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  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第2459章粮耗子(18-09-02)      第2458章粮仓(18-09-02)      第2457章山东,干旱(18-09-02)     

第2237章府衙前的戏


  “他抓人了。”
  黄俭从未这么害怕过,所以神色慌张。
  “老师,他抓了一百余人,还在抓。”
  汪元厌恶的皱眉道:“你想说什么?”
  黄俭喝了一口茶水,有些无助的道:“老师,国朝那么些年,从未见过这般跋扈的人啊!”
  汪元木然的道:“他这是敲山震虎,金陵城,乃至于整个南方都在惶然不安中,”
  黄俭想说话,汪元抬头道:“去吧,真怕了的话,你就去海边,那里有个村子专门做罐头,你去那边,保证无人知晓。”
  黄俭躬身告退。
  出了汪家之后,他就去了府衙。
  府衙最近很热闹,那些被抓的士绅家属都在哭嚎,每日不休,更换人的频率也很,可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典范。
  “.…..大老爷啊!我家老爷没犯事啊!那是污蔑,若是犯事了,巡检司难道会不抓?那是污蔑啊大老爷!”
  一个妇人跪坐在府衙侧面嚎哭着,她的身后有两个孩子也在哭,只是黄俭却看出是假哭。
  那个略大些的孩子边哭边看着周围,眼泪全无也就罢了,可竟然在看到挑着油饼担子的小贩后在流口水。
  这请的人不地道啊!
  黄俭知道金陵城中有青皮控制了一群人,这些人平日里就是以卖惨为生。
  欠债不还、被人欺负了……一句话,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他们解决不了的。
  而在应天府衙前演戏,这还是第一次。
  好大的胆子啊!
  黄俭看着这些妇孺在嚎哭着,然后在边上找到了一个青皮,一小串铜钱从袖口里递过去,一切都变得顺畅起来。
  “没人管?”
  青皮诧异的看着他道:“谁会管啊!都是假哭假闹,府衙的人只要他们不出格,不挡大门,就当做是看热闹。”
  黄俭点头道:“看着是很热闹,只是没用啊!”
  青皮呵呵笑道:“这是要同情呢!那些人都知道自家的人犯禁,不过却不肯被判重罪,就想裹挟了百姓士绅们闹事,可谁是傻瓜啊!兴和伯就在金陵,谁会犯傻?”
  黄俭懂了,最后问道:“兴和伯没管吗?”
  青皮砸吧着嘴,叹息道:“难怪人家是兴和伯,咱们只是青皮呢!根本就没管,谁敢闹出格?没人敢啊!这便是煞气,一来就定下了规矩,没人敢违背。”
  黄俭的眼神微动,问道:“兴和伯就那么可怕?你们可是地头蛇啊!”
  青皮的眼神中多了些不屑,说道:“你是士绅吧?别挑拨,咱们干了这个,就没想过和兴和伯这等杀神过手,当年有人想过手,结果被兴和伯杀的人头滚滚,上次在山东,那位辛老七可是以一当百,杀的山东那些强人都跑了。”
  ……
  “伯爷,那些都是假的,只要您一句话,下官马上就把那些人拿了,然后询问出个底细。”
  费石最近很殷勤,他去年想调去京城,自觉关系没问题,可谁曾想锦衣卫内部有人举报他,说他为了自己的妻弟徇私。
  那只是为了妻弟找个关系,好给上官一个好印象罢了。可居然被人举报,费石也只能去信自辩,然后被打了回来。
  他记得传信人的一句话:“大人说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在含糊其辞,就凭着这个,这次轮不到你!”
  他认输,知道自己的手段让沈阳有些不满,所以在尽力的弥补。
  方醒在看京城的书信,闻言抬头道:“不必了,那只是把戏,看他们表演也是一件乐事。”
  费石纠结的道:“伯爷,那些人家聚合起来的分量不轻啊!”
  方醒把土豆写的信小心的收好,然后说道:“本伯就等着看他们的分量,最好是谋逆,规模大一些。”
  好狠辣的人啊!
  费石相信自己的眼力,所以知道方醒所言非虚,他是真的希望那些士绅能造反的。
  他在放纵,在钓鱼!
  于是就这样过了几天,府衙前依旧每天有人嚎哭。
  李秀有些不耐烦,就叫人去驱赶了几次,谁曾想那些人做出一头撞死在府衙大门上的姿态,顿时就吓住了他。
  要是事情闹大了,不管谁有理,他李秀就是最佳的背锅侠。
  ……
  秋风渐渐寒冷,一队骑兵冲进了金陵城,然后去了方醒的驻地。
  府衙外的嚎哭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了,如今从演戏变成了套路,每日都有闲人在周围旁观,顺带还指指点点的,说哪个哭的像,哪个哭的假。
  这些人的背后就是士绅,他们期待能用这种方式来召唤同伴,当然,最好的结果就是李秀大怒,直接镇压。
  但他们最忌惮的还是一直没动静的方醒。
  试应手!
  这就是试应手!
  结果方醒没搭理,让出钱的人就尴尬了。
  啊!拿下这些人,然后拷打问话,问问是谁在背后指使了这一切……
  可方醒就是不搭理,而李秀到后面也当没这回事,只要不冲击府衙,就随便他们闹腾。
  于是府衙外面就成了戏台子,每日有人表演,有人观看,甚至有人叫好,或是叫骂哭的假…...
  这些‘演员’也懈怠了,坐在地上发呆,偶尔嚎一声。
  刚开始他们还有些害怕,但是给钱的人下了血本,他们就算是被关个三五年都觉得不亏,所以才咬牙坚持。
  等到了现在,他们就像是正经营生一般的每日来嚎两声,都习惯了。
  包括府衙里的官吏,有时候他们偷懒不嚎哭,里面都会有人出来查看,顺带喊一嗓子。
  哭起来!
  所以他们会隔一阵子就哭几声。
  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嚎哭了一下,觉得上午的差事算是应付过去了。
  然后她就听到了马蹄声,怀里的孩子也瞪大了眼睛在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方醒。
  被一队骑兵簇拥而来的方醒。
  一个坐在地上的老头突然喊道:“是兴和伯,跑啊!”
  那些围观的闲人正在好奇方醒终于出窝了,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奇观。
  刚才还在表演的那十多个男女老少,顷刻间就像是看到猛虎的羊群,一下就消失了。
  烟尘滚滚间,府衙前只留下了几只烂布鞋,外加几泡孩子留下的尿。
  “兴和伯,为何一直不拿了他们?”
  王贺觉得方醒越发的高深莫测了,根本就猜不到他的心思。
  方醒下马,随口道:“锦衣卫的人查过了,都是些可怜的百姓,没了过冬的钱粮,所以才咬牙来行险。本伯就给他们挣这个钱又如何……”
  王贺愕然,不禁说道:“兴和伯,这些都是见钱眼开的人,您还怜惜他们?”
  方醒走到府衙前,回身看了一眼围观者们,说道:“他们又没谋财害命,只是在府衙前唱个戏而已……”
  围观的人群中肯定有眼线,方醒看了一圈,转身上了台阶。
  

Snap Time:2018-10-21 03:50:22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