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嫡为贵》全文阅读

作者:木嬴  以嫡为贵最新章节  以嫡为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以嫡为贵最新章节新文《欢喜记事》~(18-03-29)      第八百九十四章大结局(18-03-07)      第八百九十三章休战(18-03-03)     

第八百九十二章成亲(二)


  明澜被那些将军的话羞的回了营帐,坐在床上走神。
  外面雪梨打了帐帘进来,见她发呆,大着胆子在她眼跟前晃了两下,结果明澜回过神来,在她手背上轻拍了下,道,“爷答应楚三少爷了没有?”
  雪梨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道,“世子爷和那些将军约定好,等楚三少爷活捉了敌军守将,就给他和凝郡主办喜宴。”
  明澜嘴角划过一抹灿笑,以楚三的武功,只要和敌军守将交手,活捉不是问题。
  的确,整个军营,除了楚离他打不过之外,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况且楚三成亲是喜事,军营里能好好热闹一回,大家也高兴,那些将军和楚三的关系都不错,哪怕是看在楚大将军和楚离的面子上也会答应的,提这么个条件,是为了搪塞文武百官和皇上,甚至是……楚大将军。
  毕竟成亲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楚三少爷离经叛道,楚大将军治军严明,如果是在他的手底下,是绝对不可能允许楚三如此胡来的。
  回头被皇上责问,说他们在纵容楚三,他们就说活捉敌军守将这么艰巨的任务,楚三都完成了,他们不能言而无信,出尔反尔,否则军威何在。
  皇上再生气,也只能法不责众。
  大家都看好楚三,连楚离都叮嘱明澜帮忙准备好喜宴需要之物,明澜不便离开军营,让青杏和雪梨还有四儿几个丫鬟上街置办嫁妆。
  在军营里,一切从简,连张宽敞气派的床都没法置办,添了一床百子被和鸳鸯枕,还有梳妆台和百子桶等实用的小东西。
  虽然是正大光明的拜堂成全,但并不正式,没有三媒六聘,以楚大将军和宁王府的权势,回头肯定还会风风光光的把喜宴补上。
  明澜让凝郡主上街买嫁衣,那些绣娘不好让她们进军营量体裁衣,虽然楚离是大将军,但不能让楚离破例,明澜劝了两回,凝郡主红着脸不去。
  虽然楚三武功高,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和敌军守将交上手,没有赢,得多丢脸啊。
  等楚三把敌军守将活捉了,她再准备嫁衣不迟。
  一个性急如火,一个温吞含蓄。
  明澜哭笑不得。
  见雪梨和凝郡主身量差不多,凝郡主的腰肢略纤细三分,明澜就让绣娘照着雪梨的身量做了一套嫁衣。
  这一天,阳光明媚,清风徐徐。
  青杏和雪梨几个丫鬟从街上回来,一个个眉开眼笑,身后暗卫拎着大包袱,到了帐帘前,丫鬟喜滋滋的接过,然后进了帐帘。
  凝郡主在陪明澜说笑,见青杏她们进屋,她脸一红,话才聊到一半,起身就往外走。
  雪梨把包袱放下,捂嘴偷笑,“郡主脸皮真薄。”
  青杏则笑道,“嫁衣做好了,世子妃瞧瞧如何。”
  雪梨忙把包袱打开,里面一套大红嫁衣,明澜手摸了摸道,“还算凑合。”
  嫁人是一辈子的大事,嫁衣很重要,但比起嫁衣,嫁的人更重要。
  边关远比不上京都富庶,能在这么短时间能把嫁衣做成这样,已经是很难得了。
  雪梨摸着嫁衣,道,“这都七八天了,嫁衣都做好了,却迟迟不开战,别说楚三少爷了,就是奴婢都等的着急上火。”
  明澜心底一叹。
  之前她没醒过来,三天两头的打仗,她一清醒,敌军被俘了几千人,倒是偃旗息鼓了。
  敌军没再开战,而是希望大周释放俘虏的北凉将士。
  北凉挑起战乱,大周俘获这些将士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艰辛和努力,甚至连明澜和凝郡主都做了诱饵,怎么可能轻易释放?
  这几天一直在谈判。
  五千北凉将士被关在军营里,每天要消耗不少的粮草,总不能把人活活饿死,一人一天两个馒头,大周将士都觉得消耗过大。
  当然这样的消耗,北凉会弥补。
  楚离要拿五千将士换北凉一座城池,北凉不答应。
  但要说杀掉五千俘虏,楚离没这样想过,也不会有人提议这么做,今日俘虏了北凉将士,难保他日大周的将士不会被北凉俘虏,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真杀掉五千俘虏,太过残忍。
  北凉不救回俘虏,太过薄情。
  这么薄情置将士们生死于不顾,会伤北凉将士们的心。
  两军对垒,目前处于讨价还价的阶段。
  等俘虏一事告一段落了,然后才继续打个你死我活。
  照这样的架势,还不知道要耽搁几天。
  莫说雪梨,就是明澜都有些等不及了。
  试问在明澜和丫鬟都这么着急的情况下,楚三这个急着娶媳妇的如何能不急?
  他不止急,他是急不可耐。
  第二天一大清早,将士们醒过来,就看到军营中间被捆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赫然就是敌军守将。
  楚三的暴脾气,忍无可忍,大半夜的偷偷溜去敌军营帐,把敌军守将给俘虏了。
  敌军守将背着手被捆在柱子上,嘴里塞着破布条子,眼角有淤青,怎么看怎么狼狈。
  等大家聚过来,楚三道,“首级我没砍下来,但人我活捉了回来,他能给我作证,是我亲自俘虏的他!”
  说完,楚三把敌军守将嘴里塞的破布条子撕下来,道,“告诉他们,是本将军活捉的你!”
  那将军倒是有一身的硬骨头,“要杀就杀!何必多说废话!”
  楚三又把破布条子塞他嘴里。
  他完成了任务,敌军守将就不是重点了。
  那些将军都替楚三高兴,替他说话道,“大将军,楚三将军活捉了敌军守将,砍下他的首级不过是手起刀落的事,依照先前的约定,该替他办喜宴庆功。”
  楚离看了楚三一眼,道,“好,让人准备喜宴。”
  楚离脸上没有笑容,楚三眉头一皱,怎么感觉大哥生气了?
  刚这样想,就听楚离道,“本将军说过的话算数,但楚三没有军令,擅自行动,有违军规,杖责三十军棍!”
  楚三,“……。”
  不是吧?
  大哥,你要不要这么狠心啊!
  那些将军面面相觑,站出来替楚三说情,毕竟有惊无险。
  可说句心里话,楚三少爷这样实在是冒险,毕竟是敌军军营,双拳难敌四手,万一他在北凉军营出点什么事,可怎么交代?
  这三十军棍,挨的也不算冤。
  大将军赏罚分明。
  只是……楚三就惨了,带伤拜堂,洞房花烛夜……要泡汤了。
  

Snap Time:2018-11-21 03:41:24  ExecTime: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