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  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第2459章粮耗子(18-09-02)      第2458章粮仓(18-09-02)      第2457章山东,干旱(18-09-02)     

第2206章这里是大明


  “有问题吗?”
  方醒盯着多克问道,神色淡然。
  多克怒道:“当然,这不是朋友……”
  “那么就是敌人!”
  方醒毫不客气的说道:“想做大明的敌人吗?本伯一直在东方杀戮,当然不会拒绝去更远的地方,不管是什么方向。”
  多克走近一步,速的说了一番话,神色凶狠。
  通译随后翻译道:“那是大海,大明如果能带着几十万人通过大海到达泰西,那么金雀花愿意臣服。”
  这话很强硬,阿贝尔心中欢喜,亨利面带忧郁,却退了一步,表明自己和多克不是一伙儿的。
  那些军士不禁大怒,若非是顾忌着军纪,顷刻间多克就会被打个半死。
  “我会去的。”
  瞬间大门内外一片寂静。
  我会去的。
  一句平淡的话,却带着强烈的自信,以及不加掩饰的轻蔑。
  那些军士面色涨红,恨不能马上加入聚宝山卫,或是去水师,等下次大明的船队出发时,跟着去看看泰西,看看金雀花是否真的有这个资本叫嚣。
  多克想反驳,却见通译在颤抖,就喝问道:“你在怕什么?”
  通译看看方醒,说道:“这边……那些大明的敌人给他取了个名字。”
  “什么名字?”
  多克不以为然的问道,他想抓住这次机会,然后顺势和大明展开谈判,而他的底线就是获取航道。
  有了航道才有可能,什么可能都有。
  通译想起了自己在会同馆里听到的那些话,当时他以为是明人自吹自擂,可此刻见到那些军士看向方醒的目光中带着的崇敬,他恍然大悟。
  那不是自吹自擂,那人真是个……
  “魔神……”
  多克楞了一下,通译飞的说道:“他在东方制造了无数杀戮,他所到之处都是尸山血海,他……”
  通译见多克的脸上变色,就说道:“开始我以为是吹嘘,可现在看来,那是真的,他就是一个魔鬼,杀人狂魔!”
  阿贝尔同样通过那些军士的目光探知了方醒的成色,懊悔让他忘却了身上被雨水淋湿的难受。
  而亨利已经抢先了一步,他一直在微笑,对方醒报以善意的微笑,他觉得自己已经取得了优势。
  他觉得方醒已经镇住了多克,那么接下来就该见好就收。
  方醒就在他诧异的眼神中前进一步,他平静的看着多克,问道:“金雀花确定要与大明为敌吗?”
  多克愕然,然后说道:“这事只是……”
  方醒冷冷的道:“你只需说是,或是不是!”
  多克不知道方醒为何对自己和金雀花抱着那么大的敌意,最终只能归咎于洪保的船队遭遇了金雀花船队的拦截。
  他强笑道:“我……”
  方醒不耐烦的问道:“是,还是不是!”
  方醒在冷冷的看着他,以前这种冷漠被多克认为是平淡,可在知道了方醒的背景之后,马上就变成了杀机。
  同一个神色和表情,在身份背景不一样之后,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
  这便是人的名,树的影。
  “不。”
  多克飞的否认了,然后松了一口气,接着一股屈辱感让他不甘心的说道:“这里是大明!”
  一阵奚落的嘘声后,那些军士开始各自归去。
  “是的,但是在那条海峡之上,本伯也敢这样问你。”
  一股疾风夹着雨滴扑了过来,扑打在方醒的脸上。他并未眨眼,他在盯着多克,只要多克敢反驳,那么他就敢开驱逐泰西使者的先河。
  亨利心中焦急,就劝道:“多克只是急了些……”
  方醒侧脸看向他,讥诮的道:“里斯本一心想往外面扩张,三国之中,对大明敌意最强的应该就是你,亨利,别否认,否则我会把你扔进虎笼里去!”
  亨利摊开手,无辜的道:“不,里斯本只是想寻找耕地。”
  方醒不置可否的道:“大明只看行动,朋友有美酒,敌人有长刀。”
  亨利哑口无言,阿贝尔最后被方醒瞥了一眼,以为他要挑刺,急忙笑了起来。
  可方醒的目光在他的身上一扫而过,并未停留。
  他再次告诫道:“这里是大明!”
  他用多克的话来回击,意义却截然不同。
  “是想做朋友还是敌人,这取决于你们自身。”
  “不管你们是朋友还是敌人,大明依旧会屹立在东方,若有挑衅,本伯将会向陛下请命,提兵泰西…….”
  皇帝决定了觐见的时间,而朱瞻基生病需要休养,可这三人居然敢来找麻烦,方醒的心中想到了许多。
  这些想法最终化为杀机。
  “本伯最后告诫你们,这里是大明!”
  方醒提高了声音,不屑之意很明显。
  是的,看看那些门里的军士,他们的骄傲丝毫不加掩饰。
  这里是大明,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头,就算你是龙,那么紫禁城里也有龙,比你更凶狠的龙,你得趴着!
  这三国中有两国将会接连统御海洋,按照那些相师的说法,这便是有龙气。
  亨利微微垂首,表示没有异议。
  阿贝尔知道今天来错了,于是就渐渐微笑。
  多克不明白方醒为何总要拿自己来开刀,当着其他两国使者的面,外加那些明人的军士在看着,他和金雀花的脸面已经荡然无存。
  他抬头,眼神凶狠。
  他准备用一句狠话来挽回影响,可当对上了方醒那冷漠的眸子后,他不由自主的打个寒颤,然后不禁退了一步。
  “老爷,雨小了。”
  辛老七站在方醒的侧面,见多克丧胆,就说道:“侄小姐该到了。”
  方醒微笑道:“是,珠珠该到了,无忧该欢喜了,我们走。”
  家丁牵来马,方醒从上马到离去,再也没看那三人一眼。
  “这才是兴和伯啊!”
  一个军士看着方醒远去,不禁赞叹了一句。
  小旗官艳羡的道:“啥时候我能有兴和伯这等煞气就好了,不,有一成就好了。”
  当值的百户官冷冷的道:“那你得先铸几座京观!”
  小旗官遗憾的道:“京观……这些年也就是兴和伯铸过。”
  百户官用下巴往使者那边挑一下,说道:“看到没有,先前趾高气昂,被兴和伯一番话直接杀掉了威风,等陛见时他们自然失了气势,这才是兴和伯的目的啊!”
  “多克,你刚才被吓傻了吗?”
  多克一直在呆滞着,直至被阿贝尔讥讽了一下,那眼珠子才重新开始转动起来。
  他看了一眼冷笑着的亨利,再看看幸灾乐祸的阿贝尔,喃喃的道:“他真想杀了我,他真敢杀了我……”
  阿贝尔刚才没有直面方醒的眼神,所以他以为这是多克在给自己的脸上贴金,就取笑道:“那是你的错觉多克,亨利,你说对吗?”
  “亨利?”
  亨利没回答,阿贝尔看了他一眼,然后愕然。
  “是的,他刚才是真想杀了多克。”
  亨利一直在旁观,所以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阿贝尔惊讶,然后呆若木鸡。
  那人……那人他竟然敢杀使者吗?
  

Snap Time:2018-10-22 10:17:43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