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作者:步枪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  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第1494章你的级别不够(18-01-11)      第1493章饭店要专访牧哥(18-01-10)      第1492章我不走!(18-01-09)     

第580章最年轻的学员


  寝室里,有个年轻的中尉在整理着床铺。
  赵旭不由得暗暗吃惊,难道来的是师级领导?否则怎么会有秘书随从?看那中尉秘书叠被子娴熟的动作和认真的样子,赵旭不得不选择相信,显然是有师级领导来了。
  难怪会在这个时候才过来,越大的领导时间越不够用。没准这会儿正在学院领导那边座谈呢。
  “你好。”赵旭举步走过去,主动打招呼。
  李牧早就知道有人走了进来,但他不太想主动,心境上产生了变化,影响到的自然就是举动。
  听到主动问好,李牧停下整理被子的动作直起腰来,微微一笑回礼,随即伸手出去和对方握在一起,“你好,我叫李牧。”
  他没有主动介绍自己的所属单位,能说出去的是军区宣传部文宣队干事这个身份,说出去了肯定引起疑惑,干脆就不说,免得解释掩饰半天。
  “赵旭,来自十二军。”赵旭很客气,随口问道,“首长怎么不住单间?”
  李牧很明显的一愣,随即很反应过来。自己身上还穿着戴军衔的夏常服,对方说的首长肯定不是自己,但他何出此言呢?他当然想不多自己被误会成了首长的机要秘书。
  “赵营长,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李牧只能微笑着说。
  赵旭在自己的书桌前面坐下,喝了口水,随即说道,“你们首长应该是住单间的,学院就有专门给师级干部住的小套间。”
  猛然间李牧明白了,随即嘴角挂上一丝苦笑,心里暗暗道,看来太年轻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赵营长,我是新来的学员。”李牧只得笑着再一次说明,并没有因为赵旭的瞧不起而感到生气。
  换个位置,自己也会这么误会。
  “你?!”赵旭差点没被水给呛到,但是还是呛了一口,咳嗽着。
  李牧笑了笑,走过去从包里取出两包烟拿过去放在赵旭的书桌上,“缺了一个月的课,现在我是两眼一抹黑。还请赵营长多多照顾。”
  赵旭根本没心思去管那两包中华,看猩猩似的看着李牧,好一阵子都没说出话来。
  “你,你是新来的学员?”赵旭似乎才回过神来,重复地问了一句。
  李牧几下把被子剩下的几道工序做完,好端端的豆腐块就出现在床尾的位置,随即李牧拿起大檐帽郑重地放在被子上面,调整好角度,这才走过来在自己的书桌前坐下,和赵旭相隔不远。
  “是的。”李牧早就打好了腹稿,毕竟以后要和赵旭同在一个屋檐下,他半真半假地说道,“受了点伤一直住院,所以迟到了。”
  赵旭眉头顿时跳了跳,“受伤?训练还是任务?”
  下意识地问出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问的有些多了,当即呵呵地笑了笑来掩饰掉尴尬。
  李牧也笑了笑,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回答,取出烟来递过去一根,给赵旭点上,姿态放得很低。
  赵旭是副营职干部,自己只是没有什么实在职务的副连职中尉,这么做并不显得刻意。
  自己点上一根抽了两口的时候,赵旭已经在说话了。
  “李牧,你今年多大了?恐怕你是最年纪的学员了。”赵旭依然吃惊得很,问道。
  李牧不隐瞒,说道,“二十三了。”
  仔细打量着李牧,赵旭并不掩饰自己惊讶的表情。他今年二十七岁,除去四年军校,在部队的时间是第四个年头,自己已经算是升得很的年轻干部了,但是和身边的这位年轻人一比,压根就不像那么回事。
  “你是哪个军校毕业的?”赵旭问道。
  赵旭注意到李牧的资历牌,中尉副连,从李牧的年纪来看,最符合逻辑的是他也许去年才从军校毕业。一部分人军校毕业之后,根据表现,直接挂中尉副连是非常正常的。
  只是他怎么也不知道,如果没有护航那档子事情,李牧此时恐怕已经是上尉正连干部了。
  笑了笑,李牧说道,“我是年初提的干,没有上过军校。”
  这一下,赵旭是彻底吃惊了。
  关键信息在于,年初才提的干,怎么被安排到这里来上学,而不是军区的初级指挥军官学院?
  念及此,赵旭暗暗的上了点心,对李牧稍稍重视起来,他想到的是自然是李牧估计是有背景的人,否则一切无法解释。
  “原来如此,老弟,你这个情况在陆院可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啊!”一个猜测刚过,赵旭心里又生起一个疑惑,编改实验班和其他班不一样,怎么李牧这个情况的新干部也被安排了进来。
  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和温朝阳的一模一样,会不会是搞错了?
  随即马上否掉了这个猜测,这种低级错误绝对不会出现。
  “老弟,你可是咱们编改实验班最年纪的学员了。”赵旭语气颇为复杂,但他本身是很直爽的东北人,心里有的除了疑惑就是羡慕,没有半分的嫉妒成分,“编改实验班的学员里,级别最高的是中校副团长,其他的都是各个部队的营连指挥干部,正儿八经的青壮派啊,都是手握实权的。”
  李牧没有细想赵旭的话,他只是对“编改实验班”这个名词不解,于是问道,“赵营长,编改实验班是什么意思?我初来乍到,还要麻烦赵营长讲解讲解。”
  又是一愣,赵旭看得出,李牧不是故意装不懂,而是真的不了解。就更费解了,所有进入编改实验班学习的学员,早在报到之前就接到了通知,因此很了解编改实验班。
  而这个李牧,似乎真的一无所知。
  “老弟,你真的不知道?”赵旭还是问了一句。
  李牧摇头,笑道,“的确不知道,温处长只是告诉我,有不明白的地方向你请教,他没有细说。”
  “温处长亲自去接的你?”赵旭捕捉到了一些东西,试探着问。
  李牧点头,“是的,我之前在军区总院。”
  八成是个深有背景的年轻干部了,赵旭心里暗暗道,这个李牧也不像是军内纨绔,说话很客气,神态很和气,倒也是个好相处的人。
  “老弟,你我都是学员,我比你痴长几岁,以后你就叫我老赵,这里没营长也没有副团长。”赵旭很有气势地挥了挥手说,看见李牧笑着微微点头之后,他才解释道,“编改实验班全称是陆军部队编制改革实验班,目的是为接下来的部队编制改革深入推进有针对性地培养指挥军官。”
  这一句话之后,李牧的脑子顿时就活泛开了。
  陆军部队编制改革对于他来说,一点也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在东南军区,自己以及其他几位老兄弟,应该算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普通步兵部队向空中突击部队转变,就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只是后来阴差阳错的,集训队成了突击队。
  李牧心里颇为感慨,走了一圈,尽管前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原以为自己会在特别突击队那条路上走下去,结果还是绕了回来,回到了新军事改革的前沿阵地。
  

Snap Time:2018-10-24 05:09:21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