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作者:步枪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  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第1494章你的级别不够(18-01-11)      第1493章饭店要专访牧哥(18-01-10)      第1492章我不走!(18-01-09)     

第764章坚决不收礼的


    “娘,吃饭了,先吃饭再喝药,药我熬好了。”

    顾九把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扶起来,说道。

    好歹还是砖块垒砌的房子,中间是饭堂,两侧是卧室,边上是比较新的一间平房,硬顶的,看得出来是后来盖的。院子东侧是大石块垒起来的厨房和猪圈,几头大肥猪在那拱巴拱巴的叫唤着,是这个家唯一的生气了。

    爹妈住一间,顾九和两个弟弟住一间,那间新盖的混凝土屋顶平房是三个妹妹住的地方。盖那间新房的时候,政府给补贴了二万块钱,不然是盖不起来的。

    两个弟弟一个在厨房忙活,一个在喂猪,三个妹妹岁数最大的十三岁,和另一个弟弟在厨房忙活,其他两个妹妹对坐着写作业,就在院子里,一张自制的小木桌,歪歪斜斜的,字也写得歪歪斜斜的。

    大冷天,弟弟妹妹身上穿的衣服显得脏兮兮的,那是洗不掉的污迹,补丁是不少的,小脸也是冻得通红的。

    好在,中午时分有点太阳,比较暖和,要不然是不敢在外面写作业的。

    水是不暖的,喂猪的弟弟两手被水冻得通红,鼻涕不断流出来,不断地吸溜回去。做饭的弟弟妹妹基本无二,那手看不出应该是孩子的手。

    院子有个用几根木棍编织起来的矮门,李牧推开的时候,还发出吱呀的声音。

    院子里的孩子们都看了过来,等看清楚了,眼中都流露出畏惧和忐忑。对这些半大孩子来说,军人的制服有时候比警察的制服更让人害怕,不像成年人,看见军装不害怕,看见警装没事也绕着走,晦气。

    “这里是顾九家吗?”李牧环视一圈,问。

    孩子么都没回答,愣乎乎的。

    李牧举步走进去,又问了一句:“这里是顾九家吗?”

    喂猪的弟弟突然扔下手里的水舀往屋里跑,喊着:“哥!部队的人来了!”

    那声音怎么听怎么像“哥!日-本-鬼子来了!”

    三人走了进去,站在院子里,周干事稍微咳嗽了一下,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看了眼猪圈,鼻子一抽一抽的。

    顾九扶着母亲出来,站在中堂门槛那里,好一会儿,顾九才认出来,这不是那天那两名很年轻的首长吗?

    顿时就紧张起来,无所适从。

    倒是他娘亲镇定,便问,“是部队的领导家访来了,九儿,去请人到家里坐。”

    “哎。”顾九答应一声,连忙出来,结结巴巴地说,“首,首长,首长好,请到里面坐。”

    声音蚊子一般小。

    李牧笑着点了点头走进去,从写作业的俩妹妹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李牧注意到她们用的文具比城里孩子扔掉的都还要差,那小手还长了冻疮。想起自己在家娇生惯养的儿子女儿,李牧心里很不是滋味。

    中堂里,也就是客厅兼饭厅,没什么家具可言,电视剧倒是有,几乎看不到的厚厚的十四寸彩电,一张饭桌恐怕是最光鲜的了,但一眼就能看出来,就是一张售价不到二百块的三合板饭桌,上面盖着盖子。再有就是一把长椅,还有几把不成套的木椅子。

    顾九手忙脚乱地搬椅子,袖子一遍遍地擦拭。

    李牧砍顾九娘脸色不好,不用问都是知道她是顾九那体弱多病的娘亲。看着这位四十多岁却比五十多的人还衰老的母亲,李牧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以前家里条件不好的时候,李牧娘是背着他下地干活的,现在很多毛病都是以前年轻的时候落下。拉扯大几个孩子,不容易,付出很多。

    “阿姨您坐着别客气。”看顾九娘亲要忙,李牧连忙上前扶着她坐下。

    顾九娘亲惭愧得很,轻轻叹气。

    周干事有些受不了屋里的味道,点了根烟就站在门口那里抽。他是不敢不在场,军分区领导几次交代,武装部务必全力配合这二位的工作。

    年轻成这样的团长营长,也显然不是一般人。

    聊了两句之后,李牧是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家庭环境中,能培养出顾九这么一个小孩来。原来,顾九的母亲是民办教师。

    “陈老师,您的身体,具体是什么问题?”李牧问道。

    无力地笑了笑,看了看家徒四壁,顾母陈老师说道,“很多毛病,说起来,怨不得别人。我有六个孩子,为了孩子,工作是没了,生老五的时候,身子就不太行了,老六一出生,我基本上就等于是个废人。只是苦了老大。”

    顾九说,“娘,我没事。”

    有些哽咽了。

    李牧明白了,这是长期营养不良,加上生孩子的时候不注意补充养分,落下的毛病积累起来,就严重了。

    李牧有些问不太下去,顾九家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更艰难。他是很冷血冷酷的人,但这种场景例外,因为他的家庭曾经也如此。

    显然感受到了李牧的情绪变化,李啾啾接替过去,问道,“陈老师,顾九的父亲在哪里?我们得跟他聊聊。”

    陈老师和顾九对视一眼,脸色为难且尴尬,似乎李啾啾提及了一个大家不愿意提及的问题。

    “顾大春!”

    外面,慕容村长喊着。

    李牧皱了皱眉头,顾大春是顾九的父亲,这个慕容村长过来干什么。他扭头看向周干事,“周干事,麻烦你去和慕容村长聊一聊,我们得单独和顾九的家人谈。”

    “好。”

    周干事巴不得离开,连忙扔了烟头就出去,拽着慕容村长的胳膊就往外拖,慕容村长还扭头冲里面说,“李团长!顾大春这会儿在小卖部那打麻将呢!我去给你把他揪回来!”

    “行了行了。”周干事压着声音,把人给拽出院子。

    “我说老慕,你干什么呢,顾九好歹是你村里的,至于这么给他添堵吗?”周干事不满地说。

    慕容村长不忿地说,“他顾大春的孩子怎么能和我家明晓比,你也看见了,有什么,这么个环境出来的孩子,到了部队不是给人部队添麻烦吗!”

    “你要是让你家孩子去不成,你就尽管折腾吧。”周干事冷哼着说。

    慕容村长皱眉,疑惑道,“老周,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周干事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我实话跟你说,人家顾九是第一个被李团长挑中的,你家明晓是最后一个,是有争论的!”

    “什么!”慕容村长大惊失色,根本不相信,“不可能,我家明晓哪方面不甩顾九几条街!”

    “爱信不信。”周干事说,“话我给你说到位了,你要是不信,你就尽管折腾吧。”

    说到这,他忍不住说,“那李团长你也看见了,多年轻,他那支部队具体是什么部队,我们部长都不知道。刚才在里面我也看出来了,那李团长就是偏爱顾九,聊了很久聊的都是顾家的困难。那李团长我看啊,八成是顾九家贵人了。”

    慕容村长冷静下来,果断地选择了偃旗息鼓。什么都没孩子顺利到部队重要。这个部队全县就十五个兵名额,好几百人呢,就选十五个。不管什么部队,这么个挑法,肯定是好部队。

    “那你说咋办?”慕容村长问。

    周干事说,“其他的我不知道,只要顾九能去,你家明晓就能去,顾九要是去不了,你家明晓绝对没戏。”

    慕容村长一下子就乱了,稳着心绪想了一阵子,一甩袖子,“不行,我得去把顾大春那小子揪回来。”

    周干事让他去了,这回去显然是不一样的。周干事和这慕容村长有交情,也受了点好处,不然不会这么尽心的办。周干事看得很准,的确,如果顾九去不了,慕容明晓更不消说的。

    慕容村长在小卖部找到顾大春,直接把他从麻将桌那拎出来,后者叫唤着,“干什么!你-他-妈-的干什么!给老子松开!”

    “顾大春你长点心吧,部队领导家访你家顾九了,你还有心思在着打麻将?”慕容村长怒道。

    “家访什么,家访就家访,和我打麻将有个球关系。”顾大春不住的往麻将桌那看,架不住慕容村长抓着他不放,“你给我松开。”

    “人家部队领导要见你,你赶紧的回去。”慕容村长说。

    这会,小卖部里打麻将的围观的村民,明白怎么回事了,于是七嘴八舌说:“大春啊,回去吧,孩子的前途重要。”

    顾大春也不是没皮没脸的人,除了好吃懒做一些,也没其他大毛病,打个小麻将是有,两三块钱的,要是说赌博,他也是绝对不干的。

    不满地瞪了慕容村长一眼,顾大春甩了甩手就要走,慕容村长又把他拽住,然后冲店主说,“拿两条软中华!”

    “村长,我这哪有中华。”店主说。

    慕容村长也是急糊涂了,当下拽着顾大春急步往外走,一边说,“我跟你说,来的是个团长和营长,大官儿!你跟我到家里去,带点好烟好酒,没点拿得出手的,顾九这事黄了我饶不了你!”

    “我家孩子你操什么心!”顾大春不满极了,猛地站住脚步,甩开了慕容村长的手。

    慕容村长四下看没人,瞪着眼睛低声说,“武装部的老周说,你家顾九去不成,我家明晓也去不成。人家李团长是先看中了顾九才看中的明晓。真不知道你个混蛋怎么就走了****运!”

    一愣,顾大春明白过来,哈哈笑道,拍着慕容村长的肩膀,“哎呀老鬼啊,你得看看是谁的种。”

    “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如果不是晓凤她……”慕容村长猛地闭上嘴巴。

    迎着顾大春瞪红的眼睛,慕容村长连忙推着他,“赶紧的赶紧的,我准备了好几条好烟好几瓶好酒,这就都便宜你小子了……”

    顾家,李啾啾在和顾九母子聊着,李牧看见顾九的弟弟妹妹地都怯生生地躲在门口那里往里面张望,就起身走出去。

    每个人脸上都有顾九的影子,而这几个孩子,眼里都透着机灵和坚毅。显然这和当过教师的顾九母亲的教育离不开。可以想象,带六个孩子有多辛苦。

    李牧蹲下去,挨个问名字,问学习,问冷不冷,一开始还有些拘束,慢慢的觉得这个叔叔挺好说话,胆子都大了起来。李牧让他们进屋,他们却在最大的弟弟的带领下忽地躲到那间新房子里面去,怎么也不出来了。

    村里的孩子大多如此,怕生人。

    周干事一直在院子门口站着,看见慕容村长拉着顾大春急步走过来,手里提着烟酒什么的,他连忙走过去拦下。

    “你们这是干什么?”周干事瞪着眼问。

    “给部队首长送点烟酒。”顾大春挺着胸脯说。

    没搭理顾大春,周干事对慕容村长说,“我说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不要整这些不要整这些,偏不信?”

    “老周,哪有不送礼的,不送礼能办成事?”慕容村长理所当然地说。

    周干事一阵气结,只能压着声音说,“里面那两位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们是真的一点礼不受。昨天好几位送礼的家长被赶出来,直接就是一句话,再这样,直接把孩子刷了。”

    “不能够吧?”慕容村长一惊,还是有些不信。

    “太能够了,听我的,他们要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就别添乱了,回头就真的俩孩子都去不成。”周干事说。

    慕容村长低头看着手里的五粮液,又看了看顾大春手里提着的中华烟,这可是花了好几千买的,“那,那怎么办?”

    周干事咳嗽了一下,说,“那就扔车上吧,回头我看看找个机会塞给他们。”

    慕容村长眼睛顿时就眯起来了,但是没说破,“行,那就这么办。”

    “顾大春你进去,问什么回答什么,别瞎扯淡。”周干事把顾大春手里的烟接过来,推了他一把。

    然后把烟给慕容村长,说,“拿到车上去吧,我回去盯着点。”

    慕容村长说,“老周,你可得多上心啊!”

    “放心吧你就,赶紧的去,别整那些乱七八糟的了。”周干事挥手,抬脚也走了进去。

    慕容村长等他走远,朝着他背影啐了一口。

    “什么东西!”

    注:新的一年到了,创世那边十五位盟主,起点这边暂时没有,新的一年,整点带劲儿的,起点出新盟,咱也不论章了,加更一万字,换算过来是五章。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弟兄们重赏,我就勇一把夫……

    

Snap Time:2018-08-18 17:02:51  ExecTime:0.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