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嫡为贵》全文阅读

作者:木嬴  以嫡为贵最新章节  以嫡为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以嫡为贵最新章节新文《欢喜记事》~(18-03-29)      第八百九十四章大结局(18-03-07)      第八百九十三章休战(18-03-03)     

第八百八十六章中计


  但是就他们,还真不是北凉国师的对手。
  明澜打算去地牢,把几位长老放出来,多几个帮手,多几分希望。
  看到她融化掉玄铁,三位圣山长老眼珠子没差点瞪下来。
  那么弱,那么懵懂的圣女,修炼起来竟然一日千里……
  他们几个老家伙这一回是走了大眼了。
  莫非是因为她是神女的缘故?
  不管怎么样,明澜是挺厉害的,厉害的轻功都不会,就会放火烧东西。
  本来生起几分希望的圣山长老,狠狠的遭到了重击,一口老血没差点喷出来。
  这么厉害,又这么弱的圣女,如果他们一把老骨头能不死,要好好的记载在圣山玉册上。
  楚三把玉阙交给圣山长老道,“我们可打不过北凉国师,玉阙你们守好了。”
  几位长老叹息一声。
  他们要是能打的过那叛徒,何至于被关在地牢内这么久?
  人家不杀他们,是在等圣女开异界之门,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把他们丢到异世,报复他们流放他的事。
  可是刚出地牢,北凉国师就在门口守着他们,冷冷一笑道,“以为这几个老骨头能护的住你们?”
  老骨头……
  对北凉国师来说,圣山几位长老是够老的了。
  可对楚三他们来说,北凉国师也是老骨头啊。
  只见北凉国师手一动,把几块碎玉阙就被吸走了。
  老人家,反应就是慢一拍。
  北凉国师手一动,就抓住了明澜的肩膀,纵身一跃,就如鬼魅一般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
  楚三步追出去。
  北凉国师抓明澜到了训练场。
  那被冰块覆盖的地方,就是圣山祭台。
  明澜再一次被绑在那里,而那几块碎玉阙在天空徘徊。
  楚三要去抢,结果被南岳太子拦住。
  南岳太子的眼角有淤青,显然挨揍过,以南岳太子的身份和武功,有那胆子和那本事揍他的人不多。
  一定是大哥揍的。
  怎么没直接杀了他呢?
  南岳太子回了圣山,大哥反倒下落不明,楚三心口一提,问道,“我大哥呢?!”
  南岳太子赫然一笑,“你那傻大哥这会儿只怕还在湖底捞铁匣子的钥匙呢!”
  他手一动,楚三就瞧见他手里多了一钥匙,正是铁匣子的钥匙。
  他在告诉楚三,他敬佩的大哥有多蠢。
  被耍了都不知道。
  楚三伸手过来抢,两人就打了起来。
  西秦大皇子要过来帮忙,被南岳太子的护卫拦住道,“西秦大皇子莫非是想西秦和南岳开战?”
  这边的打斗,对北凉国师丝毫没有影响。
  他取了明澜一滴额心血,朝碎玉阙飞去。
  四块碎玉阙围绕火焰,渐渐融化,合而唯一。
  明澜望着天上的玉阙,北凉国师手化为利爪过来挖她的心。
  几位圣山长老过来救她,阻拦北凉国师。
  在祭台上,打斗起来。
  只可惜,圣山长老不是北凉国师的对手,阻拦不了他。
  ……
  之前明澜就好奇,她有六十年不死之身,北凉国师要怎么杀她。
  如她所料,她死不掉。
  北凉国师挖她的心,她就死而复活。
  一次又一次。
  三次之后,北凉国师几乎要被怒火所湮灭。
  上一任圣女,他杀不了。
  这一任圣女,他杀不死。
  老天爷在和他作对呢!
  北凉国师手一动,那块玉阙就落在了他手中,他眼神冰冷。
  这世上,还没有他办不到的事!
  北凉国师转身离开。
  而明澜就惨了,失去一滴额心血,她放不了火,就烧不掉玄铁链,她只能被绑在那里。
  祭台很又被冰块覆盖。
  明澜被绑在那里,冻的直哆嗦,很眉毛和头发就结了冰块。
  不到一刻钟。
  整个人就被冰冻住。
  “大嫂!”昭宁郡主心急如焚。
  她抓着圣山长老的手,要他们赶紧救明澜。
  圣山长老眉头拧着,圣女这情形……似乎在哪里见过?
  想到什么,几位长老心都雀跃了起来,道,“别叫,是好事。”
  昭宁郡主一愣,这还能是好事?
  可圣山长老的样子不像是在骗他们,难道大嫂这样真的是好事?
  是不是好事明澜不知道,她现在只觉得骨头都结冰了。
  她从来没觉得这么冷过。
  一群人都守着她。
  那边南岳太子和楚三罢手之后,就去了圣殿。
  北凉国师怒不可抑,赵翌则道,“真的就没办法取圣女的心?”
  这是他最想看到的事。
  当然,他更想看到北凉国师当着楚离的面挖明澜的心,那会让他前所未有的痛。
  北凉国师现在不想说话。
  不是一定就没办法取圣女的心了,只要明澜活到六十岁,下一任神女诞生,她自然而然就不是什么神女了。
  可是那意味着他还要再等四十几年,他没有那份耐心。
  为了表示自己对北凉国师的忠诚,赵翌把铁匣子的钥匙献给北凉国师。
  一把钥匙,北凉国师压根就没放在眼里,直接扔还给了赵翌。
  其实没能直接离开也好。
  至少在想到解决神女不死之身的这段时间内,能把儿子找回来。
  只是玉阙只有圣女的血才能发挥作用,没有圣女的血,他拿在手里就是一块普通玉阙。
  现在明澜失去额心血,要想取血,只能等明天了。
  北凉国师摆摆手,让赵翌退下。
  可等到第二天这时辰,明澜还关在冰块内。
  她不主动融化冰块,旁人是没法帮她的。
  一天,过去。
  转眼,又过了一天。
  楚三急性子,围着祭台打转。
  他知道明澜死不了,可人一直不吃不喝,还被冰冻起来,无法呼吸,还能不死,这还是人吗?
  他怀疑明澜是不是被活活冻死了。
  “大嫂,你要还活着,就吱个声啊,”楚三眼神耷拉道。
  到了第三天早上。
  这是他们离开大离回大周最后一天。
  楚三都不报还能回大周的希望。
  错过今天,他只能永远的以凝郡主的身份活下去。
  死几次,不免要发疯。
  他感觉到那些墙壁都在朝他招手。
  楚三靠着墙画圈圈,一声大哥传来,他猛然回头,就看到楚离走过来。
  “大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昭宁郡主急红了眼道。
  楚离点点头道,“有事耽搁了。”
  他怀里抱着铁匣子,楚三则道,“大哥,你不会真的在湖里捞钥匙捞了这么多天吧?
  楚离嘴角扯了下。
  赵翌那点手段,怎么可能瞒的过他。
  他是在找钥匙,却不是赵翌手中那一把。
  当初赵家为了骗到钥匙,让人重新打造钥匙,他依葫芦画瓢,让铁匠打了一把钥匙,为此耽搁了一点时间,他趁机去办了另外一件事。
  他望着明澜。
  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他回来了,冰块下,明澜眼睛轻轻一眨。
  冰块迅速融化成水,而且邪门的是,衣裳都没有湿透。
  风吹过,裙摆飞舞。
  “第十层了!”
  圣山长老惊呼。
  极少有圣女能修炼到第十层。
  楚离把铁匣子递给明澜,在她耳畔低语了几句。
  明澜目瞪口呆。
  没一会儿,北凉国师就来了祭台。
  他眼里的志在必得,看的人心惊肉跳。
  楚三有不好的预感。
  北凉国师一定是想到杀明澜的办法了!
  明澜把铁匣子抱在胸前,躲在楚离身后。
  北凉国师笑道,“不想知道王爷和王妃在哪儿?”
  明澜愣了下。
  这个诱饵,他们没法拒绝。
  “有什么条件,直说吧!”楚离不上当。
  “帮我找到鸿儿。”
  一旁跟着的南岳太子脸色一变,眸底晦暗莫测。
  明澜不放心道,“只是这样?”
  “不然呢?”北凉国师眼神淡漠。
  “成交!”
  这只能算各取所需。
  北凉国师交出玉阙,明澜紧紧的抱着铁匣子,北凉国师再厉害,他也抓不透铁匣子。
  楚离和圣山长老低语了几句。
  几位长老目露震讶,多看了铁匣子一眼。
  三人齐齐点头,算是达成共识了。
  明澜划破指尖,一滴血飞了出去,落在玉阙中间。
  很,玉阙就显出雪山之巅的情形。
  王爷和王妃跳进玉阙,再就是楚三和凝郡主,紧接着是楚离和明澜,之后是北凉国师……
  北凉国师之后,本该是上官鸿的。
  可是在上官鸿要跳进玉阙的时候,一只手抓了过来,将上官鸿从雪山之巅扔了下去。
  那张脸,赫然是……赵翌。
  而上官鸿从雪山之巅摔下,身体插在了冰棱上,血沿着冰块滑下,被冰冻住……
  他眼睛睁的圆圆的,死不瞑目。
  这一幕,看的明澜不忍,虽然上官鸿不是什么好人,但死的有点惨。
  而赵翌因为在雪山之巅杀人,在跳进玉阙之后,遭到雷劈之刑,和明澜他们一样,从别人的身体内醒过来。
  只是他运气好,成了南岳太子,又可以四处祸害人了。
  雪山之巅的情形,看的北凉国师杀气凛然。
  而赵翌……
  四下哪还有他的人影,早逃了。
  明澜心头一动,玉阙之上换了一幅场景。
  这一幕比上官鸿被杀更揪心。
  王爷和王妃在汹涌的洪水中,王爷抱着王妃,还有一根救命的木头。
  无边无际的洪水,淹没了一切。
  “这是什么地方?”昭宁郡主急哭道。
  圣山长老们摇头。
  不知道。
  不忍心再看,或者那滴血维持不下去了,画面消失。
  北凉国师冲过来要抓明澜,楚离手里拿着剑将他拦下,道,“要杀我们,不急于这么一时半会儿,可你一旦离开,去了异界,赵翌还是南岳太子,你难道就不想为你那惨死的儿子报仇?”
  北凉国师收了手。
  他想杀赵翌。
  等收拾了赵翌,再杀圣女不迟!
  手一动,北凉国师收了玉阙,纵身一跃,速离开。
  他一走,三位圣山长老呈三角形站立,手速动手,的都能瞧见残影。
  明澜怀里的铁匣子朝空中一飞,悬在空中。
  明澜没敢耽搁,因为没人知道北凉国师什么时候回来。
  她手一动,熊熊烈火将铁匣子围住。
  煅烧。
  赵翌没想到玉阙还能看到雪山之巅的情形,他杀上官鸿,北凉国师看的一清二楚。
  早知道如此,他何必杀他。
  他只是想北凉国师能收他为徒,借着北凉国师的势力报仇雪恨。
  只可惜,他对玉阙知之甚少……
  赵翌一心逃命,没有耽搁,就直接下了山。
  等北凉国师追下山的时候,他已经过了铁桥了。
  而山顶上的动静,让北凉国师停止了追杀。
  他回头望去。
  只见铁匣子融化成一团铁水。
  北凉国师心头一惊。
  那是……
  他中了楚离的调虎离山之计了!
  转身,北凉国师返回祭台,阻拦圣山长老炼剑。
  那铁匣子就是圣山丢失百年的圣物!
  只不过当年的圣物是无心剑,无坚不摧。
  不知道为何会丢失,还成了一块毫不起眼的铁匣子。
  等北凉国师赶到的时候,已经初见剑形。
  再说逃命的南岳太子,他也看到了山顶上的动静,更看到了北凉国师转身离开。
  急于奔命的他,着实松了一口气。
  只是一口气还没有松开,身子就不受控制的腾起,仿佛被人抓到了圣山之巅一般。
  无心剑差一把钥匙呢。
  那把钥匙在赵翌身上。
  赵翌摔在地上,钥匙腾空而起。
  北凉国师阻拦圣山长老炼剑。
  有一个算一个,楚三他们蜂拥而上,为圣山长老争取时间。
  只是他们真不是北凉国师的对手。
  几位长老拼了老命,吐血不止。
  再最后的关头,明澜腾身而起,挡下北凉国师一击……
  

Snap Time:2018-11-15 03:33:05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