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报答(14-08-01)     

第274章大翻天


  第274章大翻天
  经过她的指示我一看,嘿!还真是,背上还有那液体的痕迹。
  “好的,好,走吧。”这时我想,好人要做到底,送佛要送到西啊。
  我在柜子里拿了一件衣服给她披上,一起向浴室走去。这时夜深的有点可怕,说实在的,如果再来两三声鬼哭狼嚎的话,自己肯定不敢住在这里,再加上这房子有着仿古的气息,着实笼罩着一股子难以说出的神秘。
  我左等右等没好,干脆自己一屁股坐在走廊里算了。
  望着这灯乐下朦朦胧的一切,想着这些天生的事,自己有点想笑的意思。
  “大哥,大哥……”这时我感觉到一个人在推我,我一睁眼,只见后面站着一女孩,此时的脑子嚅似乎对她还种陌生的感觉。
  仔细想了想,哦,对,我真傻,就是仙游宫的女孩薇,记性真差劲。
  “薇。洗好了。”
  “是啊,怎么这么早就睡着了。”
  “还早啊,这一天啊,困死了,走吧,睡觉了。”
  这时这个女孩还没有走的意思,我拉着她的手,她就象一只羊一样,这一招象极了“顺手牵羊”的意思。
  她很腼腆的样子,半辙半走的样子,干嘛呢?女孩最喜欢这样了,走就是走吧,还装着不走的样子,要不然真把你自己扔在院子里算了。真是晕到家了。
  我用眼望了她一下,看看她是不是想在院子里过夜。我手一停,她去一下子站的好好的,而且还用眼大大的瞪着我,似乎在想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
  她此时倒是问起了我。
  “走啊。”我说了一句。这时很困的我似乎有点不耐烦了。
  “呵呵……”这时她竟一下子拉住我的手,我象不知道走回屋的路一样把我拉了进去。
  我有点内气啊。
  “好了,你在我床上睡吧,我在沙上睡。”
  “哦,好。那就委屈你了。”
  “呵呵,点睡吧。”我说了一句,这时我真的招架不住了。招呼了一下便在沙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已是8点钟,赶紧整理好衣服,从冰柜里取出牛奶与面包啃了几口就想走,这时忽然想到还有昨天晚上从仙游宫拉过来的薇。当我进去再看的时候,这时看到的却是一个很好玩的样子。
  只见她两条腿夹着我的枕头,头半掉在床头,在这个角度能很清楚的看到那口水还流了一片,被单上还湿了一片,这个女孩的睡姿真不讲究,看来今天还是把另一个房间打扫一下再说吧,不然把我的床给折腾的不象样子了,哎,我的农家院变成了金屋了,藏的都是娇啊。
  我走了过去,把她推醒。
  她却很不耐烦的哼着就是不睁睛,两条眉毛皱得象两只**的豆虫,极其不雅。
  “干吗?不要来烦我,心我咒你。”
  “薇,我是子轩。昨天把你领回来的大哥,醒醒。醒醒……”
  这时她终于听出了门道。
  睁开那极其难为情的眼,望了我一下,半眯着眼说道。
  “干吗呀?”
  “我还以为你早上为我做好了早餐等着我吃饭呢?”我故意烧她说道,她听了呵呵一笑。
  “我懒。呵呵……”
  “好了,不多说了,你啊,就在这里别了,别出去,等我回来我给你买了衣服再说,另外,你把最后一间耳房里打扫一下吧。打扫好了你就先住在那里,等你找到工作再搬走。”
  “不会吧,我还没住进来呢?就让我走啊……”
  我一听,是我说的太急了。“你先打扫吧,等我回来,请半天假,给你准备生活用品好吗?”
  “嗯,谢谢大哥,好的,你去上班,这里我来打扫。”
  “钥匙在我电脑桌的第二个抽屉里。自己拿钥匙去吧。”
  “好好”她满脸的高兴。
  “我可以玩电脑吗?”
  “可以。”
  “我可以写字吗?”
  “可以”
  “我可以穿你的衣服吗?”
  “随便,我得上班去了……”
  “好的好的,你去吧,剩下的都交给我吧。点吧,都八点过了。不过要挨**了。”
  这时她推着我走了出来,嘴里还在不停的说道:
  “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上班的时候,车间里的组长**死了,老说我们干得慢,了也说你慢,天天急的象投胎一样,要是迟到一回啊,罚三十块钱呢?点去吧。要不罚款啦。”
  我一直被推到了大门口,我再也不让她推了。象什么呀,自己不穿衣服倒一点都不害羞。
  “回去吧,放心吧,我啊,只有罚人家的份,谁管罚我的呀。”
  我扬手让他回去。
  这时她扭着白白的**回去了,当我坐上车启动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个女孩总感觉缺少一点什么品味,哎。算了,一个打工的女孩能有什么气质啊。我自己想着嘿嘿一笑,对着车里的镜子弄了一下头。
  到了公司,没想到的是静把工作及5方面做的非常好,我坐在办公室的时候,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已放在我的电脑旁边冒着烟在等候着我呢?
  此时她正穿着公司的制服,在忙着整理文件。见我到了,她满脸浅笑,对我说道:
  “总监早。”
  “早”
  她那笑容里还有着少许的腼腆,腼腆中似乎泛着一丝霞红,淡淡的,甚是好看,穿着制服的样子看上去很干净利索,收腰裹胸的衣服把她的身条也衬得错落有致。
  “静这么早起床啊,很勤。”
  “我怕做不好,所以早就过来了,我过来4多分钟了,不,39分钟。”
  这时的静好象在回答命令一样,一点一点的如实说着。
  “呵呵,我可起不来哦,我比较懒。”
  “那里呀,你事情多,累一点。当然早上起不了那么早了。呵呵……”
  我从在椅子上,看了她一眼,不觉得笑了起来。
  “静给谁学的呀,这么会说话了。”
  “我……没……没有,是真的。你看看,桌子上那么多的文件都要一一批示,能不累吗?”
  我会心的笑了。虽然静不善说话,但是她还是蛮适应这个社会的,我心里想着。
  “嗯,就算你说的对。”
  “昨天他们把那个脚本修改的怎么样了。你仔细看一下,时面有好几个错别字,要及时的提醒他们。这种错误不能再出现。”
  “错别字?”
  她似乎没有觉察出来。
  “是啊,广告语上的,这么严重都没有现。”
  这时我现她们都没有在意一样,气得我直想火,但是看在静是接班的份上,还是忍了忍。
  “哦,我知道了。下回一定注意。”
  这时她急忙出去了,好象是自己做错了天大的事一样,此时她那功似乎一下子大不了过一样。
  我还是安慰了一下我的心,我是要忍啊。
  下了班,给墨落大哥请了个假,她说现在最主要的就是那则酒广告,如果你觉得办得能够办好的话,就可以。我想了想,按我要注写的话,恐怕改出三篇稿的话,最少也得下午下班的时候才能完成,要不自己晚上加班来看一下。
  我说没问题。之后写了张请假单交到了人事。
  怀着那颗说不清的心我回到了家中。车门打开,令我吃惊的画面映入眼帘。
  只见我们吃饭的桌子竟被这个薇搬到了院子里的庭子里。而且地上摆的都是纸,纸明显被糟蹋过了,白生生的纸上被墨水**过的痕迹着实让人看着心疼,我一下子心生怒火,那可是墨落大哥送给了我一刀上好的作品纸啊,我都没舍得用,她怎么会翻出来的,我记得是锁在子柜的最下面的柜子里。
  她见门开了,自己也立起身来,向我打招呼。
  “大哥,来了,等到你好久了,你看看你向你学字呢?”
  这时她还提着笔向我展示一样,脸上的笑容跟新开的花朵一样。
  我没理她,看着她那样子似乎有一种很烦的感觉,没见过这样的人。
  车停好了,我出了门,这时她也跟了过来。见我下车,急忙抬起那满是墨渍的手要给我**,我一下子把她的手拍了下来。
  “干吗呢?”
  “上了一天的班,不累吗?给你****。不收钱,要是我以前啊,**一时1多块呢?”
  考,她不说这个我还能忍住,一听她这话,我真象看到一坨屎一样。这时我猛的想起了她的那一重身份她还在仙游宫做过那么多天的姐。只不过听她自己说自己不卖身……
  我顿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一下子推开她的手。
  “赶紧洗洗去,脏死了……”
  这时她一听,没说话,提着笔向亭子里走去。
  我白了她一眼,向房间走去,当我走进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刚才那并不是最气人的……
  房门是开着的,当我第一脚跨进去的时候,我的脚又一下子抬了起来,我有点不忍心踩啊,原来这里也有纸,满地的白纸,看这样子,好象我那一刀纸她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再看看那纸,一张张的都很平整,一张纸上有的只有一个字,有的两字,最多也有十个字不到,歪歪扭扭的字,象是男人的阳物一下子把纸给,那没有凋谢的样子,依然保持着那白白的皮肤,那黑黑的墨道在皮肤上很木纳的伸张,象是摧花狂狂魔般将其弄得其陋无比,不堪入目……
  再看桌子上,电脑上还播着电影,放着音乐,乱七八糟的混成一片,桌子上还横七竖八的摆着几本人体艺术的子籍……子柜的门已经被打开,都敞着肚子,子也被翻的参差不齐,无法入眼。

Snap Time:2018-09-20 04:45:09  ExecTime: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