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最新章节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报答(14-08-01)     

第315章黄花闺女都被曝光了


  第315章黄花闺女都被曝光了
  “没事,我是身轻如燕啊。”
  我正为自己的身手感到不平凡的时候,忽然只听一噗一声,嘿……完了。
  这时我往下一低头,看到金娇正在那里捂着嘴乐呢?
  “哥,你的裤档烂啦……哈哈……”
  这时金娇笑的要死了的样子。我一听,急忙一个箭步往一一窜蹬着一个树叉子挡住了烂了的裤子。
  “你还笑,还不都是为了你啊。真是的。”
  我说着,这时才现锯竟忘记带了。
  真是倒霉,我心里咒骂着。
  “妹妹把锯给我递过来。忘记了。”
  “下来呗,下来拿呀。我又不会爬树。”
  “你扔啊,扔过来就行了。”
  我急的不得了,我现在想的就是赶紧把树叉子赶紧锯好好没事。
  “我挖这个坑都累死了,我哪有劲啊。还是你下来吧。你下来啊,下来啊……”
  这时金娇拿着铲子指着我的裤子不停的挑畔着。
  “下来就下来。”说着我腾空跳了下来。
  吓得金娇一下子蹦到了一边。
  “干吗?”这时她好象我要打她一样。
  说实话我哪有那工夫啊。冲她笑了一个。
  “别怕,我还没那个时间。等我闲下来再修理你呀先修理树再说。”
  说着她象是放松了,我拿好了锯,她走到我的身后,还在不停的望着我的**笑个不停。
  “我让你再笑。”
  说着在她的胸口上捏了一把。
  这一捏不要紧,顿时给我的心里打开了一扇门。
  我感觉她的胸口可真是软,在那一捏之中我可以感觉到她皮肤的细腻与润滑,就在我离手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到她心里那一种火热,那灵活的躲闪,那优美的姿式竟使我觉得都透着一种美。
  她蹦到了一边冲我笑着。象是在**我。
  “晚上再收拾你。”
  “好啊,等着你。”
  听着我顿时来了一股子莫名其妙的劲头,竟一下子窝到了半中腰。
  还别说,这时的劲头果真大多了。
  我趴到了色狼埋伏的地方,试了试,嘿!这个位置还真好,趴着露个脑袋刚好看得清清楚楚,真的竟能把整个情况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妹妹,这个位子可真好,把你从上到下全看个净光。”
  “不会吧,我平时都用衣服拦着的。”
  “你上面那个窗户也能拦得到吗?”我问道。
  “上面那个肯定拦不到了。怎么那里也能看啊?”
  “我说的就是那个窗户,下面拦着不管用的,上面这扇看得清清楚楚。真的。你不信,脱了让我看看。”
  “去你的吧。”这时我身边嗖一下投过来一个土蛋。倒真把我吓了一跳。
  “不给你逗了。我要拉锯了。”
  说着,我把锯拿好。顿时树象是开了花一样,“花粉”开始瑟瑟的掉下来。
  “这树可真是结实。”我边拉边说。
  “槐树肯定了。”
  终于拉到了一半,我踩了一下,试了试,嘿!可真够结实的。
  还没那回事,还得锯。我举起锯。说着我不管它三七二十一,使功的锯了起来。
  “心点啊。”这时她在下面叫了起来。
  “怎么了”这时我有点听不清,不由和把脚放在了刚锯得差不多的枝子上。
  这时我感觉到脚下一软,坏了。我心里猛的一个念头。
  还没轮到我想,我一下子就掉了下来,还好在半空的时候我手一划拉,抓住了这个“藕断丝连”的枝子,我此时就象只野猩猩一样打着“滕”下来了。一屁股坐在了金娇挖了半米深的坑里。
  这时我感觉到了那地面那个硬啊。我心里真是懊悔。
  真是应了那句话了:害人之心不可有啊,现在倒好,害人络害已了。
  我摸了摸,另我无法想象的是,我的手一下子竟摸到了自己的**,我的那个羞啊,我才明白,我的裤裆还烂着呢?现在倒好,自己还从树上摔了下来。
  金娇那个笑啊,笑得花枝乱颤。两只胸中的鹿乱撞,我看得有点着迷,这迷人的**,这跳动的**会把男人颠醉。
  “我的哥啊,你可真是的,这么好的一个地方让你给破坏了。不但但打草了惊蛇还让这树啊失去了原有的美观。跟你合作真是没劲。”
  我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还真是有点痛的感觉,幸好没有安排上那钉板,要真弄上的话那我可是以身试毒了。
  我真是高兴啊,哈哈。
  “你看看你挖的什么坑啊,这么不平,把我的屁股硌成形了。”
  “哈哈,型还不如Z型呢?打的弯不够明显。哈哈。”
  说着金娇笑的直不起腰。
  “拉倒吧,我还要上去,这回啊,得好好的把这个家伙整一下。这棵树啊,有两个着力点。一个是腰,一个就是俯身贴在树上的地方。”
  “是啊,你这回要是再跌下来的话,就没辙了。”
  “这回不会了,再跌下来,我的屁股就成了筛子了。”
  “别说了,上去。”
  正在这时,王大娘又从那个方向跑了过来,看着树干上的我,老远就打招呼。
  “毕啊,你干吗?耍猴呢?”
  我扭过头,望了望我身下不远处的王大娘说道:
  “是啊,我这回啊,我要把那只泼猴给耍了。”
  “是啊,那棵树啊,是得砍了,要不然啊,黄花闺女都被曝光了,你们可得心点。一点要心啊。另外,夏天的时候上面还有许多知了的屎尿,让你真的受不了,你要是在树下面吃面条的话,上面就会落一层‘芝麻’一样的虫便,哈哈,看着就恶心。”
  我使劲的嗲嗲嘴,咽了口唾沫,越说这几天食欲不振了,现在倒好,来了个爱说笑的王大娘真是让人感觉不爽。
  “王大娘,你来干吗?不是去扭秧歌了吗?”
  “哎,别提了,那里啊,连个俊点的老头也没有。没劲啊,没劲。”
  说着摇着头向家里走去。
  我一连在树上拉着锯一边**着王大娘:
  “王大爷还不靓啊,我看他比着周围的那些个老头都帅得多。”
  “帅得多,是啊,比着里的都帅,但是当什么用啊,这一看啊,就看了几十年,就算是花也看腻了,别说一个臭男人啦。看看,人越来越不靓脑门倒是越来越亮了,那秃脑门子,到了晚上看特别碜人,晚上上厕所就不用开灯了。切……气死了……还是你们年轻人细皮嫩肉的看着顺溜。”
  “什么?”
  我几乎弄不明白这老太太是什么意思,这老太太太爱开玩笑了。
  “哥,点吧。日头都落山了。”
  我看了看下面的金娇,还真是的。哈哈。
  不过这一看,确实让我感觉大吃一惊,就在我低眼的时候,却现她的胸部直挺挺的耸在我的眼下,两座高峰中间那深深的沟壑露出那迷人的魔力,我的眼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
  “哥,你干什么呢?点吧。”
  我对着她,抛了一个媚眼,妹妹虽然嘴上厉害,可是能看得出她心里就象开了一朵花,就在开花的时候,她的胸不由的又挺直了一点,让那几何图形,突的更加明显。
  “这个树叉子好象有点糟了。我看我还是下去吧。要不然我真的就要掉下来了。”
  “我看着那个家伙没你这么壮呢?还是多拉点吧,要不然掉不下来就麻烦了。白忙活了。”
  “好。”我把身子辙开,就在趴着看的那个大枝子上又多拉了几把,这时能看到树上这道口子越来越明显了,似乎很容易就断了一样。
  “好了,下来吧。下面我这里挖不动了。还是由你来完成吧。”
  我下来之后,拿来大铁锹挖了起来,这回足足挖了有15深的坑,这个坑,要是从树上掉下来的话身上上再插上大号冒钉再掉进坑去,那效果会是什么样,我们简直无法想象。
  “来,你把树叉子拿来,我把它铺上。你到旁边拨点杂草来,越多越好,再铲四五铲子黄土。”
  “不用那么紧密,他哪有那脑子啊,那些个粗人。只知道偷看人家光着身子洗澡。”
  “你可别这么说,他们的反侦察能力也是相当强的,就虎是不强我们也要有12%的把握才行。不能掉以轻心。”
  “嗯,有道理。”
  “你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啊,别到时候让人看到了,就露馅了。”
  我刚说完,她却尖叫一声。
  “啊。”
  我一扭头,这时却现一个吃的胖胖的人正站在我们旁边呢?有2岁左右,就这样一点表情都没有的看着我们,看那样子好象有杀父之仇相似,此时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圆场子。
  “你,你是……”
  “我是胖”这时这个2岁左右的胖竟对答如流。
  这时我才觉得她是属于表面一座冰山,内心翻江倒海的那种人。
  “你们在干吗?”这时我和金娇也确实有点后怕,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这些人本地人不知道都什么心呢?
  “我们,在这里整整,这里杂草比较多。”
  “那你们这是干什么。”
  说着,这个胖子二话没说就向这刚刚铺好的大坑走去。
  这时我俩也搞不懂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走过去是什么意思。
  “你……那里不……”
  这时的金娇实在忍不住说了一句,可是没等她说完,就听到这个吃的胖胖的家伙一下子掉了进去。
  我双手捂着脸,不知是乐还是喜,反正就感觉这个人挺好玩,觉得这个好玩吗?

Snap Time:2018-09-20 11:36:48  ExecTime: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