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作者:谁家MM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  法医狂妃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法医狂妃最新章节第1586章自己的心声,竟然被此人窃听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爷,重重有赏!(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会护你周全!(18-07-27)     

第1515章直男不懂的意义!


  “好看。”柳蔚面带微笑,给予了小公主直接的肯定。文
  清公主高兴极了,又摸摸裙子的前襟,然后又娇怯的跑回了辛贵妃身边,羞羞的嘟哝:“母妃,柳大夫说清儿好看。”辛
  贵妃哭笑不得,倾身捏捏女儿的脸蛋,道:“柳大夫是说裙子好看。”小
  公主一愣,呆呆的张了张嘴,然后扭头又看看远处的柳大夫,有些不知所措。
  太子在旁瞧了个全程,眼中也有笑意,太子年长,又早早离宫开府,不常于后宫行走,辛贵妃家有两位公主,大的那位十四,去年定了亲,今年年初,被太妃带去了公羊府的太行寺修行,要中秋才回来,小的这位太子与其接触不多,毕竟年龄跨越太大。今
  个儿碰上了,他却是有些惊讶。“
  文清何时这般注重样貌了,更小的时候不是袖子上沾了泥,都不在乎吗?”
  文清公主羞红了脸,瞪了她大皇兄一眼,道:“清儿长大了,要,要漂亮!”辛
  贵妃便是因为倾城容貌宠冠后宫,文清公主让辛贵妃带养,自是从小就被灌输了女孩子就要美美美的观点。太
  子哑然失笑,瞧着这里也没闹什么大误会,便着手吩咐人清路,这轿子在中间挡着,谁都不好走。柳
  蔚的小轿子还好说,就那么巴掌大,从哪儿都能过。
  但两辆同样大小的鸾轿并行而立,却是不好周旋。
  太子心思清明,自然知晓鸾轿是后宫女子地位的标识,他意外于这位从未见过的妃嫔竟也乘了鸾轿,眼眸一转,先站在了辛贵妃这边,对红芳阁的宫人道:“先将轿子后撤些。”红
  芳阁的宫人畏惧太子,紧忙就要动手,可一直不声不响的汪嫔,却突然捂住肚子,大叫起来:“啊……”
  这叫声令在场众人都愣了一下,汪嫔的贴身宫女玉花反应最,她连忙跑上前,扶住汪嫔,大叫起来:“娘娘您怎么了,娘娘您可别吓奴婢,莫非动了胎气?太医,叫太医!”
  这话说出来,太子也明了了,这位嫔妃原是有了身孕。
  可方才站了许久也没事,怎么突然就叫唤起来了?
  说到底这肚里装着的也是龙种,太子不敢怠慢,吩咐宫人先让汪嫔坐下,又派人去太医院叫人。
  汪嫔坐回轿子上,满头大汗的倚着,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辛贵妃识人无数,一时却已也拿不准汪嫔这是真的,还是装的,她不好在此时说话,只能沉默的在旁静看着。若
  今日汪嫔的肚子真出了什么三长两短,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场的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文
  清公主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阵仗吓了一跳,但小孩子脑子简单,愣了一下后,就指着前方的柳蔚,道:“柳大夫,是大夫啊……”
  这个谁不知道,但之前柳蔚与红芳阁有些龃龉,红芳阁的人即便知晓此人是大夫,也不敢让她靠近汪嫔。而
  太子与辛贵妃也是这个意思。
  柳大夫不是太医院的,他没有责任医治汪嫔,汪嫔眼下突然发难,谁也不知是什么引起的,柳大夫不出手还好,若是出了手,孩子却出了问题,那这帐算在谁头上?文
  清公主话音还未落,辛贵妃已让杜鹃将她带到后面去,防止她又乱说话。小
  公主不明所以,却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杜鹃走了。柳
  蔚这时倒打算主动上前,去看看什么情况,可她刚一动,辛贵妃与太子同时瞪向她。本
  来就事不关己,跑上去多手干什么?自找麻烦吗?柳
  蔚让两人盯着,只能又退回去。
  数双眼睛继续沉默的盯着鸾轿上的汪嫔,都在等着太医赶来。过
  了好半晌,一位身着官服的年轻太医才急急过来,众人连忙让开一条道儿。
  太医给汪嫔把了脉,脸上的表情不太好:“应是动了胎气,先送回宫去。”玉
  花连忙吩咐起驾返回。
  可道路让两辆鸾轿挡着,红芳阁的人进退不得,都目光一致的看向辛贵妃。既
  然要顾着红芳阁的轿子先行,那最次的,也得让常缘殿的轿子退到后方百米外的转角处。
  辛贵妃心里是咽不下这口气的,但人命关天,她就是恼得头都冒火了,也必须做出让步,否则便是不慈,便是谋害皇嗣。这
  后宫,贵妃辛氏要说服谁,也就只有当朝皇后一人,可她现在却要给一个刁滑奸诈的低嫔让路。辛
  贵妃脸色不善,握紧了拳,待沉默了好片刻,才不甘不愿的后退半步。太
  子正要吩咐常缘殿的轿子原路返回,好让出道路,身后的柳大夫却不知何时走到他身边,拉了一下他的衣袖。
  太子感觉衣袖被扯,回过头时,就看到柳大夫踮着脚尖,往他耳边凑。
  他蹙了蹙眉,正要问什么事,就听柳大夫细声说了一句:“假的。”
  太子一愣。柳
  大夫音腔中带着一丝不屑:“看那边。”
  太子随着她所言,朝右边看去,就见被宫人围住的汪嫔,不知何时,脸上正浮现着一抹笑意。
  这笑容稍纵即使,片刻后她又满脸痛苦的哀叫起来。太
  子这时也意识到其中门道了,但他实在想不明白,就因为一个轿子先行还是后行的问题,值得这位妃嫔造这么大的动静,甚至拿龙种说笑?
  柳蔚看出太子不解,嗤笑道:“女人的心眼,在某些时候,比针眼还小。”
  太子陈诉事实:“你也是女人。”
  柳蔚耸肩:“对,所以我也很小气。”太
  子挑眉:“那你想……”
  柳蔚咂了咂嘴,走到辛贵妃身边,在辛贵妃耳边也嘟哝了几句。辛
  贵妃刚听完脸色就变了,而后她眯起眼睛,思索片刻,突然往旁边一歪,直直往后倒去。
  柳蔚眼疾手的将她扶住,然后配合的喊道:“来人啊,贵妃娘娘晕倒了!”
  旁边一直看着的太子:“……”
  太子是真的无语了,他完全搞不懂,这些女人都是怎么想的,你压我一头,我压你一头,使这些鸡毛蒜皮的小手段,有什么意义?直
  男不懂的意义,柳蔚领着辛贵妃,玩得是风生水起。
  刚才的年轻太医又被拉过来给贵妃诊脉,发现脉象并无异样,有些迷糊。
  柳蔚就一脸质疑的问:“您会看吗?”
  眼中的轻蔑,明显是看他年纪轻,不信任。
  年轻太医被激了,立即道:“本官自然会看,贵妃娘娘气虚体弱,这是站久累着了,先送娘娘回宫。”柳
  蔚便对红芳阁的人道:“这里离青凰殿近,贵妃娘娘先去青凰殿躺躺,你们轿子挪一下,这边好走。”红
  芳阁的人有些踯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都看向鸾轿上的汪嫔。
  汪嫔一张俏脸白生生的,一看就是被气得不轻。
  柳蔚对她挑挑眉,却是对玉花道:“还不赶紧,贵妃娘娘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担当得起?”玉
  花细声细气的争辩:“可我们家娘娘也……”
  “你说什么?”柳蔚加重了声音问。玉
  花被唬得心肝一震,连忙对红芳阁宫人吩咐:“后退,后退,让常缘殿的轿子先走。”装
  了半天病的汪嫔狠狠的瞪着玉花,牙都咬碎了。
  

Snap Time:2018-10-24 08:53:47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