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道纪》全文阅读

作者:暗丶修兰  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创始道纪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创始道纪最新章节第七百零一章,恩怨到头终有报(18-09-07)      第七百章,还债时刻(18-09-07)      第六百九十九章,粲的恐惧根源(18-09-07)     

第三百七十九章,虚荣


  昆仑门也来参加这一次神戒楼的点评,昆仑山掌门乾极穿着一身银色道袍,虽然年过百岁但样貌却似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和洛天站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洛天的哥哥,相貌堂堂更是器宇不凡,走到哪里都是一副焦点的模样,当然他自身天丹境十层的修为也足够强大,差一步便上了玄关境成为人间的超级高手之一。
  乾极排场不小,身后跟着数十名弟子,因为穿的都是一样制式的昆仑门道袍所以站在一起时非常惹眼。
  南宫却对乾极有些嗤之以鼻,远远扫了他一眼后说道:“那个怕血又爱装模作样的家伙来了,希望他别看见我不然……”
  刚说出这句话乾极道人就望向了南宫这边,即便南宫用茶壶遮盖了自己的脸可对方还是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然后带着一大队人马走了过来,昆仑门这么多人一动,众人的视线自然跟着看了过来,本来月影会一行数人不讲排场所以非常低调,坐在茶摊上也没被别人认出来过,但昆仑门这边一过来,立刻有人认出了南宫,玄关境的超级高手哪个不是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一旦被认出了自然引起轰动。
  “月影会的会长自这儿,这可是南宫前辈。”
  “玄关境的高手,这次来神戒楼没白来果然能看见江湖上的大佬。”
  “也不知道昆仑门乾极道人和南宫交手谁更厉害,这可都是圈子里名声在外的强者。”
  众人议论纷纷,南宫脸上明显有些不悦,也没起身迎接乾极道人,乾极倒是笑脸盈盈地走过来坐在了南宫对面的椅子上,拱了拱手说道:“南宫阁下,真是好久不见,上次一别到今日已有五年时间,对你我而言时光如那树叶生长凋零,仿若弹指间所发生的一般。”
  南宫笑了笑道:“我可不能和你比,你可是永远青春的,我都是糟老头一个了,说起来你还比我大好几十岁呢。”
  乾极道人也不动怒微笑着说:“这一次神戒楼内墨凉生点评江湖,你我应该都会被提及,我差一步未能突破到玄关之境,应该会被放在天丹第一,可惜了,若是我能跨入玄关之境倒是能听一听自己和你们这些玄关前辈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乾极道人闭关未能突破到玄关境,所以在这次点评中他排不到超级高手的行列,就算要点评也会被放在天丹境的高手行列中点评,乾极自封如今江湖里天丹境的第一人,言语之中也透露出自己目前是天丹境中最强的。
  南宫扫了他一眼后说道:“就算放在天丹境内你也未必是第一人。”
  这句话当着乾极的面说出口可有些打他脸的意思了,乾极神色当即微微一变但也没动怒,继续笑着说道:“不知道南宫阁下觉得天丹境内还有谁比我更强?”
  周围的人伸长了耳朵想听一听南宫的高见,谁才是同境界之王的争论一直都在各个境界之中争论不休,就拿天丹境来说,能到达天丹境的都是有天赋有造化的修士,心气都很高而且到了天丹境十层或者九层,谁没点底牌绝招,互相之间不服气也是正常的,谁是第一不真刀真枪干一架是分不出来的,乾极说自己是天丹境第一人,南宫却说不是,这争论可就有意思了。
  “莫非是你们杀手圈山风堂的老元帅,还是大元天成府内的长老,亦或者是玄风门的某位峰主?呵呵,在下这点信心还是有的,就算这几位不服气和我交手我也不怕,在下就是天丹境第一人。”乾极道人这话说的倒是硬气,毕竟自己门派的众弟子就站在身后,还有那么多江湖人士围在旁边看热闹,乾极道人这么要面子的人怎么会在这时候丢了脸面。
  南宫却喝了口茶后说道:“不是那些老家伙,而是坐在你面前的人,在我看来天丹境第一人是这小子。”
  说完南宫伸手指了指身边的洛天,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终于从两位前辈高手的身上转移到了洛天身上,这个坐在南宫身边穿着长相貌不惊人的年轻男子并不耀眼,就在刚刚所有人都没发现他就是最近在大陆上风头很劲的新晋杀手白虎洛天。
  如果他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字只是坐在那里,那他就和任何一个邻家的大男生一样平凡,没有那股子杀气,没有双怪夜袍,没有狂剑和缭绕在身体四周的神火邪气,他真的很普通,一个长相清秀看着挺舒服却让人不那么容易记住的男生而已。
  但终于有人认出了他,大声说道:“是新晋白虎,月影会的天才洛天。”
  这一声大喊所有人都开始惊讶地窃窃私语起来。
  “我听说过他,据说是史上最年轻的天丹境高手,二十来岁就到天丹境了,即便是那些超级门派精心培养的天才都赶不上他。”
  “这厮的人生简直是从地上直冲云霄,不知道这货到底得过多少次造化,二十来岁的天丹境高手,简直不可思议,我当初第一次听说这件事的时候觉得肯定是谣言,后来关于他的事情越来越多,听说他还和鹿天泽动过手。”
  “终于见到本人了,他娘的比我想象中还年轻,而且怎么长的也不是特别出众,不是传说中他身上有邪影还有神火吗,怎么都没有啊?”
  洛天被这些人看的浑身不自在,乾极道人倒是对洛天笑了笑道:“听说过你,端木紫也在我面前不止一次提起过你,现在的你是我们昆仑门年轻弟子的偶像,他们都是你的崇拜者。”
  洛天抬起头,看见昆仑门众弟子的确都看向了自己,但其中并没有端木紫。
  “前辈过奖了,我可比不上前辈。”洛天谦虚了一把,然而旁边的南宫却嚷嚷起来。
  “谦虚什么,老夫从来都不说假话,我这么说,乾极道人你也别生气,真打起来这小子现在虽然看起来只有天丹境七层修为,但如果他拼命能打出玄关境的实力,不夸张的说玄关境一层的高手和他过招胜负在五五开之间。”这话要是出自街边的一个江湖散客,那肯定会引起一阵哄笑,大家都会说他酒喝多了胡言乱语,天丹境的和玄关境的打别看修为没差几个境界,但那肯定是找死,就算是乾极道人这么自信和虚荣的家伙也不敢对外夸下海口说自己能和玄关境的超级高手过招还能胜负五五开。
  但这句话是从南宫嘴里说出来的,这可就不同了,众人开始怀疑传说中史无前例的天才是否真的能做到跨越玄关境这个大境界挑战超级高手。
  “前辈,您说的太过了,没那么夸张。”洛天急忙说道,他不喜欢这种高调的感觉,“五五开有些过了,我觉得四六开差不多。”
  这就是洛天的低调,但在其他人眼里却依然是高调的无法言喻。
  “年少轻狂是好事,喜欢出风头也是好性格,但这些话还是不要对外去说,万一有哪位玄关境的高手不乐意找上门来,你是要吃苦头的。”乾极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觉得今日自己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家伙给比下去了,自己应该才是众人崇拜的对象,现在无论是散客还是自己门派的年轻弟子仿佛都成了洛天的崇拜者。
  “多谢前辈提醒。”洛天点头道,“对了,端木紫这一次没有来吗?”
  “大师姐来了,不过被祖师爷差去办事了,你要是想见我们大师姐,回头我们告诉他。”一个昆仑门的弟子没规矩地开口道。
  

Snap Time:2018-09-20 22:45:49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