贫嘴了,点走了,等下等不到车还得在这睡一晚上。”
  “这挺好。比着那麦桔堆里强多了。”
  “好你个头响成这个样子了,还好?”
  “呵呵,这叫享受,你看看人家跳舞的时候还用个大喇叭放音乐呢?看咱多好,跟着咱咔咔的节奏多好啊。”
  “就你知道咔咔。,提着那个箱子。”
  这时我听到隔壁一阵轮子的转动声,少许,没了。
  这时看着空空的的房间,忽然感到一种失落感。
  我掏出手机打着墨落大哥的手机,可是还是无人接听。我真的有点急啊,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出了门,我想要跟这包租婆说一声,看看能不能先去他的工作室看看,先把那些行李放一放。
  还没走到包租婆那呢就感觉到一种压力冲来。
  我一抬头,我的天啊,整个楼道都占满了,一个肥大的身躯向着我的方向扭了过来。
  我心里紧张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事求她的原故。
  “哟!起来了,我正想给你送点温水洗洗脸呢?”
  “给我?”我一听有点惊讶。
  “是啊,你看看你这么年纪一个人在外面多让人担心啊。”
  “哦!”这一下弄得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了。
  “来吧,进屋吧,外面冷。”
  这时这个包租婆意外的热情,让我手足无措。
  “来吧,别客气,就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一样。”
  “哦。”
  她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无助。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我真的感觉有点不对劲。
  我仔细看了看她。那张玄胖的脸上嵌着两个黑的青的眼珠子,两腮上略带粉红,如果她的身材苗条点,长得还真有个性。
  这时这个只见这个包租婆把那肥在原腰枝一调头,扭了回去,看这样子还挺利索的。
  我六神无主的跟着她走到了她的那个房间,那个楼梯下。
  这时一进去,还别说,这个屋里还挺暖和。
  进去之后,打量了一下这个充满温暖的楼梯间。
  最低的地方,放着一个电视柜,电视的正对面就是一张不算很大的床,让我吃惊的是这张床上弄得还真整齐,被子叠的整整齐齐,一个绣着双喜的枕头放在被子上,整体看上去真的挺干净的。

Snap Time:2018-09-20 05:10:29  ExecTime: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