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作者:步枪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  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第1494章你的级别不够(18-01-11)      第1493章饭店要专访牧哥(18-01-10)      第1492章我不走!(18-01-09)     

第878章上校正团


  冯玉叶捋了捋发脚,说,“已经确定去维和了,你带队是吗?”
  李牧点头,“是,我比较熟悉情况。”
  107团要去参加维和,军区那边是已经接到了确切的通知了的。这样的涉外任务,是必须得最高统帅部批准。冯玉叶的消息比李牧更加灵通,当然再正常不过。
  “这一去就是一年。”冯玉叶说,语气听不出什么感情色彩来,好像只是在平叙一个事实。
  李牧知道冯玉叶心里不满,作为丈夫和父亲,对老婆孩子,自己是心里有愧的,是不称职的。事业上获得再多的荣光,背后没有一个理解你的女人支持,对男人来说,是意义不大的。
  “有一次假期,到时候我回来陪你。”李牧说。
  冯玉叶看着他,翻了翻眼睛,问,“你自己算算,这几年你休过假吗?当然,除了咱们结婚那几天。”
  李牧无言以对,他还真的没有休过假,似乎自己就根本不会有假期一样。
  “南苏丹的局势很混乱,新月旅的扩张非常迅速,政府军和他们交了几次手,损失很大。恐怕局势会进一步恶化下去。这个时候过去,你可知道有多危险。”冯玉叶说。
  冯玉叶可不是花瓶,而是经过系统学习的科班出身的军官,只不过心理学是她主攻的方向,起码的军事干部的素养她也是有的。李牧从来就不敢小看自己妻子的分析判断能力。
  “我知道。这几天一直在研究战情部送过来的相关情报。联南苏团的压力会越来越大,据说联南苏团正在讨论策划一次大行动。新月旅的威胁不打压下去,南苏丹的维和就无从谈起……”李牧缓缓说道,“上上下下的目光都在盯着107团,大比武之后,证明了107团的实力,但也对107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老冯,107团有多重要,你是知道的。”李牧看着冯玉叶说道,“107团能开一个好头,走出一条可行的路子来,关乎到陆军新军事改革的成败。维和行动是非常难得的实战机会,难得的磨砺部队的机会。对我个人来说,也是一种考验。”
  冯玉叶默然,她并不是反对李牧的选择,如果反对,当年她就不会和他在一起,更别说倒追他。只是她时常会在两个角色中纠结矛盾,一方面是军嫂,要支持丈夫的事业,一方面是普通的女人,希望能和丈夫孩子团团圆圆在一起,另一方面是军官,更要支持丈夫的事业。
  这种纠结,只有她的丈夫李牧才能体会,但李牧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两人沉默下来,望向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撒野的孩子,嘴角不由的就挂起来微笑。看着孩子就才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爸爸要进京了,妈妈肯定也要跟着过去。”冯玉叶说起第二件事情,“我要不要带孩子跟过去,你怎么看?”
  “这么看,我以为最早也要到年底。”李牧说,岳父要进京这个事情是早就确定了的,原来以为最早年底,却提前了好几个月。
  他沉吟一阵子,说,“帝都的空气质量实在堪忧,我建议还是留在金陵,你觉得呢?”
  冯玉叶点头说,“我也是这个意思。放假了再把孩子带过去住一段时间。”
  “嗯,我同意。”李牧道,“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至少一个星期。”
  冯玉叶点头道,“当然,总得让孩子感受一下有爸爸的感觉。”
  李牧尴尬地笑了笑,低声说,“你也要感受一下有老公的感觉……”
  “流氓。”
  晚上,喝了点小酒的李牧洗完澡之后钻进被窝,顺势就抱住了冯玉叶,对她说,“那我就对你耍一辈子流氓。”
  小别胜新婚,何况这不是小别,是大别,一想到有一年的时间见不了面,冯玉叶的情绪就不稳定。
  她反客为主顺势一个翻身把李牧压在身下,骑坐在李牧的大腿上,把头发扎了起来,盯着李牧的眼睛,问,“我身材是不是走样了。”
  李牧认真地观察了一番,摇头说,“没有,反而更丰满了。”
  “那是胖了。”冯玉叶说。
  李牧深切地知道,此时此刻绝对不能有半个字不是赞美的,况且,他说的是心里话,真真的身材更好了。
  轻轻捏了捏冯玉叶的***李牧道,“真的,别人母乳喂养****会下垂,你的好像比以前更挺了,手感也是很不错的。”
  他轻轻捏了捏冯玉叶的***又道,“你看,**都还是粉红色的,可遇不可求的哦。”
  冯玉叶翻了翻眼睛,问,“你怎么知道母乳喂养后****会下垂,难道你摸过别人的?”
  女人关注的点永远不一样。
  每当这个时候,李牧都永远只会采用一种办法,他没有说话,而是单手抬起了冯玉叶的屁股,然后把自己的炮管怼了进去。冯玉叶一个轻呼,就再也不会去盯着那些事情继续往下说了。
  从熄灯到起床号响起,两人默契地配合着,你主动完了我主动,解锁各种动作,从难度系数低到高,一个接一个地来。变化在于,李牧憋得太久,而步入人妇的冯玉叶需求的欲望比之前更加强烈,身体也更加成熟,这方面的生活,做到了和谐稳定愉悦的六字指示方针。
  冯玉叶爬起来洗漱的时候,李副团长第一次睡了个懒觉,没有出早操……
  八月二日,也就是李牧盯着黑眼圈起床之后,詹部长如约而至,在上午十点左右就到了107团驻地。从时间上看,他肯定天没亮就起来了,不然很难在这个时间点赶到107团。
  领导的工作更忙,更辛苦。
  还是在李牧的办公室,詹部长对李牧开门见山说,“我先跟你开个小会,一会儿开个大会。明天开始,你要把维和步兵营的人员定下来,然后进入相关的针对培训。三天后,军区组织的授课团队到位,外交部门也会有一个小组过来。”
  李牧很振奋,问,“什么时候出发?”
  “九月十八日。”
  李牧道,“首长放心,我一定高标准完成准备工作。”
  点了点头,詹部长说,“我还是要和你谈谈战术军刀突击队的事情。”
  开小会,就说明詹部长有此类任务要交代,李牧早有心理准备。
  詹部长说,“最新消息,上次人质危机之后,新月旅搞了七次绑架,针对的全都是东方面孔。所幸咱们的人得到了警告,没有人员被绑。日本方面韩国方面被绑了十几个人,光是赎金,就超过了两千万美金。”
  李牧的表情顿时凝重起来,针对性如此之强,形势显然不够乐观。他当然不会认为新月旅会刻意避开绑架中国人。这个麻烦,最后还是要落在战术军刀突击队身上。
  远在南苏丹,国内很多部门机构都是有心无力的,依靠维和部队更不现实,维和部队本身受到的限制就非常之多。因此同样只能暗地里地来,用不存在的战术军刀突击队。
  “此次你是我方的战术指挥官,可以充分了解当地的情况,全力确保我国公民的人身安全。”詹部长说。
  李牧凝重点头,“是,我一定竭尽全力!”
  詹部长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盒子,递给李牧,李牧打开一看,上校军衔以及相关标识和资历章。
  “上校正团,上级领导机关认为你已经符合条件。”詹部长说。
  李牧呼吸有些加速了,说不在乎那是假的,这是军人的勋章,没有什么比得到肯定更让人自豪更能感觉到自己的价值的了。
  这一天来得太,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二十七岁,入伍第七个年头,完成了从列兵到上校正团级军事指挥军官的转变,回想过去,种种的不可思议。
  李牧有些筹措,过去那么几次晋升都没有这一次给他的感触深刻。他太清楚副团到正团这道坎有多难迈了,多少人到了退役年限也没能往上进一步。按照规定,在晋升之前,他是要到陆军指挥学院接受正团级军事指挥干部的培训的。
  但眼下,很明显的是,上级领导机关在这个时候晋升李牧,目的之一恐怕是为了让李牧到了联南苏团之后,能有一个相称的军衔和级别。毕竟要和少将级别的联合国维和部队指挥官对话,作为中方部队的军事指挥官,中校副团这个级别低了点。
  詹部长说,“时间匆忙,晋升仪式就从简了。提前给你晋升,不仅是因为考虑到南苏丹的维和任务,同时也是对你取得了硕士研究生学历的一个反应。”
  李牧恍然,六月份他顺利拿到了硕士研究生学历,的确,按照相关规定,往上提半级是很正常的。
  即便如此,两年多的时间内从少校到中校从中校到上校,这个速度也是全军当中最的。关键在于,李牧的起点很低,成长速度,这才让人惊叹。
  当然,上级领导机关也不是乱来的,一切程序都是在规定之内的。试问,当年李牧立下赫赫战功,直接提了上尉正连,这都不算什么,更别说现在的提前正常晋升了。
  回想起自己的晋升似乎每一次都带着临危受命的意味,李牧对自己充当救火队员这个角色,也是习惯了的。
  很,他想到了一个问题,问道,“首长,我走了之后,在家的部队怎么办?”
  “呵呵,没了你李屠夫还能吃带毛猪不成。”詹部长手指点着李牧,“我跟你讲,漂亮地完成维和任务比什么都强。至于留在家里的部队,一切照旧,九月份陆院的学员过来,107团就担负培训的任务。所以,你不能把骨干都带走,你得留下一部分。”
  李牧很干脆地答应,“请首长放心,我一定会权衡好的。顶多我带走的,不超过五百人吧?”
  “想什么呢,三百人!”詹部长说。
  李牧的脸色就苦了,“才三百人?这……”
  “不少了。”詹部长说,“三个战斗连一个保障连,按照你们的正常编制,抓紧把编制的装备人员武器弹药等等列出来,后面报批什么的,还有一大堆程序要走。”
  “是!”
  詹部长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有十几张A4打印纸组成的资料递给李牧,“看看吧,说说你的想法。”
  李牧接过来浏览起来。
  这是一份关于新月旅的情报汇总,对帮助了解新月旅的近况有非常大的帮助。他注意到一点,短短两个月,新月旅的扩张非常的厉害。从最初的三千余人马,现在居然膨胀到了一万多人,而且装备有越来越精良的趋势。当前,新月旅已经呈现出攻城掠地的苗头,和政府军打了几场,以政府军失败告终。
  李牧微微摇头,“背后一定有拥有强大资金的势力支持,光靠绑架勒索那点钱,根本不可能扩张得这么。情报上面说道,他们装备了大量的苏式装甲车。这些制式装备虽然有年头了,但绝不是轻易能弄到手的。”
  詹部长沉声说,“站在维和部队的角度来看,形势是恶化了的。维和部队受到的限制太多,要时刻保持中立的立场。这对当前的局势来说是没有帮助的。但这些不是你我能影响的。”
  沉吟着,詹部长说,“联合国正在讨论放宽维和部队的权限,在有决议之前,还是要按照现有的规矩来。因此,到那边之后,你怎样打开局面,要好好想想。”
  “维和部队只有自卫开火权,的确造成了极大的限制。”李牧脑袋有些疼了,这个是一个敏感而不得不正视且绕不过去的问题。
  詹部长此时提出来,无疑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个大概的想法,因为,詹部长心里也没有底!
  沉默有了两三分钟,烟抽了半根。
  李牧迎着詹部长的目光,缓缓地沉声请示,“首长,我想申请让战术军刀的人员,以编制之外的方式前往南苏丹。”
  顿时,詹部长的眼睛就眯起来了,心一下就舒展开了,或许他心底最希望的,就是李牧选择这种方式来避开前面的问题。
  “唔……这个可以操作一下。”詹部长微微颌首。
  既然要冒风险,李牧很自然的把风险扛起来,同时也让自己挑出来的几个兵把风险扛起来。
  总得有人做出牺牲。
  “那么,我的第一个任务,是查清楚新月旅背后的支持力量?”李牧请示道。
  詹部长摇头,“那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你也没办法查。到了那边之后,你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在联南苏团的领导下,稳住维和区的局势,保护平民的安全,保护联合国粮食计划署的机构,包括仓库以及运粮车队,保证救济粮食能够顺利发放到难民手中。”
  “当然,我国企业驻地是重点保护目标,这不需要多说。但,必须要在联南苏团的领导下开展工作。”詹部长补上一句。
  李牧凝重地点头,他其实已经嗅到了战火的味道。在那份情报汇总上面,他看到了联合国粮食计划署的运粮车队多次遭到新月旅的抢劫。毫无疑问,新月旅是一个没有任何底线的武装组织,非常的棘手。
  对付他们,用维和部队,就相当于用一名被束缚了双手双脚的女人去对付癫狂状态下的成年男性,除了吐口水,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任务也许会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
  “认真准备,未来几天,不断会有最新的情报送过来,你要组织你的军官们认真研究。”詹部长说。
  李牧深深呼吸一口,重重点头,“请首长放心!”
  注:不抢沙发了,还是二合一,牧哥上校正团了,这一卷也该告一段落咯,换地图,拉出去遛遛,该打打该怼怼,不怼那叫什么猎人,猎的就是敌人……别逼步枪爆更,步枪疯起来自己都打!
  

Snap Time:2018-10-24 04:16:33  ExecTime: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