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北游》全文阅读

作者:洛水  知北游最新章节  知北游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知北游最新章节第五章自在天(13-11-08)      第四章超越知微(下)(13-11-06)      第四章超越知微(上)(13-11-03)     

第三章复仇(十一)


    “魂器殉主。”螭沉重的语声像一个浪头打过。

    那一袭血染的白影仿佛从高高的悬崖坠落,如同折断的苍白翅膀,跌入了滔天巨浪中。

    残雪碎玉飞溅,波涛卷起了一切,呼啸着涌向阴霾的远方。

    我立在半空,呆若木鸡,一颗心空空荡荡,仿佛随着溅开的浪花粉碎。

    这么多,这么冰冷的海水,足够用来放声痛哭,可我的眼睛里流不出一滴泪水。

    我甚至无法感到撕心裂肺的痛苦。

    因为身上最后一丝人的感觉,也在这一刻,被无情的海浪带走了。

    “啊!”我浑身颤抖,仰天尖啸,高高地跌落下来,沉入冰冷湍急的大海。

    往下沉,我一直往下沉,海水淹没了头顶。

    那柄刀,那个天神般高大的身影,那一年琅玕树的鸣响声,陪着我一起往下沉。

    这么深,这么幽暗的海水,足够淹没所有的记忆。

    说起来真可笑,我可以融入无数生灵的情欲,可以体验他们的痛苦,却无法感受自己的。

    如今的我能感受到的,只是弦线的波动。

    往下沉,一直沉到冰冷黑暗的海底。这里就像一座凄凉死寂的坟墓,而我孤独伫立。

    “你真是失败,和我的父亲一样的失败。”隔了很久,我喃喃自语,声音比海底更荒凉,“你们都很失败。”

    “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以为想要追寻的梦想,想要追寻的道是什么?你们以为可以带着羁绊,带着自以为是的温暖,简简单单地得到它们吗?”

    “你到底有多么想要呢?为了道,你又愿意割舍多少呢?为了琅瑛,你会变疯。为了我,你可以下跪。一年又一年,总会有这个,那个。太多的东西让你委曲求全,难以割舍。”

    “最终,你只会在漫长的岁月中割舍自己。最终,你只会说这么一句:‘我以为但是’”

    “或许临死前,你孤独地躺在孤独的海底,会想起往事,想起自己曾经追寻过的道。想起自己不惜一切渴望过的梦想。”

    “它们曾经距离你如此之近。”

    “而现在它们遥不可及,只剩回忆。”

    “它们和你,都慢慢地被彼此遗忘。”

    “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准备好。因为无论是道,还是梦想,都是无比残酷的东西。”

    我的语声越来越漠然,心镜映照出深沉如渊的神威。无数枚精神种子上下沉浮,龙蝶的惨叫声回荡在心灵的最深处。

    “我不想重复你们的道路。”

    一根根新的弦线凭空生出,玄妙振动,这是吞噬了部分的龙蝶魂魄所化,已被我重新融合,可以操纵御敌了。我蓦然感应到,当我将龙蝶吞噬完毕的一刻。便是迈出那一步的契机。

    “我绝不能在半途倒下,没有人可以让我在半途倒下。”

    又隔了很久。

    我缓缓向上浮起。

    那柄刀,那个高大如天神的身影,那一年琅玕树的鸣响声,永远留在了沉眠的海底。

    “你们追寻过的东西,我会替你们实现。”我向着海面冉冉升起,浑身散发出神祗般的气势,煌煌如威严烈日。

    “哪怕举世皆敌。哪怕舍弃一切,哪怕得到的并非想象中那么完满。”我不断上升,浮向海面,浮向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但至少临死前,我可以告诉自己,我触摸到了想要追寻的东西!我——选择了要选择的道!”水柱喷涌,巨浪滔天。我仿佛挟卷起整个大海,冲向天空。

    空旷的海面上,水汽弥漫,公子樱早已不知所踪。

    “你逃不掉的。公子樱,我会让你用最残酷的方式死去。”我淡淡地说道。

    数日后,我悄然潜入了清虚天。

    “老夫雷猛,拜见北境之主。”雷猛跪伏在地,雄壮如狮的身躯不自禁地僵硬,承受不住我身上不经意间流露的神祗气势。
*潢色小说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
    只有我迈出那一步,才能自如地控制这股气势。

    水声潺潺,我目光扫过四周阴暗潮湿的洞窟,这里是水下溶洞,顺着曲折迂回的暗流,可以直通百里外的碧落赋。

    “这么多年潜藏在碧落赋,辛苦你了。”我淡漠地说道,弦线闪电般刺进雷猛的精神世界,深入核心,烙印种子,全然无视对方的精神防御。自从我进化成弦线,情欲之道的威力再深一层,知微以下的人根本挡不住弦线的攻击。而被我埋下精神种子的人,我已能操控他们的情欲。

    雷猛的一生清晰浮现在心镜上。他本是碧落赋的一名杂役,被吉祥天暗自收拢,得授秘法,后来道行大进,成为卧底碧落赋的长老,负责守护柠真。

    “这是属下的本份。”雷猛颤颤巍巍地道,心中的“惧”被我弦线勾动,猛然放大,吓得他面色如土,浑身发抖。

    “这么说来,碧落赋已被布下天罗地网的道阵。”我轻振弦线,驱散了雷猛心中的“惧”,如同控制着一个乖乖听话的牵线木偶。

    雷猛果然面色舒缓,点头道:“公子樱与海龙王决战后,立即赶回碧落赋,设下重重禁制防御。一旦有外敌触及道阵,他会当场知晓。”

    我笑了笑:“他倒是很小心,只怕楚度也藏在碧落赋附近,蠢蠢欲动。只要本座一现身,他们就能采取对策。若是公子樱一心想逃,本座的确很难杀掉他。”

    雷猛恭谨地道:“请北境之主放心,属下已经偷偷在道阵中做了点手脚。只要我们沿着这条水下溶洞,就能穿过天罗地网的禁制,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碧落赋。不过”

    “不过碧落赋实在太大,共有七十二处洞天奇景,谁也不知道公子樱待在哪一处,对么?”我打断了他的话,对雷猛的心思洞若观火。

    雷猛惊异地看着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道:“北境之主英明。公子樱这几天行踪不定,难以打探出确实的落脚处。”

    我淡淡地道:“柠真在哪里,你总该知道吧?”

    雷猛欣然点头:“公子樱命属下寸步不离,守护小姐。”

    我眼中闪过一丝怅然,默然片刻,绝然道:“那就带本座去见她。你我虽然找不出公子樱,但柠真可以。”

    

Snap Time:2018-05-24 18:05:53  ExecTime:0.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