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嫡为贵》全文阅读

作者:木嬴  以嫡为贵最新章节  以嫡为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以嫡为贵最新章节新文《欢喜记事》~(18-03-29)      第八百九十四章大结局(18-03-07)      第八百九十三章休战(18-03-03)     

第八百九十章成亲(一)


  翌日,天大亮,日上三竿。
  明澜从昏睡着醒过来,身子一动,就听到一阵骨头噼里啪啦炸响声,声音之大,吓的掀开帐帘进屋的雪梨一大跳。
  她端着铜盆进来,铜盆里装着热水冒着腾腾热气。
  雪梨把铜盆放下,忙过来道,“世子妃,你没事吧?是不是骨头又炸开了?”
  这话听得明澜又羞又恼又害怕,她这样还不都是被楚离折腾的,自打怀山儿后,他就一直规规矩矩,到了大离,又估计她圣女的身份,不敢越雷池一步,昨儿直嚷嚷着要她弥补他。
  要不是最后她求饶,还不知道会不会被他吃的都不剩骨头渣。
  闺房里的事,不便于雪梨提,可雪梨说她骨头炸开,她随随便便就脱口而出,她却是不敢听。
  明澜百毒不侵,恢复力极强的事,几个贴身丫鬟都知道,她昏睡不醒,绝对不正常,雪梨她们担心向凝郡主打听,知道了经过,也知道明澜骨头被震碎的事。
  伤筋动骨一百天,震的粉碎那绝对没有活路的,明澜还活着那是老天爷保佑,重新愈合的骨头总是要脆弱点,是以雪梨才会脱口这么一句。
  不过雪梨一说话,就自知失言,尤其看到明澜耳根微红,颈脖子上不知道被种了多少的草莓,只瞥了一眼,就知道昨晚世子爷有多凶残。
  其实昨晚,雪梨和碧珠还有四儿几个丫鬟来过大帐,毕竟明澜昏睡许久,刚刚醒过来,她自己都需要被人照顾,哪里照顾的了醉酒的世子爷啊,她们做丫鬟的当然要帮把手,只是还没靠近帐篷,就被从帐篷里传来的声音闹了个大红脸,再不敢靠近,撒丫子就跑远了。
  可怜跑的急,四儿还踩到石头崴了脚,摔在地上,她没有四儿灵敏,然后撞了上去,四儿不止崴脚,还给她做了垫背的。
  明澜在心底问候了楚离几句,嘟嚷道,“好饿。”
  碧珠正撩起帐帘要进来,听了便道,“奴婢这就去端吃的来。”
  说完,她就赶紧去吩咐了。
  雪梨端了水来伺候明澜漱口,知道明澜身子虚弱,没许她下床。
  洗漱完,吃的就端来了,四菜一汤,分量不多,但还算精致。
  军营不比离王府,也不比皇宫,军营缺粮草是常有之事,不许浪费。
  香喷喷的鸡汤,闻的人肚子里馋虫翻滚,明澜都不记得自己多久没喝鸡汤了。
  口干舌燥,正好想喝完鸡汤润润喉。
  青杏捧着托盘,雪梨把桌子拉过来,道,“这鸡腿是世子爷早上特地吩咐奴婢熬的,世子妃多喝点儿。”
  雪梨盼望明澜再生一个小少爷,之前有小少爷的时候,大家围着小少爷打转说笑多热闹啊,她怀念那段日子,虽然清州很辛苦。
  明澜吃的不,细嚼慢咽,等她吃完,身子骨就好差不多了。
  泡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裳,又梳理了发髻,明澜这才出门。
  她往前走了几步后,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她记得昨晚上过来时,附近还有两帐篷啊,分别是凝郡主和楚三的,怎么没了?是她记错了吗?
  不可能啊。
  明澜问雪梨道,“凝郡主和楚三少爷的帐篷呢?”
  雪梨脸颊一红,抬手往远处一指道,“挪那儿去了,楚三少爷说他昨儿晚上一宿没睡好,一大清早就让人把帐篷拆了,这会儿估摸着还在补觉呢。”
  明澜脸红的能滴血,恨不得咬掉舌头才好,她要多问一句做什么。
  明澜想转身回大帐,可大帐那么小,闷在里头憋的慌,她要找点儿事做做。
  她去找楚离,看有没有用的上她的地方,帮忙调制药膏什么的,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结果她刚走到大帐处,就看到好几位将军躲在军帐外偷听,明澜不解,这是军帐,商议军情的地方,怎么有这么多人鬼鬼祟祟,楚离也不管管。
  而且,以楚离的武功,不会发现不了。
  那应该是商议的不是军事,让大家偷听无所谓,明澜也生了几分好奇,她轻缓了脚步靠近,就听到军中大帐内传来一阵抱怨声,“大哥,我不管,我可是你嫡嫡亲的弟弟,我现在就要成亲,你帮我想办法。”
  虽然是在求人,但总透着一股子无赖气息。
  楚离很无奈,“皇上的怒气还没消,而且,这是军中。”
  “军中怎么了?军中就不能娶媳妇了吗,凡事总有第一个人去做,我楚三就开这个头了,”楚三手掌拍在桌子上,气势傲人。
  明澜脸不期然又红了,不是楚三的话听得她面红耳赤,而是那几位将军偷听的很忘我,完全没想到明澜就在他们身后,小声道,“昨晚大将军帐篷内动静太大了,楚三将军血气方刚的年纪哪里听的了啊,这不就闹上了,大将军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雪梨要张嘴,明澜赶紧把她的嘴捂嘴,几乎是把雪梨给拖走了。
  这要一喊,她还不得当场打地洞啊。
  等明澜走远了,那几位将军捂嘴笑,其中一位拍了说话的那位将军道,“焉坏了,也敢取笑世子妃,看把世子妃羞的。”
  那将军笑道,“世子妃不走,我们怎么好偷听?”
  大帐内,楚离被楚三缠的没办法,他道,“你是我弟弟,我就更不能偏袒你了,这事要听诸位将军的意思,只要有一位将军反对,我就不许你在军营办喜宴。”
  楚三一听,便道,“凭着我在军营的人缘,怎么可能有人不同意?不同意,我喝的他爬不起来!”
  丢下这一句,楚三喊道,“别偷听了,赶紧进来帮我说好话啊!”
  话音一落,屋外将军你挤我我挤你,最后差点摔进来。
  楚离放下手中的狼毫笔,问道,“方才在大帐外听了半天,楚三的事你们都知道,你们有什么看法?”
  那些将军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这事吧,他们没有意见。
  只是有点心里不是滋味儿。
  他们可是有媳妇和小妾的人啊,都不在身边,看着大将军和楚三将军双宿双飞,眼热的羡慕妒忌啊。
  不过军营办喜宴还是头一回,要是真办,那铁定热闹。
  只是军营不许有女眷这是军规,如今凝郡主和世子妃,还带了几个丫鬟在,已经破了规矩了,这规矩一破再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啊。
  几位将军一合计,道,“楚三对凝郡主的痴心,我们都看在眼里,他们能在军营成亲,我们都乐见其成,但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楚三不爱听,抬手打断道,“我和阿凝都私奔回来了,还要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
  将军们呐呐,没见过私奔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再说了,你可不只是私奔,还抢亲呢。
  几位大将军再一合计道,“规矩不能破,但凡事有例外,如果楚三将军能活捉敌军守将,我们帮你准备喜宴庆功!”
  “好!一言为定!”
  

Snap Time:2018-11-17 20:41:00  ExecTime: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