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韵传》全文阅读

作者:沁园居士  仙韵传最新章节  仙韵传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仙韵传最新章节第一千五百零六章宝光台(六)(18-04-25)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宝光台(五)(18-04-25)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宝光台(四)(18-04-25)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辛辉与辛煌


  前面三道人影不相上下,很就接近相辉大殿,已经可以远远看到放在门口的那一支巨大的头香,中间一名虬髯汉子突然双掌推出,掌力吐出,击向旁边两人!
  “砰砰!”
  两团光影迸出,三人同时飞起!
  原来两旁之人竟也是同时出掌,结果同时中招,但身处中间的虬髯汉子伤得最重,直接扑倒在地,狂喷出一口鲜血。
  两旁男子各中一掌,勉强可以承受得住,均是奋起余力,向头香冲去!
  “砰!”
  两人几乎同时出掌,狠狠地击在一起,顿时荡出一个小能量圈,风声大作,冲击得周围的一切都在摇晃。
  那支头香在灵风冲击之下竟飞了出去,无比凑巧地被刚才扑倒在地的虬髯汉子抓到了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虬髯汉子紧紧地抓着头香,仰天狂笑,激动万分!
  “轰!”
  一道金光从相辉大殿上空迸开,将山顶映照得无比辉煌,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头香已有归主,抢香仪式结束!”
  顿时鼓乐声齐响,整个山顶弥漫着一股庄严肃穆的气氛,虬髯汉子高高地捧起头香,随着禅修鼓乐队走出山门。
  “哇!”
  虬髯汉子背后的势力顿时激动得大叫起来,纷纷冲上前去,将他捧起来往天上一抛一抛的,渲泄着心中的激情…
  此时,相辉大殿后山一座殿堂内,两名面相中年的禅修在神识中看到这一幕,相对一视,轻轻摇头,脸上露出一丝略带苦涩的笑意。
  这两人均是身着青色禅袍,左边一个髭髯黄润,面相粗犷,是相辉寺大长老辛辉,右边一个脸泛微金,三缕长须,颇为俊雅,却是二长老辛煌。
  以他们崇高的地位,在禅道上的精深修为,完全当得起众人眼中禅祖的名声。
  他们稍一出手就可以度人,帮人解决难以解决的难题,因此,以他们为名给出承诺的头一柱香是如此珍贵,无相界境内无数势力打破脑袋都要争到手,这既是这些势力的无上荣耀,同时也是其得以延续发展的有力保障!
  不过,让二辛自己感到悲哀的是,由于让石越掌握了魂丝和血脉,自己的命运已被石越把控,整个相辉寺其实已经成为石越的一部分势力。
  他们能够度别人,却不能度自己,说起来真是无相禅道的一个极大讽刺!
  辛辉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微笑道:“师弟,看来是我赌赢了,抢到头香正是万相宗的万确。”
  “哼,这家伙是运气好,论实力他哪能与高准和章惇相比!”辛煌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哈哈,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早就看出这小子这些天正在走运,没想到还真是他抢到头香了!”辛辉抚髯得意地笑道。
  “好吧,愿赌服输,这一次头香的承诺就算我的!”辛煌咬咬牙道。
  原来这二人竟是以打赌的方式来决定每年这头一柱香应该由谁来给出承诺,今年是辛辉赌赢了,所以就得由输家辛煌去出这个力。
  辛煌正想出寺,忽然一怔,“我的信符?!”
  “咦?还有我的?!”辛辉也是奇叫一声。
  两人连忙捞起符光,感应起来,没过多久,脸色均是剧烈变幻,显然心情起伏难平。
  “师兄…你信符中说了什么?”辛煌颤声问道。
  “师弟…你那信符中又说了什么?”辛辉反问道。
  “这…要不交换一下?”
  “好!”
  两人互换了一下信符,顿时看到了相同的内容,不禁愣住!
  “流风是谁?说的话可不可信?!”辛煌激动地叫道。
  “这…流风?不会是最近在禅域混得风生水起那个青年吧?”辛辉狐疑道。
  “哦,是他?!”
  关于流风此人的信息相辉寺当然不可能错过,这两位大长老对流风已经有足够的了解,甚至还知道他目前就在妙音界的边界附近打造十级阵法,不过,突然接到流风发来的信符,让他们感到无比惊讶!
  这是因为,流风与他们并无瓜葛,为何会有他们的信符?另外,流风为什么会知道自己两人与石越之间的关系?
  当然,这两个问题流风在信符中都已提前作出解答了,那就是他已获得石越乃是禅域暗势力尊主的秘密,并且还得到了他手上一些下属的魂牌,其中就包括他们二人的,所以,他们二人现在实际上已经脱离了石越的控制,可以重获自由之身了。
  “师兄,这张信符我做过记号,的确是交在石越手上的,如果流风所言是假的话,他不可能得到这张信符发送过来!”辛煌兴奋地说道。
  “有道理!我的也一样,当时做了记号就是想明确此信一旦发来,就必定是石越亲手所发,但现在却发自流风,可见流风的确是从石越手上得到一批物品,其中就包括这两张信符,当然,还有那两块魂牌…”辛辉说着说着,眼睛也越来越亮。
  “太好了!师兄,看来还真有其事,流风说石越不久前正朝着我们无相界相辉寺的方向而来,算算时间应该也到了,如果石越真的出现,就说明流风所言千真万确!”
  “不错!倘若流风所言句句是真,则石越到来之后,必定会想办法与我们亲近,再设法从我们身上重新获得魂丝和血脉,或者是我们手上的魂牌!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就可以证明石越的确是失去了他手上掌控的我们的魂牌!”辛辉沉声道。
  “师兄言之有理!不过,此事还需慎重为上,一定要确认以后才可以动手!”辛煌眯着眼睛说道。
  “嗯,石越精通时间之道,就算没有我们的魂牌,其威胁也极大,一定要小心为上!”
  “好!”
  两人立刻命令寺中弟子悄悄准备起来…
  果然,半日之后,辛辉就收到了石越的信符,说是路过相辉寺,打算来看一看!
  这下子辛辉和辛煌两人心中对流风之言已经基本全信了!
  因为放在以往,石越根本无需发送信符,而是通过魂牌就可以呼唤他们。
  两人不动声色,命令相辉寺住持见性禅仙带领寺中弟子摆下欢迎仪式,出寺迎接,而自己两人则以闭关为由避而不见。
  石越的光阴之舟缓缓而至,之所以比原计划迟了几日来到,是因为他在不断地跟进流风的信息,要知道,流风现在就是他最大的敌人,对这样的敌人无论如何加强了解都不过分!
  然而,随着搜集的信息越来越多,石越的心也是越来越沉,直至看到灵芝城的麒麟祥瑞事件,流风与麒麟携手而飞的场景,石越终于感到自己沉入海底,很难再浮上来!
  流风竟然与上天眷顾的福兽有如此亲密的接触,说明其本身气运之强真是不可估量,与这样的人为敌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石越的道力极强,这也意味着他与天道是较为接近的,特别是在时间之道上更是有独特的领悟,因此他对天道是有敬畏之心的,对气运也是看得极透,深知与气运对着干是事倍功半,吃力不讨好之事。
  他思虑已定,决定暂时隐忍,一切都要等自己取得菩提界果,修炼出时空道力之后,再来找流风算帐。
  看到见性已经率队出迎,却不见辛辉和辛煌两人,石越心中略有些疑惑,于是派了小奴桂东下了飞舟去询问。
  见性禅仙看到石越的飞舟停在高空,却下来一个人,正是石越的宠奴桂东,连忙迎上前去,施礼道:“桂施主,此处禁空阵法已经放开,飞舟可以直接下来!”
  “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怎么不见辛辉和辛煌呢?”桂东哼道。
  “阿弥陀佛,桂施主请见谅!大长老和二长老这段时间闭关,吩咐过不可随便去打扰他们!”见性施礼道。
  “闭关?难道尊主到来也不能去打扰他们吗?!”桂东怒骂道。
  “这…”见性禅仙面色涨得通红,浑身微抖。
  “马上去通知这两个老家伙出关,到尊主的飞舟上来!”桂东大声道。
  “是…是!请桂施主和石尊主稍等!”
  见性又施了一礼,这才返身入寺。
  不过,他这一进去,就象是失踪了一般,一直没见再出来。
  桂东左等右等,脸上神色不禁有些不耐烦了,而且,他刚才一番作派,为的就是将相辉寺的人镇住,以便为重新取得辛辉和辛煌两人的血脉和魂丝打下基础,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刚好在闭关,这种情况强行叫他们出来迎接于情于礼都是不大妥当的,在修真界是极为忌讳之事!
  他心中略有些忐忑,感觉事情有些脱离控制,难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脑海中与石越急速地沟通着。
  “情况有异,你先上来吧!”石越忽然说道。
  “什么?!”桂东一愕。
  “我能感觉到今天的相辉寺杀机暗伏,估计那两个家伙出了什么问题,可能无法控制了!你马上回来!”石越沉声道。
  “是!大人!”桂东连忙闪身离开。
  他刚脱离阵法范围,只听“刷”的一声,禁空阵法重新开启,四道巨大的灵压瞬间弥漫开来,紧紧地锁定光阴之舟!
  ……
  

Snap Time:2018-09-20 10:58:22  ExecTime: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