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一百三十八章逼良为妃


  “嘿嘿,不会屈服?你装的吧!人前端庄,可是背地里是多么的荡……”
  龙翼笑道。《藏家,最好的》
  “哼,你休想这样说我就会屈服!”
  聪明绝顶的曲柔在危险时刻仍然极其镇静,“你想怎样就直说。”
  “怎么样,当然是上你了,既然你不从朕,朕当然只好用强了。”
  龙翼笑道。
  “你对自己似乎很有信心啊!”
  曲柔这个时候异常的冷静,绝美的刑部尚书夫人犹如一枝含苞待放的红色康乃馨一般性感动人。
  “不用客气了,朕最大本事就是对付女人有一手,朕劝你还是乖乖地把衣服脱光吧,反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龙翼说道。
  曲柔厉声的:“哼,难道这就是作为天子的样子吗?”
  龙翼迷着眼笑道:“朕不得不说你真是很聪明,只不过你说再说也不会改变一个事实。”
  说着,把裤子脱下。
  曲柔看了看龙翼红黑丑陋的巨龙和散这一抖一抖的红亮大,心砰砰乱跳,努力压制着内心的紧张情绪,抿嘴一笑道:“依臣妾看来,皇上相信你对今天的计划预谋已久了吧。”
  “有本事你就上来。”
  曲柔终于怒了。
  龙翼笑着向曲柔扑去,曲柔竟然会凌波微步,刚才还看似风平浪静的对白,一下就风云突变,她知道今天如果不能制服这个色狼皇帝,自己也难逃被的命运,所以一上来就用上全力,但是她哪里会是龙翼的对手,他也不着急露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只是慢慢耍着美女。
  龙翼边打斗边视着曲柔,见她一张极其美丽的脸,弯弯的柳叶眉下是秋波一样澄清的眼睛,细细的鼻梁又挺又直,樱桃小口微微噘着,白中透红的皮肤润腻无比,吹弹得破,一头乌黑的青丝因为打斗和奔波已经散开,随风飘扬,多么美丽的美女啊。
  又几回合下来,曲柔已香汗淋漓,体力渐渐不支,更显得曲柔的妩媚,她面似桃花含容,体如白雪团成,眼模秋波黛眉清,十指尖尖春笋,玉足窄窄瓣儿轻,行动丰韵。龙翼色性大起,以一手“擒拿手”企图抓住她,好个曲柔,只见她腾挪闪让,伸拳踢腿跨步,与龙翼又斗了几个回合,怎奈是女儿家,手脚渐趋无力。
  “怎么办,这样下去我终会被他奸污的。”
  曲柔开始紧张起来。
  龙翼见状,不由愈来愈捷,企图擒住曲柔,曲柔虽然力拒龙翼,但终因力乏,突然龙翼手指点向曲柔波涛汹涌的,曲柔又羞又惊,急用双手去抵挡,哪知龙翼这手是虚,曲柔已经露出破绽,龙翼伸手扯下了她的腰带,曲柔大惊,为了避免衣裙下落,她赶忙用左手去扶裙子,连使五、六种身法,均无法突破龙翼拦阻。
  曲柔争胜之心陡起,下手不再容情,只见拳如飞凤,迅捷灵动,又似飞瀑流泉,气势磅礴,轻灵处宛如天际白云,稳重时又像巍巍泰山,龙翼未料曲柔武功竟然精妙如斯,专心拆招,耍着美女,一会往她脸蛋上摸去,一会往她手臂捏去;一会儿探向她的胸、腿、下腹等敏感部位,尽管次次没碰到,但令曲柔难以招架。
  曲柔不禁心中骇然,胆气越怯,此时龙翼手掌直探曲柔胸前,她大吃一惊,慌忙去抓他的手臂,龙翼手臂一伸一缩,化作“软玉温香抱满怀”只听“啊”的一声,曲柔已跌入龙翼怀中怀中。
  房中只留下龙翼与曲柔一对孤男寡女,聪明的曲柔立即想到了龙翼接下去,肯定会用的手段玷污她,龙翼见制服了曲柔,拦腰抱着道:“天赐良机,夫人,朕今天要定你了。”
  曲柔挣扎几下,不禁粉脸赫然,但为了的面子不敢高叫,任那龙翼箍的如铁桶一般,慌乱之下她已无章法,抡起粉拳便擂鼓似的击打龙翼赤裸的胸膛:“放……放开我……不要……”
  此时龙翼怀抱这样一个如此美丽的绝色美女,胸中压抑已久的奸欲一下就蒸腾起来,而曲柔那柔美嫩细,从没被任何男人碰过的被龙翼无比粗壮的龙棒顶磨这,一颗芳心顿时象有个小簏乱撞一样怦怦乱跳起来。
  这时,龙翼猛然从曲柔身后抱住曲柔,一个旋身,将她推顶到门旁铜镜子上,让美女的双手支撑在镜子上。
  “你要干什么?不要!”
  曲柔斥责道,龙翼用左手死死恩住美女的玉背将曲柔抵在镜子上,右手则在她声音尚未落下之时已将她的衣裙掀起,露出了里面的粉色!
  “不要这样?”
  说着曲柔腾出右手刚想背到后面去拉下裙子,龙翼的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紧她的白色三角裤,说时迟那时,电光火石之间,短裤已被拉到了脚踝。
  “我要喊人了,我是邢部尚书夫人,你不能乱来的!”
  曲柔粉脸涨的通红,焦急地叫着。龙翼才不怕呢!量曲柔不敢喊!
  “不怕被人看见被,你就喊,最好你把所有的人也喊来。”
  龙翼恶声说道。
  “不要,求你不要……”
  曲柔已是羞辱万分了,但求救声明显小了许多,一名贤淑忠贞的夫人,竟然要在一个色魔皇帝面前被拔光衣服,曲柔实在不敢想象,不停的低声哀求,但一切都没有用,龙翼迅极弯下腰,左手抱住她的右腿往上轻轻一提,曲柔的脚就离开了地面,右手则抓紧粉色三角裤将它从右脚踝上拉下。
  “不好意思,只好帮帮你了。”
  龙翼无耻地说道,他一眼就盯在曲柔两座白皙浑圆而又松软幼滑的和中间幽暗的深谷上。
  曲柔又羞又怕,双腿赶紧夹起,可是镜子却清晰的反映着她雪白大腿间圆隆的之丘和上面黑色的树林,那是多么完美的啊!紧接着,龙翼双手分别抓住双腿,用力往两边一分,他的双腿也迅跟进,分别顶住了曲柔的双腿。
  龙翼左手褪下了曲柔的粉红并向她的起猛裂攻击,粗糙的指肚摩擦,指甲轻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被拉起,揉捏,拼命想扭动腰身也无法逃离,粗大的手指挤入柔若无骨的的窄处,突然偷袭翘立的蓓蕾,终于摸到曲柔的,真是爽啊!
  曲柔的玉洞真是无比舒爽,而能强行抚弄此女的更是让人感到刺激,对着镜子,雪白丰满的侗体在龙翼的眼前展露无遗,天生丽姿的容貌,微翘的朱唇含着一股媚态,眉毛乌黑细长,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那湿润润水汪汪的瞳孔,眼神里面含着一团烈火,真是勾人心魂。
  胸前一双非常嫩白饱满,显得那么高挺耸拔,半透明的白色肚兜内峰顶上挺立着两粒钒红艳丽似草梅般大小的,随着呼吸一抖一抖的摆动着,使他看得心跳加,平坦的下面,长满了密密的,而且乌黑细长卷曲,雪白的肌肤、红艳粉嫩的、浓黑的,真是红、白、黑三色相映,是那么样的美,是那么样的艳,是那么诱人了。
  龙翼再也无法抗拒眼前这一个娇艳丰满诱人的侗体了,他立刻张开两臂,从背后将曲柔抱住亲吻,并伸手揉着她的,曲柔媚眼半开半闭的呻吟着,龙翼的手开始抚摸她的大腿内侧和丰满的大,再探手到她多毛的,抚摸那浓密细长的,当手指坊到洞日处,已经湿了一大片了,两片小及呈嫣红色、艳丽而迷人。9g-ia
  “啊!”
  曲柔醒了过来,龙翼从背后双手隔着肚兜抓住她丰满突出的双乳,开始用力的揉搓着。
  曲柔挣扎着企图拨开龙翼有力的双手,说道:“请你住手,你敢,知道后果吗!”
  “朕才不管那么多呢,今天了你死也值,值得!”
  怀抱这样一个绝色美女,一想到就要达到自己的目的,龙翼呼吸都急促起来,挺立的巨龙上红黑的不停地在曲柔雪白娇嫩的丰臀上抖动着,耐心寻找口,突然龙翼的顶到一片湿润肥美的细缝,那是他从未有过如此体验的,“终于找到了!”
  “别,别……别进去……饶了我吧!”
  感觉到龙翼丑陋的大龙棒正顶在自己只能容纳一个小手指的玉门口,想到视为生命的贞就要失守于这个贼皇帝,高傲的曲柔也害怕的求饶起来。
  “怕什么,今天朕是要定你了。”
  龙翼荡得意地叫到,边说边用自己天生巨物上的狠命地在曲柔濡润娇嫩的花房洞口来回摩擦,双手更是象揉面一样粗暴地抓揉她无比丰满坚挺柔嫩的,很龙翼就感觉到美女的明显在膨胀,肚兜内的娇嫩变的象小石头一样硬挺,而从未有过男人碰过的被一大片美丽的黑森林保护的曲柔的内,仿佛象在配合洞口龙翼的摩擦一样,正不断流出温热的,把龙翼丑陋的大沁润的十分舒服。
  美艳刑部尚书夫人曲柔虽然貌似不可亵渎,但美女内心对性的是很强烈的,平时洗澡时轻微的手也会让自己连连,此刻在龙翼高的性技下,虽是但的欲火仍然开始慢慢蒸腾起来。
  曲柔那让无数男人倾倒的粉脸涨的通红,一头秀美的香不停的左右飘摆,口里更是不断出“嗯嗯”让人消魂的哼声,龙翼胆子更大了,左手横抱曲柔的双乳不停的揉弄,巨龙仍摩擦这,右手索性翻开曲柔娇嫩的抚摸,并用手指轻轻捏住小豆,上下左右的掀动着。直接的刺激令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感,更是大量涌出。
  “噢……嗯……哦……不要啊……求你……啊。”
  曲柔娇哼连连,龙翼听地血脉喷张,一会儿狠命抓摸着她的肉嫩,一会儿又轻轻抓扯着她浓密的,甚至又放肆的将手伸进她的两腿之间,抓摸曲柔,指尖轻触口揉磨肉嫩娇小的少女使龙翼舒服无比,嘴上的亲吻更加激烈了。
  龙翼惊喜的现曲柔的已经都湿遍了,他叫道:“这么就春情外泻了,你是朕见过的最强的女人,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的。”
  龙翼荡地说到,更用右手中指不断来回抚弄她的,使得美女感到体内瘙痒无比,蜜汁不断地从她粉红色的小缝流出来,他愉无比的大把大把的抓捏着曲柔的,在龙翼强壮身体的摩擦下,再加上他很有技巧的玩弄曲柔的,此时曲柔的反应连连。
  “别……哦……啊……请住手……啊……看……看在我是尚书夫人……的份上……啊……饶了我吧。”
  可是曲柔让人怜惜的叫饶怎能换来龙翼片刻的停止。
  “朕就是要玩你这个刑部尚书夫人才过隐,朕已经看过你洗澡时手的样了,别再装淑女了。”
  龙翼说着右手更加疯狂的在曲柔双腿的紧夹下,用手指分开抚摩洞口早已湿润的,左手一下从背部将她更紧的揽在怀中,头一下就埋在早已被磨蹭的更加高耸挺拔的娇嫩双乳之间,张口就放肆的狂吻美女那迷人的深深。
  曲柔无比迷人的娇躯在男人怀中拼命挣扎着,然而水蛇般的娇躯的扭动更增强了双方肢体的摩擦,龙翼更感到无比的舒畅,疯狂的用嘴玷污着曲柔那珍贵的。
  “不……啊……我求你……我还是……啊……你已经……恩……皇上……不……不要再乱来。”
  刑部尚书夫人无助的求饶着。
  可是曲柔越是求饶越能激龙翼的色欲,“果然是,朕真是太幸福了,童贯这个太监,竟然让你守了六年活寡,来吧,朕等不及了,现在就要你,给你幸福!”
  龙翼说着双手隔着文胸紧握曲柔丰满绝伦的玉奶,腰部用力一挺,巨大的象木塞子一样慢慢钉进非常细窄紧密的玉缝,雪白的粉臀顿时象被分成了两半,阴埠被顶的高高隆起,曲柔那无比鲜美的和龙翼红黑丑陋的大龙棒形成鲜明对比,一娇美一丑陋,好看极了。
  “啊!”
  曲柔惨叫一声,双手艰难地撑在镜子上,支持着自己和龙翼的身体的重量。
  “这个梦寐以求的刑部尚书夫人曲柔,就要是朕的爱妃了。”
  想到这里,龙翼呼吸也沉重起来,双手不禁拦腰抱住曲柔,两只大手从背后绕过伸进肚兜里猛抓猛揉她那又大又坚挺又有弹性的,手指还不停地揉捏两个早已硬得象石头的!
  好舒服啊,从来没有握过如此舒嫩硕大的,巨龙紧顶玉门,就那样插在口里,龙翼的大象小拳头一般插在玉洞口,将玉门分成两半,阴埠高高隆起,好看极了。
  上清楚地感到玉洞已经湿润,还有不断流出,龙翼感到真是十分紧密,玉洞口的象个小手一样紧紧的抓着大龙棒,口象一张小孩的小嘴一样一张一翕吮吸着自己的龙棒杆,差点就让龙翼精水狂泄出来,曲柔的内虽然很紧但十分湿润,热热的十分温暖,好美的呀,真是名器啊!这样的一般男人一插进就会的。
  龙翼赶紧稳定心神,用大在口不停的橇动,准备做最后的。
  “别,别,我求你了!”
  曲柔高叫着,涨红的粉脸仰起绷的紧紧地,从镜子中清楚地看到全身赤裸的龙翼的巨龙正顶着自己的粉臀,一双粗糙布满静脉的大手正紧抓自己丰满绝伦的,而她的脸上还露出无比荡的笑容。
  龙翼手抓,腰部用力,巨龙一点一点的塞入曲柔相当紧小的,大被紧密的死死夹住的感觉真是好极了,忽然感到前面有一层软膜阻挡,龙翼知道那就是曲柔的了。
  此时曲柔已经失去抵抗的力量,只得双手趴在镜子上,高高翘起准备接受巨龙的,玉腿叉开着跪在地上,只能任龙翼亲吻自己的粉颈,抓捏自己丰满的,玉背和龙翼的胸膛紧贴在一起。口里呻吟着:“恩……恩……不!不!”
  龙翼用力想闯入深处,可是这一次却没有得逞,曲柔的比一般女孩子的要坚强的多,曲柔感到内不断出现一阵阵疼痛,清楚地感到龙翼的巨龙正顶着自己的。
  “完了,我就要被这个大色狼皇帝了。”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曲柔连忙用左手撑住镜子,腾出右手向后猛地抓住龙翼的巨龙,扭过头,一双美丽的风眼用令人怜惜的目光看着龙翼,“我求求你……皇上,别……别破我的身子,你的要……要求我都答应你。”
  曲柔做最后的求饶,看着曲柔迷人的脸蛋和闪烁着泪花的目光,龙翼更加暴涨,而美女一手撑着镜子,一手绕到身后抓紧自己巨龙的情形真是刺激,不能再犹豫了,免得夜长梦多,龙翼大叫一声:“不行!”
  他左手搂住曲柔的纤腰,右手抓住,把那早已坚如铁棒的龙棒,在曲柔右手紧握的引导下,对准她那无比珍贵的玉洞的,牙一咬,腰部一用全里力,只听“卟哧!”
  一声,巨龙一半全部!
  感觉到在的下破裂,龙翼那十分粗大长耸的从到曲柔紧握的大龙棒柑处已狠狠了她那娇嫩夹紧的中,直抵那从未被人开采的,巨痛使得曲柔一声惨叫:“啊——”“不,不要。9g-ia.”
  伴随着巨痛,曲柔紧张的不断摇头,长左右飘摆,可是一切都太晚了,她感到一阵剧痛从传来,象撕裂一般,感觉仿佛一个大木桩深深地打入自己的一样。
  疼痛使得曲柔赶紧撤回右手紧紧抵住镜子,粉脸高扬,娇小的玉嘴象鲤鱼呼气一样大张着,拼命咬住自己的一簇长,痛地眼泪一下就并了出来,口中出一深沉闷的哼声,“没想到我竟被这个大色狼皇帝了!”
  龙翼双手抓紧洁白圆润地丰臀,将曲柔的身体拖离镜子,他的身体的挤压使得曲柔向前倾斜,迫使得她只得双手撑在镜子上。“终于得到了这个级美女,要彻底征服她!”
  龙翼扭动腰肢用全力大干起曲柔来,这次他用的“马射箭式”在曲柔紧密的里,大龙棒猛捣,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洞边缘方才推回,而每次则是不到口不停。度极,力量极足,房间里顿时“啾啾”声大作,这次曲柔可吃苦头了!
  的是如此紧合,夹地巨龙服务到极点,随着龙翼的龙棒的大力进出,的反复磨擦的壁,就像小锉子在里面锉着,曲柔身上还穿着象征皇室尊严的宫服,正被一个皇帝着。
  疼痛使得曲柔呻吟声都变了调:“啊啊啊……求求你……皇上……你拿出来啊……我疼死了……求求你了……会被你弄死我的……我求求你了……别这样……啊……求你不要……啊……”
  曲柔一面惨兮兮地呻吟,一边扭动躯体想将龙翼的巨龙从自己的洞中弄出来,曲柔的疼痛正是龙翼蓄谋的,她就是要这个效果,就是要这种的绝妙感觉,这种感觉很是刺激,也更是让龙翼兴奋,让她干曲柔干的起劲!
  见曲柔想把自己的龙棒弄出来,龙翼赶紧死死抓紧她的双腿,并将龙棒更加用力的去杵她的洞。
  龙翼的腹部不断撞击着曲柔向后翅立的浑园粉臀,出“扑、扑”的撞击声,曲柔的非常狭窄,每次时,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龙棒产生电流般的酥麻,温暖柔嫩的壁肉紧裹住龙翼的龙棒,这种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象。
  曲柔面前的镜子里看到,自己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龙棒的向内凹陷,随着龙棒的拨出则又被带翻出来,被一会儿带进一会儿带出,而龙翼的巨龙上明显带有象征自己贞洁的鲜血。
  在进进出出之间,曲柔疼痛难忍。一连串的惨呼随之而来:“救命呀……不行啊……求你饶了我吧……皇上……你胆子太大了……竟……竟敢……啊…………哦……不要再插了……我痛死了……求你了……”
  曲柔的头随着龙翼的摆动着,长也飞舞着,的伞部刮到象肉带一壁,每一次曲柔都出痛苦的哼声:“啊……”
  巨龙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到曲柔的深处,疼痛使得她出于本得尽可能地合拢大腿,但这只能却使她更加痛苦,龙翼抱着曲柔浑圆的大左右摇摆,让巨龙在她的内不断摩擦,更是反复磨着曲柔的口。
  “……”
  曲柔全身颤抖地呻吟着。
  “太妙了,你的小把我的龙棒勒得紧紧的,好爽啊!是朕玩过的女人中最好的,不愧为刑部尚书夫人啊!”
  龙翼充满感的叫喊着,同时更加狠狠地猛烈着,然后,龙翼把手伸到前边抓摸着曲柔的,曲柔的,曲柔的毛。
  “……”
  曲柔尖叫着,身体向前倾斜。“求求你停下吧……啊……好痛……”
  从镜子里看到曲柔疼得变形的脸,听着她求饶,龙翼的巨龙越涨越大,越干越,整个身体都在巨烈地扭动着,边继续干着曲柔的洞,龙翼的右手用力将曲柔的宫服连扯带解弄了开来,又将她的肚兜从曲柔漂亮的上扯下来,然后手用力的搓揉着曲柔的子。
  这时龙翼已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左摸着曲柔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然猛掐曲柔的。在龙翼尽乎变态的蹂躏中曲柔只能出阵阵哀求:“不要了…皇上…臣妾求你饶了我吧……做做好事吧……放过我吧……啊……呜……呜……”
  听着曲柔的呻吟龙翼更加兴奋,龙翼的两手使劲捏住曲柔的,向下用力拉,并用拇指指甲掐着曲柔高高耸起的敏感的,美丽挺拔的在龙翼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形状。
  “不,……不要……啊……呜……呜……”
  面对龙翼的蹂躏,曲柔痛苦地大叫起来:“不行啦……不要……皇上,我受不了啦……求求你!”
  可能是以为恐惧的原因,曲柔的叫声也越来越凄惨,越来越小,最后只有摆动头,出阵阵蒙哼了,龙翼粗壮的手掌继续在揉捏着曲柔那丰满的,不时还用指甲去掐挺拔的,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曲柔眼泪流了下来:“呜……呜……”
  “还是好啊!”
  龙翼高兴的大叫,双手捧住曲柔光滑的臀部,有力向里挺进,巨龙遭遇到了强力的紧缩,龙翼高兴地的吼道:“爽,夫人,你好好享受朕的巨龙吧!你这辈子除了朕之外肯定是不会再尝到这么棒的巨龙了,朕今天会让你尝到前所未有的感!”
  兴奋让龙翼放荡不已,龙翼极其荡的用秽语言侮辱着曲柔,巨龙仍在不知疲倦地着,一次又一次撞击着曲柔的美臀,曲柔的头被紧紧顶在镜子上,双手已撑不住,只得用双肘全力撑在镜子上。巨疼使得曲柔不停叫喊,很曲柔用光了力气,连叫喊声都熄灭了,只余下“呜……呜……呜……”
  的呜咽声。
  随着龙翼“扑哧,扑哧”的无情,曲柔渐渐陷入昏迷状态,但很她就从在昏迷中慢慢地苏醒过来,醒来的第一个感觉,是她的被一根坚硬如同铁棒似的大龙棒,火热热地在的中,而龙翼疯狂地,却正渐渐地使自己的舒服的流出了津津的,刚才的疼痛似乎正在渐渐减少。
  龙翼一颗硕大的大,一下又一下地顶着曲柔的心,每一下都把她的心,顶得酸酸麻麻地,而引起她的周身如同触电般的颤抖,把她颤抖得一种令她振奋的感,布满着她的周身神经,并且上面的粉乳,也被龙翼抓揉的酥酥麻麻地畅感觉,爽得整对粉乳更加的饱满坚挺着。
  一个刑部尚书的夫人,一个是年轻的皇帝,这些给绝美的曲柔带来了巨大的屈辱,但同时也给她带来了无比的刺激,曲柔趴在地上从镜子中看着后面的皇帝正在不停地自己,美女内心压抑以久的在这一刻,在龙翼“马射箭”般的中,慢慢象火山喷一样宾来。
  终于,曲柔受不住冲击带来的感。她小声地呻吟起来,呻吟很微弱,但也足够荡人心魄,龙翼从来没有玩过做了六年的女人竟然还是的,像曲柔这样美丽,身材这么棒的美女,听着她消魂的呻吟,一时把他兴愤得忍不住想趴下头去亲吻着那对,想到今晚还要尽情享受“不能之过急!”
  龙翼那根火热热的大龙棒,在那又暖和又紧挟的中,开始放慢节奏买力的起来,他要慢慢享用的感,随着龙翼节奏的减慢,曲柔感到内的疼痛感正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强烈的瘙痒感,巨龙将塞的鼓鼓涨涨的,充实的感觉遍及全身,内酸酸麻麻的难过死了。
  的如潮水般喷涌起来,曲柔不禁大声呻吟,她感到一个热大的东西一下子从自己内,男人的大堵住自己那张开的,紧接着就又捅了进去,自己的涨痛着产生了又一阵强烈的感,龙翼看到美女的两片红润的竟然张开了。
  从中喷涌出一股,流到了曲柔身下的地毯上,白嫩的身体扭动着,哪里还忍的住狂热的欲,蘸着那热乎乎的便把那粗大的抵在她的上,的虽然在喷涌却仍然是狭窄的,龙翼便把那粗大的一下下进进出出挤挤插插地抽动在美女的里,看着那红嘟嘟很就被包围了。
  曲柔那红润的随着他的抽动在一开一闭,真是十分的动人景象,曲柔在轻声呻吟着:“求求你……皇上不……不要了。”
  龙翼那管这么多,兴奋地把那粗大长耸的一下又一下顶进了曲柔那狭窄的里,曲柔便疼痛的“啊……”
  的大声娇呼着。
  龙翼感觉自己那坚硬的顶进了那夹紧的里,紧触的感觉和曲柔红晕满脸的娇态真是太动人了,美女忍不住拼命扭动着玉体想逃避着,可是纤腰被龙翼左手抱住,根本无济于事。
  龙翼右手抚摸着曲柔的玉臀,把美女的和往上抬着,看着自己那粗大的一下子大半截了,曲柔的玉手紧紧抓着镜上的小拦杆,咬着牙“不,不”的喊痛,龙翼不禁轻轻放下她的臀部,把那粗大的退出去了一些。
  龙翼每抽动一下都很激烈,插就插到底、直抵曲柔那紧合的深处,抽就转着圈的抽出来,直抽到顶触在那鲜嫩的上。美妙是紧合的,曲柔感觉粗大在那里动人的深深抽动是那么的美妙,感触是那么的强烈,但被的曲柔摆脱不了矜持,拼命扭动着娇躯,做无奈的抵抗,口中忍不住大声喊叫着:“啊,不……不要……恩……”
  声音里不仅有了痛苦的呻吟,也开始充满了的欢娱,曲柔的身体也慢慢舒软了下来,随着那粗大灼热的在自己那刚被强行的内放肆的抽动,有一股令她震颤的激流开始从那鲜血贱流的传了开来,只觉得自己那被龙翼粗暴分开的雪白丰盈的玉臀,正在被龙翼的大手热抚着,揪弄着自己鲜嫩的肌肤,曲柔那两条丰盈的大腿不禁开始不自觉的夹紧了,战栗了。
  龙翼在曲柔的玉臀上骑着,高兴地看着身下美丽的少女被他尽情玩弄的样子,不禁大张,忽忽地喘着粗气,伸手握住了曲柔那两个丰盈无比的,用大拇指在她那娇嫩的间滑动着,两根手指夹住的粉红使劲的夹弄着,曲柔只觉得自己那的上又是疼痛又是酸痒不禁“啊——”的叫出声来。
  龙翼看着美丽的曲柔在自己身下被着,却感觉到美女那鲜血贱流的紧紧夹着自己粗大的,不禁更加的壮大起来,低头看着自己那灼热长耸的正从她高高翘起的后一下下挺搅着美女那柔嫩的,长耸一下子从曲柔那流血的内抽了出来,从根部到足有二十好几厘米,带着曲柔黏稠的鲜血把美女那火红的都翻了出来,足足抽了七八秒。
  可不知怎的,曲柔却带着乐呻吟着,丰满的玉臀向上猛挺,白净的臀部绷紧了使自己娇柔的追逐着龙翼那长耸的,龙翼不禁哈哈笑,狂。
  大笑中,龙翼突然两手粗暴地握住曲柔那十分丰满的雪白,象揉面一样狠揉着,支起身子向美丽的曲柔凑去,曲柔只觉得那股动人的感觉在自己那被龙翼动人玩弄的和不停搅动的内爆着,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在战栗着,在紧缩着,那股动人的感觉已经过了疼痛,不禁用嘴紧咬自己的一簇头,强忍越来越猛烈的感。
  龙翼乘机笑着挺起身,用手按住曲柔的纤腰,大龙棒对准玉臀,从后又一次一下子把他那十分粗大长耸的从到已经沾上鲜血的大龙棒柑狠狠了她那娇嫩夹紧的中,曲柔立即感到一种无比强烈的充实感和一阵强烈的疼痛,接着感到玉臀似乎被劈开了一样。
  此时龙翼又开始揉摸曲柔丰满的,一股更加强烈的动感从她那无比丰盈娇贵的乳胸传进了美丽身躯里的每一部位,曲柔只觉得那粗大的在自己鲜嫩的里一个劲儿的、艰难地揉弄着,突然又再次向外拔出,她本能的夹紧了和挺起粉臀向上迎去,口中“呜”的吟出声来。
  索性曲柔就趴在拦杆上不在抵抗,这时龙翼的大龙棒紧紧的插在中,尽情享受她的温存,不断转动以让大龙棒转磨,大顶磨着,口中不断得意的哈哈笑。
  这一招果然有效,美艳曲柔内很成灾,瘙痒难当,真想让龙翼赶杵,可一想到自己身为又是被的,这话怎么能说出口,又不好意思主动用大龙棒,只好轻转纤腰以增加与大龙棒的摩擦,口中骂道:“你……啊……你这无耻的……啊……皇上!”
  龙翼风月场老手,当然明察秋毫,立刻双手按住曲柔的细腰,大龙棒又以马射箭之式狠命,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不要,不要!……啊……”
  曲柔的叫声更让男人兴奋,龙翼开始加节奏,越插越猛,越插越烈,看着曲柔粉红色的不断随着自己的黑大龙棒翻出推进,感觉紧密真是舒爽无比。
  曲柔的本以泛滥成灾,如今龙翼将大大干,立刻看见玉门冒出泡泡,她虽然仍喊“不要,却又出如释重负的娇吟,不等龙翼攻击,她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将玉门凑上与龙翼的龙棒紧密结合,挺,再挺,再挺,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两任和龙棒“扑哧、扑哧”的猛烈声,和曲柔的叫喊声。
  龙翼此时龙棒涨的难受,拼命向上耸动,狠狠的在曲柔的玉门,他天赋异禀,不但是插术高明,更强,再加上那长达六寸以上的大龙棒,长硬粗圆兼具,以及深厚的基础,这一下下狠插,可说是直捣,记记结实,把曲柔弄得全身滚烫火热,娇颜红云满面,雪白的肌肤因为兴奋而呈现粉嫩的粉红色光彩,更不时的娇吟出声道:“……皇上你……你这个色狼,你好……狠……好……大,我要……啊……死了!不……不要了!……啊……拔出了来……我……我……不行的…………啊……人家……还是……第一次……你,不要……但是,啊……好活。”
  最后三个字几乎难以听清。
  曲柔越叫,龙翼则越是兴奋不已,哈哈大笑道:“朕的爱妃,现在还没开始呢!朕这才只是热身而已,等一下就要让你好看了!”
  龙翼说话时底下也不闲着,大龙棒陡然加,密集的,当下噗嗤噗嗤之声不绝于耳,间杂着水声与曲柔的叫声。
  在阳光映照下,龙翼抬头清楚地从镜子中看着自己的龙棒来回不停在曲柔的玉门进出,更是兴奋,巨龙越热炙烫,连忙狠狠的,抵住曲柔的,紧贴猛旋,出阵阵热力,把她弄得娇吟声越来越大,曲柔两手趴在镜子上,用嘴死死咬住一簇秀以减轻兴奋感,双腿已经叉开成120度。
  龙翼空着的双手自然也不客气,在曲柔的一对上不停上下的搓揉抚弄,恣意轻薄,还捻住她因兴奋而红挺立的鲜红轻轻旋转,双管齐下,把曲柔弄得活无比,长不停飘摆,左手开始难过的按着自己的头,身体都被龙翼插的晃动了。
  曲柔从来没想过原来是这样乐,终于鼓起勇气不再顾及羞耻把个丰满娇嫩的粉臀不断一抬一落大龙棒,还不时扭动腰部狠车大龙棒,不断收缩以增加与大龙棒的磨擦。
  而龙翼则稳骑在曲柔的玉臀上让她自己,大手则把玩着,时而左右抚弄,时而想揉面一样将两个揉捏在一起,时而还伸手到用手指狠捏刑部尚书夫人珍贵无比的,把冷艳刑部尚书夫人弄的连连,顺着曲柔的美臀流到地毯上,连地毯都打湿了,美丽的面孔更是兴奋的都严重变行了。
  龙翼这时也不能再忍了,只见他龙棒往刑部尚书夫人的玉门狠狠一顶,如风,又又急不断,硕大的龙棒在刑部尚书夫人的玉门忙碌地进出,还带出不少水花沾满了整根大龙棒,连也是水淋淋的,鲜红的龙棒,雪白的玉臀,以及漆黑如墨的沾水在灯光下映射十分诱人。
  把冷艳刑部尚书夫人干的不止:“……皇上你……坏……啊……可是……我……啊……难受啊……不要啊!再……再一……点,……我……好美!……我……我要升……升天了!”
  龙翼觉得龙棒被冷艳刑部尚书夫人的玉门紧紧夹住,舒爽非常,而冷艳刑部尚书夫人又猛摇那迷人之极的圆大,一扭一甩的更增,耳中刑部尚书夫人的声浪语传来:“嗯……啊……昏君,没想到你……你这么坏,怪不得……啊……礼部尚书夫人……啊……会喜欢你……你好会,没想到洞房……啊……活…………我的好爽……皇上……我……我不……不行了!求你,不要再来了,我求饶,吧!……”
  龙翼不理她求饶,狠狠顶住,紧紧的顶住旋磨,刑部尚书夫人感到龙翼每一抽出,都像要把自己的心肝也要一拼带出似的,全身都觉得很空虚,很自然的挺起小细腰追逐着龙翼的大龙棒不让离去,期望龙棒再次带来充实的感觉。
  冷艳刑部尚书夫人的非常紧窄,龙翼每一下的,都得花很大的气力。龙棒一退出,四壁马上自动填补,完全没有空隙,但由于有的滋润,抽动起来也十分畅顺了。龙翼不觉的加了度,同时每一下,也加强了力度。每一下都退到口,然后一面转动,一面全力。
  每一下,都牵动着曲柔的心弦,她初经人事,不懂招架,只有大声呻吟渲泄出心中荡漾的感:“……啊啊……好舒服…………啊……给我死了吧……啊……我输了……求求你饶……了……啊……我死了……我死了……我。……啊。好厉害……你好棒。好亲亲……好皇上……啊啊嗯啊嗯……爽死了……好爽……皇上……给我吧……啊啊……死了……呜啊呀……呜啊……”
  龙翼见还穿着宫服的曲柔被自己还出如此激情的,真是兴奋到了极点,而此时曲柔星眸微张,在镜子上的身影,清楚地看到自己被龙翼从背后压住,完全赤裸,而龙翼不停的在自己的玉体上起伏,真是羞人呀!龙翼的愈来愈了,传来感不断的在积聚,知道曲柔就达到爆的边缘了。
  此时龙翼也感到传来强烈的感,直冲丹田,他连忙用力顶住曲柔的颈,不再抽出,只在左右研磨,突然只觉得巨龙插如的柔嫩的深处一阵消魂的痉挛。
  大约又过了5、6秒,就在龙翼猛抓时,他突然感到曲柔的双腿正向上猛蹬,接着向后猛挺,而右手死死按住镜子,粉臀狠命摇动,而内象决了堤似的从上流了下来,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大龙棒,及全身不停的痉挛抽搐,龙翼敏锐的感觉到:“不好,曲柔要丢精!”
  于是他赶紧握住,从背后紧紧搂住曲柔,大死抵。
  果然曲柔的突然象长了爪子一样抓住龙翼的大,猛烈的一吮一吮吸了三四下,强烈的感,令刑部尚书夫人积聚己久的终于爆。
  曲柔狂呼一声,“不!”
  娇躯剧震,然后左手用力抓住自己的头,脚趾殿起,腰肢拚命往上抬,向后猛顶,像崩塌了河堤一样,如潮涌出,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她全身,曲柔浑身剧震,啊了一声,一股又浓又烫的如瀑布暴泻,从深处喷了出来,冲向龙翼的,连续喷涌了7、8秒钟!
  将龙翼的龙棒完全包住,龙翼知道觉得身下这冷艳不可亵渎的刑部尚书夫人已经春情外泄,赶忙从背后抱紧她,那粗大的插搅在曲柔那夹紧热润的中,又被一股热热的迎头一浇,再加上手中握着曲柔那丰盈白嫩的,真是万分消魂。
  龙翼大龙棒顶在上,大被这又多又浓的一烫真是爽呆了,插了一下午的龙翼也无法再忍了,了二十几下后,一阵剧烈的舒麻从传向巨龙又传至,隐忍多时巨龙阳关再也不想把守,他突然大抵住曲柔的抖了几下,膨胀变大,曲柔感到内的更加粗大,间或有跳跃的情形出现,凭着女性的直觉意识到龙翼要了,她立刻紧张起来:“别,别,皇上别里……里面,求求你……”
  可是太迟了,就在曲柔哀求的时候,开始积累的大量火热滚烫的一下从龙翼的内像决堤的洪水一般从猛烈地喷入她深处,足足喷近一盏茶时间,太爽了!龙翼阅女无数,这次征服无疑是最让自己满足的。
  而冷艳刑部尚书夫人曲柔感觉龙翼喷射的又多又烫又猛,一下就灌满了自己的,仿佛射进了自己的心窝里,烫的她全身一阵阵的痉挛颤抖,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巨龙,深入的精水几乎让曲柔刺激的昏过去,痛苦并乐着!
  看着被干得要死掉的刑部尚书夫人曲柔,龙翼忍不住兴奋的大笑。“呜……呜……”
  曲柔则在不停的落泪。
  “你的太爽了……”
  说完龙翼从刑部尚书夫人的拔出己经软下的,一坐在地上大口若悬河的喘着粗气,失去了龙翼的支撑,曲柔慢慢从镜子上滑下,瘫坐在地上,敞开的宫服中露出,左臂上还挂着肚兜,裙子掉在地毯上,两腿之间隐约露出的洞在不断淌出白色的,修长而美丽的双腿无力地屈在一起,左脚踝上还挂着那个粉红色三角裤,全身上下只有脚上的绣花鞋仍完好的穿着。
  曲柔的头无力地靠在镜子上,一边喘着气,一边“呜……呜……”
  地哭着,感到有大量正源源不断从自己的中流出,全身仍然沉沁在刚才的余热里,泪水不停的落下,滴在曲柔的脸上,淌过曲柔的颈项,滑过在猛力下已变形的红肿的双乳,最后,无声的落在地下,很积成了一滩。
  “我被了,身为刑部尚书夫人,而自己还达到了极点!”
  虽然极大的满足了自己压抑已久的,但被龙翼是事实却让高贵的刑部尚书夫人羞愧不已。
  冷艳刑部尚书夫人曲柔哭泣了一会儿,抬头来愤怒的看着在自己身上犯下罪行的浑身赤裸的龙翼,哭泣着说道:“你不是要吗,你已经,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此刻曲柔痛苦的心又立即被恐惧包围。
  “什么?”
  龙翼冷笑的问道。这个时候他身躯下的粗大不知何时竖起,眼镜蛇一般昂着紫黑色亮的。
  “走,还早着呢,好久没有这么刺激了,刑部尚书夫人就是不一样啊!”
  龙翼魔鬼一样地笑着。
  “不!”
  曲柔挣扎着,但抓住手臂的力量仿佛铁箍一样,龙翼强壮的身体已经逼近,手指抓住了曲柔光洁的下巴。
  “好了,别再假正经了,你们这些女人,外表再高傲,脱光了都一样,朕女人玩多了,刑部尚书夫人?刑部尚书夫人又怎么样?朕喜欢的女人就要干,你已经被朕过了,刚才叫的多爽,还有什么可骄傲的?象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非要把底下那个洞留给别人呢?来吧,朕会让你爽的!”
  龙翼在曲柔蓝色宫服外抚摸着里面丰满的。
  “放手,你就放了我吧!你已经得到了,求你!”
  曲柔一边扭动着诱人的身体躲避着龙翼的手一边哭着哀求,“不!我求求你……”
  “啊,现在求朕了,那种程度的接触根本不能让朕满意啊!你刚来的时候可没给过朕好脸色看哪!”
  看着曲柔惊恐的表情,龙翼的心里那股兽性就越强烈,他慢慢解开了曲柔胸前的扣子,雪白肩膀上的淡黄色肚兜吊带一点点地展现出来。
  曲柔好像要窒息,“不!”
  她出一声悲鸣。
  “真漂亮!”
  龙翼出赞叹,用手掌包住了肚兜,非常粗暴地挤捏着。
  “啊!”
  曲柔真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但上的痛苦感觉仿佛在证明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龙翼伸手,中间的带子终于还是被割断,破碎的肚兜一下从丰润的身体上滑落,丰满坚挺的很骄傲地站立在龙翼面前,在敞开的宫服里若隐若现。
  “哇!”
  龙翼忍不住赞叹一声。

Snap Time:2018-10-17 16:37:32  ExecTime: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