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之吕布再世》全文阅读

作者:回头大宝剑  汉末之吕布再世最新章节  汉末之吕布再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汉末之吕布再世最新章节第六八四章老谋深算的王司徒(18-09-05)      第六八三章倾城之姿貂蝉(18-09-05)      第六八二章父亲为何叹息?(18-09-05)     

第六八四章老谋深算的王司徒


  “父亲,您就别再犹豫了。一切皆是女儿自愿,倘若真有不测,就当是报答了您多年的养育之恩。”
  在貂蝉再三请求下,王允终究是松了口:“女儿你如此深明大义,让为父我……为父我……”
  说到后面,王允已是哽咽得说不话来。
  见此情形,貂蝉上前搀扶着王允手肘,去到院中的凉亭坐下,拿出素白手绢,轻轻替父亲抹去眼泪。
  从小她的父亲就告诉她,要懂得知恩善报,她也一直都记在心里。
  坐下之后,王允审视起眼前的绝美容颜,多么漂亮啊!
  丝滑如玉,浑然天成,精致到找不出一丝的瑕疵,这简直就是男人心目中最完美的女子!
  没有男人能够抵挡得了这样的容貌,他那三个不成器的儿子,私下都动过很多次的心思。只是碍于他这个当父亲的威严,才一直没能得手。
  即便是王允,也有过几次差点没能把持的蠢蠢欲动。
  只是到了他这个年纪,看许多事情都比较透彻,定力也远非那些年轻的愣头小伙可比。
  更何况,女人和他的计划比起来,就很是微不足道了。
  所以,王允教貂蝉读书识字、作画,给她最好的一切,仿佛真如亲生女儿,倾注了毕生的心血。
  拉回思绪,王允同女儿说起了自己的计划:“这些时日,我屡屡差人去请吕布过府赴宴,只是他近来事情繁多,所以一回也没来过府上。不过这个不必着急,只要他人还在长安,就总会有机会。等到机会来的那一天,我会将你作为礼物献于吕布。”
  大概这就是命吧!
  听得要被父亲当做礼物,貂蝉心中涌出些许涩苦,试探问着:“父亲是要我伺机刺杀?”
  王允摇头,“吕布之骁勇,世间无人能敌。你一介弱女子,又如何能伤得了他?”
  “那父亲要我如何?”
  “为父要你想办法取得吕布信任,然后离间他与属下将士的感情,令他们彼此生隙,分崩离散。”
  王允道出实情,没了爪牙的吕布,也不过一介莽夫而已!
  若朝堂上能有吕布分庭抗礼的人物,王允还能使一手连环计。但现在朝野局势,分明是吕布一家独大,外界摧不垮他,那就只能从内部着手了。
  见到貂蝉没作回应,王允以为她犹豫了,遂又使出一手以退为进,目露慈祥的看着女儿:“你现在若是怕了、反悔了,为父不怪你,回房去歇着吧,权当从没听过这一番话。”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貂蝉虽不是君子,却也知道一诺千金的故事。
  加上王允变相的激将法,貂蝉早已是无路可退。
  “女儿不怕,女儿只是担心,大司马万一看不上我,岂非白白浪费了父亲的一番苦心?”貂蝉不想让王允失望。
  王允对此倒是成竹在胸,他这女儿的容貌,正如吕布的武艺,在这世间皆属于绝无仅有。
  不过凡事嘛,总会有个万一。
  王允想了想,又同女儿说了起来:“吕布这一生战功煊赫,不管是俘虏的,还是赏赐的,或是别人送上门的,世间美貌女子他见过太多太多。可他至今仍旧只有一名妻子,没有任何妾室,女儿可知为何?”
  “约莫是吕夫人太过美丽,令其她女子都失了颜色。”貂蝉略作思虑,便给出了自以为正确的回答。
  “女儿,你错了。”
  王允微微摇头,很是确信的告诉貂蝉:“我见过吕府的那位夫人,论相貌,充其量只能称得上是貌美秀丽,但绝对算不上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
  “那为何……”
  王允比了个不要着急的手势,匀了口气,缓缓道来:“那是因为在吕布还是个边塞小吏的时候,去向严家求亲。当时所有人都看不起他,笑他癞蛤蟆不知天高地厚,而这位严府的千金却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与他长相厮守,为此甚至不惜与家族决裂。”
  “倒也是个奇女子了!”貂蝉不禁感慨起来,明眸之中生出几分向往。
  在这世间,多少女子被束缚在礼仪道德的笼子里,听着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能够为了追逐幸福而奋起反抗的,又有几人?
  王允倒没注意到女儿眼中的那股向往,对于这段为外人所津津乐道的爱情故事,他更多的还是冷眼观旁:“穷困潦倒时,不离不弃,富贵繁华时,宠辱不惊。这个女人的手段,也着实是十分厉害。”
  人吧,一旦有了心眼儿,任何美好的事物在他看来,也都充满了利益的计较与得失。
  王允就是最为典型的例子。
  “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吕布曾经当着很多人的面说过这话,前者是为他谋划天下霸业的戏策,后者就是对他不离不弃的妻子严薇。
  不得不说,吕布的确很爱这位结发妻子。
  因为,只有这个女人走进了吕布心里。”
  这些话王允只是在心中回味,并未告知貂蝉。
  面对貂蝉时,他总会是一副慈父疼惜女儿的模样:“为父倒不担心你进不进得去吕府,为父只是担心,女儿你斗不过那位吕府的夫人。”
  “其实为父也知道,女儿你性情恬淡,不喜欢争抢。但外面很多的事情,都要靠争靠抢才能夺得机会。譬如,男人对女人的宠爱。”
  王允放缓语气,苦口婆心的教导起来。
  他想让女儿把吕布牢牢的拴在手心,最好也能成为他的棋子。
  因为吕布的缘故,严家的地位一抬再抬,如今已有跻身中原一流世家的苗头。
  为此,吕布还把他大舅子抬上九卿的位置。百官私下都在风传,下一届三公的人选,严礼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王允听来,心中暗自合计:这其中,肯定少不了严薇的牵线搭桥。
  睡觉的时候,女人在男人身旁吹吹枕边风,有时候啊,比什么都好使。
  王允也正是看中了这点,所以才想着把貂蝉送去魅惑吕布。
  一旦得手,王家作为貂蝉的娘家,势必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等到吕布放松戒心之后,王允便伺机夺取兵权,到那时,这个汉室天下,就该由他说了算了。
  

Snap Time:2018-11-22 00:06:23  ExecTime: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