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镀金时代》全文阅读

作者:黑色的单车  我的镀金时代最新章节  我的镀金时代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的镀金时代最新章节一本书《华娱之疯狂年代》(18-11-17)      新书《钱探吴乾》已经上传求大家支持(18-11-17)      新书《广告之王》开始连载(18-11-17)     

第八百一十二章 嘤嘤怪跳跳糖沙漠风暴


  嘤嘤怪来袭,让白实秋给制住了,可是两个人说的东西,实在是太有趣了。
  很显然,听嘤嘤怪的意思,那就是她觉得自己这次被崔化钠爆出税的事情,这是白实秋搞的鬼。
  也对,按照目前的情况,嘤嘤怪给白实秋多次的攻击,按照白实秋的性子,他要是不出手,那才奇怪呢。
  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白实秋没有承认。
  白实秋至于不承认这个事情吗?
  以白实秋跟嘤嘤怪之间的地位差距,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嘤嘤怪虽然名气不小,但是她的等级跟身家,差了白实秋太远了。
  就是现在的这个情况,白实秋真的把嘤嘤怪身上所有的料都给爆了,然后过来光明正大的告诉嘤嘤怪,就是老子爆的,你能怎么样吧?
  嘤嘤怪能怎么样?
  她不能怎么样,这次拿刀过来,提前埋伏好,就是她最后也是最极端的选择,其他的,她根本就不行。
  现在还被抓住了,也就是说,白实秋完全没有必要骗人。
  那么,如果不是白实秋爆的嘤嘤怪,是谁呢?
  嘤嘤怪有些后怕,她隐约的猜到了。
  “应该是黎瑞钢。”白实秋淡淡的来了一句。
  “你,你不是……”嘤嘤怪不知说什么才好。
  黎瑞钢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这里面有一个逻辑,那就是,黎瑞钢之前威胁了嘤嘤怪,希望这个女人能更进一步,而嘤嘤怪她也是这么做了,从了,她怂了,可是,这不等于满足了黎瑞钢的要求吗?
  但,人都是贪婪的。
  “你自己想清楚吧。”
  白实秋不再多说,因为结论很简单。
  黎瑞钢这么做,好处太多了。
  第一,这就是又逼着嘤嘤怪做出更加激烈的爆料。
  因为,能如此做的最大嫌疑人就是白实秋,那么,你白实秋不仁,就别怪我嘤嘤怪不义!
  第二,帮嘤嘤怪的弟弟,这是举手之劳,而嘤嘤怪完蛋了,那么,正好有谁谁可以顶了她的位置呀。
  第三,这次爆料牵扯的是谁?
  不光是嘤嘤怪,还有冯晓钢,还有华宜!
  华宜的股价跌了吧,冯晓钢也被整的深陷其中了吧,还有王家兄弟,现在谁不都在传,王家兄弟这次一定完蛋了嘛,他们两个在税上有问题嘛。
  第四,让嘤嘤怪跟白实秋真的到一个鱼死网破的程度,他们两个人……现在不就拿刀来了嘛。
  反正就是好处太多太多了,一点儿坏毛病没有,而且,嘤嘤怪的死活跟黎瑞钢有个鸟蛋的关系?
  如此一想,白实秋反而不会这么做。
  因为这个爆料里,白实秋也是受到了极大的牵连,就好像之后的嘤嘤怪做出更加凶狠的攻击,还有华宜其实也是白实秋的产业不是,那部片子要是成功了,或者说,那片子有很大的可能性会成功,现在要是搞出事情来,那白实秋是不是少赚钱了?
  那现在……
  “嘤嘤嘤……”嘤嘤怪这就又哭上了。
  “你哭什么呀?脸都花了。”白实秋对嘤嘤怪的这个动静,真有些……麻麻的感觉。
  “陛下~”嘤嘤怪这称呼变化了,“人家错怪你了,嘤嘤嘤,对不住陛下呀……”
  简直了!
  又恢复了常态的嘤嘤怪。
  那怎么办?
  “哎呦,现在又叫陛下了?”白实秋玩味的看着嘤嘤怪。
  “陛下~”这娘们又变的乖巧了起来。
  但是,白实秋可不是那种很快就能过去的人,他就看了一眼门口那边,那里有把刀呢,“你可真行啊,真的拿刀过来砍我。”
  “陛下~人家错了嘛……”嘤嘤怪此时有些冒汗,但是往白实秋这身子上磨蹭的举动可就更加的热烈了,而且,她这人也比较的有机智,当下凄然道:“人家就是想着,我这人生都是毁了,我恐怕翻不了身了,没有活路了,最后,最后……最后想跟陛下玩一次激烈的。”
  “什么激烈的?”白实秋一脸懵逼。
  嘤嘤怪那烈焰红唇吐出了两个字来,很是娇羞,“强X~”
  这。。。
  这他妈跟刀有关系?
  显然,嘤嘤怪在屈服,想要做点儿补偿,那么,白实秋就满足她一下喽。
  于是乎,这接下来,啪啪啪之中带着更加强烈的啪啪,而且,嘤嘤怪还希望白实秋能多累一些,更狠一些,简直了……
  一番颠鸾倒凤过后,多少有些累,干脆就躺床上休息一下。
  要说这酒店的床,当然没有白实秋家里的那张舒服了,但是,有嘤嘤怪这个娘们的撩拨,一口一个陛下的叫着,再看她额头细汗满满,真个心中自生满足。
  嘤嘤怪有话要说呢,“陛下,我真的是……妾身是不是就这样的完了?”
  “你真的欠了好多的钱?”白实秋手上没有闲着,嘴上的话却有些冷。
  嘤嘤怪其实心里还是很害怕的,她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过关,虽然刚刚也是用心服侍,但真的有些君心难测,没办法,这一次她做的太过了,绝对是一般人无法容忍的行为。
  但她现在也是明白,能救她的就只有白实秋了,接着问道:“陛下帮我出出主意嘛,大不了,大不了……”说到了这里,还很是娇羞呢。
  “大不了什么呀?”白实秋不禁调戏了一句,“我感觉挺大呀。”
  嘤嘤怪娇羞的拍了一下白实秋的胸膛,道:“陛下你真坏!”
  挺大,咳咳……
  接着,嘤嘤怪就在白实秋耳边说了一句……真奇怪呢,这房间又没别人,那说了什么呢?
  “我其实不光是带了刀来,我还带了最近很火的跳跳糖。”
  跳跳糖?
  “……”白实秋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情。
  跳跳糖,这个吧,这个……跟一个词儿有关系,是一场军事行动,叫做沙漠风暴。
  咳咳,就这样吧,这个事儿就是如此的简单而已。
  “你倒是挺会玩呀。”
  “陛下~不要调笑人家了。”
  好吧,白实秋也算是调笑的够了,便很直接的说道:“你欠了多少呀?”
  “这……我也不太好说,但是相对陛下的实力,九牛一毛喽。”
  “你说,你也不少赚,干嘛要……”
  “我跟陛下不一样的,陛下你太厉害了,可我这样的小女子,真的是……嘤嘤嘤……”又哭上了。
  算了,白实秋干脆的说道:“其实,你有一条特别好的路,就看你走不走。”
  “什么路?”嘤嘤怪可积极了,甚至把跳跳糖都拿出来了。
  白实秋笑道:“很简单,你就出来大方的承认,把事情给讲清楚,自己做了什么,欠了多少,能补的就补上,这算是个污点,但这叫知错能改,懂吗?”
  “啊?”嘤嘤怪当时就有些懵逼了。
  她实在是想不到,白实秋竟然给了这么个馊主意。
  白实秋当然明白嘤嘤怪的想法,他接着说道:“你还不明白吗?你这样的去做,其实符合你的人设,要知道,你本来就是被黑起来的明星,当初那么多人黑你,你那么多的黑料,可现在如何?简单的来说,你从崛起的那一天,身上就带着争议,现在公开来,那么,这件事被谅解的可能性非常的高,而且,你还努力补偿,再加上叙述自己的奋斗史,黑历史,各种艰辛苦涩,这些……”
  “噢噢噢!”嘤嘤怪这嘴巴都张的圆了。
  明白了!
  这不就是讲故事嘛,这不就是博同情嘛,这不就是她嘤嘤怪成长历史的一部分嘛!
  确实是个好办法,但关键点就是,这个钱……
  “你真的补不上?”白实秋有些不信。
  “陛下~”
  “你呀!但我告诉你,这个钱只能是算我借你的。”
  “啊?”
  “怎么了?有问题?”
  “借呀~这怎么显的出陛下英明神武呢?”
  “什么他妈英明神武?那都是臭狗屁!”
  显然,嘤嘤怪比较的贪心,她想把这个借字给去掉。
  给就完了!
  你白实秋在乎这么一点儿钱?
  再说了,老娘马上就要给你一场沙漠风暴了呢。
  可白实秋呢?
  故作不懂的道:“当然是借你了,而且还得走公司账呢,要知道,我现在也是众目睽睽之下,我要是一个弄不好,这种财务方面没有处理好,我也完蛋了。”
  唉,这个道理真的很厉害,而且,颇有一种,你嘤嘤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是呀,要不是因为你爆料,那我白实秋怎么会被盯上?
  话说,白实秋的账目是很明白的,非常的清楚,而且,他做了不少的慈善,总体来说绝对是偏正向的。
  另外,他白实秋还能拿到许多的优惠哦,他做的投资都很大嘛。
  那么,嘤嘤怪到底会怎么做呢?
  “陛下~”吸溜。
  这个沙漠风暴也就开始了。。。
  ……
  ……
  马先生在离开了大董之后,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地方,一帮人正在等着呢。
  “情况怎样?”黎瑞钢眉头紧锁。
  “唉~”马先生一声长叹。
  其他人,只有李总跟覃总了,现在连宁姐都不敢请来,更别提还剩下的那个柴志萍,还有什么戴笠人了。
  相当的凋零啊。
  至于柴志萍跟戴笠人这两位,基本上现在也是凉了,戴笠人在大陆被揭穿了真面目,没办法只好回台湾发展。
  得承认一件事,戴笠人演戏是真的很不错,他今年的作品叫做《大佛plus》,这个戏里他算是相当的厉害了。
  这个电影,算是很符合台湾的现实,影射较多,很多人说是神片。
  但大陆不会上的,毕竟两岸关系,还有里面的大尺度。
  反正,现在台湾来人大多是凉了,剩下的几位,也就是他们四人了。
  看马先生的表情,似乎不太好呀。
  “白实秋要一直跟我们都下去?”李总很是生气,多少就有些口不择言,“他就不怕我们狗急跳墙?”
  这话。。。引来其他三位的侧目。
  马先生打圆场道:“李总此言话糙理不糙。白实秋这个家伙,现在是不想和解,他们要跟我们干到底了,而且,他最终的目标是想要拿下我的桃宝系。”
  艹……没人说这个词儿,但大家心里都是这样的。
  黎瑞钢此时一脸的悲情,“马兄,对不住!是我当初错了!”
  此时承认错误有用?
  但至少做到位了,马先生还能说什么?
  “没什么的,我当初也是过于着急,但,就眼下的情况,白实秋这个混蛋想要拿到我的桃宝系,呵呵……”马先生实力毕竟不俗,而且现在明面上看,他是占有优势的。
  至于,白实秋跟孙政义完成了交易之后会如何,这就有些不好琢磨了,但是,桃宝有一点好,就是上市的时候是合伙人制的,不是谁拿的股份多谁就能统治一切。
  覃总这个时候说道:“那个家伙的爆料是怎么回事?”
  他这话,引起了马先生跟黎瑞钢还有李总的侧目。
  马先生不禁问黎瑞钢道:“莫非,不是黎兄所为?”
  “我倒是有这份料,但是,我在犹豫怎么爆呀,我跟那个家伙也不熟悉呀。”
  此话,让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是我们这边的,那莫非是白实秋?
  

Snap Time:2018-12-13 14:59:48  ExecTime: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