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勿语》全文阅读

作者:北溟神话  天机勿语最新章节  天机勿语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天机勿语最新章节第五卷战佛摘冠第三章嘴上功夫(12-03-25)      第五卷战佛摘冠第二章雪夜惩凶(12-03-25)      第五卷战佛摘冠第一章闲极生事(12-03-25)     

第四卷迷失故国第三十七章顾旧情


  “公主,这个地宫,是不是当年害你和段将军那几个人建造的?”
  公主面带寒意,“这个地宫的布置,暗九沉阴,亢而为害,掘土生金,金生丽水,正是拓拔流云的手法。”
  这个人名我从公主嘴里听到过。刚认识公主的时候,她说到要找五个仇人。拓拔流云正是其中致以。而且就是他,用“血拘魂”摄出公主和段冷的生魂,并将二人的皮制成*人品虿囊,连公主的灵魂一起,封在燕山之下。
  “这个拓拔流云究竟是什么人?”
  “他是奸贼高云的异父同母弟弟,自幼拜山中奇人学术,高云被我设计除掉后,他做了叛逆冯跋的国师!”
  高云是公主的爷爷慕容宝的养子,公主父亲慕容盛去世后。由慕容盛之叔慕容熙继位,其后高云和好友冯跋叛乱。杀慕容熙自立。后来冯跋又杀死高云自立为王。史称北燕。
  我抓抓头,古代人际关系太复杂,头脑不清楚的很容易搞迷糊。我也是认识公主之后。才啃了几天五胡乱华时候的历史书,不过那时候中国实在太乱,我也没耐心去记,因此只弄了个大概就扔哪儿了。算了,爱谁谁吧,只要知道仇人是谁就行。
  孙威比较爱刨根问底:“公主,那样算来,拓拔流云和冯跋应该有杀兄之仇,怎么还会帮冯跋害你?”
  公主不答,仰头望着室顶。似乎在回忆多年前的旧事。好半天才冷冰冰的回答:“不除掉我,他怎么能甘心呢!”
  孙威看着公主,愣了一会儿,突然吐出三个字:“三角恋!”
  公主一怔:“什么?”
  我跟孙威打小就在一块儿,别看我们办正事时总掐,但起哄架秧子的时候看法却是惊人的一致,因此一听到那三个字。立刻就明白他的想法,解释道:“威子的意思,拓拔流云喜欢你。你却喜欢段将军,他因爱生恨,所以宁肯杀兄之仇放在一边,也要报复你和段将军。”游牧之神手打。
  提到拓拔流云。公主神情比较奇特,强烈的恨意杀机之中。还带着点其它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她又不会掩饰。因此我跟孙威直接就往“爱极生恨”上蒙。要真是这个原因。那个拓拔流云太也的怨毒偏执,人家不爱你,你就这么残骸人家?活剥皮虐杀还不够,还要让人家魂魄永远受罪。甚至尸体都永世不得安生。我靠!忒变态了!
  公主闻言,气得双目杀气爆涨,脸上涌起一片怒红。我跟孙威怕挨揍,急忙退后好几步,躲她远远的。
  公主却没有扑上来打。而是痛苦的闭上眼睛,片刻之后,颊际的红潮退下,代之以如雪的白。她不再理我们,目光又落到大头怪婴身上。眼里的神色复杂又凄凉。
  大头怪婴虽然长相恐怖,但胆子却小的出奇,一直躲在床后不肯出来。我有点糊涂,这东西还能算是段将军吗?段冷的魂魄不知去想,就剩下一具剥皮尸体,可如果说它是成了精的血尸吧。它又似乎有自己的思维,变成了另一种东西。
  “威子。你说周文王吃了伯邑考的肉。吐出的肉团变成兔子。那兔子还能算是伯邑考吗?”这是《封神演义》里的故事。说的是周文王被囚。其子伯邑考去朝歌向商纣王求情,结果被狐狸精妲己看中,对他百般调戏,伯邑考却严守贞洁,誓死不从,最后妲己命人将之杀了剁成馅,包成肉饼给周文王吃。文王精通八卦推演,已算出儿子遇害,但为了顾全大局。含悲将肉饼吃掉,待监视的人一走。便吐出几团肉丸,肉丸落地变成兔子……兔子。吐子也!
  孙威也皱起了眉,考虑了半天,说:“兔子是另一种生物了,这个大头怪婴,当然不能算是段冷!”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公主没完没了的伤心难过,想提醒她一下而已——就算公主没看过《封神演义》,但文王八卦是我们这一行必修之课,她总不会没听说过“周公吐哺”的故事吧?
  “公主,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大头怪婴。只好含糊过去,“咱们时间紧任务重,不能在这里耽搁下去!”
  女人就是女人,不管她曾经多么果断沉毅、名冠三军,很多时候还是改不了婆婆妈妈的天性。
  公主的目光转向我。幽幽叹了一口气。我忽然升起一个不祥的预感,还没等弄明白是什么,一句话冲口而出:“不行!”
  “老俞,什么不行?”孙威问。
  “你问她!”我指着公主说。
  “怎么不行?”公主皱眉问。
  “不行就是不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公主是想把这大头怪婴带出去!别说我们埋在地下自己能否出去还是个问题,就算能出去。你让我拿这大头怪婴怎么处理?是给它弄身皮当猴子养还是在它身体套上时装冒充芭比娃娃?
  “如果我偏要带它走呢?”公主冷冷的说。
  “那咱们就一拍两散,你和大头自己爱干嘛干嘛去,孙威我们哥俩打道回府!”我转过头:“威子,洛蓝的身体咱们不要了。哥哥我给洛蓝找一具好看的,中国的外国的咱随便挑,歌星影星av星随便选,我还就不信,没有臭鸡蛋。还做不成槽子糕了!”
  不要怪我心肠硬,公主一个人之神都令我提心吊胆头疼不已,要再弄出个大头怪婴带身边还不要了我的老命!虽然到目前为止,大头怪婴还表现得胆小怕事,可这东西毕竟是异类,真捉了带到人间,别说害不害人,它这模样出去要不吓死几口子,我跟它姓!靠!咱干脆撞墙死了得啦!玩自虐也没这么干的!
  “着啊!”孙威一拍大腿:“你要早出这主意。咱们至于费这么大事嘛!走走走。咱们找路回家!”
  他拍拍一直抱在包里的黑猫阿呸:“洛蓝。老俞说了,给咱另找一具身体,你不是喜欢香港那个舒淇吗?回头让老俞想办法把她的身体给你换上……”
  呃,换舒淇的身体有点难度,再说我也喜欢她,真换成洛蓝咱就得避嫌了,因此提议:“香港那地儿人生地不熟,咱换个大陆的怎么样?还猪哥哥里有个大眼://bsp;阿呸从包包里跳出来,爬上孙威的肩头。“喵喵”叫了几声,听上去不太高兴的样子。
  孙威说:“切,你别拿国产的糊弄我们!至少也得出口转内销的!”
  我们这里胡说八道,公主越听越怒,她重重的顿顿足,向着大头怪婴走去。
  我跳上去拦住她:“你干嘛?”
  “我就要带着它一起走!”公主倔强的说。
  “我可不是威胁你啊,有它没我们,有我们没它!”我简直苦口婆心,“再说它也不是段冷——虽然dna是相同的。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你看它吓得这小样,明显不认识你,所以你也没必要当它是自己人……”
  “你不懂!”公主淡淡的说。绕过我继续向床边走。
  “我怎么不懂?不就是他乡遇故知嘛!咳,你想带它走,也得看看人家乐不乐意啊!说不定它觉得在这里待着,比到人世间打混强嘛!”
  孙威和我并肩站在一起,也拦在公主面前。公主冷冷的看着我们。眼睛里精芒闪耀。得!要内讧!不如我先下手为强,把公主弄迷昏得了!反正刚才她没打招呼就勾魂摄魄我一次,正好扯平……
  “你为什么一定不让我带它走?”公主寒声问。
  “对,老俞,你不让带这东西走。给公主个理由先!”孙威是习惯性阵前倒戈,我要是跟他生气,早让丫气死了!
  我慷慨陈词:“第一,因为它已经不是段冷;第二,我得对全人类负责任,不能把这不明生物带到人间;第三,我们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未知。带着它有弊无利……”游牧之神手打。
  “好!鼓掌!为了全人类。绝对不能带着异形走!”孙威拍手喝彩。这话我听着心里蛮不是滋味。听着像讽刺多过于称赞!
  沉默了片刻。公主缓缓的说:“要是这个东西的前身,是俞越你的大爷爷。孙威你的母亲,你们怎么办?”
  “我……”
  孙威我们两个顿时被噎得没词了!没错!将心比心,它要是我们亲人变的,那不管是啥也得带到身边才安心!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开了路:“好吧!如果你能说服它跟咱们走,就带上吧!”孙威也移开了身子。
  公主微微一笑。刚要举步。一道黑影从她面前掠过,准确的落到怪婴的大头上,怪婴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我们定睛一看,那道黑影却是阿呸!它本来是蹲在孙威肩上的,不知为何突然发飙。身上被蛇胃液腐蚀如斑秃的毛都竖起来了,眼睛发出幽幽的绿光,拼命在怪婴头上抓挠撕咬。
  我跟公主同声喊了一句:“逮猫!”黑猫通灵,民间一向认为尸体遇到黑猫,便会尸变。
  孙威囔道:“阿呸回来,那东西不能吃,没消毒哪,不卫生……”奔上去刚要抱阿呸,大头怪婴跟颗炮弹似地,“呜嗷”一声,蹦了起来。阿呸被摔到墙角。它伸着两条小胳膊,细小的指骨上是锋利的黑色指甲,撞向孙威的腹部。
  情急之下,我飞起一脚,踢在孙威的屁股上,将他铲了出去。大头怪婴一头撞在一耳光九转八宝金丝缶的大肚上。“咚”的一声,脑袋穿进缶肚。这要是撞孙威身上,非当场把他撞漏了不可!
  大头怪婴头上套着缶在室内晃晃悠悠转了几圈。两只细手骨插入缝隙,两边一分,真没想到那两个跟鸡爪子似的小手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喀嚓”一声。将九转八宝金丝缶掰裂,然后一蹦五尺。双手在身前成爪。向我撞过来。
  我靠!丫当自己是超人哪!
  我拧腰闪过。这东西长不盈尺,我心里总有三分的瞧它不起,碍于其指爪尖锐、力气惊人,不便正面对敌,身形一转间。伸足在怪婴的腰上借力一拨。它转了个方向,一头顶在玉床上,顿时将床撞的塌了半边。
  大头怪婴什么事没有,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转了转脑袋,两个黑洞洞的眼窝直勾勾的盯着我。我也瞪着它,忽然想试试咱刚领悟的原生态狮子吼,于是运足气*潢色小说。“啊呜”一声大吼。大头怪婴直接被我吼得跳起来。在半空中也是“啊呜”一声大叫,不等叫完。两只利爪撕向我的脸部。
  我急忙在公主手里夺过紫龙追电枪,凌空一抽,把它从半空中抽了下去。怪婴一落地,又弹了起来,扑向公主。公主躲闪不及,被抓住右腿,她往后一撤,“嗤啦”一声,牛仔裤被扯下半条腿,怪婴张开黑糊糊的嘴就咬。我急忙刺出一枪,怪婴“喀”的一口,咬在枪头之上,一尺多长的枪尖顿时被咬掉一截。我靠!这家伙的牙口也忒好了!
  这时孙威也站起来了,捂着屁股骂我:“***老俞。你不会轻点踢啊!尾巴骨都让你踢折了!”顺手操起一个金盆,扑上去就往怪婴头上一扣。
  怪婴动作极为迅速,不等他金盆到顶,斜着滚了出去,翻身上了孙威的后背。两只小鸡爪子掐向他颈两侧。阿呸闪电般从墙角蹿出,在它脑袋上啃了一口,撕下一块皮,然后马上跳开。
  趁着这会工夫,我持“紫电追龙棍”(没了枪尖,只能当棍用了)横扫而过,将它从孙威身上打下来,怪婴一把抓住棍的另头,向后夺去。
  “威子,帮我抢!”我扎着马步,双手握棍嚷道。怪婴的力气真是不小,这条棍在我手里,简直重逾千金。孙威急忙上手。双方较力,棍身拖着我们两个渐渐的向怪婴移去。
  “靠!抢不过!公主,做法收了它!”我挪出一只手。在自己这端的棍身上写了个泰山符,压住棍端。
  公主一阵迟疑:“我……”
  “你什么你!你舍不得,我可下手了啊!”这小东西已经异化,那是决不能带出去了!其血肉为血芝消耗,如果能够得到活人血肉的进补。身子便会慢慢的长大。现在它身高仅一尺都这么凶猛,要是真长大了。必成大害。为了免除后患,只能将它彻底打散消灭。
  “威子,你先顶一会!”
  我垂目跌坐,双手虚心合掌,二手小指、拇指相对,其余手指略屈,如莲花开放,同时口中念道:“吒噜吽邬瑟尼洒娑嚩贺……”这是佛教密宗的如意宝印,非常刚猛,真言读音为tnuunlavaha,功能降魔护法,斩除邪祟。
  “老俞……你点……我……顶不住了……”孙威急得直囔,虽然有泰山符压阵。游牧他一张小白脸也涨得通通红。看来连吃奶劲都用上了。
  我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自己都觉得这一笑很有几分庄严宝相的味道。仿佛蕴含着大智慧大慈悲——奇怪,这会儿的我还是我吗?咱只是混在北京芸芸众生里的一个普通小市民,碰到乞丐都不太愿意给钱,小聪明小仁义是有的,什么时候长出的大智慧大慈悲?
  掌心突然一热,有明黄色的光芒在掌间腾起。光芒越来越盛,两只手掌连手臂都变成金色。那边孙威终于挺不过了,连武器带人都被怪婴拖去。我一跃而起,双手微微拉开,抢在前面握住枪杆。
  【……第四卷迷失故国第三十七章顾旧情----绿@色#小¥说&网--中文网--网文字更新最……】@!!
  

Snap Time:2018-09-20 22:47:58  ExecTime: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