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大气象师》全文阅读

作者:堂燕归来  三国大气象师最新章节  三国大气象师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三国大气象师最新章节第五百四十六章 终究是不堪一击(18-08-31)      第五百四十五章 决战辽水(18-08-31)      第五百四十四章 最后的警告(18-08-31)     

第三百四十五章 碗里抢肉


  曹操的使者?
  苏哲跟庞童对视了一眼,二人瞬间交流了下眼神,似乎对此皆有几分意外。
  苏哲便放下笔,拂手道:“传那毛进来吧。”
  庞童也停止了研墨,重新跪坐在了一旁,明眸思绪流转,也在寻思着曹操这个时候派使者来,不知有何用意。
  片刻后,脚步声响起,一名中年文士步入了堂中。
  他从容不迫,不卑不亢的向着苏哲一拱手,高声道:“下官毛,见过大将军。”
  他尊称苏哲一声“大将军”,意味着他此番前来,至少是带着友善的目的而来。
  “毛先生免礼。”苏哲微微拂手,喝道:“来人啊,给毛先生看座上茶。”
  毛从容落坐,茶水奉上,装模作样的浅呷几口。
  苏哲也饮一口酒,笑问道:“不知毛先生此来濮阳,所为何事?”
  毛笑着一拱手:“我主曹公本是想助大将军扫灭吕布,半路上却听闻大将军已经攻破了濮阳,实为大将军的用兵之才所折服,所以特命下官前来向大将军祝贺。”
  “这样啊,没想到曹孟德如此心向朝廷,真是让我感动呢。”
  苏哲先是一番赞叹,接着话锋一转,却道:“不过既然眼下我已为朝廷收复了濮阳,赶跑了吕布,也就无需曹孟德费心了,你就回去转告他,叫他带着人马赶紧回青州吧,万一夜长梦多,刘备或是袁绍进攻青州却当如何是好,朝廷需要他为朝廷守好青州啊。”
  毛一怔,没想到苏哲“先发制人”,他还没有开口,苏哲就抢先一步,要打发他们“滚回”青州,交出地盘。
  毛便呷了一口酒,转换了一下思绪,方道:“青州方面大将军就不必担心了,我家曹公临出兵之时,已经安排妥当,可保万无一失。”
  接着他又笑道:“至于兖州方面,我们是想兖州乃四战之地,虽然赶跑了吕布,但四方诸侯必然觊觎,只凭大将军现有的兵力,只怕难以顾到四周之敌,所以曹公他想替朝廷分忧,暂时代守已收复的兖东几郡,还望大将军能给我主这个为朝廷效忠的机会。”
  苏哲跟庞童对视了一眼,二人眼中同时闪过一丝冷笑,默契的一起看透了曹操的意图。
  他这时不想把到嘴的骨头吐出来,想要借为朝廷效力之名,名正言顺的把他占据的兖州东部几个郡吞并呢。
  “曹孟德就这点请求么,恐怕不是吧,他还有什么请求,不如毛先生一并说出便是。”庞童冷笑道。
  毛看向了那绝丽女子,又看向苏哲,奇道:“大将军,这位小姐是……”
  苏哲笑着介绍道:“这位小姐毛先生都不认识么,她就是曾经的庞统庞士元,九奇之一的凤雏。”
  毛神色惊变,吃惊的看向庞童,惊道:“她,她,她是凤雏?这,这,大将军不是在跟下官开玩笑吧。”
  “我像是那种开玩笑的人么?”苏哲不悦道。
  毛一震,忙道:“下官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下官一直以为,凤雏是个男儿才对,没想到竟然是……”
  庞童淡淡道:“毛先生不必大惊小怪,我本就是女儿身,只是为了行走天下方便,才女扮男妆,如今既然出山辅佐大将军,自当坦诚相待,以真面目示人,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毛这才明白过来,心下是啧啧称奇不已。
  慨叹半晌后,毛平伏下了情绪,干笑道:“若说请求嘛,我主确实对朝廷,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说吧。”苏哲摆了摆手。
  毛干咳一声,便道:“是这样的,濮阳城北岸黄河,对岸就是袁本初的地盘,那袁本初得知大将军收复了濮阳后,必定深为忌惮,定会于对岸屯重兵威胁。”
  “如此一来,大将军想要守住濮阳,就必须也分出重兵驻防。”
  “据我所知,大将军也是新平定荆州不久,麾下兵马本就有限,一旦分出重兵于濮阳城,便难以抽出足够的兵力,去平定其他不臣的诸侯。”
  “所以我主为大将军,为朝廷分忧,恳请大将军能把濮阳城让出来,让我主来代守,这样一来的话,大将军就有足够的兵力,去收拾其他不尊朝廷的逆贼了。”
  曹操竟然想讨要濮阳城!
  苏哲本来是一口酒刚刚送到嘴里,差点一口就给喷了出来,着实是被曹操这个异想天开的请求给逗乐了。
  “曹操,你特么的在逗我么,我就是怕你来插手,所以才抢先一步攻下濮阳,现在你竟然想不放一枪,就让我把濮阳城让出来,你当我是傻么?”
  苏哲心下暗骂,却不动声色的冷笑道:“曹孟德他的胃口还真是大啊,我让他撤出兖东诸郡,他不撤也就罢了,还想跟我这里顺一座濮阳城,他还想的真美啊。”
  “咳咳~~”毛干咳几声,却是笑道:“看大将军这话说的,下官适才也说了,我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朝廷,给大将军分忧,大将军千万莫要误会。”
  苏哲岂会被他花言巧语所蒙骗,任他说的再冠冕堂皇,苏哲也深知曹操才不会是想为朝廷分忧,无非就是想从他碗里扒几块骨头到自己碗里罢了。
  当下苏哲便道:“曹孟德的心意我领了,只是他先前被吕布打的大败,狼狈逃往了兖州,如今他却又想帮我守濮阳,防着比吕布还要强大数倍的袁绍,说实话,我对他不太信任,这濮阳城还是我自己来守比较放心。”
  苏哲一席话,直戳曹操的黑历史,把毛听的尴尬的不已。
  他只得讪讪一笑,说道:“关于濮阳一事,下官还需要把大将军的回复报往甄城,请示我主的意思,不过听大将军方才的言下之意,至少是同意我主暂领兖东诸郡了?”
  “这件事,我也不能擅自作主,我还要派人去宛都,向陛下请示才是。”苏哲搬出刘协来搪塞,自然是不想马上回复。
  毛面露无奈,只得道:“那下官看来只能在濮阳城讨扰几日,等待大将军的答应了。”
  苏哲遂令给将毛送往官舍休息,好生招待。
  毛拜退而去。
  他前脚一走,苏哲便看向了庞童,冷笑着问道:“童儿,以你之见,曹操他这是想唱哪一出呢?”
  

Snap Time:2018-09-21 12:13:49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