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的独宠娇妻》全文阅读

作者:云若竹  帝少的独宠娇妻最新章节  帝少的独宠娇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帝少的独宠娇妻最新章节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我现在……只有你了(18-08-19)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我可以保证(18-08-19)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为什么不和自己离婚?(18-08-19)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无权干涉


  “……”老妈的话,彻底激怒了熊英祺。熊
  英祺这会气到无语,脸色都变了。
  丁惠在电话那头全然不知道,说道,“尤家现在对我们没有用了,尤蒂也没有什么用处了,你们离婚吧。”“
  英祺,你还年轻,男人二婚一点都没有影响,我给你说,你……”丁惠本想劝说儿子,可是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儿子打断了。
  “妈,您能不能别作妖了?”熊英祺彻底怒了。听
  到儿子的怒吼,丁惠也诧异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我和尤蒂的事情与您无关,别说您是长辈,我娶谁,和谁生活,是我的事情,您无权安排,”熊英祺说,“有那份闲心您还是省省吧,和我爸去国外度个假是最好的选择。”如
  果可以,熊英祺一辈子都不想和老妈联系,不想见到她。
  “熊英祺,你怎么跟你妈我说话呢?你还是不是个孝顺的儿子了?”丁惠也生气了,质问儿子。“
  我一直都不孝顺,要不你和我断绝关系?我把公司还给你和我爸经营?”熊英祺回答。“
  你……”丁惠气的说不出话来。熊
  英祺知道自己气到老妈了,冷静了下,调整了会情绪。
  “妈,我的做法你别参与,最近也不要来找我,更不要去找尤蒂,这是我给你的要求,”熊英祺说,“如果你没有做到这些,那么我到时候会做什么事,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
  说完,熊英祺又补了一句,“我是您的儿子,我的脾气性格是怎么样的,您应该最清楚,别挑战我的要求和底线。”
  丁惠生气,可是这会真的没有办法,想想,又问道,“所以,你是一定要帮助尤家了?”熊
  英祺没有回答,直接挂断了老妈的电话。
  调整了下情绪,熊英祺又给陈彬打电话。
  当熊英祺忙完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熊
  英祺以为尤蒂早已经睡了,可是走出书房后,看见主卧的门开着,灯还亮着。
  熊英祺诧异,步往主卧走去。尤
  蒂这会刚吹干头发,从镜子里看到熊英祺进来了,尤蒂急忙开心地站起来。
  “怎么还没有睡?”熊英祺问。“
  等你嘛,”尤蒂说着,往熊英祺面前走去,“你忙完了?”
  “嗯,完了。”“
  那你过来。”尤蒂说着,拉过熊英祺的手,拉着他往沙发旁走去。等
  熊英祺坐在沙发上后,才看到茶几上的夜宵,是简单的甜点。“
  这些……”熊英祺很意外。
  “是我做的,”尤蒂高兴地说,“我怕你工作太累,会饿着,所以做了些简单的甜品。”“
  英祺,你现在饿吗?”尤蒂问。
  熊英祺这会并不是很饿,可是在尤蒂面前,这样的话自然说不出。“
  嗯,还真有点饿了。”
  “那点尝尝吧,你吃完了我们再睡觉。”尤蒂撒娇地说。
  “好。”熊
  英祺享受着尤蒂的安排,吃她做的夜宵,还不忘喂她几口吃。品
  尝着美味,熊英祺心里是满满的幸福感。
  她是因为担心自己饿,才亲手做了夜宵,这样的待遇,可能除过岳父岳母,只有自己有了吧?吃完夜宵后,熊英祺没有立即去洗漱,而是吻了尤蒂好一会儿,才对她说,“你先去休息,我去洗漱下,马上回来。”
  “嗯,那我躺在床上等你。”尤蒂说,没有他在身边,自己是睡不着的,所以一定要等他。“
  好。”
  熊英祺洗漱完后,躺在床上将尤蒂揽进怀里,抱着她,熊英祺的整个心都是平静的。尤
  蒂是真的累了,微眯着眼睛和熊英祺聊了几句,就隐隐约约睡着了。“
  乖,睡吧。”熊英祺温柔地说。
  “嗯,”尤蒂应声之后,还有要求,“你亲我一下。”熊
  英祺没有回答,直接行动,凑上前去,亲吻了尤蒂好久,才放开她。
  等熊英祺再次看她时,小人儿已经在怀里睡着了,连晚安都没有说。熊
  英祺就这样看着尤蒂,心里想着一些事情。
  不管未来如何,会发生什么,自己和她在一起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未来,可能是因为爸妈的干涉阻止,可能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当初故意接近她的目的,即使这些她都知道了,自己都不会放开她的手。爱
  她,一旦爱上,便是永远。
  ……之
  后的几天,在熊英祺和宋一阳他们的努力下,尤家公司还是没有逃离危机,事情越来越严重,尤家正式接受了相关部门的调查,停止公司所有运营。
  这样的情况下,尤威和梁思初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等待着最终宣判的结果。而
  熊英祺还是不顾一切地争取最后的努力,宋一阳和陈彬姜文豪三人心里已经猜到结果了,但是看到英祺还没有放弃,三人也继续忙碌,努力帮助尤家。
  尤威和梁思初接受相关部门的询问时,熊英祺陪着岳父岳母去了,在财产调查这一块,熊英祺很后悔。
  “尤先生,梁女士,因为你们的女儿尤蒂在结婚之前,你们一起做了婚前财产公证,所以你女儿的财产也归属于你们尤家总体,这次调查中,会冻结所有的财产,等负债全部计算清楚后,会按照市面价值兑现赔偿,所以你们现在不能使用任何财产。”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说出最终决定。
  “我们现在住的地方,也不能使用吗?”梁思初眼里有泪水,问道。“
  这个我们考虑了之后,可以让你们在所有判决出来前继续住,但所有固定资产里,我们能做到的最大限度,是给你们一所房子的居住权,再给你们一辆车的使用权,其他都会被暂时冻结。”梁
  思初明白了,之后又想起什么,急忙问,“那我女儿的银行卡,不会被冻结吧?”“
  这个不会,”工作人员说,“因为你女儿已经嫁人,而且有自己的事业,所以她的个人收入财产,我们无权干涉。”“
  嗯,那就好,那就好。”能保住女儿自己的财产,梁思初觉得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熊英祺听着这些,心里很不是滋味。
  

Snap Time:2018-09-20 08:20:13  ExecTime: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