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报答(14-08-01)     

第232章为什么上我


  第232章为什么上我
  这回没有骑家里的破自行车,而是借的瘦三的嘉铃摩托,车在温和的风里奔跑,自己倒真象一只游在水里的鱼儿,风吹在脸上,象是少女在抚摸自己的脸。
  还记得那个时候是在这条路上见到自己喜欢的女孩陈影儿,还还清楚的记得她那那瘦的象地里的稻草人般的爸爸,呵呵,现在想起来真是好好笑,我也才现自己是那么的早熟。这时穿过了那个让我走上成熟之路的初中校园,还有那个有着精彩故事的竹林,那一幕幕的情景此景一下子涌现了出来,呵呵,不家毕平丁在这里把天下第一丑女史美美给搞了的情景,天啊,这一切的一切都非常具有戏剧性。
  走过了这一段熟悉的路,我加了度,我想在这个假期里我赶紧办完所有的事情好真正用心去学习,去为自己的前途奋进。
  说时迟,那是,这时一下子到了表姐家的区里,把车停在楼下,上楼去。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现表姐家的门没锁,我推门进了去,声的叫了声“姑姑……姑父……在家吗?表姐……”
  这时没人应,我四周打量了一下,家里摆的整整齐齐的,大厅里的桌子上还泡有一大堆的瓜子零食,看上去象是有人在,而且是刚去不久。看这种情况应该是表姐在家,听爸妈说,现在姑姑和姑夫好象也下岗了自己在街上找了个门面在卖吃,我看了看,四处找着表姐。
  没人呢?我四处找着,正在这时,忽然听到那边有水声,我扭头望去,这时才现浴室里关着门,明白了,原来我姐在冲凉,天啊,我这个姐就是太疯狂,什么都不在处,这么大白天的,也不关门,万一让那些男人看到了咋办啊。现在色狼这么多,连我这么年轻的都对女性都有一种狼性了。
  我不敢想,我没有走开,而是轻轻的把门关上,生怕被那些想占便宜家伙得逞。
  我无心的坐在沙上,拿起桌子上的一1毫无兴趣的看着,哎!这子真没见说了一大堆八卦新闻。还有什么男女之间的事,我翻开子盾了看,哦,原来是那些个医院的宣传子。
  正在我看的时候,忽然门开了,我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这时,我傻眼了。
  这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没有穿任何东西的身体。我的思想一下停止了,我晃了晃头,以为这只是一场幻觉。
  “表弟,你怎么来了……”这时表姐张口说了一句,这时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是真的。真的表姐,天啊,我的心呯呯直跳,心想:表姐啊,你还是这么开放啊,还是不顾及我啊,我可是个男人,万一把不住,哎!~不敢想象啊,我又看了看她。
  “是啊,前天来的,听我爸妈说你来了,我就过来看看你。”
  “呵呵,好啊,现在也看到了,好的很。”这时表姐还是那样,竟很自然的坐在了我的对面,我时清晰的看到她整个身体,在光线的照耀下,能看到那细茸茸的毫毛浅浅的栽在白皙的皮肤上,曲线一弯一曲行如流水,白白的皮肤红红的乳晕,还有那茂盛的密林与那褐色的峡谷。
  “好看么?”
  这是表姐停止了梳,微笑着,用那清纯的眼神望着我。我似乎能感觉到他那眼神里所包含的另外一种意思。
  “好看”我说了一句,原来我在姐的面前还觉得是个男孩子,虽然我已经不再清纯。
  “好看就多看看吧。”这时他说着,把自己掉在胸前的碎甩到了后面。我惊讶了。很不自然的望着我漂亮的表姐。我心里不知道该如何去想。也不知道表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真的搞不懂了……
  “我?”
  我从嘴里吐出了一个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低下头,感受到脸是通红的,表姐还是那么自然,好象这不是一回事一样。难不成学艺术的都把自己的身体升华了。为了众生他可以献出一切……
  “表弟。你是个男人,我明白你的意思。想看就看吧。反正表姐再也不是一个好表姐啦!”这时她好象很忧伤的样子,头微侧了一下。在光的照耀下,似乎眼眶里已装满了泪水。
  “表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你在外面受欺负了。”
  我急切的问道,这时似乎觉得这事真的不对劲。
  表姐是个开朗的人,哭的机会很少。
  “呵呵,没事没事。都怪我太相信那个男人了。”
  “那个男人,哪个啊。”
  我心里在搜索着。
  “就是那天你现的那个。”
  “哦”表姐一提醒,我脑袋一下子亮起来了,原来是那个死家伙。
  “他说在那里有好工作介绍给我,结果我去了才知道,那里什么工作也没有,而是把我一下子关进了一个黑屋子里面,我被反锁在里面,后来我就挣扎,大叫,后来,就进来四个男的,其中一个男人拿起了一根竹棒把我打晕过去了。再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时他说着,两只杏眼不断的眨着,晶莹的泪花在闪着光芒,从脸上滑落。
  我没有作声,静静的坐一个很专心的聆听者,他顿了一下,又抬起头来。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他们搬到了床上,而且四肢都被绑的结结实实,动都动不了,令我更加吃惊的是,他们都没有穿衣服,你可能也清楚他们要干什么了吧?”
  他停住哽咽着,此时我能看得到她的在不断的颤抖,那是自内心的抖动。她真的是伤心了。我此时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
  “他们不是人,特别是那个利用我感情的人,我太相信他了,而他却这么狠心把我一下子推到了火坑里,我无法反抗,也无法反抗。当天晚上我被他们四个人轮*间了,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近乎疯狂的方式,我的下身全部肿了起来,他们还不过瘾,玩过了之后还用那些电动玩具,在我的身体里钻啊钻啊……我的身体在痛,心却在流血。我没有办法,我本来想着,我忍过这一回。就会好,我就可以趁机会逃跑。但是我想错了,真的错的,第二天一早我就被送到了‘月半弯’的廊里,见到了那里的一位妈妈……”
  我听着,真的很伤心,替表姐心疼。她是多么漂亮的一个女孩,一个艺术系的大学生,在艺术的感染下,竟一下坠入了一个急流之中,这时已不在是艺术,而是不是人的生活。人心险恶,画骨难知心。他在为自己的灵魂而哭泣,为自己的感情遭遇而不平,只有在她那水晶闪闪的泪珠中才能出应得的光芒……
  “表姐,别说了。别说了……”我再也无法抑制我的情绪。
  妹妹一下子苦笑了起来,这时她向我走了过来,我一时弄不清楚怎么回事了,我迟疑的望着她,她脸上还有那哭得红润的余痕。
  这时她走到了我的眼前,我望着她,我的脸差一点帖在她的肚脐上,这时一股透心凉的体香泌入我的心肺,我的心醉了,此时她静静的站在我的面前,我慢慢地抬起头,“姐,怎么了?”
  “你看看我的身体。”
  我听到她的话,鬼使神差的竟看了过去,这时或许是本能,或许是自己不能控制,但更多的是男人的特性吧。
  我聚集眼神望向表姐那白皙的肚皮,那一个窝的肚脐。就在我的眼光搭在她的身上的时候,我忽然现这白皙的皮肤上竟隐约有着一道道的白纹,这时怎么回事。我惊讶的望着她,望着她那双泪滢的双眼。
  “看到了吗?”这时表姐说话了。
  “看到了,那是什么?”我问道。
  表姐慢慢的离开了我的视线。“这是我身上的疤,每一次逃跑都被抓了回来,都要毒打一顿,那里真的不是人过的日子,你是无法想象的。后来,我就听话了,我也很用心的对待我的每一个客户,对他们微笑,对他们顺从,顺从他们一切的兽行。我的身子属于每一个人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拿上钱在我的身上进入,我也认识到了那些人的本性,从内心到外表,都是那么的恶心。当然也有好心的人,也有想帮助我的人,我也很感激他们,但是那都是没用的。他们也是有良心但是为了自己那点鱼望还是把辛苦挣来的钱花在我们这号人的身上。一时的良心现解决不了问题。我只在寻找机会,在其间我们可以聊,什么都可以聊,尽管聊的不堪入耳,我们也会高兴,心烦的时候,我们就嘲笑那些人,嘲笑他们不行,嘲笑他们无能。”
  我听着,心里的酸楚不知道该如何言表。我望着姐姐那种无可奈何的样子,真想让他在我的肩膀靠一下。
  “后来,严打的时候,我们终于被解放了,那些可恶的家伙也给抓了起来,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们。感谢那些警察同志……”
  这时表姐哽咽了,她拿起衣服穿了起来,这时现表姐这时更加迷人了,那突起的**此时显得更为挺拔。那粉粉的筒子裙,用两根线状的带子吊着,裸着那光溜溜的背,下身裙下那玉一样白的腿无疑是锦上添花。我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姐几眼。这时她从墙解拿起她那大大的画夹,在纸上沙沙的画了起来,我看着她,她好象不是在画画,而是在愤怒,是把所有的愤怒泄出来。

Snap Time:2018-10-22 21:49:54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