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  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第2459章粮耗子(18-09-02)      第2458章粮仓(18-09-02)      第2457章山东,干旱(18-09-02)     

第2205章有问题吗?(感谢‘佃佃莹欣’成为本书新盟主)


  陈默转身离去。
  他在京城已经有了些名气,不,是京城官场。
  大家都知道礼部出了一个喜欢和别人洗澡的主事,而且被皇帝重用。
  “好!”
  大雨倾盆依旧盖不住陈默的声音,那些在躲雨的军士不禁齐声叫好。
  那些原本是想看笑话的脸上多了兴奋和狂热。
  还有什么比敲打别国使者更能让人感到自豪和骄傲的吗?
  没有,至少眼下没有!
  然后有人就嘀咕道:“他们要是怒了回国怎么办?”
  是啊!
  那些兴奋少了些,多了些担忧。
  使团已经到京城不少时间了,一下来那么多肤色不同的家伙,京城百姓当做了西洋景,颇多议论。
  不少人都说这三国乃是泰西的大国、强国。
  大明一下招惹三个大国……这妥当吗?
  那些军士都在看着三国使者,众目睽睽之下,反而起了反作用。
  正所谓羞刀难入鞘,多克和阿贝尔才说了狠话,现在被那么多人盯着,他们发现下不了台了。
  “多克。”
  阿贝尔犹豫着说道:“我们必须要维持国家的体面。”
  “是的。”
  多克依旧在恼怒着,他看了亨利一眼,说道:“里斯本在看向远方,想找到更多的陆地,亨利,你不该说些什么吗?”
  亨利摊手道:“我们弱小,养不活自己,就这么简单。”
  阿贝尔阴测测的道:“可远方不但有危险,同样也有无数地盘,肯定有好地方,有很多金银,然后里斯本就会慢慢的强大起来……对吗亨利?”
  多克的眸色微变,靠近阿贝尔,低声道:“你们知道?”
  阿贝尔得意的道:“里斯本一直在寻找地盘,再荒凉的岛屿他们都不会放过,他们就像是喂不饱的狼,多克,我们在大战,他们却在寻找地盘,好笑吗?哈哈哈哈!”
  两人在盯着亨利,两个泰西的大国在盯着弹丸之地里斯本。
  亨利看了一眼那边在躲雨的方醒,淡然道:“我们现在要想的是怎么消除这个羞辱,否则三国的名声将会坠落,至少在明人的眼中已经坠落了。”
  多克和阿贝尔面色一冷,可亨利却不在意这个,他说道:“大明有多大?你们看到了吗?我们……金雀花挡得住吗?”
  他的眼神中全是恳切,以至于多克都没好意思为金雀花吹嘘,“不知道,不过会很难。”
  “法兰克呢?”
  阿贝尔尴尬的道:“很难。”
  他们前段时间被金雀花打成了狗,哪有资格说和大明对抗啊!
  “那我们该做什么?”
  亨利微笑道:“我们要团结起来,一个打不过,三个呢?当我们团结起来,行动一致时,明人真的敢动手吗?”
  三国真要联手的话,那迸发出来的力量真是不小,至少他们觉得可以纵横无敌。
  大雨依旧在下。
  多克看了一眼天空,说道:“还是乌云,阿贝尔,我们回去吗?”
  阿贝尔摇头道:“你决定。”
  亨利微笑道:“里斯本只是个小地方。”
  多克心中狂骂着这两个想看戏的家伙,然后板着脸道:“好吧,我只是想去问问,问问他们为何要轻视金雀花。”
  说完他就走进大雨中,脚步从容,恍如一去不回。
  阿贝尔呆了一下,然后对亨利说道:“法兰克不会退缩。”
  他也走了过去。
  亨利微笑着,然后跑了出去。
  一国的王子,而且还是使者,稳重是必须的,不然就是渎职,丢人。
  亨利一直表现的都很出色,没有辜负里斯本王子和使者的双重身份。
  可他现在却在狂奔。
  没有体面的狂奔!
  他的鞋子在地上践踏着雨水,水花四溅。
  雨水浇灌在他的身上,他依旧在微笑,仿佛那是琼浆玉液。
  他超过了阿贝尔,阿贝尔只能看着他的背影在发呆,然后满面怒色。
  多克听到了声音,他回头,然后愕然,随后阴冷。
  他冲到了方醒的身前,然后抹了一把脸,说道:“这天真是古怪,说下雨就下雨。”
  通译跟来了,然后赶紧翻译。
  陈默已经呆滞了。他没想到他们会马上过来,更没想到亨利会狂奔而至。
  矜持呢?
  作为使者的矜持呢?
  节操呢?
  作为王子的节操呢?
  方醒看着亨缓步而来的多克和阿贝尔,并未对亨利的套近乎做出回应。
  亨利只是看了一眼,就确定眼前这位伯爵大人不是在虚张声势。
  关键是他并不怕激怒三国使者。
  这个发现让他暗自庆幸的同时,心中也在揣测着原因。
  难道大明真的厉害到了可以无惧三国联手吗?
  他微笑道:“本人只是来请见皇帝陛下。”
  他没有隐瞒自己不满的心思,这很关键,他认为这是坦诚的第一步。
  “陛下忙于国事,另外择期。”
  多克和阿贝尔也到了,他们的身上在滴水,木然的看着方醒和亨利在谈话。
  “还有事吗?或是说你们觉得这是在侮辱你们。”
  亨利只是微笑,对方醒的咄咄逼人并未作出还击。
  多克心中气急,说道:“那么大明是要羞辱我们吗?”
  他一句话就把方醒的话扯到了国家的高度,自认为方醒必定不敢接茬。
  “他们说你是大明的第一名将。”
  多克带着压力而来,洪保当初在海峡的话太过压迫人。
  你只是兴和伯所铸京观上面的一具尸骸罢了!
  金雀花的海军统领居然被比喻成了方醒眼中的一具尸骸,这几乎是奇耻大辱。
  沃德当时差点就忍不住想覆灭了明人的船队,可明人总是让一艘船拖在最后面,而且里斯本人也在后面,一旦跑了一艘船,不管是里斯本还是明人的船,大明使团被金雀花全部干掉的消息保证会飞的传回大明。
  所以在码头上第一次见到方醒后,多克就在关注着他,顺带把阿贝尔和亨利拖下水。
  三人经过观察,一致认为这位伯爵大抵就是皇帝的宠臣,压根看不到什么名将之姿,反而更像是隔壁家整天勾引女人的猥琐男。
  是的,那时候他们就是在这样恶意的想象着方醒的真实身份,然后觉得很是意。
  可今天方醒却羞辱了他们!
  实实在在的羞辱!
  任谁被人用手指头勾着招呼都会觉得是羞辱。
  所以多克才被彻底的激怒了,才敢问出那句话。
  在他的推算中,此事就算是闹到了明皇的面前,也万万没有输的道理。
  大明是礼仪之邦!
  是的,这是无数人的共同看法。
  大明讲究礼仪,不会粗鲁,不会不讲道理。
  所以他觉得可以借此发难,让大明重新认识一番金雀花。
  而且大明的船队太过领先,法兰克和里斯本也在警惕着,这就是泰西联盟的基础。
  这就是可以发难的基础。
  所以他自信的看着方醒。
  那些军士都听到了通译的话,都看向了方醒。
  方醒会如何应对?
  软弱,或是强硬。
  众目睽睽之下,方醒看着多克,冷冰冰的反问道:“有问题吗?”
  

Snap Time:2018-10-22 09:34:33  ExecTime: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