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嫡为贵》全文阅读

作者:木嬴  以嫡为贵最新章节  以嫡为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以嫡为贵最新章节新文《欢喜记事》~(18-03-29)      第八百九十四章大结局(18-03-07)      第八百九十三章休战(18-03-03)     

第八百八十七章归来


  结结实实的挨了北凉国师一掌,明澜清楚的感觉到骨头尽碎的感觉,身子往下倒时,软绵绵的。
  两眼一黑,就是天崩地裂,她也不知道。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耳畔是呼天震地的铿锵之声。
  这声音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她缓缓睁开眼睛,就听到一个欣喜若狂又夹带了几分颤抖的声音传来,“醒了!世子妃醒过来了!”
  不止呼天震地声音熟悉,就是这一声轻唤也格外的耳熟。
  欣喜、急切、激动……
  明澜刚要看看是谁在说话,恰巧帐帘被撩起来,昏暗的帐篷内,因着帐帘,透出一道强烈的光来,有些扎眼,她下意识的把眼睛又给闭上了。
  “真醒了吗?”声音有些紧张。
  她步走过来,唤道,“大嫂?”
  明澜这才把眼睛睁开,就瞧见凝郡主坐在床边,她微微一愣,喊道,“楚三……。”
  凝郡主高兴坏了,道,“我是萧凝啊。”
  明澜这才反应过来,她穿着女装,不是楚三了。
  这个认知,让她的眼珠子睁圆,然后丫鬟雪梨凑了上来,熟悉的小脸,明澜彻底惊呆,“雪梨?”
  雪梨摇头如拨浪鼓,“是奴婢!是奴婢!”
  她眼眶通红,豆大的眼珠直往下掉。
  明澜却是彻底惊呆了,又是惊喜又是害怕,不敢置信道,“我们是回大周了?”
  凝郡主连连点头,“一个半月前,我们就回大周了。”
  这是明澜期盼已久的事,如今真的回来了,她喜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然后赶紧问道,“山儿呢,抱来给我瞧瞧。”
  凝郡主支支吾吾,明澜心往下一沉,抓了凝郡主的手问道,“山儿呢,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见明澜紧张害怕,凝郡主忙握紧她的手,道,“山儿他没事,他很好。”
  明澜心急如焚啊,既然很好,为什么不抱来给她看看,她吩咐雪梨道,“把山儿抱来。”
  雪梨摇头,再摇头。
  她没有瞧见小少爷啊。
  凝郡主见瞒不住,便如实道,“在大离,大嫂虽然无心,却杀了南岳太子一护卫,作为惩罚,山儿留在了大离,昭宁把他抱回宫了……。”
  虽然会骨肉分离,但是大离朝有了继承人,这对老王爷来说是件好事。
  明澜心如刀割,从生下山儿,她就没养过他几天,为什么要这么对待。
  杀南岳太子的护卫并非她有意,要惩罚就惩罚她,为什么要算在一无辜的孩子身上!
  明澜舍不得山儿,而且她都不知道凝郡主这么说是真的,还只是为了宽慰她。
  她要去问问楚离。
  掀开被子,明澜下了床,只是躺了许久,身子软绵绵的,根本站不住,要不是凝郡主及时扶住了她,她都能摔地上。
  凝郡主将她扶住,雪梨过来帮忙,明澜坐了回去,凝郡主道,“世子爷这会儿在战场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别担心,你要想见山儿,等你身子骨养好了,你能去见他。”
  这句话算是说到重点了,明澜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在听到这一句后,放下了一大半,剩下的几分则是怀疑凝郡主是不是在和她开玩笑,“我真的还能见到山儿?”
  怕她不信,凝郡主头点的重重的。
  她让明澜躺回去,把圣山的事说给明澜听。
  别人想回大离不容易,但是她可以。
  她是神女,也是圣女。
  圣山需要她。
  这事还得从明澜腾身而起,挡下北凉国师那一掌说起。
  在最关键的时候,明澜拦下了北凉国师,给圣山长老争取了时间。
  圣山遗失的圣物回来了。
  圣山几位长老和楚离联手,把北凉国师困住,期间有多凶险万分,凝郡主就不说了,怕明澜刚醒承受不起,就省略了过去,
  但过程能省略,结果却不能。
  北凉国师武功有多高,他们都知道,圣山长老和楚离单打独斗都不是北凉国师的对手,但圣山圣物,那无坚不摧的铁匣子却是北凉国师的克星。
  楚离拼了半条命,将北凉国师一剑穿心。
  明澜以为她只是昏睡了一个多月,其实睡的时间比她预料的久的多。
  当时楚离差点没命,圣山长老救不活她,只能靠明澜的血。
  偏偏明澜被北凉国师打的重伤,伤了心脉,自己都自顾不暇,圣山长老便用她的血将玉阙内她和楚离的身体换了回来。
  她依旧昏迷,圣山长老取她的血救卫国公世子和镇国公府嫡女。
  失血过多,再加上重伤,明澜在圣山昏迷了整整一个月。
  而在这一个月内,发生了不少事。
  西秦和南岳开战了。
  西秦和南岳结盟,南岳太子的胞妹嫁给西秦二皇子,谁想到刚踏到西秦境内几天,就暴毙而亡。
  一个和亲的公主死了,事关一条人命,而且还是南岳太子的亲妹妹,这结盟怎么可能还继续的下去?
  结盟不成,南岳集结在边关的二十万大军,出兵攻打西秦。
  还有就是南岳太子,圣山有不杀人的规矩,而且现在的南岳太子是赵翌,虽然南岳太子风评不好,但让他为赵翌牺牲,那是伤及无辜。
  圣山长老将南岳太子扣押住,通过玉阙大家各归各位,赵翌自然也不厉害。
  楚三揪着赵翌下了圣山。
  圣山上不能杀人,圣山下总能杀他吧?
  只是赵翌那厮狡猾,居然在楚三带他过铁桥的时候,想逃跑,结果楚三和他打起来,最后赵翌挨了楚三一掌,从铁桥下掉进了万丈深渊。
  至于南岳太子,赵翌从他身体内离开之后,他醒过来,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但是改不了他骄奢淫逸的性子,圣山上的饭菜他吃不惯,而且挑三拣四,一次要十八个菜,居然还敢觊觎昭宁郡主,被西秦大皇子揍的鼻青脸肿……
  南岳太子带着一脸淤青离开圣山,被人揍了,当然不能宣扬的人尽皆知,但是这口气忍不下啊,又碰巧南岳公主在和亲途中暴毙身亡,新仇旧恨一起算,南岳太子让驻守在边关的二十万大军攻打西秦。
  这么没脑子的南岳太子,也是挺招人喜欢的。
  南岳的兵力最强,西秦次子,最弱的大概就是大离了。
  可南岳对西秦出兵了,西秦的日子不好过啊,再加上要和亲的是豫国公,当初明明赢得比试的是大皇子,最后传到皇上耳朵里的消息却是二皇子赢了。
  纸包不住火,消息一传开,街头巷尾都在骂西秦皇帝糊涂,对西秦大皇子不公,难怪人家寒心,甘愿委屈自己在大离朝做郡马爷,也不愿意回到生他养他的西秦了。
  换做他们有这样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冷冰冰的家,不回也罢。
  谁能载舟,亦能覆舟。
  西秦二皇子输了比赛是事实,豫国公弄虚作假也是事实,但人势力强大,压根就没把百姓们的话放在眼里,再加上二皇子即将迎娶南岳公主,更是多了南岳这么一帮手,没人能撼动的了他的地位。
  西秦二皇子有恃无恐。
  心高气傲,胜券在握的他,如何听的进去那些说他比不上西秦大皇子的话,拎起拳头就揍过去。
  还有那些以前早就看不顺眼的人,现在也能动手铲除了。
  一时间,西秦朝廷人人自危。
  以前储君之位还悬的很,西秦二皇子都在克制自己,如今一放松,原形毕露。
  其实他和南岳太子是一路货色。
  那些拥戴西秦二皇子的人,都觉得自己是瞎了狗眼了,还想谋夺一份从龙之功呢,现在等着他们的是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相比之下,大皇子温文尔雅,比二皇子厚道的多。
  本来百官们心下就有几分后悔,在这时候南岳公主又在和亲途中暴毙,西秦和南岳开战,结盟不成,反而结仇……
  这仇可是二皇子招回来的!
  而且在南岳公主暴毙的驿站内,送亲的队伍捡到了一块令牌,那是豫国公的令牌。
  南岳要求西秦把豫国公交出来赔罪。
  而边关守将正好是豫国公的人……
  西秦知道和南岳打起来讨不到什么便宜,就派使臣来大离,要把大皇子和昭宁郡主接回去,以此来震慑南岳,西秦和大离结盟了,要真斗,那就斗个天翻地覆!
  当然,老王爷没有这么好说话。
  岂是西秦想怎么样便怎么样的?
  要昭宁郡主和西秦大皇子回西秦可以,让西秦左右丞相亲自来大离宣读立西秦大皇子为太子的圣旨。
  另外送上二十万担粮草,大离会十里红妆,送昭宁郡主出嫁。
  这些条件,西秦皇帝都答应了,毕竟大离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西秦大皇子和二皇子来大离求娶昭宁郡主,赢得美人归的人,就是西秦的储君,这是人所周知的事。
  至于二十万担粮草,那是聘礼的一部分,没道理西秦二皇子娶亲,西秦国库就能掏一笔,轮到西秦大皇子了,西秦国库就扣扣索索的吧?
  西秦百官商议了一番,无不应允。
  说到这里的时候,凝郡主有些惋惜,老王爷故意拖拖拉拉,他们回来的时候,并没有瞧见昭宁郡主出嫁西秦。
  反倒是南岳太子的遭遇有点惨。
  准确的说,他被赵翌给坑了。
  没有赵翌做南岳太子的记忆,南岳太子不知道赵翌霸占他身体的时候和南岳皇后,也就是他的仇人滚到了一起,而且还怀了他的孽种。
  南岳太子不知道那孩子算不算他的,用孽种形容应不应该。
  身子是他的,但是他可没有和南岳皇后有鱼水之欢的记忆。
  而且,他最厌恶的人就是南岳皇后。
  南岳皇后不知情,当南岳太子还是赵翌,屏退众人,笑脸相迎,笑的南岳太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南岳皇后拉着他的手去碰微微隆起的小腹,还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把南岳太子给恶心的,一把将她推开,结果南岳皇后不小心撞到了桌角,小产了……
  不管南岳皇后做了什么,南岳太子都害她没了孩子,南岳皇帝对南岳皇后腹中胎儿可是宝贝的很,当即动怒。
  四十大板打下去,差点把南岳太子给废掉。
  偏偏南岳皇后又亲口说孩子是他的,算是塞给了南岳太子一把柄,不敢报仇,或者还存了几分南岳太子是装的,其实心里还有她的念头。
  这些事将来怎么发展,凝郡主就不得而知了。
  楚三他们在圣山上待的无聊,圣山长老们修养了一个月,身子骨恢复了七七八八。
  就联手打开异界之门,将他们和昏迷的明澜一起送了回来。
  当时他们都在雪山之巅,差点没被活活冻死。
  离王府暗卫和雪梨他们就在清州小院等他们,只是边关大战,没有耽搁,就直奔边关来了。
  说到这里,明澜把话题扭了回来,问道,“那我什么时候能去看山儿?”
  凝郡主则道,“随时可以啊。”
  明澜望着她,凝郡主一脸羡慕道,“你是神女,能去大离,在大离,你又是圣女,能来大周,只要你想去,只要在雪山之巅开异界之门就可以去圣山了,再去皇宫看山儿就可以了。”
  说完,凝郡主补了一句道,“只是从大周皇宫到大离皇宫来回一趟,少说也要两个月,圣山长老觉得你一年去一回就差不多了,圣山上的花草树木一年也不会枯萎,正好昭宁郡主每年能回大离住两个月,正好可以去圣山和你一起去见山儿。”
  用凝郡主的话就是,明澜一直不回圣山,圣山的长老比她还要着急。
  她想不去,圣山长老也会想办法抓她回去的。
  光秃秃的圣山,哪有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圣山来的有趣?
  明澜有些不明白,她问道,“我还能做圣女吗?”
  圣女要保持完璧之身,然而她并不是啊。
  凝郡主捂嘴一笑,道,“圣山长老说你是例外。”
  明澜喜欢这样的例外,用别人的身体总不及自己的方便。
  而且她可不想将来山儿觉得他有很多个娘,没一回见到的都不一样。
  

Snap Time:2018-11-21 03:44:50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