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三国之野人当道》全文阅读

作者:沉默的忧伤  网游三国之野人当道最新章节  网游三国之野人当道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网游三国之野人当道最新章节第648章令人作呕的大殿(14-08-27)      第647章巨大变化(14-08-27)      第646章只差一点儿(14-08-26)     

第二百六十三章真的想轻舞一曲


  vip章节二百章到三百章链接:
  qq书城的链接:
  主站幼狮书盟链接:
  用手机登陆的盆友可以直接点这里创世3g:
  大家多去支持下沉默,你们的支持是最大的动力。请各位都动手收藏推荐一下!
  263:真的想轻舞一曲
  叶斌强自按耐住心中的焦急,屏气凝神,生怕打扰了华佗的诊断,以至于出现偏差,只见华佗脸‘色’越来越凝重,也让叶斌的一颗心提了起来,他几次忍不住想要询问华佗,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他害怕听见不好的消息,他更害怕打扰了华佗的诊断,他只能等待。
  帐篷内静悄悄的,时间的流逝仿佛都变得缓慢了起来,叶斌坐在那里,犹如针毡,他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之声,这是一种可怕的煎熬,他宁愿面对千军万马,也不愿意坐在这里,只能等待。
  他额头上的汗水不住的滴落下来,落地可闻,但他却丝毫不觉,一颗心早已系在貂蝉身上……
  只见华佗忽然从怀中取出一根银针,以极的速度刺在貂蝉的百会‘穴’上,这让叶斌大吃一惊,脸‘色’大变,刚要有所动作,却想起华佗根本没有任何动机去害貂蝉,他是现代人,自然知道‘针灸’这种医术,勉强控住自己不去将华佗掐死,只见华佗又搭在貂蝉的手腕之上,沉思了起来。
  叶斌被华佗折磨的险些发疯,就在他几乎要崩溃的时候,帐外突然显‘露’出陈宫的身影,叶斌知道,陈宫若是没有极其重要的事情是绝不会这时候打扰他的。
  深深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佳人,叶斌终于轻叹一声,离开了帐篷……
  “何时?”叶斌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低沉着,就有如他现在的心情一般。
  陈宫无法理解叶斌对貂蝉的感情,但他却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犹豫了一下说道:
  “卢师之事,宫已然知晓,今三军皆由董卓执掌,对我们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啊!”
  卢植声望极高,仅次于蔡邕,就算陈宫,也得称呼一声卢师,可见此人有多么大的号召力。
  “嗯……”叶斌强自驱逐脑海中‘混’‘乱’不堪的想法,卢植的离去,董卓的掌权,对他们来说,乃是一件至关重要之事,最重要的是,现如今张角也来了,三兄弟在一起,便再也没有历史上的破绽,还想要火烧长社,几乎是不可能了,所以……现如今所有玩家都如同叶斌一般,属于盲人‘摸’象,对未来完全失去了掌控能力。
  “先生以为如何?”叶斌不是不会思考,但貂蝉的病情仍旧是个未知数,那个为了自己宁愿走出神农谷低三下四求‘药’的佳人,那个为了自己,宁愿舍弃灵魂力,也要让全军获胜的‘女’孩儿,他有怎能不担忧?
  陈宫轻叹了一声说道:“为今之计,我们应该从三方面应对,第一,现如今我们已经斜‘插’黄巾前沿阵地,虽然无法如从前想的那般,直击黄巾大营,但就算驻扎此地,也会如同黄巾军的一根心头之刺,让他们无法全力攻击我们的主力。”
  “第二,董卓此人,宫也有所耳闻,在西凉可谓是战功赫赫,威望绝顶,但他为人残暴,野心极大,非是一个合格的主帅,这次一旦有所大意,朝廷败矣!所以,我们必须未雨绸缪,与皇甫嵩和朱儁结盟,不但可以保证我们依旧独立,还能让董卓对我们有所忌惮。”
  “第三,宫观察这几天张角布置行军的动向,发现张角是绝不会等待太久的,真正的决定‘性’战役,就在这几日了!还请将军大人早作准备。”
  叶斌脸‘色’一变,怎么会这么?大战一起,任何人都变得身不由己,他自己都未必能够自保,那貂蝉的病情怎么办?
  就在叶斌思忖的时候,华佗突然从貂蝉的帐内走了出来,陈宫发现叶斌脸‘色’顿时变得焦急了起来,轻叹一声,告辞离去,他知道,这时候叶斌是没心情处理事情的。
  叶斌忙和陈宫告了一声罪,这才一阵风般的来到华佗面前,看着华佗凝重的表情,张了张嘴,竟然没有开口。
  他忽然害怕了,他怕自己听到接受不了的消息,他刚刚才与貂蝉重聚,两人甚至还没有时间互诉柔肠,他几次张口,都咽了回去,华佗见叶斌‘欲’言又止的样子,轻叹一声,说道:
  “华某……无能……”
  “什么?”叶斌毫无征兆的将华佗提了起来。
  “你再说一次!你可敢再说一次?”叶斌双目通红,如同一座爆发的火山,周身上下布满了杀气,可华佗似乎没有感觉到一般,依旧叹息了一声:
  “华某第一次探查貂蝉姑娘的脉象,便发现她应当是自幼体寒多病,后经高人调养,已无大碍,可当华某将银针‘插’入百会‘穴’之时,忽然发现,她前不久前后经历了两次大劫,导致生命力极为薄弱,若不是她体内另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再维持着她生机,恐怕早矣……”
  叶斌茫然的将华佗放了下来,声音平淡的可怕,就仿佛是换了个人一般,轻声问道:
  “那你可有方法救治?”
  其实当他看到华佗不住叹息的时候,便知道就算以华佗通神的医术,也未必有什么办法,但仍然不死心的问了出来。
  “若只是如此,华某虽然无法让貂蝉姑娘彻底痊愈,但在她体内的那股诡异的力量作用下,再加上华某的医术,还是有自信延续貂蝉姑娘至少十年的寿命,可是……”
  “可是貂蝉姑娘这几个月忧思过重,常常处于惶恐不安之中,心脉已然枯竭,华某……真的无能为力了……”
  “经过华某的银针,貂蝉姑娘这几日会有时清醒,但想必……挨不过五日了……”
  “忧思过重,惶恐不安……”
  这八个字如同一根针狠狠的刺在叶斌的心口,让他不自觉的倒退数步,如同着了魔一般,嘴里不住的念着:
  “忧思过重,惶恐不安……”
  他怎会不知道,貂蝉这几个月思念的是什么,害怕的是什么?
  叶斌再也不理会华佗,轻轻的走进貂蝉的帐内,看着貂蝉惨白的脸颊上挂着忧虑的神情,眼泪毫无征兆的流了下来,泪水模糊的视线,让他仿佛看到貂蝉清醒了过来,巧笑嫣然的依偎在他怀中,诉说着一件件平凡的小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也不想控制自己,如同孩子一般,握着貂蝉的柔荑,不断的说着: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们还有很多事没有做,你说过,你喜欢神农谷的宁静,我们回去,我们现在就回去,再也不管这边的事儿了,你说过的……你舍不得那里的青山绿水,舍不得那里的的平淡安静,舍不得那里的一草一木,你想要在湖泊中央,建一栋小别院,在种满红彤彤的橡树……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但你知道吗?你走之后我便命人建好了,可你怎么舍得不去看一眼……你还答应过嫣儿,我们要一起去打猎的……你舍得让她伤心么?”
  “我什么都不要了,你醒过来啊……”叶斌不知道自己多久没这么哭过了,他是一城之主,他是野人祭祀,他是十万人的希望,他是玩家第一人,他高高在上,在任何人面前,他都不可能将自己脆弱的一面‘露’出来。
  可是当想起那八个字的时候,可当看到貂蝉憔悴的面孔,可当听到她一声声呓语的时候,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一切,只记得……眼前这个‘女’孩儿,是他深爱的人儿……
  “我还没来及给你一个承诺,更没来得及给你一个名分,你怎么能走……”
  叶斌没有看见,貂蝉的眉‘毛’微微动了动,眼角竟然流出一行泪水,在俏脸上划出一道泪痕,她的呼吸依旧薄弱,脸颊依旧苍白,可却多了一丝表情。
  “叶君!”
  叶斌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竟然听到了貂蝉的声音。
  “叶君……我都知道的!”
  貂蝉一双泪眼充满了幸福的看着叶斌,挣扎着靠在他的怀中,将他眼中的泪水轻轻拭干,娇嗔道:“原来当日你都听见了……”
  貂蝉惨白的脸颊上透脉些许红晕,小拳头无力的打在叶斌的‘胸’口,旋即紧紧的贴在叶斌的‘胸’口,轻声说道:“蝉自知命薄,无福享受,但蝉儿知足了,蝉儿不要名分,也不要承诺……”叶斌刚要说话,却见貂蝉用‘玉’手轻轻捂住他的嘴角,冰凉的柔荑让叶斌心中更痛。
  “能与叶君相伴一刻,胜过看‘花’开一世,蝉儿……真的知足了!”
  貂蝉的眼神有些悠远,仿佛是向往着什么……
  “若是有可能,蝉儿也想在种满红彤彤橡树的庭院中为叶君翩然起舞,蝉儿的舞姿很好呢……”貂蝉的神情黯淡了下来。
  “可蝉儿真的没有力气了……蝉儿真的想为叶君轻舞一曲……真的很想!”
  叶斌紧紧的将貂蝉揽在怀中。
  “我们……这就回去,一定有机会的,一定有……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任何人也无法让你离开我。”
  貂蝉不知何时,又昏‘迷’了过去,这次她脸上却没有了忧虑的神‘色’,有的只是浓浓的不舍与幸福的依恋。..

Snap Time:2018-10-23 02:47:20  ExecTime:0.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