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作者:天地23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  猎艳江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猎艳江湖最新章节第190章与女儿的激情(大结局)(18-02-14)      第189章母后之春(18-02-14)      第188章情动母后(14-08-03)     

第189章母后之春


  此刻的母后李紫曦已彻底敞开了自己,再没半分保留地迎向那似可击入骨髓深处的冲刺,全神贯注在龙翼的庞然大物的狂猛冲击,和他的大起大落,虽在这体位下,无法挺身迎合,她仍倾力拱起了腰,好让龙翼下下着实,一次又一次地勇猛开垦着她的。“搜索藏家”
  无论何人这样以臀部用力,将全身重量用上,给予处次次重击,力道自然比纯靠腰部的力道要大得多,只是强攻猛打之下,力道难免太过激烈,一个不小心便无法自制,若非龙翼这般技巧熟娴、控制自如的高手,换了旁人怕只会让女人感觉到痛,而不是爽若登仙吧
  慢慢地习惯了那强力的冲击,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逐渐尝到了甜头,拱出纤腰的角度些微调整之下,已逐渐找出了最好享受的位置,这几下的重击在母后李紫曦处,那种前所未有的重击,次次都直达深处,将乐一波一波地冲进了她的体内,一遍又一遍地将她洗礼,登时将母后李紫曦的欲推升到了最高处,爽得她痛无比的娇啼起来,没几下已是大泄,酥麻地任人宰割。
  但龙翼可还没满足,只见他上提下击的动作愈来愈、愈来愈重,野马一般地奔腾跳跃着,插得母后李紫曦不住外翻,汁液更是痛地倾泄出来,那种畅到了极点的欢愉,让母后李紫曦完全失去了矜持,她乐地呼叫着,只知痛迎合,享受龙翼所带来的、乐欢悦至极点的感,全然不知人间何处。
  这动作深深地击入她芳心深处,一次次地疯狂占据着她的身心,每一次的满足都被下一次的更加痛所整个打碎,那滋味之强烈狂野,令人不尝则已,一试之下便迷醉难返,只怕就算是真正的仙女下凡,给这样玩几下之后,也要承受不住的忘情迎送。
  开始挨轰的当儿,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原还有几分畏惧着,虽说雍容高贵武功高强,但她终究是个养尊处优丰腴圆润的成熟美妇,是那般的娇软柔嫩,彷彿重插一下都会坏掉,怎承受得如此狂烈勇猛、万马奔腾般的冲刺
  尤其是龙翼的庞然大物如此粗长,即便是平常,也能轻易地占有她极娇弱的,如今这般狂攻猛打之下,她的岂不一触便溃,要被龙翼这般强烈的冲动,给击成碎片了
  但也不知是母后李紫曦天生异禀、构造特殊呢还是女子的,只是敏感无比而已,并不如想像中那般脆弱呢猛地挨了几下,虽说其中难免些许疼痛,但处的乐,却比方才狂暴万倍地袭上身来,那滋味真令人难舍难离,就算是会被玩坏掉也不管了,何况处的感觉那般强烈,虽承受着这般狂烈的攻势,感觉却是愈来愈狂野美妙,几乎完全没有一点点受伤的可能。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什么都忘记了,一切一切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的身心已全然被龙翼的力量所征服,只知软绵绵地被他痛宰着,宰得她魂飞天外、飘飘欲仙、狂喷、尽漏,将完全献上,任龙翼痛无比地奸享乐,母后李紫曦爽的连眼都呆了,呻吟都无法出口,只能张口结舌,全心全意地去感受从传来那强烈无匹到难以承受的感,如海啸般一波又一波冲刷她的身心。
  “啊喔喔”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全身僵直,她的臀部向上挺起来,主动的迎接龙翼的,由于母后李紫曦的主动配合,龙翼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度越来越,抽的越来越长,插的越来越深,似乎要把整个全部塞进母后李紫曦的甬道里,那种难以忍受的感使他越来越疯狂。
  身下那是他美艳熟妇的母后李紫曦,而现今他却在她的上泄着他疯狂的,这是多么的刺激啊。
  光看身下那平日也算耐战的母后李紫曦竟没两下便爽到毫巅,美的甚至无法反应、无力呻吟喘叫,只能呆然地承受他的冲击,好像整个人都被那感舂得紧紧实实,娇躯里头再没剩下其他的空间,看得龙翼征服的感油然而升,让他上腾下击的力道更加强悍了。
  母后李紫曦的甬道内象熔炉似的越来越热,而龙翼又粗又长的庞然大物就像一根火椎一般,在母后李紫曦的甬道里穿插,每一次都捣进了母后李紫曦的阴心里,母后李紫曦那甬道壁上的急剧的收缩,把他的庞然大物吮吸的更紧,随着他的,母后李紫曦的就不停的翻进翻出。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甬道里滚烫粘滑的就越涌越多,溢满了整个甬道,润滑着龙翼粗硬的庞然大物,烫得他的龙头热腾腾滑溜溜愈加涨大,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股热粘的,每一次都挤得母后李紫曦的四射,唧唧的向外漫溢,母后李紫曦的浸湿了龙翼的和母后李紫曦的,顺着两人的芳草流在母后李紫曦的上,母后李紫曦身子底下的床单都浸湿透了一片。
  母后李紫曦忍耐不住的呻吟起来:“喔喔恩恩皇儿啊”
  “母后,想叫就大声叫出来吧”
  为了让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尽量的荡疯狂,龙翼悄声的劝她,他的庞然大物更加深入的拨弄母后李紫曦的,使她尽量的放浪形骸。
  “母后,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龙翼的庞然大物在母后李紫曦嫩的中,,旋转不停,逗得母后李紫曦甬道壁的不住收缩痉挛。
  “啊喔好嗯”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果然开始大声呻吟起来,双眉紧蹙,二目微闭,嘴唇一阵哆嗦。“本章节由藏家”
  随着龙翼的,他庞然大物的捋到了根子上,与母后李紫曦的粘连再一起,龙翼的杂草也与母后李紫曦的芳草粘连着,母后李紫曦的也因为强烈的冲动和剧烈的磨弄更加充血肿胀,一股粘滑浓热的液体喷涌而出。
  “喔好爽我爽爽死了”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因龙翼龙头强劲的撞击,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受不了,而臀部却拚命地抬高向上猛挺,渴望着龙翼的龙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感的波涛,让她浑身颤抖,龙翼的庞然大物给了她阵阵的感,迅地将她的理性淹没了,母后李紫曦已经如山洪爆似的,流出更多的春水蜜汁。
  此时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陶醉在亢奋的感激情中,无论龙翼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因为在这美妙兴奋的浪潮中,母后李紫曦几乎要狂了。
  “喔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啊”
  龙翼的庞然大物不停的在甬道打转,龙头一次次的撞击着母后李紫曦的阴芯,那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这使母后李紫曦的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她闭上眼睛扭曲着身子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
  看着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如癡如醉的样子,龙翼的欲火更加高涨,他一手搂着母后李紫曦的肩背,一手抓紧了床头的横梁,借助床头的力量向母后李紫曦的体内施加压力,母后李紫曦反射的夹紧了大腿,轻轻的颤抖着,母后李紫曦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龙翼的动作。
  “啊喔皇儿”
  母后李紫曦再次出呻吟,她微微的伸直大腿,母后李紫曦摆动的腰肢已然颤抖不已,母后李紫曦的春水蜜汁早已溢满了甬道,滋润得龙翼的庞然大物更加硬邦邦滑溜溜,每一次都达到甬道的深处。
  “啊插到底了啊”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春水蜜汁又再度的涌起,顺着龙翼的庞然大物再度溢出,浸湿了他的,流湿了母后李紫曦的和母后李紫曦身下的床单,随着龙翼的抽动,从母后李紫曦身体内不断的涌出更多更热的春水蜜汁。
  龙翼更加用力的着母后李紫曦的甬道,磨弄着母后李紫曦的珍珠,、抽出来,再、再抽出来,,循环往复,愈来愈,愈来愈深,愈来愈猛,愈来愈加有力。
  “啊皇儿我不行了啊”
  随着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呻吟声,她的甬道深处又涌出了一股滚烫的春水蜜汁,这会母后李紫曦不仅是在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她全身都在嗦嗦的哆嗦。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再次起了一阵痉挛,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迎接着龙翼的,他的庞然大物不断地刺激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他的早已沾满了母后李紫曦的春水蜜汁,母后李紫曦已经完全的坠入了贪婪的深渊,他的庞然大物每一次向下,母后李紫曦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
  每一次向上抽出,母后李紫曦就缩紧双腿期望吸住他的庞然大物,母后李紫曦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龙翼的头,两脚用力蹬住床板,一头乱左右摆动,整个身躯像一条垂死的蛇一样扭曲缠绕着。
  “啊我不行了好人我要爽死了”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呻吟声刺激着龙翼疯狂的,龙翼完全沈浸在与母后李紫曦的感中,他已经顾不得理会母后李紫曦的哀求,他一刻也不想停下来,龙翼弯下腰象公驴一样趴在母后李紫曦的身上,他松开母后李紫曦的用手抱住母后李紫曦的腰,调整了一下角度,紧接着他猛的向上一纵,便开始了更加疯狂、更加有力的冲刺。
  顿时随着龙翼的动作,更加强烈的刺激象波浪似的自下腹部一波波翻涌而来,龙翼每一次的都使母后李紫曦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而丰满雪白的也随着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每一次的迎送都是那珠联壁合,恰到好处,龙翼的度的越,母后李紫曦的身子前仰后合的幅度就越大,感就愈加强烈,母后李紫曦只能被动的接纳龙翼的庞然大物,随着他的慢强弱扭动着身子。
  “啊”
  每当龙翼深深时,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就皱起美丽的眉头,出荡的哼声,母后李紫曦荡的反应更激了龙翼的,龙翼伸出双手扒着母后李紫曦的,随着龙翼的节奏,忽前忽后的推拉着母后李紫曦的身子,以增加他的力度,龙翼后抽的时候,就用力推她,使他的庞然大物最大限度的抽出。
  龙翼前插的时候,就猛的拉她,使他的庞然大物更加深入的,他的度虽然缓慢,可是只要是来回一趟,在母后李紫曦体内深处的肉与肉相吸相压的刺激,都令母后李紫曦无法控制的出呻吟声。藏家
  “”
  母后李紫曦从喉咙深处出的呻吟,如同一个危重病人出的哀号,颤巍巍的抖擞着拖着长音,令龙翼听了兴奋不已,庞然大物有力的和龙头粗野的撞击让母后李紫曦难以忍受,庞然大物进出时的灼热和疼痛,让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获得了如冰雪要融化般的感。
  而且随着龙翼庞然大物的,感更加剧烈深刻,母后李紫曦全身香汗淋漓,双手抓住龙翼的胳膊,两个饱涨的就像两个圆圆的一样,不停的抖动着;疯狂的感波浪袭击着母后李紫曦的全身,她四肢如同麻痺般战栗不已,她淹没在愉感的之中,随着呻吟母后李紫曦浑身上下象散架了似的瘫软。
  “啊我的天啊好人我我不行了啊”
  母后李紫曦荡的呻吟声,更加使龙翼疯狂,他轻声说:“好母后来把翘高一点”
  这时候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像一个听话的小女孩,乖乖的用两手按着床边,弯着腰身,翘起,把两腿左右分开。龙翼一只手紧握住母后李紫曦丰满的,一只手扶着母后李紫曦的臀部,又一次开始了更加疯狂的,随着度的加,母后李紫曦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欢愉叫声。
  龙翼清楚的感觉到在他巨大的庞然大物的贯穿之下,母后李紫曦的感又跟着迅膨胀,加上全是汗水的被他不时的揉搓,母后李紫曦全身僵硬的向后挺起,他从庞然大物感受到母后李紫曦已达到了。
  母后李紫曦的连续的痉挛着,春水蜜汁一股又一股喷烫着他的龙头,润滑着他的庞然大物,溢出母后李紫曦的,浸湿了两人的芳草,顺着他的和母后李紫曦的珍珠滴落在床上。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被龙翼上下一起进攻着揉弄着,那感贯穿了她的全身。
  母后李紫曦的呻吟逐渐升高,他的庞然大物早已与母后李紫曦的甬道溶为一体,母后李紫曦的紧紧的咬着他庞然大物的根子,他的龙头深深的母后李紫曦的宫颈,每一次抽出都揪心扯肺;每一次都连根带梢直插母后李紫曦的宫颈,母后李紫曦的也随着他的庞然大物的进进出出而一张一合,一松一紧的翻进翻出。
  粗野疯狂持久的渐渐推向颠峰,龙翼的庞然大物愈加坚硬,愈加涨大,愈加粗壮,抽动更加有力,更加勇猛,越抽越长,越插越深;幅度越来越大,度越来越,母后李紫曦的腰肢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母后李紫曦的翘得越来越突出。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甬道也随之急收缩,把龙翼的庞然大物越吸越紧,也被摩擦得愈加红肿,愈加敏感;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春水蜜汁也越流越多,母后李紫曦的再次起了一阵痉挛,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迎接着龙翼的,龙翼的庞然大物不断地刺激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他的早已沾满了母后李紫曦的春水蜜汁,母后李紫曦已经完全的坠入贪婪的深渊。
  龙翼的庞然大物每一次向下,母后李紫曦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每一次向上抽出,母后李紫曦就缩紧双腿期望吸住他的庞然大物,母后李紫曦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龙翼的头,两脚用力蹬住床板,一头乱左右摆动着,整个身躯像一条垂死的蛇一样扭曲着、缠绕着。
  “啊我不行了皇儿不行了啊”
  龙翼旺盛的达到了绝顶的,一下比一下,一下比一下猛,一下比一下重抽啊,插啊,龙翼的喘息越来越沉重,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呻吟越来越急促,喘息声、呻吟声、伴着他的撞击母后李紫曦的声和庞然大物进出甬道的粘连声,交汇成一曲的荡乐章。
  龙翼走下木床,站在床踏板上,松开母后李紫曦的腰,他用手抱住母后李紫曦的调整了一下角度,为了让母后李紫曦的更加突出,以便他更深入、更猛烈的,他将母后李紫曦的双腿高高抬起架在肩头上,紧接着他猛的向前一纵,又开始了更加疯狂、更加有力的冲刺。
  这一次龙翼的庞然大物自上向下斜插着,龙头正好次次都顶着母后李紫曦甬道前壁穹隆处的敏感点,他的龙头不停地探入到母后李紫曦的颈里,使他觉得几乎要达到母后李紫曦的内脏。
  龙翼的庞然大物的每一次都将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肚皮上顶起一道肉峰,每一次抽出都使母后李紫曦的肚皮凹陷下去;母后李紫曦的就这样随着他的一次次隆起、一次次凹陷,母后李紫曦全身都有遭到电击的感觉,她的眼睛里不断有欲的火花冒出,龙翼双手不停地揉搓着母后李紫曦早已变硬的和圆胀的,母后李紫曦似乎失去知觉一样微张嘴巴,下颌微微颤抖,牙关咯咯作响,不停的出荡的呻吟声:“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啊我爽死了”
  母后李紫曦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龙翼敏锐的感觉到那是母后李紫曦来临时的症兆,她潮红的脸孔朝后仰起,两只手胡乱的抓着床单。
  “啊弄死了”
  龙翼抽动度渐渐的加了,欢愉的挤压更为加重,粗大光滑的庞然大物不断挺进母后李紫曦的甬道深处,每一次都直插母后李紫曦的阴心,每一下都令母后李紫曦全身震颤,母后李紫曦荡的身体已到达无法控制的地步,几乎是在无意识下,母后李紫曦披着秀以龙翼的庞然大物为轴,开始上下摆动起来,磨蹭着他的小肚皮,主动的迎接他庞然大物的。
  随着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身体的摆动,母后李紫曦丰满的也一前一后弹跳着,龙翼抓住了母后李紫曦的腰,以免被母后李紫曦大幅度的摆动而使庞然大物滑出母后李紫曦的甬道,母后李紫曦更是随着他的手前后推拉上上下下的沉浮着。
  这时母后李紫曦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她的身体完全被强烈的感所吞蚀,她忘情的在龙翼的怀抱里抬高臀部一上一下的疯狂着。
  “啊好人你把母后弄死了啊”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那丰满雪白的不停的摇摆着,两只挺耸的随着她的摇荡得更是肉感,龙翼叉开双腿,弓腰缩臀,双手挤压着母后李紫曦那晃动的,下面也狠狠的朝上猛顶母后李紫曦的,舒服的享受母后李紫曦的。
  “啊皇儿不要这样啊”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欢愉,上身整个向后仰,长凌乱的遮住了脸,母后李紫曦拚命的摇荡,忘情的摆动着腰配合着龙翼的,她已是气喘咻咻,香汗淋漓了。
  这时母后李紫曦内传出一阵阵强烈的收缩,把龙翼的庞然大物吸的更紧,销魂的感从他和母后李紫曦的沖激着他们全身,突然又一股浓热的春水蜜汁喷在他的龙头上,使他又一次猛的打了一个机灵,龙翼不由自主的猛的一抽,母后李紫曦的春水蜜汁随着他外抽的庞然大物流了出来,龙翼再一次抽出庞然大物定了定神,待的冲动过去后,他重新爬,换了个姿势,再一次伏在母后李紫曦的身体上,又一次猛烈地插了进去。
  龙翼那强劲粗狂的早已使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如癫似疯,母后李紫曦浑身上下香汗淋淋,身子在剧烈的哆嗦,那种高亢的使她身不由己:她神经质的期盼着龙翼儿龙翼性的来临,不能自已的迎接着他更加猛烈的,伴着一声声粗重的喘息,庞然大物一次比一次的用力冲刺;迎着那绵绵不绝的春水蜜汁,穿过那从四面八方层层压迫的柔软,巨大的龙头不断的撞击着母后李紫曦柔嫩的。
  龙翼的庞然大物越来越硬,越来越粗,的度越来越,力度越来越重,随着疯狂的即将来临,他简直无法控制野马脱韁般的,他疯狂地加的度,加重的力量,他开始不顾一切的用龙头狂顶着母后李紫曦的颈。
  虽说未免暴烈了些,但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却是庆幸龙翼竟如此威猛,幸运地承受着龙翼大起大落的,每当想起自己是龙翼的母亲的时候,心中仅存的一点难为情都被龙翼强烈的攻势打得支离破碎,,食髓知味。
  此时此刻她只能勉力轻扭纤腰,尽力配合龙翼的强攻猛打,口中软语呻吟,又像求饶又像鼓励龙翼大展身手,插到她身心全盘崩溃陷落,彻彻底底地被身上的龙翼所征服。
  在龙翼强烈的进攻下,身心都飘然在峰巅的母后李紫曦哪里吃得消他每次的都将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送上了更高的巅峰,让她只有勉力婉转承欢的份儿,幽谷被这样大的动作插得汁水淋漓,不住喷洒在龙翼胸腹之间,仰躺着的母后李紫曦更是不济,那喷涌的泉水早已将她雪股浸了个湿透,前面的部分甚至已滑过了胸前峰谷,溢到了口中,母后李紫曦情不自禁地伸舌舔舐。
  却不知这样娇羞妩媚的动作,在龙翼看来更为诱人,让他愈插愈是落力愈干愈是凶猛,很那电击一般的痉挛便抚过了她的周身,登上极峰的乐,让母后李紫曦真泄得舒服透了。
  但龙翼却没有这么鸣金收兵,原本以胸口抵着母后李紫曦的,庞然大物大起大落的他,见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已然,那征服的感让他更加威猛,双手一以已将母后李紫曦的足踝夹到了自己肩颈之间,上半身微微下压,让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抬得更高,空出双手揉捏玩弄着母后李紫曦高耸湿滑、触感十足的,庞然大物毫不放松地冲击起来,只是这回在冲刺的劲道间,加上了旋转磨动的奇技,得母后李紫曦尖声哭叫,又似难过又似乐不可支。
  才泄,连点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便给龙翼再接再厉的狠狠,干到深处时还特加手段,磨得母后李紫曦差点没乐疯了,她虽知龙翼是要一鼓作气,让刚丢精的她再次崩溃,可承受那强烈攻势的她却是喜在心头,没顶犹如海啸般一波一波击打着她,一波还末平息,一波就来侵袭。
  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茫然的芳心虽想抓着那的感觉,奈何一波还来不及感受,这一波早就过去,她只能半带哭泣地享受着龙翼强猛的攻势,打从心底乐地喘叫出声,胸前双峰被揉玩时的意,让母后李紫曦更加乐,幽谷当中不由自主地收缩吸紧,将那庞然大物紧紧箍住,一点不肯放松,彷佛想要用整道幽谷的娇嫩香肌,去感受他体内的火热,感受他的灼烫与炽烈。
  龙翼的庞然大物就像一条黑缨乱抖的扎枪,在母后李紫曦的甬道中颈中来回冲刺,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的庞然大物正在用力抽动时,突然母后李紫曦体内的口像吸管一般紧吸住了他的龙头,如同电击似的,龙翼感觉自己的四肢被强烈的痉挛所贯穿,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当中,他不由的失声叫了起来:“母后我的好母后啊”
  不可遏止的感象波涛汹涌的海浪,咆哮着、翻卷着,一会把两人抛向浪尖,一会把两人压进水底,一层层、一浪浪、一阵阵、一波波不可遏止的感终于达到了难以遏止的顶峰,龙翼和母后李紫曦的终于达到了绝顶的。
  “母后我要顶顶哦用力哦”
  龙翼急迫的叫声呼唤着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的,他抖动的庞然大物更刺激着母后李紫曦的身心,顿时母后李紫曦挺起了,母后李紫曦的甬道也随着他庞然大物的抖动急剧的痉挛起来,甬道内强大的吸允力猛的吸住了他膨胀的龙头,一股更加灼热的春水蜜汁喷涌而出,迎头浇在在他的龙头上,一阵滚烫的感象电流一样传遍龙翼的全身。
  龙翼不由得倒抽一口气,一阵抽搐,庞然大物连续抖动,乍然膨大,他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每一次抽出龙翼都要尽力地弓起腰椎,翘起臀部,用力地推开母后李紫曦,让他的庞然大物能最大限度的抽到甬道口,以便下一次插的更深;每一次龙翼都要尽力地反弓起腰,挺起,猛力地拉着母后李紫曦,用尽他所有的力量拚命往前顶,让他的龙头能直穿母后李紫曦的宫颈,并最大限度的深入到母后李紫曦的,使母后李紫曦的甬道急剧收缩。
  更刺激的是,每一次,龙翼都要把龙头死死的抵在母后李紫曦的口上拚命地磨,这时母后李紫曦不仅在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甚至全身都在哆嗦嗦嗦。
  不仅如此,这时的美艳熟妇母后李紫曦头散乱、面容酡红,媚眼如丝、眉头紧锁,牙关紧咬、鼻孔张翕,脖颈后仰、上挺,她正在用双臂紧紧的搂着龙翼弓起的腰肢,不由自主的热切的盼望着、等待着、迎接着他的。
  奋起全力,龙翼最后一击,终于他那粗大的龙头深深的嵌入了母后李紫曦的,这时母后李紫曦的身子猛的僵直,浑身就像得了冷病一样哆嗦起来:“啊哦皇儿我不行我不行了母后要死了”
  紧接着,一股股浓烈的春水蜜汁更加猛烈的从母后李紫曦甬道深处汹涌的喷射而出。
  龙翼和母后李紫曦已达到的颠峰,突然龙翼的脊柱一阵酥麻,眼前金光乱闪。紧跟着他浑身的血液就像数千万条小蛇,地向他的急剧彙集,终于龙翼忍不住了,他要了,心中一动,一松,如同彙集的洪水沖开了闸门一样,一股滚热粘滑的就像从高压水枪里射出的一条水柱,从他爆涨的庞然大物里急射而出。
  “呲”的一声,龙翼的又一次喷灌进母后李紫曦的,给龙翼这么一抵,母后李紫曦一声爽翻了心的娇吟,泪水都流了出来,在龙翼直叩黄龙之下又复大开,浓滑甜蜜的哗然泄出,激得龙翼也是身子一颤,一声低吼,浓烫灼稠的也已激射而出,破开了所有抗拒防御,火辣辣地射进了深处。
  已臻的母后李紫曦在龙翼这深切入骨的一射之下,全身都陷进了那兴奋的抽搐当中,虽说现下的体位让她不能伸手去搂去抱龙翼,也没办法情浓蜜意地缠紧他,可幽谷当中却是火热的收缩紧啜,乐地将全根尽入的庞然大物紧紧包住,似乎要将当中的每一滴、每一点精力全都吸出,再不留下一星半点。
  一刹那间,母后李紫曦的身体象被电击了似的痉挛起来,抽搐起来,她拱着腰身、闭着双眼、咬着嘴唇,似乎难以承受似的迎接着龙翼爱的洗礼。
  此时此刻,龙翼早已陷入浑然忘物、然物外的境界,他只能闭着气,挺着脊背,把全身的精力都集中在庞然大物上,他的庞然大物和龙头已膨胀到了极限,他死死的抵着母后李紫曦的壁,“呼哧呼哧”的急剧喘息着。
  管更加扩张,更加灼热,随着的收缩、随着精管的脉动,一股又一股,龙翼充溢旺盛的接连不断的喷射而出,如同一只只利箭直射母后李紫曦的阴芯,这带着他火热的体温,带着他疯狂的赤子之情,犹如般的畅酣淋漓的浇灌着母后李紫曦空虚的。
  龙翼的与母后李紫曦的精在颈里会合、激荡、交融着,然后又缓缓的流进了母后李紫曦的深处,这时母后李紫曦的正在紧咬他的庞然大物,母后李紫曦的宫颈正在吮吸他的龙头,母后李紫曦的正在吞咽、吸收、消化他的。
  母后李紫曦的在吸纳了龙翼的大量后,似乎也获得了更大的喜悦,龙翼清楚的感觉到,母后李紫曦的甬道在痉挛、母后李紫曦的在后挺、她的腰肢在扭曲、她的双肩在抽搐、她的两手在抖、母后李紫曦在床上哆嗦,她的全身都已陷入极度感的震颤之中。
  天在转,地在转,一切都不复存在,龙翼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他完全浸在极度的感之中,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压在他身下的是母后李紫曦,忘记了人世间的一切,任凭体内那困兽般的粗野的尽情在母后李紫曦的体内宣泄,宣泄
  直到龙翼颤抖着射尽最后一股,让热腾腾的溢满母后李紫曦的,一场灵与肉的搏斗,一场人类最原始也最禁忌的战争终于慢慢的停了下来。
  后龙翼并没将庞然大物抽出,他趴在母后李紫曦身上感受她后的余波,这时他的庞然大物就像吐了丝的蚕蛹一样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母后李紫曦在高度的满足后也瘫痪了。
  龙翼和母后李紫曦紧紧拥在一起,在彼此的怀抱中颤抖,分享着欢娱过后的温柔余韵,在母后李紫曦瘫软的身上喘息着,等待慢慢平息
  

Snap Time:2018-10-21 22:43:08  ExecTime: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