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嫡为贵》全文阅读

作者:木嬴  以嫡为贵最新章节  以嫡为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以嫡为贵最新章节新文《欢喜记事》~(18-03-29)      第八百九十四章大结局(18-03-07)      第八百九十三章休战(18-03-03)     

第八百八十八章敌军


  还能回大离见山儿,明澜的心就放下了大半,有老王爷和凌易护着山儿,不会让他出事的,余下的只剩下思念了。
  山儿还那么小,为什么就不能等他再长大一点呢,而且大离百废待兴,正是老王爷朝政繁忙的时候。
  如果可以,明澜并不希望山儿留下,离王府要权有权,要钱有钱,做王爷比做皇帝好。
  许久没见,她都不记得山儿长什么模样了。
  想起山儿,明澜就止不住思念,外面歇了片刻的战鼓又敲响,振聋发聩,仿佛就在不远处。
  战鼓声怎么这么近?
  明澜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刚这样想,那边有将士高呼,“不好了!敌军攻来了!”
  凝郡主听的一怔,敌军怎么会攻到军营来?
  雪梨赶紧道,“世子妃,咱们赶紧逃吧。”
  明澜才刚从昏迷中醒过来,什么都不知道,雪梨拿了衣裳来,伺候明澜穿好,明澜身子骨还软绵绵的,她这一回伤的实在不轻,养了这么久都还没有恢复元气。
  雪梨和青杏扶着她出军营,那边敌军骑马过来,近前时,勒紧缰绳,马蹄扬的很高,然后重重放下。
  为首的将领一脸淫、荡笑容,那眼神扎在人身上,就跟针扎似的不舒服,说出口的话委实不像一个将军,更像是街头的地痞流氓,只听他道,“离王世子贪功冒进,一味的带兵攻城,这么娇滴滴的世子妃和凝郡主也敢留在军营里,本将军今儿就在军营送大周两顶绿帽子!”
  他语气轻挑,听得明澜愤怒不已。
  只是有点奇怪,楚离不会做这么冒险的事,怎么会为了攻城,把她和凝郡主留在军营里,其他将士都去攻城呢?
  他不是这么急功冒进的人。
  况且离王府又不需要军功,不像那些急于立战功的将士,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只是军营空荡荡的是事实,留下的一点将士都围着她们,根本就不是敌军的收手。
  那将军手一抬,手下的官兵就蠢蠢欲动,要过来抓人了。
  明澜真的没想到自己昏睡许久,醒过来就要面对被敌军俘虏的场景,但无论如何她和凝郡主也不能落在敌人手中。
  明澜手一动,指尖就多了一簇火苗。
  本来就不少人的眸光就锁在她和凝郡主身上,在军营里极少看到女人,待个一年半载,看老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何况是这么标致的女人?
  盯着明澜,自然就眼睁睁的看着明澜手上空无一物,凭空多了一簇火苗,而且还泛着淡淡的紫色,透着一股子怪异。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妖孽!她是妖孽!”
  明澜不在乎他们喊她什么,她要的是震慑住他们,保全自己和凝郡主,她手中的火苗一扔,就扔在了一旁的军帐上,几乎眨眼的功夫,偌大一个军帐就着火了。
  敌军懵了。
  胯下骑着的战马都生了惧意,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而明澜手中又多了一簇火苗,那火苗比之前扔的还要大,映着她的眸底都满是焰火,只听她冷道,“不想被烧死,就赶紧滚!”
  敌将一旁跟着的男子,同样骑在马背上道,“将军,咱们怕是中计了!”
  那么一点火苗扔出去就能烧掉一个帐篷,要是扔在他们身上,还能不被烧死?
  离王世子放心留她一个世子妃在军营,不怕他们偷袭,显然是信心十足啊。
  来之前,还有怕被人瓮中捉鳖的担忧,这会儿瞧来,怕是要瓮中烧鳖了。
  见他们迟迟不退,明澜没有那份耐心,迟则生变。
  在大离烧死了一人,就连累山儿留在大离,她怕烧死谁,老天爷会收回她去大离的机会。
  现在用火,完全是逼不得已,唬人用的。
  她手一划,火焰扔出去,在敌军和他们之间生出一道火墙来。
  敌军的战马乱做一团。
  而就在敌军动乱之际,不知道从哪个角落传来一声杀啊。
  明澜还没有反应过来,褚风他们就从暗处跳出来,将明澜和凝郡主护在身后,大周的将士和北凉将士厮杀起来。
  军营内,尸骸遍地,血流成河。
  虽然明澜在军营待过一段时间,见过不少受伤的将军,可真正看战场厮杀,还是第一回,她是真的被吓住了。
  褚风见她呆在当场,吩咐雪梨道,“扶世子妃回营帐。”
  雪梨点头如捣蒜,赶紧扶明澜回了大帐。
  帐篷隔音效果并不好,外面的厮杀听得一清二楚,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厮杀声越来越远。
  明澜不知道是将士被杀的差不多了,还是敌军撤退,战场离远了一点儿。
  她望着雪梨道,“北凉和大周打了多久的战了?”
  雪梨忙回道,“有半年了,世子爷和世子妃,还有王爷王妃上了圣山后,边关就开战了,北凉说三十年前北凉被烧死的太子妃其实没有死,是被老王爷霸占了,还说王爷是北凉太子妃和老王爷生的,兵临城下,要大周给一个交代。”
  在雪梨和大周看来,北凉纯粹是无理取闹。
  北凉国师狼子野心,骗王爷和王妃他们上了雪山,至今生死不明,明知道人不在,还要大周给他们交代。
  以前王爷没有圣山的时候怎么不说,分明就是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找茬。
  一言不合,然后北凉就来硬的了。
  “幸亏王爷有先见之明,知道国库空虚,发不了军饷,走之前,让玉阙切了座金山还有铁矿山,楚大将军不用为军饷发愁,一心打仗,才能扛到世子爷和王爷回来,”雪梨庆幸道。
  明澜望了凝郡主一眼,她们都知道王爷的生母是上一任圣女,和老王爷在圣山上互相倾慕,又一起误打误撞从玉阙中来了这里,这样的情况下,肯定不可能嫁给北凉皇帝。
  不得已才放火造成烧死的假象,这件事做的很隐秘,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现在北凉皇帝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北凉国师要告诉他,早就告诉了,无需等到现在。
  厮杀声渐弱,凝郡主问道,“敌军是不是被浇灭,不会再回来了?”
  雪梨掀开帐帘看了一眼,道,“好像离远了。”
  凝郡主轻呼一口气,她走到屏风后把一铁块拿出来扔在地上,呼吸都顺畅了不少,明澜见了道,“这是?”
  凝郡主道,“我不知道楚三是故意整我,还是为了我着想,一大清早非要我把这穿在身上,说是能防止射箭。”
  

Snap Time:2018-11-17 21:32:56  ExecTime: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