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北游》全文阅读

作者:洛水  知北游最新章节  知北游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知北游最新章节第五章自在天(13-11-08)      第四章超越知微(下)(13-11-06)      第四章超越知微(上)(13-11-03)     

第三章复仇(六)


  两道身影一白一紫,进退如电,时而被掀起的浪峰淹没,时而又从坠落的浪谷下浮现出来。
  波涛声,喘息声,刀锋撕裂空气声,甚至连轻微的衣袂翻飞声也清晰可闻,提醒我这幅画面并非幻象,而是真实发生在红尘天大海上的刀道决战。
  碧大哥白衫上血花点点,如同冰冷雪地上凄艳盛开的红梅。而公子樱身上纤尘不染,毫发无损,双方实力高下立判。
  出乎意料的是,碧大哥牢牢把握住战局的主动,双掌不断劈出变幻如潮的无形刀气,每一刀极尽凌厉凶悍,以命搏命,始终压着公子樱猛攻。
  我暗暗蹙眉,高手相争,总会暗留一丝余力,以供后续变化。碧大哥这么全力以赴地强攻,等于孤注一掷,一旦无法击溃公子樱,死的只能是自己。
  楚度收于腰间的一只拳头倏然消失了。
  我顷刻察觉自己的气机被楚度牢牢锁定。即使我再次隐入弦象,满场游走,一时也难以摆脱。
  “轰!”水花滚如雪崩,楚度的拳头竟然从碧潮戈与公子樱交战的画面中探出,划过一道逆天反地的怪异轨迹,击向我的面门。
  交战的画面像水花一样溅碎,碎片又在拳头背后纷纷汇聚,重合成一幅完整的画面,其中的玄妙处令我目瞪口呆。
  单论法术的精妙,楚度远远超过了任何人,堪称当之无愧的北境第一。
  我身形飞速闪动。螭枪撩起无数莹莹闪烁的光点,或点、或撩、或扫、或刺。群鸦归巢般纷纷投向拳头,试图化解楚度这蓄谋已久的一拳,不愿与之硬拼。
  然而拳头在半空变化莫测,忽顿、忽进、忽缓、忽,仿佛时而从北境的天地中冲出去,时而又从外面突兀闯入,将原本连贯的天地空间搞得支离破碎。
  螭明明看到拳头,却拦截不住。每一枪都从拳头旁扑空,空有惊人的速度而无从发挥。
  我心知,天地的秩序已被这一拳彻底扰乱,才会令螭产生怪异的矛盾感,无法正确判断这一拳的来势。唯有我洞观心镜,才勉强把握到这一拳的脉络。
  楚度是在逼我硬接这一拳,逼我碰触北境的意志。
  楚度身后。碧大哥和公子樱交错而过。碧大哥的手刀从公子樱鬓旁擦落,后者一点黛眉刀反手勾去,一点鲜血溅上碧大哥的衣衫。
  我心意稍乱,楚度拳头已至。不得已,我撼动全身法力,硬拼一记。
  两人同时闷哼。齐齐后退,掀起的数十丈水墙将我们身形淹没。
  我恍惚再次没入天地的最深处,碰触到了北境的意志。
  这一次,我相距北境的意志近在咫尺。
  那是一团无以名状的精神力:似睡似醒,若有若无。浑浑沌沌。清浊难分。飘飘忽忽,浮沉不定。时而空空荡荡。其质也虚。时而盈盈满满,其质也实。是无所谓大,细微处甚于须弥芥子,不可窥观。也无所谓小,广茫处尤胜天地宇宙,难尽全貌。
  一缕缕玄妙的波动从这团精神力中散发出来,无不极尽天地至理,时空奥妙。我顿时心中一动,涌出一股无法抑制的饥渴欲望,想靠近这团精神力,将其吞噬。
  念头一生,这团精神力当即生出感应,似是睁开了迷蒙的眼睛。
  蓦地,我浑身汗毛倒竖,仿佛被一头无比凶险的巨兽盯上。
  “哗哗!”波涛的拍击声传入耳中,我恰好从天地的核心处退出,兀自惊魂未定,被北境盯视的感觉一直不曾消除。
  楚度仍旧立在对面,大哥和公子樱浮现于水光中。乍一看,仿佛三人同处在红尘天的大海上,随着海浪跌宕起伏,并无地域相隔。
  “嘶嘶!”刀气纵横,鸣响不绝。碧大哥跃至高空,双掌举过头顶,刚烈的刀气带着一往无前、玉石俱焚的气势往下直劈。
  公子樱举头仰视,掌中的一点黛眉刀随着刀气转动挪移,灵妙变化,就是不与大哥正面交击。翠碧色的刀光左一斩,右一切,看似杂乱无章,击向空处,但每一刀击出,都将大哥凌厉无匹的刀气削弱一分。
  等到刀气落至公子樱头顶上方时,攻势已经衰减。
  公子樱刀光一闪,看似迎上。双方即将触实*潢色小说之际,公子樱陡然抽刀,身形后移,刀气堪堪从他额前劈下,光洁白皙的额头渗出一缕蜿蜒的鲜血。
  我的心猛然往下一沉,大哥这一刀最后的力量也被公子樱的刀光引出,后果不堪设想。
  刀光一闪,后退的一点黛眉刀转过曼妙的弧度,骤然向前斩出,进退转换巧妙,衔接无隙,清碧色的刀光发出清越的激鸣。
  刀光清冽如水,在视野中不断放大,霎时化作了楚度的拳头!拳头直击我的面门,一眼望去,这一拳竟然是随着公子樱的刀势而出,业已分不清这是楚度的拳头,还是一点黛眉刀了。
  此时此刻,双刀对战的画面似和楚度融为一体,远近虚实已无从分辨。
  我心头剧震,楚度的镜花水月大法显然即将圆满,臻至真幻如一的地步。一旦如此,即使远隔天涯,他也可随意插入公子樱与大哥的战局,将任何一方击毙。
  拳头遥空击至,速度并不,轨迹也异常清晰,但气势磅礴无双,呼啸的拳风从四面八方响起,将整片水域笼罩在这一拳的威力中,令人无法闪躲。
  楚度这一拳将我逼到了生死存亡的极限。若再被他打入天地核心,我必然难逃与北境意志正面交锋的险地。
  所有的杂念在一瞬间敛去。
  我闪动的身形戛然而止,停立在一团湍急的浪尖上,心镜一片澄澈浑融,将碧大哥和公子樱的身影彻底抹掉。
  道心清楚无误地显现出来。
  舍道之外,再无它物!
  凝视拳头,我的眼神漠然如神。
  风浪湍急涌动,波涛声却变得越来越轻,天地万物似是随着不断接近的拳头,纷纷向远处退去。
  四周蓦地一片死寂。
  凝视拳头,我的精、气、神仿佛臻至到了静的极点。
  这一刻,天地唯我。
  这一刻,我存在,是以天地存在。
  “天象!”我沉静喝道,言出法随,天空炸开无数雷电。
  “地象!”千丈深的地底震荡不休,裂开深壑,火浆裹着洪水喷涌而出。
  “人象!”魅胎轰然一跳,霎时,千变万化的魅武招式在我身上纷呈绽现,似有无数个魅进击起武。
  无数个魅又在同时破碎,连带着我的肉身、精神一起破碎,化作与天象、地象交融的弦线。
  “三象合一!”我的声音回荡天地,无所不在。
  魅武与弦线终于融合。
  我消失在了楚度的拳头前。
  (关于阿萝,她的本心很强,自创北境式的易经命理,所以能抵制部分葳蕤翡翠的危害。她只能记起那一晚之前的事,也符合现代心理学的选择性失忆。)
  

Snap Time:2018-10-24 06:10:58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