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镀金时代》全文阅读

作者:黑色的单车  我的镀金时代最新章节  我的镀金时代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的镀金时代最新章节第六百三十六章一挑三还不够,直接来个一调四!白实秋的专访(18-04-06)      第六百三十五章混战升级!(18-04-06)      第六百三十四章浑水摸鱼白实秋,甜甜这公主脾气真不小(18-04-06)     

第五百零三章决战前夜,吃顿好的,娱乐新皇,后对后


  “把这4个亿的窟窿给我堵上!”
  “什么?这怎么可能!”
  “如果不堵上,那你就完蛋!”
  “大师!你不能这样,那叫4个亿,我现在又是被重点的盯梢对象,众目睽睽之下,我怎么好腾挪这么大的一笔钱呢?”
  “我呸!4个亿还大?你小子手上拿了多少的资金,你当我不知道吗?这对你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大师,这些个钱都有用处的,要是几千万,或者说一两个亿也就算了,可是这……太难了。”
  “我不管!你得想办法,不然大家一起完蛋,我王双木不过烂命一条,比不得你金贵,你自己想办法吧,哼哼!在别人哪里,4个亿算个屁呀!”
  ……
  王双木豁出去了,他找了自己最后的希望,那人手上有绝对足够的资金来填上这个大洞,只不过,没想到那个白痴竟然胆子这么小。
  混蛋,你只要搬运几下,4个亿而已,不就有了嘛!
  其实,就道理上来书,少了4个亿,那就是少了,除非是再赚回来,不然怎么搬运也是不可能凭空出现的,就好像他王大师变蛇,那也是有蛇才能变的出来的,凭空怎么会有蛇呢?
  而且啊,那蛇头再接,还需要将两条差不多的蛇,其中一个弄上些个刀伤,另一条砍断蛇头,这才行吗,不然怎么接上还能活灵活现的?
  我这戏法变的容易嘛我!
  王双木想的差不多了,大师的姿态就又拿了出来。
  不过嘛。。。
  “周勇那个混蛋,办事不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该打!”
  王大师这就准备去收拾收拾他的好徒弟了,这个花了500万来拜师的混蛋,这次他搞了这么大个祸事出来,至少得让他拿个一千万出来才行。
  想到这里,很干脆的就又拨打了电话,找周勇。
  王大师也曾经想过自己应该去香港,但一合计这个亏空的事情是在香港发的,可能最近那个地方对自己不利,再加上,要敲周勇的钱,那在香港就不对了,得让周勇回大陆嘛。
  “周勇!你赶紧回来!”
  “师父,你这可是要整治徒儿吗?”
  “这……你办了错事,难道不该整治你吗?”
  “师父,徒儿可都是按照您老人家的吩咐办事……你要是整治徒儿,那徒儿可就不回去了,你要是不整治徒儿,那徒儿就回去。”
  “你,你回来吧,我不整治你的。”
  “好嘞。”
  王大师放下电话,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周勇也太傻逼了。
  但一想,这家伙的那500万,他不傻逼谁傻逼,算了,等到了面前,不整治你?
  哼哼!
  王大师这边正准备着如何去对付自己的劣徒呢,而且还有一个大窟窿不知道能不能填上,当然也就没心思去管别人了。
  眼下,华宜的王家兄弟却觉得有些个难受,是那种莫名的难受。
  就现在的电影市场来说那就是《建国大业》了,这部电影明星云集,而且是足够的主旋律,确实是非常的厉害,非常好。
  票房那当然是独领风骚,更加有国庆节这长假。
  其他的片子基本上就做好绿叶吧。
  也就是说,电影方面现在不需要费太大的心思,王家兄弟现在应该有不少的空闲来享受自己的美好生活。
  公司股票刚刚上市,又有这么一个好假期,不需要跟谁谁斗了,这多好的事儿呀。
  可是……
  “哥哥,事儿有些不对呀!”
  “我也觉出来了,好他妈的奇怪!”
  “莫非,是白实秋那个混蛋搞的鬼?”
  “他能搞什么鬼?就在咱们国家的股票市场机制,能做什么?再说了,咱们华宜的股票刚刚上市,大股东有一个算一个,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做减持,也就是说,没人会买货给他,他能做什么?”
  “那又能是谁在背后阴我们呢?”
  “真他妈见鬼了!”
  什么事儿是最让人害怕的呢?
  就是不知道那个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才让人最害怕。
  王家兄弟眼下就是这样,他们俩就是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可他们俩就是觉得很害怕。
  国庆这一段,咱们国家的股市当然的休市了,可是有的地方没停呀。
  香港,虽然华宜不是在香港上市的,但是,就在香港这个地方,许多的金融机构,或者干脆点儿说,股市狙击手,金融在说华宜的股票。
  首批创业板上市的28个股票了,华宜这个算是比较清奇的了,关注度非常的搞,没办法,股东全都是明星,名流,不是黄小明就是大强子或者cloud马这样的,这能不被人关注吗?
  涨就算了,可国庆前几天的市场表现,华宜在下跌。
  其实,上市之后先涨后跌,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说当年的那个非常厉害的股票,东北著名的汽车企业金杯,上市当天就干到了100多块,结果……结果就是现在几块钱,股市最低迷的时候来到过1块多钱。
  大家都这样,那帮家伙盯着我们华宜干什么呢?
  许多的香港炒家放出风来,说华宜这个股票有问题。
  这可真的是奇了怪了呢。
  到底能有什么问题呢?
  王家兄弟自己都不知道。
  还好,有国庆长假,这个国庆长假过去之后市场才能交易不是。
  王家兄弟最是想不明白的那就是,如果要搞他们华宜,可怎么搞呢?
  按照我们国家股票市场规定,就算是谁想搞他们也搞不了,因为各种相关规定都在那里放着的,大股东现在不能卖股票。
  华宜总共是1亿2千多万股,流通市场上的就只有4200多万股。
  就算全把流通市场上的4200多万股给买下来了,那也无法拿到华宜公司的控制权。
  王仲军一个人的占股是4100多万。
  王仲雷一个人的占股是1200多万。
  他们两兄弟加一起,就比这个流通股来的高了,或者王仲军一个人就可以搞定要过来恶意收购的家伙了,谁还能把4200多万股全部吃下吗?
  简单的说,华宜是万无一失的,咱们国家创业板的设计也是万无一失的,想要恶意收购,连这一条路都给断掉的。
  当然了,收购是可以收购的,跟其他地方都一样,谁拿的股票多谁说的算,只不过咱们国家设计的很好呀,想在二级市场上拿到更多的股票?
  不存在的。
  所以,怎么搞他们呢?
  想不明白,但就是非常的害怕,便是此时王家兄弟的内心写照。
  看来,一切就只能等到国庆长假之后了,而且到时候还有10%的涨跌幅限制。
  反正,真想不明白。
  王家兄弟大概的能感觉到,灭白盟狙击了白实秋没有成功,那这个小子肯定会反击,可就目前来看,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嘛。
  越是这样,就越是睡不着觉呢。
  十一长假期间,白实秋并没有回国,他在美国还有一些个事情,除了料理丫丫,还得见一些个人,之前《崔佛》的成功,环球那边当然还想继续合作。
  于是,他在送走了丫丫之后,飞到了洛杉矶。
  “最近挺忙的?”
  “你怎么总是能找到我呢?”
  “奇怪吗?”
  “不奇怪,你太厉害了,我一点儿不奇怪。”
  “哈哈哈……请你吃饭。”
  “好吧。”
  白实秋他可真的没想到,竟然遇到了冯茹。
  老白真的很想给自己的老同学加个形容词,神出鬼没的冯茹。
  不过,看着她胸前更加的宏伟壮观,白实秋也就把这个形容词给去了吧。
  吃饭,那就好好吃饭,结果却到了一家关门的餐厅。
  此时已经是晚上了,关门似乎也没什么不对,但让白实秋惊异的是,冯茹掏出了钥匙。
  “这家餐厅是我开的。”
  “啊?”
  “哈哈哈……老白,很奇怪吗?”
  “冯茹同学,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做饭呢。”
  “女人难道不是应该会做饭的吗?”
  “不好意思,我冒犯了。”
  “没,哈哈……我以前确实不会。”
  “这……”
  “老白,你不是很会吃吗?”
  “冯茹,你的意思是,你学厨艺是因为我?”
  “哈哈哈……你的联想很丰富。”
  说到了这里,白实秋又是败下阵来。
  这家餐厅是个牛排馆,并不是很大,但装潢方面很是别致,黑白相间,有一种老胶片的感觉,墙上有不少的照片,应该是冯茹的作品吧。
  白实秋不禁去探寻了一番。
  “哎呀,想不到啊,这种照片你都保留着?”
  “怎么,不行吗?大明星想要肖像版权?”
  “不会不会。”
  “哈哈……你等着吃吧。”
  原来,其中有一张是白实秋高中时候的照片,那个时候的他……真他妈帅!
  很青涩,但在众同学当中,绝对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好吧,就算不是鹤立鸡群,老白这么臭不要脸的家伙也会强行的认为自己鹤立鸡群。
  看到这张照片,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勾起了以前的回忆来。
  这照片上没有她。
  “牛排,你要几分熟?”
  “三分。”
  今天,牛排馆,冯茹开的,当然就要给做个牛排喽。
  从冰箱里拿出还处于包装状态下的牛里脊,牛排是要切的,煎出来的好不好且不论,如果切的不好,那就全毁了。
  上好的牛排,切出了好大的一块,哦不对,是三块,反正有半米长左右的牛里脊就切了这么三块出来,还真的是挺奢侈的。
  接下来,那就是一套相当厉害的烹饪过程了。
  必须要说,在美食的领域了,我们中国人绝对是最强的。
  但欧美方面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完犊子,就说牛排,或者干脆说处理牛肉方面,欧美厨师是想出了好多好多的招法,甚至可以说一句,很科幻。
  白实秋一看冯茹的架势,就知道她是跟名师学过的,而且整个的烹饪……主要是器具。
  烤炉这是必须的,可烤炉之外,还需要许多的东西,比如一个水盆样的玩意,幸亏白实秋也是见多识广,不然冒出一句鱼缸的话就露怯了。
  那是真空低温水浴机,也就是说,还需要一个真空机。
  牛排先煎,只煎两面,火候可以了就拿出来去灯烤,恒温灯烤之后又去真空塑封,然后往这个水浴机里一扔,温度在57度左右……事实上是,每一道工序都有严格的温度控制。
  他奶奶的,为了吃这么一个牛排,还真的是不容易。
  这么一套走完了之后,用刀子轻轻的就可以切开,外面是焦的,里面的肉是红,颜色非常非常的漂亮。
  有时候不禁想,老外可能在吃这个方面点歪了科技树。
  也不用讲究摆盘,冯茹首先尝了一块,她吃的时候流露出的这种满足感,实在是非常的诱人。
  白实秋似乎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老同学胸前有这等景象,天天吃这玩意,能不大才怪呢。
  猛然间想到了,自己是不是应该学会喽,然后回到东山墅给她们做呢?
  “想什么呢?”
  “咳咳……”白实秋咳嗽两声,掩饰一下,“咱们把话说明白吧,不光是为了请我吃牛排吧?虽然,一看就知道好吃,可这种等级的,我也不是吃不起。”
  “老白,你话多了。”冯茹微笑着将一叠牛排推了过来。
  “不说,我就不吃。”
  “呵呵……调皮。”
  “你……”
  “好吧,我说,我就是想问问,你准备干掉华宜?”
  “嘶~我是不是应该惊叹一下,你怎么知道的呢?”
  “哈……可以惊叹,我很享受。”
  “好吧,我承认,我要收购华宜,就这么简单,有问题吗?”
  说到了这里,两人似乎在谈一些个芝麻大小的事儿。
  收购华宜,这事儿还不大吗?
  “我从香港那边的一些个动向上就看懂了。”冯茹吃了一块。
  白实秋也没闲着,来了一块牛肉……妈的,确实很好吃……“你是提醒我有风险?”
  “不是,你老白肯定安排了许多我不知道的事儿,不然,按照你的习惯,你没有绝对的把握,是不会这么搞的,我相信你应该能赢。”
  “那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你要是真的把华宜给拿下了,那你不是太显眼了吗?到时候,白实秋是什么人?中国娱乐第一人?NONONO,中国娱乐圈的皇帝,好像这个才对呀。”
  白实秋明白了,冯茹是在提醒他,这件事如果做的太过了,那么,他就犯了那一句。
  锋芒太露。
  或者。
  木秀于林。
  就好像《让子弹飞》中的经典台词,发哥一句‘霸气侧漏’,可接着就是两个字,‘找死’!
  但是。
  “我这人不喜欢墨迹,反正王家兄弟,我一定要干掉,就这样。”
  干净利落,让冯茹笑了起来,不禁拿出了一瓶红酒,用海马刀打开。
  啵的一声。
  却突然间,又有个人出现在这个牛排馆中。
  “呦,气氛不错嘛,开酒了,那我来的正好喽。”
  白实秋一听这个声音,后背上的毛都立起来。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牛排切了三块,可能不是因为那条牛里脊的长度限制。。。
  

Snap Time:2018-09-20 22:46:01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