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五十七章白家堡温柔乡(下)


  龙翼的下一个目标是娇小玲珑的白素芬,他温柔地吻着她修美的粉项,以及晶莹得如珠似玉的小耳朵,还放肆地啜着她浑圆娇嫩的耳珠,白素芬这纯洁无暇的美少女完全融化在他的挑情里,樱口不住发出令人神摇魄荡、销魂蚀骨的娇吟,美丽的胴体不住向他挤压磨擦着,口中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声:“嗯……哼……”
  龙翼轻举双手按在白素芬的双乳上,在她根部摩挲盘旋,在他细致的抚摩下,她柔软嫩滑的开始坚挺起来,也开始变硬变大,面对身体从未有过的反应,白素芬不知所措,蓦地,白素芬感到胸口一凉,她一惊,秀眸微睁,只见自己那饱满柔软的一对可爱,已经像一对小白鸽一样地弹挺而出,原来龙翼已经不知不觉地除去了她的外衫,解开了她那小得可爱的护胸,可爱的白素芬顿时玉脸羞红一片,紧紧闭上可爱的大眼睛,芳心无限娇羞,不知如何是好。
  白素芬的不是那种硕大型,而是小巧玲珑,如含苞待放般可爱,像是由白玉雕成,两颗粉红色的傲然挺立在之巅,像两颗娇艳欲滴的红葡萄,等待有心人的采摘,龙翼乐呆了,刚才他就观察到白素芬的属于极品,可没想到竟如此完美无瑕。他用那双使少女神魂颠倒的魔手,一点一点地占领着少女腻滑的双乳,手掌过处,白素芬感到一道道兴奋、灼热的热流传遍身体的每一处角落,她嫩白光腻的上泛起了浅浅的淡红色。
  “嗯……啊……哼……哦……”
  白素芬的小嘴中发出了愉悦的呻吟,终于,龙翼的双手攀到了玉女峰顶,他捉住白素芬可爱的,轻捋慢捏地揉搓着,小巧的已经涨成了深红色,龙翼含住她左边,轻轻地用牙尖咬着,舌头则绕着打转,一股股的热流冲击着她,白素芬不禁微微张开红红的樱桃小嘴,鲜嫩的香舌轻轻舔着唇角。
  龙翼抬起她俏巧的下巴,凝视着她,眼中充满了热情的火焰,白素芬给瞧得心慌意乱,粉面飞红,龙翼缓缓凑近,他的鼻子几乎贴上了白素芬小巧的琼鼻,白素芬感觉到对方强烈的男性气息,心神恍惚给迷惑了,他的嘴唇以极缓慢的速度,向她的樱唇移近,白素芬避无可避,稍一迟疑,香唇已被封住。
  龙翼吻得更加热烈了,白素芬给吻得意乱情迷,鼻息更加凌乱了,龙翼的舌头巧妙温柔地撬开她的玉齿,白素芬嘤咛一声,檀口半开,已被他的舌头乘虚而入,吸吮着她的香舌,白素芬樱口失守,更是不胜娇羞,但又被这种新鲜的感震撼得不知如何反应,只得任由他继续轻薄。
  龙翼熟练地吸吮着她的香舌,吸取她的香津,白素芬被他吻得透不过气来,琼鼻发出一连串的娇哼,龙翼的右手在她的大腿上抚弄着,乘着她意乱情迷之际,褪去了她剩于的衣物。白素芬整个娇美的,赤裸裸的完全呈现在他眼前,全身的肌肤雪白,晶莹剔透,散发着纯洁的光彩,微微隆起的,稀疏但排列有致的柔顺的守在双股上。
  “嗯……不要这样看人家嘛……羞死人了……”
  白素芬娇羞万状,羞红的颜色一直蔓延到耳根,她见到龙翼贪婪而充满欲火的炽热眼光,连忙交叠起修长而结实的美腿,双手也交错遮掩住胸前两点嫣红,她已经春情动了,有渴望初试云雨的欲念,心中的熊熊欲火愈烧愈旺。
  龙翼抓住她的足踝,分开她修长白皙的玉腿,托起她小巧结实的香臀,让美丽的升到眼前,只见微微卷曲的上沾满了如露珠般的花蜜,蜜液自涓涓的从花瓣中渗出,散发出特有的幽香。龙翼向花瓣埋首下去,吸吮着甘美的蜜液,舔着嫩红色的美丽花瓣,他灵活的舌头舔舐着她的,舌尖轻刮着那道,慢慢地向里面挺进着。
  “啊……不要……那里脏……”
  白素芬双手用力的按着龙翼的头,似想推开他,但又不停的挺直细腰,将向他的嘴巴贴近,等到他的舌头闯进她的时,她已经来了两次,早已神智迷糊了。龙翼把她轻轻地放下,手指缓缓的了她的,只觉洞内不但狭窄,深入秘的手指更是紧紧的被温暖湿滑的缠绕,他的手指逐分逐分的,在白素芬的婉转娇啼中,终于进入了一节指头,龙翼感到尾指被紧紧的箍着,她的太小太窄了。
  “嗯……痛……”
  龙翼慢慢的扭转研磨着,让白素芬慢慢习惯适应起来,接着,他悄悄的了另一只手指。由于有了足够的花蜜润滑,她很便适应了,饱满的红润,被两根手指撑得满满的,花蜜不停地从中渗出,流满了龙翼的手掌,在他手指温柔的抽动下,白素芬感迭生,她开始高声的呻吟来宣泄心中澎湃的感。
  “嗯……感觉好舒服……哥……”
  慢慢的龙翼的第三根手指也加入了,细小的已给撑成了一个圆圆的小孔,如潮般的涌出,流满了一地,龙翼暗想:“水可真多。”
  龙翼抽出手指,将宝贝抵在口,窝在溢满着的洞口,微微启开两片美丽的,他轻轻地挪动腰部,在不知不觉中,整个竟然塞进了白素芬的小中,由于滋润得相当够,她也不觉得疼痛,龙翼用粗大来回的摩擦她敏感的,白素芬一点也不感到疼痛,她微微仰起头,乐地喘息着:“哼……嗯……”
  龙翼又向前推进了一截,白素芬感到一点点被撑开的感觉,一种特异的感觉让她微微皱起了清秀的眉毛,他在这一截的空间内开始缓进缓出,不一会儿,宝贝竟已经基本插进了她的中,她只觉得饱饱涨涨的,一点都不痛苦,龙翼又用心研磨了一会,以便把她的完全撑开,白素芬忍不住要抛弃一切的羞涩和矜持来央求他满足自己。
  “痛吗?”
  龙翼温柔的问着。
  “不……哥……你尽管来吧……妹妹不怕……”
  于是龙翼不再迟疑,令她心神悸动的开始了,他猛烈地进出着她那被唤醒的,随着他一波一波的攻击,她很就攀上了极乐的,蜜汁如山洪爆发一样地涌出来。
  “啊……好舒服……一点……哥……啊……好美……妹妹……上天堂了……啊……”
  龙翼拥着白素芬娇柔无力的玉体,双手在她腻滑的玉背上、香臀上四下游走,白素芬清纯的俏脸上带着欢爱过后的的满足,嘴角挂满了甜美的笑意,在阵阵和风的吹拂下,龙翼鼻内全是白素芬那醉人的体香。
  “还要么?”
  龙翼温柔的一边抚摸她,一边问道,刚才她实在是太了,以至于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尝其中的乐,就已经达到了,所以龙翼很体贴的问她是否还要。
  “嗯……刚才太了……哥……我还要……”
  白素芬虽然羞红着脸,但却还是勇敢的说出了心中的渴望。
  白素芬的呼吸慢慢由急促变为平缓,龙翼把她的身子侧过来,把她一条修长白腻的玉腿架在肩上,宝贝一挺,又一次闯进了白素芬的玉体内,由于这种方式能更深地进入她的体内,刚开始,白素芬秀眉紧蹙、娇躯轻颤,小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慢慢地她温婉地回应起来。
  “嗯……这样就好……对……哥……再来……嗯……好舒服……哥……你真好……妹妹爱死你了……”
  白素芬抛弃了心中的羞耻,顾不得旁边还有数个少女在旁观,吐露了心中的爱意,更是频频送上香吻,经过刚才的体会,龙翼知道白素芬不爱式的,而喜欢微丝细雨一样的温柔,于是他怜惜的缓缓抽动,慢慢的轻轻,白素芬内的缓缓的蠕动,一层层的褶皱温柔地按摩着不断进出的大。
  “嗯……我太乐了……哥……我还要……”
  好半天,龙翼盘腿坐在地上,扶着白素芬蹲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他扶着她柔弱无骨的细腰,引导她的娇躯微微的上下耸动,她在他耳边吹气如兰,连绵不绝的轻轻喘叫,给予龙翼极大的享受。
  “啊……这种姿势……更舒服……啊……好爽……啊……哥……你真会玩……我们姐妹都是你的人了……我们只让你……一人玩……哥……我要你经常陪我们玩……好不好……我们爱死你了……哥……你也会喜欢……我们吗……”
  白素芬呻吟道。
  “芬妹妹……哥哥……当然……喜欢你们……而且……哥哥……还要……娶……你们……等武林……平静了……我们……就……找个……世外桃源……一起…………乐乐……的……生活……到……那时候……哥哥……天天……陪……你们……玩……好……不……好……”
  龙翼一边一边说着。
  “哥……你是说真的……”
  “弟弟,你不是在骗姐姐吧?”
  旁观的少女纷纷问道。
  “我龙翼说到做到,各位姐姐妹妹,我一定会好好待你们一生的。”
  龙翼满脸严肃的说道,众女几乎喜极而泣,说不出话来,白素芬更是感激的送上香吻,激情的吻着龙翼,好半晌才移开。
  白素芬把头枕靠在龙翼的肩膊上,微微的喘着气,他吻着白素芬芬芳的秀发、雪白的玉颈,双手托着她柔软的香臀,不不慢的轻轻着,白素芬那暖暖的、软软的的令他感到说不出的舒服,顺着宝贝淌到他的大腿上,身下床单全都湿了。
  “啊……哥……我不行了……嗯……哼……太活了……”
  慢慢的,白素芬白嫩的香肩耸动起来,龙翼知她的来了,再用力的抽了几下,上传来一浪一浪的灼热的热流,内开始了一波一波的剧烈抽搐,紧窄香软的开始剧烈收缩,把整条宝贝紧紧的箍着,龙翼一开,直入。
  “啊……哥……”
  白素芬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
  “哥……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白素芬并没有立即离开龙翼,仍然拥着他。
  龙翼连闯四关,并没有感觉到疲惫,他听白素芬如此问,知道她是担心自己,温柔一笑道:“我很好啊,一点也不感觉到累。”
  “这个不是逞能的时候,翼弟弟,你先休息一下,将这人参汤喝了。”
  突然一个俏丽的少妇端着一碗人参汤进来了。
  “是嫂嫂萧碧凤。”
  白素芬忙介绍道。
  “碧凤姐,多谢你了。”
  龙翼突然惊觉到自己浑身光溜溜的和白素芬仍搂在一起,不由闹了个大红脸。
  萧碧凤虽然也红着脸,但毕竟是过来人,「噗哧」一声笑了:“弟弟,现在才想起害羞不是太迟了,几位婶婶和阿姨担心你身子撑不住,所以让我送来这参汤,她们担心你逞能,不过我看她们是杞人忧天了。”
  说着瞟了一眼龙翼双腿之间仍然杀气腾腾的大宝贝,心中也是大为惊异。首先是大号的宝贝,其次是他已经连闯四关,居然仍是这般坚挺的景象,普通的人,最多也就能连续来个三次,就已经是垂头丧气,不能再战,想不到龙翼居然这么勇,心头火热,不敢再多看,赶紧将参汤递了过去,龙翼正要去接,不想旁边伸出一只手,将参汤接了过去。
  白素华接过了参汤,她对呆立一旁的白紫凤等四女道:“就由你们喂弟弟喝好了。”
  白紫凤、白秀环、白秀琼、白丹凤四个丫头一呆,白秀琼道:“没有汤匙,怎么喂?”
  “傻丫头,难道这还要我教么?”
  白素华笑斥道,看四女仍是一片茫然,冲她们呶呶嘴,这一下四女全都明白了,都红了脸。
  白紫凤先小呷了一口汤,来到龙翼面前,龙翼自然会意,轻轻搂过,头一低就吻了下去,白紫凤初尝此滋味,心一慌,嘴一张,自己到喝了一多半,陡然惊觉,忙将剩余的小部分送到了龙翼的嘴里,龙翼只觉满嘴是香,又意犹未尽的吻了她一会,才将满脸通红的白紫凤放开。
  跟着是白秀环、白秀琼,最后是白丹凤这个小丫头,第一次的情形都差不多,都是又惊又慌,参汤龙翼倒没喝到多少,少女的香唾倒是没少吃,第二次的情形就好多了,也都自然了许多,参汤已经不剩多少了,白紫凤最后呷了一口,送到龙翼的嘴里,龙翼这次可没放开她,他慢慢地把白紫凤轻轻抱起,坐在他的大腿上,轻轻抚弄着她的背,而白紫凤的秀发轻柔地垂了下来……
  白紫凤的香舌又嫩又香甜,尖尖地舌头在龙翼嘴里有韵律地滚动着,她用舌头翻弄着,当龙翼将舌儿伸入她口内后,便立刻吸吮起来,使得白紫凤全身颤动了起来,白紫凤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她狂吻着龙翼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白紫凤的粉脸更是红透了,她轻微抖着、颤着,诗样的呓语断断续续……
  青春的火花,由舌尖传遍了全身,身体上每个细胞都活跃着抚弄着,而且兴奋不已,龙翼及白紫凤开始冲动了,他们仍在深深地接吻着、抚摸着,突然间,白紫凤离开了他,以两道火红的秀眼看着龙翼,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似的……
  龙翼也善解人意地为白紫凤脱下了她的罗衫,抱到床上去,白紫凤平卧著,呼吸急促而猛烈,使那对白白嫩嫩的一起一伏地颤动,她半闭着眼睛,轻声呻吟着,龙翼抚摸着白紫凤的秀发、桃红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性丰满的、修长洁白的玉腿,最后那丰满肥高白嫩凸起充满神秘地地方。
  白紫凤的现在好似两个饱满的双岭,圆圆的而富有弹性,她的已呈粉红色了,当龙翼含在口中吸吮时,那在他口中跳跃个不停,真是逗人喜欢,尤其那块桃源地,真是神秘,还似朴玉雕成一样,整个一块真像是一块未曾雕刻过的美玉一般,那密密的黑得发亮,与那洁白的肌肤真是黑白分明,可爱极了,令龙翼看得垂涎三尺。皮肤细细而柔软,上一片雪白细嫩的凸出,还有那道细细的小溪,已流出的中,更是引人入胜。
  龙翼开始用手指轻轻地将拨开,靠近的已经涨得很肥满了,而且还微微跳动着,那的沾满它的周旁,实在迷人可爱,呈现在龙翼眼前是白紫凤那迷人的了,那实在是世界上最精雅的艺术杰作,而且这个早已令龙翼想往的神秘之地,已为所泛滥,且散发出那诱人的香味,刺激着小虎的饥渴。
  龙翼被眼前美景着迷了,白紫凤的裸体是美的化身,他满足的平卧在白紫凤的身边,忍不住下面那宝贝的饥渴,于是右手握起白紫凤那纤纤玉手,引到自己的来,白紫凤当那纤手一碰上那又粗又壮大的宝贝,呼吸立即困难了起来。白紫凤的细手先轻轻地抚摸着他的,一遍又一遍,此刻用充满了春意的眼神斜看着龙翼,渐渐地,她的下手又一次地向下触动着丛密的,她轻轻的捏弄着它,慢慢地用手指抚弄着那大宝贝的……
  白紫凤轻轻地摸玩不已,最后她更是紧紧地握住了它,上下套玩着不停,那由白紫凤手中传来的震憾力,使得龙翼的大宝贝受了刺激,更是坚硬更加膨胀,于是龙翼趁机的抚摸着白紫凤的,又摸到她的、、再到那挺高的,那白嫩嫩的肉实在太可爱了,当白紫凤玩够了龙翼那大宝贝时,这时龙翼用手指轻轻地抚弄着她的,害的白紫凤抖动不已,于是龙翼再稍微翻个身,右手伸出慢慢抚弄着白紫凤那坚硬的。
  “啊……唉唷……哥……你……你…………别吻了……啊……我……实在……受……受不了……唔……啊……哥……我……我下面……不知……怎么……好……好痒喔……”
  听了白紫凤的央求声,更把龙翼刺激得欲火猛涨不已,于是他反而变本加利的换个姿势,在白紫凤的及大上下吸吮搓弄个不停。
  “哥……哥……别……别吸吮了………………停止……唔……我……我受不了……”
  白紫凤一面叫个不停,一面又将连连上抬,那圆而白嫩的臀部又是颤动个不停。
  “啊……哼……哼……我的那……那个地方……好……好痒喔……哎唷……哥哥……还是……不……不要吻……啊…………停下来嘛……哼……哼……不……不要嘛……”
  白紫凤已被刺激得无法自我控制了,于是龙翼轻轻地翻起身来,先用手将白紫凤的两腿分了开来,使她那窄小的能宽松一些,以便庞然大物的能她的去。
  龙翼跪在白紫凤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握着那粗大的庞然大物,另一只手分开她那口,使那隐然在望,终于,龙翼把套了上去,把身体伏下,两只手支住在床上,一面用嘴来吻住白紫凤,她的散发着无比的热力,通过了庞然大物更是剧烈的跳跃不停。
  龙翼猛力一挺,插得白紫凤痛叫了起来:“哥……慢……慢点……痛……痛啊……我……忍受……不了……唔……哼……哼……”
  当龙翼在向下插时,白紫凤只觉得的细肉破裂了,那的痛楚,像针刺着她,周身颤抖不停,这种刺痛,白紫凤想该是破裂了,觉得有黏黏的东西流了出来,沿着流到床上。
  “哥……慢……慢些……里面……好……好痛啊……哎唷……哼……妹……妹受不了……哥……轻……轻点……”
  白紫凤叫道。
  龙翼安慰道:“妹妹……你放心……我……插慢点……就是了……等一下……就会好了……而且……你还有……慢慢舒服……哥……绝不骗你……”
  说完,见白紫凤那副娇滴滴的模样,心中更加怜爱,于是把嘴凑上去深深的一吻,像是对白紫凤的回报,那更是兴奋,感激的综合。
  过了没多久,白紫凤的慢慢有了反应,她只觉得深处渐渐地了起来,说不出的难受,那似乎是性的燃烧,于是白紫凤情不由己的扭动她的娇躯,使她里头的颈能去碰撞龙翼的,同时娇喘道:“哥……里……里头……开始……痒……了起来……我……我……好难受喔……哼……哼………………给我……止止痒呀……哼……哼……”
  龙翼深知白紫凤已深受性的燃烧,于是在白紫凤的娇声一毕,立即用力一顶,一根粗壮的宝贝冲了过去,直抵深处了,白紫凤更是娇躯一颤,呻吟道:“嗯……哎呦……哥……美……美极了……但……还是有……有些痛……哦……哎唷……妹妹……上天了……哼……我……那……没有一处……不是……舒服万分……哥……你抽……插得我……我好美哦……哎唷……哼……我……我……哼……哼……哼……”
  白紫凤的突然一阵收缩,肉不断吸吮着小虎的,龙翼忍不住全身抖索了几下,大一阵跳跃,卜卜卜射出大量的,直射得白紫凤的有如那久旱的田地,骤逢一阵雨水的滋润,里被热精一淋,口突然痉挛收缩,一股也狂泄而出。
  白紫凤抱着龙翼躺了一会,才勉力爬起,看了看室内的情形,发现萧碧凤已经离去,而仅剩的三女白秀环、白秀琼、白丹凤,则个个满脸通红,似乎都忍不住了,眼睛一转,心中已经有了计较。白紫凤格格一笑,娇躯站起,把白秀环推到龙翼怀里,龙翼正欲火如焚,遍体酥痒,见白秀环娇小可爱,立即把她紧紧捉住,并把手摸到她的腿,白秀环粉面徒地通红。
  龙翼的手钻入白秀环的亵裤里,摸到凝肤滑润润,热烘烘,再向大腿的尽处摸去,更是软绵绵,湿淋淋,于是把她浑身衣物尽剥,脱个精赤溜光,白秀环好像苹果似的脸蛋,已涨得如似蒸熟的虾蟹,她只有粉颈低垂,任凭小虎摆布。
  白秀环长着一身又白又嫩的肌肤,酥胸上的高高挺起,雪白的粉臀,丰满而圆滑,龙翼一手摸到白秀环的柔腰,紧握着她隆起的,一手拨开她的玉腿,抚摸她的,白秀环被逗得遍体酥麻,樱桃小嘴里阵阵娇喘不已,柳眉紧皱,星眸冶荡,似乎痛苦之中,又带着乐的神色。
  在龙翼玩弄白秀环的时候,白紫凤在白丹凤和白秀琼的耳边轻语几句,只见她俩粉脸俱红,微微点了下头,慢慢地把衣衫裙裤,脱得一丝不挂,白紫凤把白秀琼和白丹凤一推,二人亦到龙翼身边来了,龙翼看着三个光洁溜溜的小娇娃,真是各有风情。
  白秀琼身材丰满,骨肉停匀,肌肤美艳润泽,发育完全的结实饱满,特别大,色泽粉红诱人,腰肢柔软,肥嫩,细柔卷曲的贴在耻丘上,显得十分整洁,白秀环修长苗条,姿色秀美,顾盼之间,妩媚动人,肌肤光滑细腻,盈盈一握,红艳的,宛若一颗红樱桃,纤细的腰肢仿佛风中杨柳,圆润,浅黄色的稀疏的排列在两侧,露出里面粉色的肉,白丹凤身形娇小,发育才刚开始,小巧的微微隆起,上缀尖细的,肌肤娇嫩,耻丘上稀稀拉拉长着几跟毛,白嫩光洁的完全裸露着,如一颗水蜜桃般诱人。
  龙翼在三女中间,一会亲吻这个,一会亲吻那个,两手揉奶摸,逗得三女欲火燃烧,扭腰摆臀,呻吟不断,直流,白秀环第一个忍不住了,她仰天躺着,叉开修长笔直的玉腿,露出迷人的销魂洞,只见晶莹的蜜汁泉水般涌出:“哥……妹妹的……好痒……好难受啊……哼……哥哥想办法……给妹妹止止痒吧……”
  龙翼跪在白秀环的两腿中间,深吸一口气,控制住宝贝,腰一挺,突破了,白秀环感到一阵疼痛,不由紧皱双眉,毕竟她是初次。
  “很痛么?”
  龙翼是怜香惜玉,很体贴的问道。
  “有点痛,让我稍微适应一会。”
  白秀环的模样实在是惹人怜爱,龙翼将宝贝,一边用手轻扣,不久,白秀环觉得痛楚消失,一股从未有过的酸痒从里传来,她不自觉的扭动,让摩擦宝贝。
  “哥……不太痛了……你动动看……”
  龙翼见白秀环开始荡,便起来,一口气连干了几十下,干得白秀环全身酥麻,魂儿飘荡,耸动,香汗淋漓,龙翼将宝贝放大,加速度,白秀环半闭媚眼,手臂缠住他,挺腰抛臀,混合著红潺潺流出,口中:“哦……哥哥呀……你真好…………你插得妹妹……舒服死了……噢……你的……宝贝……真是宝贝……哼……插得妹妹……爽死了……哦……妹妹的…………好美……插到……了…………”
  龙翼加大力度,狂抽,一下比一下深入,直,白秀环还是初次,如何经得起龙翼这般奸插,已是娇喘嘘嘘,狂流,她紧紧搂住龙翼,激烈的颠动,口中不住的发出荡的喊声:“啊……哥……再用力点……对……再来……啊……好舒服……嗯……哥……你真会玩……妹妹受不了……啊……不行了……”
  “啊……哥……来了……”
  白秀环在龙翼的疯狂进攻下,全身颤抖着,泄出了的,龙翼也是适时的大开,一股浓浓的射进白秀环的体内,两人同时达到。
  龙翼吻了一下白秀环,拔出仍然涨大的宝贝,见上面还有一缕缕的血丝,龙翼见白秀琼的,密密的上,已溅出了,看到这里,就牵了白秀琼走向床沿,白秀琼低垂了粉颈,照着龙翼的意思,拨开了玉腿,仰卧在床沿,龙翼见白秀琼的胯腿间乌黑,嫩肤白晰,用手指把她乌油油的拨开,只见里面粉红鲜艳的,湿淋淋的,从里流出来,已沾满胯腿间。
  龙翼叫白丹凤和白秀环分别扶着白秀琼的双腿,自己的双手剥开了白秀琼的,白紫凤则扶着龙翼挺起的对准了口,小虎缓缓挤入,白秀琼娇吟一声,偌大的已没入她那毛茸茸的。龙翼继续挺进,终于突破了白秀琼的,把宝贝整条白秀琼的体内,在龙翼突破的一霎那,白秀琼不由自主的娇哼了一声,白丹凤虽未尝过男人味道,却也看得春心荡漾,粉脸赤红。
  龙翼挺起宝贝,顺着口沿的滑润润,尽根塞进,塞得白秀琼窄窄的里,一阵奇痛、奇痒、酥麻不已,白秀琼把玉股摆晃,娇声呻叫道:“哥……有些痛……你慢一点塞进来……我的要被你涨破了……哎哟……受不了啦……”
  白秀琼感到塞进一根粗硬的宝贝,里两边的肉膜,就像刀子割般的疼痛,可是触上,又是一阵阵的酥麻,使得白秀琼“嗯哼”娇啼着。
  龙翼自然体贴的对她又摸又吻,看她眉头渐渐舒展,知道她已经度过难关,白秀琼则感觉由剧痛成酸麻,由酸麻变奇痒,这时玉臂伸出,把龙翼的臀部捧住,樱嘴婉啼地哼道:“哥哥,妹妹不痛了,你尽管吧。”
  白秀琼此时已泛滥,难忍,宝贝也不觉得痛了,立即扭动腰肢,迎合著龙翼的。
  “啊……插得好……用力……好哥哥……插得妹妹…………哦……妹妹的……好舒服……哦……再用力些……”
  不一会儿,白秀琼已经舒爽的起来。
  “秀琼妹妹……你真……哦……你的夹得我……真舒服……”
  龙翼放开宝贝,尽情,凶猛地冲击白秀琼的。
  “……哥哥……你……妹妹的……肚子了……哦……哼……干啊……干烂妹妹的……吧……啊啊……我……插到我的了…………妹妹不行了……妹妹飞上天了……啊……”
  白秀琼原来分开的玉腿,顿时紧紧夹住龙翼,嘴里含糊不清地叫道,全身抽搐着,达到了,龙翼自然也是放出,让她体会到最高乐趣。
  白丹凤眼看着龙翼的宝贝,在白秀琼的里速的进进出出,每次都带出大量的,沿着股沟往下流到地上,只觉得内越来越,越来越痒,她实在难以忍受。龙翼转眼看到,一手把白丹凤的柔腰也揽了过来,把手伸进她的腿一摸,笑着说道:“丹凤妹妹,你的水可真多。”
  白丹凤玉腿一夹,把龙翼的手夹进暖烘烘,滑溜溜的,羞答答的说不出话来,龙翼的手指在白丹凤二腿夹紧的里,钻了钻,已塞进她窄狭的里,白丹凤眉儿一皱,轻声说道:“哥,轻一点,妹妹下面痛得很。”
  龙翼见白丹凤耻部稀疏,嫩白至极,大上,寸毛不长,他禁不住的抚摸、狂吻,雨落似的落在白丹凤腿,白丹凤玉股摆动,婉声娇啼不已,龙翼的手指剥开白丹凤的大,只见里面一条鲜红的儿。
  龙翼拖下一枕头,垫在白丹凤的玉股下面,拨开她的玉腿,把头藏进她,伸出舌尖,往他里面直舔进去,白丹凤忽然感到一阵酸麻从冲起,撩得混身奇痒,宛若虫蚁在身上爬行,柔腰玉股一阵晃摆,樱唇里“嗯哦”的婉啼着。
  “哥……那里脏啊……好痒……”
  龙翼的手指把白丹凤剥得更大些,舌尖猛朝里钻进去,激动得白丹凤娇喘娇啼,像山泉般的涌出来。白丹凤经龙翼在她舔吻后,已是淋漓,顿时翘起她的玉腿,架在龙翼双肩上,龙翼手握着挺起的宝贝,在白丹凤的肉膜慢慢擦磨,白丹凤玉股晃摆,一阵娇喘,软绵绵的说道:“哥哥,别磨了,妹妹里面痒得难受哩。”
  龙翼经白丹凤此说后,就用手指剥开大,把挺起的宝贝往插,宝贝一寸寸的没入少女的花瓣,白丹凤只感到一阵撕裂的巨痛,玉股急颤,求饶似的说道:“哥哥,你轻一点儿,妹妹下面痛死啦。”
  龙翼一看白丹凤的边,果有丝丝红血渗将出来,只好停止一下,就用手抚搓她酥胸的一对,一边摆动臀部,把宝贝慢慢塞进。白丹凤被龙翼一搓一捏,的又搀搀的流下来,龙翼大臀一挺,“滋”的一声,粗硬的宝贝,已尽根塞进里,慌得白丹凤娇躯抖颤,玉股急摆,细腻嫩白的肌肤上香汗殷殷的流出来,婉声娇啼说道:“哥哥,慢一点,妹妹下面痛得利害,受不了啦。”
  龙翼一面轻轻,一面在她雪肤上抚摸,怜爱万分地说道:“丹凤妹妹,女子第一次都会痛的,你忍着点,等一下就不会痛的了。”
  说着将庞然大物略缩小些,缓缓抽动。
  龙翼时时慢,宝贝在白丹凤里,滑进滑出的,不一会儿,果然白丹凤哀啼的呻叫,变了娇喘的声音,龙翼轻拍着白丹凤的玉臀,说道:“妹妹,你现在感到怎么样,还痛吗?”
  白丹凤粉脸赤红,娇柔无力的说道:“哥,妹妹不太痛了,只是里面痒得难受,你尽管插去吧。”
  白丹凤的内不断流出,只一小会,就不觉得痛了,她扭动细腰,颠着小,使劲夹着宝贝,龙翼一时兴起,拦腰将她抱起,在屋内走动,舌头轻咬着小小的,手扶玉臀上下摆动,宝贝随着脚步在玉洞内有节奏的进出,白丹凤的双腿盘在龙翼的腰上,玉臂紧搂着他的脖子,口中:“哎哟……哥哥……我……用力……妹的花蕊……对……对…………好舒服……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哥……啊……真美死我了……啊……”
  白丹凤扭腰送臀,声连连,乳波臀浪,此起彼伏。
  “哎呀……哥……嗯……哦……好……我完了……”
  白丹凤到底年幼,忍受不了如此猛,在庞然大物的下,已经是强弩之末,突然一阵的酸麻奇痒,从冒起来,她娇喘连连,含语不清的娇啼,龙翼知她要出来,双手紧紧的白丹凤腿臀摇晃,挺起宝贝的,猛朝白丹凤底层的直直的顶进,龙翼骤然感到上一阵滚烫,口一收一缩,白丹凤的玉腿紧紧把自己挟住,她婉啼娇嘌,像热流似的从里涌出来。
  龙翼猛的一颤,宝贝也猛的一挺,上一阵奇特的感,抖了几下,腰背一酸,心头一痒,一股热烫的甘露,强有力的灌入白丹凤的花蕊,白丹凤抱紧龙翼,粉臀上挺,承受了他喷射出的杨枝甘露,给予她无比的感。
  “啊……哥……痛死……妹妹……了……”
  一场激烈的肉搏战,历经数次冲锋陷阵,终于接束了,白丹凤初尝巫山云雨,已是疲累不堪,颓然躺在龙翼的怀里,只知道紧紧搂住他,像是生怕他离开一样,龙翼也是爱怜的搂住她,温柔的亲吻和抚摸着她,白丹凤竟然沉沉睡去……

Snap Time:2018-10-17 15:50:45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