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报答(14-08-01)     

第228章嫂子还是那么孬


  第228章嫂子还是那么孬
  “了就好,这地方,太难走了。下回坚决不来这里了。我的妈呀,你看我这车刚买的,那师傅都说了刚开始要心点开,现在倒好,一下子上了这邪道。”
  “了就好,这地方,太难走了。下回坚决不来这里了。我的妈呀,你看我这车刚买的,那师傅都说了刚开始要心点开,现在倒好,一下子上了这邪道。”
  这时这个开车的师傅说着,看着是满脸的不高兴,嘿嘿!不高兴咋了,不还得拉,不拉到地儿还不给你钱,看你怎么办?我也这么想。这时二哥装的更好,此时竟呼噜起来。反正还得晃这么久,我也眯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时听到这个开车的老头又叫了起来:“两位,两位,到三中这里了,还有多远啊?”
  “直接走就到了进了村子再叫我?最多也就一里多吧?”
  “一里多?”这时老头说了一边,继续开车走了起来,我们俩坐在上边各自做着各自的梦。
  这时没走多远,忽然车一下子停了下来,我们俩个也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怎么了?”
  “来,两位兄弟哪个过来帮我看一下,看看是不是链条给晃掉了?”
  这时二哥一听来火了。大声嚷道:“什么,你的车坏了,叫我帮你看,你是干吗吃的呀。自己看去。”
  “我不是腿脚不方便吗?”这时这个开车的老头慢悠悠的说着。
  “哦,腿脚不方便啊。”这时二哥说了一句,忽然大叫了一声“什么?腿脚不方便。”这一说,可吓了一跳。二哥和我一下子从车上跳了下来。
  “你腿脚不方便怎么开车啊。”这时二哥下了车一下子把这个开车的老头的腿掀开了,这一看不要紧,可真是心有余悸啊,此时都能感觉到背后嗞嗞的冷风啊。
  只见这个开车的老头双腿都没有。只有一个肉蛋子**在车上跨着,天啊,怪不得是新车呢?仔细一看才知道:这个车是新改装的,一切的操作:如离合器,油门,刹车都在两个把上,天啊……想这28里路还这么放心的坐着这辆车还敢哼着曲眯着眼睛睡觉,真是太不应该了。
  “不行,我得把你抓起来,我要把你抓起来,你这是对人民不负责,知道不?”
  这时这个开车的老头情急之下,又重新启动,一加油门,没想到的是,这车又鬼使神差的启动了。老头惊慌失措,一溜烟,跑了。
  这时再看这个急着逃跑的画象一个疯了的老头,跳动着两个车**跑个正欢。
  “这人真是个胆鬼。经不起吓唬。哈哈……哈哈……”
  我看着也是挺好玩的。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呢?看你那张嘴还笑。再笑更象兔子了。哈哈……”这时迎面走来一人说着。这时二哥一听就来火了。
  正眼一看,大声的骂道:“妈的,你个死光棍,是不是欠揍啊。”
  “操!还叫我光棍啊。俺家那口子不是俺老婆啊。哼……”原来是我们村的老光棍毕平丁。
  哈哈,这回好久没见,还真的有点亲切的感受,此时此刻,一股浓厚的感觉迎面扑来,感觉真的到家了。
  “***,那是你老婆吗?那是你娘?看把看管的,不对,不对,应该说是你奶奶才对。比你奶奶管得都多。你还好意思在家里乱叫唤呢?你有种就在你那个傻寡妇那能去啊?一屁股坐死你。哈哈……哈哈……”
  这时二哥一点都不留情面的说着,这时过路的有几个骑着自行车从我们身边过去,惹来几眼看笑话的。
  “哟?这不是那谁吗?”
  “谁啊,你爷爷啊?”我一听二哥说那话就可笑。这都是哪跟哪啊。
  “不跟你说着玩咧。子轩啊,好久不见了,长得帅多哩。”这时只见毕平丁正斜着眼打量我呢?我看了看他应了一句“还行吧。”。
  只见毕平丁没有变我少,头顶上的毛还是没能长出来,那唯一的一圈毛还赖在上面没有半点脱落的意思。
  “你也帅多了,头好象也多了。”
  “哈哈。多了,多个球,他啊,天天钻他老婆的裤裆能多得起来吗?”这时二哥冷不丁冒了一句。惹得连毕平丁自己都笑了半天。
  最后满眼含泪说了一句:
  “我还钻过你老婆的裤裆哩!哈哈……”
  这时二哥一听,脱了鞋子就打,毕平丁围着我,四周逃窜。老个都奔四,奔五的人就在这在在大街上,十字路口的地方丢起了人,现起了眼。
  这个季节正是人们闲尾忙初的时候,有的人在地里拔草锄地,有的却在太阳下边聊天做鞋底,就象那二八月里穿的衣服一样,不齐。
  太阳的光芒依然没有那么强烈,白白的略带点黄星均匀的洒在这个华北的毕家村上,照在这些人的脸上,不难看出,女人脸色微红,确切一点就是深红,就象是冬天被冬的乌七麻黑的红薯刚刚被开水泡过一样。
  当然年轻的人在街上胡砍的人较少,可能大多数都在家里的桌子上叫三喊四的打排九,炸金花呢?过过瘾也娱了乐,何乐而不为。老头堆里也有的偶尔插上一两个老太太不分男女的在一起大笑着,调侃着,时不时的在那不荤不素的段子里大笑几声,偶尔从脸上挤出来点羞涩来掩饰一下子本来就虚伪的心。当然,还有那听不懂话的屁孩子,露着那差点缩进肛门里的**在这尿一点在那尿一点的穿梭在人群和话语里。
  一切都显得如此的和谐,就在我欣赏着独特的风景的时候,听到一声香嗲。我醒了。向这声望去。
  就在我欣赏着独特的风景的时候,听到一声香嗲。我醒了。向这声望去。
  这时只见一个年轻的**,一头的波浪紧凑肩,一件紫色牛仔没有扣扣子,里面陈列着一件乳黄色的绒衣,当然,这件绒衣是高耸起来的,那高度刚刚好让的的眼撞上,顿时觉得眼睛有什么东西给勾住了一样,我忍不住往那里多看了几眼。这时只见她的双手一环抱在了胸前,勒着那个突出的弧线,右手上还有一块没有啃完的苹果,苹果上面有着一排整整齐齐的牙印,已深入到了里面,苹果的最边缘还能看得出那浅浅的红色唇膏余渍。
  “子轩来了,这么久没见,经以前帅多了。”这时我才醒过神,听着这口音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二哥从山西拐来的那个漂亮吧嫂。
  “哦,是啊。我二哥刚把我接过来。”
  “他?”
  “他还能把你接过来,自己怎么没丢啊。”吧嫂说着,白了一眼咧着三瓣嘴的二哥,现在再看刚才还跟老光棍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二哥此时变成了霜打的茄子,焉不唧的吊着颗脑袋灰溜溜的拉了拉我的衣角声的说了句:
  “我先回去上个茅房。”
  就赶紧溜之大吉。我看了看二哥,看了看这个依然漂亮的嫂子,心里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们之间的这种情感。几乎无法想象他们这么几年是怎么过来的,既然这么没有意义干嘛还在一起呢?况且吧嫂还是拐来的。呵呵,世上还真有许多让我匪议所思的事情。
  “嫂子,好吧。来的争也没给你带什么东西。”
  “呵呵,看兄弟说的,自己人还带什么东西啊,能看看你就心满意足了,没事的话,晚上到嫂子家坐坐。到时候我把你二哥轰走……”
  “啊。”我看了看嫂子,她说的很轻松,看到我这副表情,咽到嘴里的苹果差点没有喷出来,笑着说道:
  “弟啊,干嘛呢?干嘛这样看嫂子啊。你还真怕我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时她看看近处没有别的人,但稍稍低头给我说道:
  “是不是还是那天晚上的事,把你给吓着了。咯咯……咯咯……”
  说着,她自己笑了起来。这时我的眼离的她很近,这时我都能看到她双奶上游动的每一个细微的移动。这时我嗅到了一阵泌人心脾的香味,这香味,确实能提神。我这回真的是尝到了。
  此时,我也知道了,什么叫做诱人的**。
  我的眼没有放开她的身体。心想,如果我的眼能打弯多好啊,我就可以一下子把眼伸到她的衣服里面去看个究竟。
  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我才记起来,这里只有我们俩个。这时不远处来了几个人,我这时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过份,竟然能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的嫂子这么久,是什么意思。我也没有搞清楚。
  我只觉得女人都是各领**。
  “没看够,晚上让你看。”这时嫂子很稳重的给我说了一句。我的心一惊。望了望她,她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语言,好象很平静。
  我木木的看着她,此时我觉得我在她的面前还是显得如此的稚嫩。尽管我已经做过许多**的游戏。
  “呵呵,呵呵,别紧张。慢慢就会好的。来人了,有空见吧。”
  这时她一甩头,向胡同里面她的家里走去。这时一缕丝轻轻的划过我的鼻尖,那股清香加着她的温度一下钻到了我的鼻孔,顺着我那条块年轻的肺变成那可爱的氧气,向我的身体传达着那兴奋的信号。
  我心里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高兴。我拎着我那简单的包向自己家里走去。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正是有点愉悦的感觉。

Snap Time:2018-09-20 04:43:58  ExecTime: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