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作者:步枪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  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第1494章你的级别不够(18-01-11)      第1493章饭店要专访牧哥(18-01-10)      第1492章我不走!(18-01-09)     

第1040章炮侦刘伟


    徐瑾端坐在那里,目光很平淡地看着李牧和石磊,他心如止水,没有丝毫的波动。从宣判下来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再去纠结过去了。

    或者说,从战友们在自己身边倒下去的那一刻起,他已经给自己判了刑。

    十五年后,开始新的人生。

    在很多人眼里,他可能是最冤的犯人了。

    来自武警某部特战队,狙击手,去年最后一次任务,队长牺牲,他作为狙击手自动成为队长狙击手通常是第二指挥员。撤离之前,他违抗了命令,选择了计划外的路线撤离,导致小队一半的人死伤,损失惨重。

    他以违抗军令罪情结特别严重领刑十五年。

    他来到三号监狱,还不到三个月。

    李牧合上徐瑾的案卷,问,“为什么不上诉?”

    徐瑾摇头。

    李牧说,“计划中的撤退路线埋伏了几十号武装毒贩,这是事实。”

    徐瑾依然摇头,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扬起。

    李牧仔细看过审判记录,整个过程,徐瑾在法庭上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没有异议。”

    给他造成最大打击的,也许是战友的牺牲。他原谅不了自己,因此根本不会想着去上诉重新审判。

    “不后悔?”李牧问。

    会见室里非常的安静,只有石磊翻阅材料的声音,以及李牧说话的声音。甚至,很难听到徐瑾呼吸的声音。李牧看得出来,哪怕身在牢房,徐瑾都保持着一名狙击手的基本状态。

    徐瑾微微摇了摇头。

    “你现在二十六岁,十五年后出来,你已经过了四十岁。你的人生最重要的十五年都要在监狱里度过。”

    李牧说着,再次问道,“你不后悔?”

    徐瑾终于开口说话了,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干巴巴的,听着就浑身不舒服,“比起他们,我在这世上属于苟延残喘。”

    “不如当时战死了干净,是吗?”李牧道。

    徐瑾深深呼吸了一口,情绪有了一些波动,“是他们把我抢出来,我出来饿了,他们却永远回不来。”

    微微点了点头,李牧沉声说,“你应该为他们报仇。”

    说完,不等徐瑾抬头正视他面露疑惑,李牧招呼狱警进来,把徐瑾带了回去。

    石磊递过来有一个人的档案,说,“第二十名了。”

    顿了顿,石磊说,“班长,我看,大幅减少人员,找个折中的法子,应该可行。你真要拉一个连的犯人出去,非翻天不可。”

    “你的意思?”李牧眉头微微跳了跳,笑着问石磊。

    石磊嘿嘿笑着,说,“干咱们最拿手的,搞个影子突击队,放在特别勤务连的行动编制内,有特别勤务连作为掩护,我看问题不大。”

    李牧很高兴地笑了,搂着石磊的脖子说,“知我者,大石头也。”

    “班长,我现在是堂堂武警少校警官,外号能少喊就少喊点吧。”石磊一脸的无语。

    “嗯,大郎。”李牧说。

    石磊的脸都黑了。

    说得是一点没错的,拉几十号犯人出去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但是几个人却是完全可以操作一番的。李牧之前就在想这个方法,现在连石磊也这么认为,说明是可行的。

    需要的时候把突击队拉出去把活干了,特别勤务连压着时间到,对外就完全可以以特别勤务连的名义来,怎么说,主动权完全的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样很好,而且,相信西北焦头烂额的社会治安局势,是很有可能让上面领导接受这样的方式的。

    基本上,李牧脑子里已经有了基本完整的计划。

    “哦,下一位叫刘伟,操,还是咱们娘家东南的,炮兵旅的一个炮侦连长,开车撞死人,判了十七年。”石磊说。

    李牧翻看起来。

    狱警很带着刘伟进来,二十八岁的炮兵侦察连上尉连长,因为休假的时候开车撞死了地方上一名男子,有故意的成分,被重判十七年,一辈子也算是毁了。

    又仔细看了一遍案件的过程,李牧大致猜出了是什么原因促使刘伟犯下这样的罪行了。

    让人唏嘘。

    很平静的一个人,如果不是光着脑袋和身上的囚服以及深陷的眼眶,是能看得出是个英气逼人的年轻军官,身材保养的不错,监狱的伙食看样子是到位的。

    “刘伟?”李牧合上案卷。

    刘伟点了点头,打量着李牧,态度平和得很,同样,感到奇怪是难免的。

    “你撞死的,是破坏你婚姻的社会青年。”李牧说。

    刘伟看着李牧,“首……首长。”

    他因为李牧的年轻而犹豫,他理了理情绪,说,“首长,请问你是什么部门的?”

    “我知道你提交了上诉申请,但。”李牧摇了摇头,“你的罪行证据确凿量刑合适,上诉意义不大。”

    刘伟眼中顿时流露出失望的色彩,喃喃的自语,“我不孝。”

    微微叹了口气,李牧说,“被你撞死的地方青年存在破坏军婚的事实,否则,你极有可能被控谋杀。”

    惨淡一笑,刘伟低下头说,“我本想把他们都杀了,可惜她那天不在。”

    “她已经被判刑了,破坏军婚罪。”李牧说。

    刘伟惊愕地抬起头,随即眼中出现欣慰。

    他没达到家属随军的标准,又是新晋干部,结婚两年除了结婚,就只休过一次假,结果回去之后发现,妻子被别的男人存在不正当关系。侦察兵出身的他,很就调查清楚,最后他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来惩罚那对男女。

    可惜,那个女人运气好当时没在。

    刘伟后悔了,等到他刑满释放,父母亲估计已经不会留给他很多时间尽孝,世间最悲痛莫过于此。

    “我有办法让你减刑,我指的是,减少很多的服刑时间。另外,我还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让你的父母不用因为你的罪行而生活在痛苦之中。”李牧缓缓说着,“但,需要你付出代价。”

    “如果是真的,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让我现在死,我也愿意。”刘伟咬着牙,道。

    李牧微微点了点头,笑道,“你当时应该喝点酒再去撞人。”

    刘伟都愣住了怎么当时就没想到!

    石磊写了一张纸条递过去,“记住上面的问题。”

    没几秒钟他就收了回来。

    狱警再一次进来,带走了同样疑惑重重的刘伟。

    注:加更送到,求月票,最后两天了,差距不大,几十票,猛一阵子,飙上去!

    

Snap Time:2018-08-18 17:02:31  ExecTime: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