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作者:步枪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  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第1494章你的级别不够(18-01-11)      第1493章饭店要专访牧哥(18-01-10)      第1492章我不走!(18-01-09)     

第1494章你的级别不够


    汉口饭店的此时和十五分钟前并没有什么两样,不多的客人往来,中央空调系统依然持续不断的提供着冷气,让整座饭店都置身于一个与外不同的气温当中。

    毕晓龙跌跌撞撞跑进卢金奇的办公室时,卢金奇正在窗户那里焦急踱步等待着杨股长的消息。他虽然是副总经理,股东之一,但是真正说了算的是他的叔叔,也就是饭店的大老板。嗜赌成性的他三天前将所有的存款输了个一干二净,连居住的那栋楼房也抵押了出去。而他现在仅剩的,只有饭店股份。这些股份他却是动弹不得的。

    他正在焦头烂额不知道去哪里搞钱的时候,居然碰到了几个携带巨款的外乡人。尤其当看到林培森从车上搬下一大麻袋现钞的时候,他内心狂呼天不亡我的时候,脑子里就速形成了一个计划。

    只要把那几个外乡人搞掂,那一麻袋钱,以及那台车上的那些钱,就都是他的了他敢肯定像货物一样堆在车尾箱里的箱子麻袋装的都是钱。

    他恨不得立马让那几个外乡人小时,从而对这笔财富占为己有。

    但是,他依然理智的速地进行了策划LC80已经被他让人紧紧盯着,只要杨股长那边传来好消息,他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处理车上那一大笔“无主之财”了!

    因此,他的心情是激动而又忐忑的,担心出什么问题,又不断的安慰自己杨股长办事是很得力的。

    于是,毕晓龙闯进来的时候,他大发雷霆:“毕晓龙你还有规矩没有!别以为我叔叔器重你就可以不把我这个副总经理放在眼里!”

    他更多的是对毕晓龙之前站出来为那几个外乡人作证而产生的怒气。

    “卢总,不好了,他们又回来了,来了一群当兵的,正在往这里来,我们拦都拦不住!”毕晓龙一口气说完。

    他这般作态有一半是做出来的,他们根本就没敢去拦,谁敢去拦当兵的呢?

    卢金奇还没来得及说话,李路等人就大步走了进来,李路的神情还好,跟在他身后的张卫伟、李家华和林培森就没那么客气了,对卢金奇怒目而视。如果说毕晓龙之前的故意刁难仅仅是想让李路这几个衣着不整的人知难而退不要在武汉最高档的饭店里住店,那么卢金奇窥觎李路等人携带的大量现钞,那就不是一个性质上的问题了。

    如果李路的老排长或者说他不知道他的排长在汉口,那么李路等人不但要损失掉这笔钱,极有可能会被丧心病狂的卢金奇和杨股长等人安上莫须有的罪名拘禁起来,死在牢里都没人知道。

    在这么大一笔钱面前,不用怀疑杨股长这些人的丧心病狂。

    张卫伟和林培森架着杨股长几乎是拖着进来,使劲一推,满脸都是血的杨股长被推到在地上,他的眼泪鼻涕混着血全都下来了。

    “你,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殴打公务人员!”卢金奇都惊呆了,杨股长居然被打成这个模样,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

    张卫伟等人看向李路,李路微微点了点头,张卫伟一挥手,“超你-妈-的!给老子砸!”

    李家华和林培森冲过去,李家华拉开拳头一记右勾拳就干在了卢金奇的脸颊骨上,林培森顺势的一脚蹬过去,卢金奇被踹倒。林培森骑在他身上把他押在地板上拉开架势就好端端的招呼!

    张龙的兵要动手,李路却是出言阻止,“部队的弟兄们不要动。这是我们的私事,你们别参合。”

    兵们看向张龙,张龙挥了挥手,说,“都出去吧,各班班长组织一下参观参观这个饭店。”

    “是!”

    兵们于是就都出去了,这个时候,毕晓龙的双腿已经很发软了。那些个凶神恶煞的兵有多吓人,他可是没少见识的。这班人根本不会跟你讲什么道理,都是些能动手就别哔哔的主。

    李路心里清晰得很,他不想让部队和地方相关部门闹出什么冲突来。说到底是他们和汉口饭店之间的事情,后来参合进来一个杨股长。他是不想把事情闹大的,但是事情的发展似乎的不在他的控制之中。

    “别,别打了,别打了……”卢金奇有气无力的求饶。

    林培森一拳头砸在他的嘴巴上,卢金奇听见牙齿断裂的声音,脑袋一歪“噗”的一下吐出了三颗断牙。

    林培森拎着他的衣领,冷笑着说道,“我们的钱呢?二十五万元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在你们饭店被抢,你要负全责。”

    卢金奇顾不上疼痛,惊恐地看着林培森,“你,不关我事啊,不关我事啊,是他,是他抢的,不关我事!”

    他吓破胆了,指着那边的杨股长连声说道。

    杨股长一听这话,都气疯了,大声喊道:“别听他的!他胡说!是他让我把你们抓走安个罪名然后吞了你们的钱!都是他指使的!”

    李家华一巴掌甩在杨股长脸上,杨股长被打了个眼冒星星,李家华嘲讽道,“就你这样的你也配当公务人员,丢人!”

    忽然的,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李路眉头一皱,和张龙对视一眼,微微点头,两人大步出去。

    外面,兵们挡住了一帮穿制服的寸步不让,那帮穿制服的根本无法靠近卢金奇的办公室。

    “让开!我们是分局的!”为首的中年人冷着脸呵斥大头兵们。

    但是大头兵们根本不搭理他,不过,只要你敢往前一步,肯定会拳头伺候。中年人身边的人员不信邪,往前走要挤开大头兵们,当他们跨过了那条线,大头兵们立马挥拳打了过去,劈头盖脸的直接给打回来!

    就都怕了,都不敢往前了。

    为首的中年人怒目而视却不敢造次!

    这个时代的军人社会地位重回了建国初期的峰值,而尽管经过了三十年的发展,时至今日,部队依然对地方产生着巨大的影响,而尚没有三十年后那样军地界线划分得那么清楚。

    简单地说,三十年后当兵的见着老百姓绕道走生怕碰到嗑到,而这个年代,地方人员见着当兵的要赔笑。这样一种情况之下,地方工作人员对当兵的甚至对部队,心里是有一股气的,但是你只能忍着。

    李路要走上前去,张龙拽了拽他的胳膊,打了个眼神,大步走了过去,呵呵大声笑道,“哪个分局的?我看看是谁口气这么大,敢让我们特务营让开。”

    兵们让开一条路,张龙大步走过去,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为首的中年人脸上。

    那中年人一听特务营这三个字,连忙的换上笑脸,道,“是张营长吗?我是皮德旺啊,分局的,上次林局请你吃饭,我坐靠门那个位置,你忘了?”

    张龙还真的皱眉认真打量了,他故作姿态,道,“皮副局长啊,这个真是没什么印象,呵呵。怎么了你这是?”

    他左右扫视着,装作不知。他怎么会认不出来人来,对一名作战经验丰富的侦察兵来说,那是很扯淡的事情。

    此时不认识是最好不过了。

    皮德旺呵呵笑了笑,道,“我们接到报警称有人在饭店闹事,就赶了过来。哦对了,我们分局的杨股长也在这里,我一看这个情况,就带队过来看看什么情况。张营长,你,你们这是……”

    “哦,我们也是接到兄弟单位的请求过来看看。”张龙笑道,“我部队工厂几位干部出差到这里,遇着了事情,我奉命过来看看。”

    皮德旺尴尬不已,眼前这样的情况他是很为难的。省军区特务营在他眼里等同于省厅刑事侦查处,都是一帮不讲道理又喜欢用拳头的人,偏偏又都是领导们最喜欢的一个部门。

    “张营长,要不咱们先进去看看。卢老板和市局领导也是经常吃饭的,他是本市优秀的企业家……”

    “你等等。”张龙打断他的话,眼睛一蹬,“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威胁我?”

    皮德旺心头也生出了一股火来,他堂堂治安大队长也不是泥捏的,让一步你不见好就收还步步紧逼,他脾气也上来了,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怎么也不能让你压着欺负。

    “张营长,你太敏感了。我是在执行公务,你呢,张营长你总不会跑到饭店里来执行军务呢吧?”皮德旺微微冷笑着说道。

    此时,李路走了出来,张龙看见,往边上让了让,李路站在皮德旺面前,打量了一下皮德旺,道,“皮副局长?你要进去看看是吗,请吧。”

    张龙挥了挥手,兵们让开路。

    皮德旺盯着李路,问道,“你是哪位?”

    “光明机械制造厂保卫科副科长李路,这是我的证件。”李路拿出证件出示。

    皮德旺接过,狐疑的看着,光明厂是国内有名的综合型军工机械制造厂,坦克火炮什么的都有生产,许多人是认识的。关键在于,人家的证件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级别副科级。

    他也是副科级,而对方这么年轻,也就难怪他狐疑了。

    李路入职光明厂的时候,上面已经确定要移交地方,因此他的级别也就不再使用部队现役级别,而是采用了地方的行政级别来进行对应。

    把证件还给李路,皮德旺举步朝里面走去。

    李路向张龙丢了一个眼色,张龙挥手让兵们把其他人挡住,只放了皮德旺一个人进去。

    其他人纷纷表示不满,但是面对凶神恶煞的大头兵们,他们也敢怒不敢言。

    当皮德旺被打得不成人形的杨股长和卢金奇的时候,他彻底震惊了,他盯着张龙道,“张营长,你们下手也太狠了吧?”

    “皮副局长。”李路淡淡笑了笑,说,“这位杨股长在没有标明身份的情况下,抢夺了我们二十五万现金,并且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把军工厂干部抓走。我做了调查,这位卢金奇老板,和你们分局的杨股长私下勾结,想要吞了我的钱。我有物证人证,并且这位杨股长已经亲口承认了。皮副局长,我建议你向你的上级汇报,你的级别,解决不了此事。”

    他没有去多看皮德旺一眼,分局副局长这样的级别,在普通老百姓小干部面前是挺大的官儿,甚至一个小小的股长都能威风八面的,但是在他这种军工企业保卫部门二把手眼里,还就真的不算什么。

    皮德旺慢慢站起来,看着可怜兮兮凄惨无比的杨股长,杨股长低声带着哭腔说,“姐夫,救,救我……”

    张龙严肃地说道,“李路同志是我们军工干部,这位杨股长没有任何手续扣押我们军工干部,其他的我不多说,单单是这一点,你们分局就得给一个合理的解释。皮副局长,相信你很清楚,哪怕是有手续,你们地方上的人也不能动我们军队系统的人,别说干部,一个兵你们也动不得!”

    卢金奇此时恢复了一些精气神,他连声说,“皮局长,冤枉啊,冤枉啊,这里面有些误会,事情不是那个样子的。我以为他们是逃犯,所以就给杨股长打电话请他来查一查。后来的事情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啊!冤枉啊!”

    李路突然的笑着走向卢金奇,目光落在卢金奇脸上,盯得卢金奇浑身都在颤抖,李路语气戏谑地说道,“卢老板,变得够的,刚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怎么,你以为一个副局长能救得了你?”

    皮德旺气得浑身发抖,这是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但又能怎么样!

    李路指着被砸了个稀巴烂的办公室,语气很轻的说道,“卢金奇,我既然能砸了你的办公室,也就能砸了这个饭店。你还是想想怎样向你的叔叔如何解释此事吧。”

    说完,李路转身看向皮德旺,道,“皮副局长,二十万万元,麻布口袋装着,此时此刻就在这位杨股长的车里。其他几位证人,我也委托张营长帮忙保护了起来。当时在大堂里发生的事情,这位毕晓龙经理以及前台的同志都在场,他们可以还原当时的真实情况。”

    他走向皮德旺,压着声音道,“皮副局长,这件事你压不住。你小舅子和那位卢金奇瞄上的那一麻袋的钱属于奋远贸易公司。奋远公司听说过吗,港资合资企业,这位李家华先生是奋远公司副总经理。”

    说着,他指了指李家华,随即便不再多言。

    皮德旺马上就意识到事情复杂了,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招商引资,甭管你是谁,只要你能拉来国外投资、港澳台企业投资,谁都高看你一眼。相对应的,港澳台企业在内地投资的工厂企业,那超国民待遇落实到具体处就是,凡涉及的事情都网开一面,领导都会无比的投资。

    他清楚自己这个小舅子的德行,也了解卢金奇这个赌鬼的作风。他再讨厌部队,也不会怀疑部队故意找事。肯定是这两人看见人家穿着跟乡下农民一样,就起了心思。

    压不住这个事情,皮德旺起码是同意李路的看法的。

    他狠狠瞪了李路一眼,甩了袖子走了。

    李路对张卫伟等人说,“你们把卢老板请到咱们房间里去喝喝茶。”

    林培森心里爽得很,他知道三叔绝不会让自己兄弟吃亏,但是怎么也想不到三叔会整出这么大的阵仗来,心里激动得很,问,“三叔,咱们可没房间啊!”

    李路指了指那边一直沉默着的毕晓龙,道,“毕经理不是给咱们办好了手续了吗,总统套房。”

    毕晓龙笑得很难看,“是是是,是的,已经办好了,随时可以入住。”

    林培森就跟拎小鸡一样把卢金奇给拎了起来,冲毕晓龙道,“带路啊!”

    毕晓龙唯唯诺诺的答应着,连忙去带路了。

    李路看了杨股长一眼,走过来低声对张龙说,“老排长,这个姓杨的是公务人员,我不要控制他,你来处理吧。”

    “放心,按照程序,我把他带回省军区,让他们领导去领人吧。”张龙心领神会。

    李路点头,道,“行,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过去找你喝酒,今晚必须得在省军区住上一晚。”

    “这可是你说的,老子回去就把酒烫起来。”张龙哈哈大笑,挥手让兵们架着杨股长,很的就离开了饭店,来去就是一阵风。

    外面,已经被开到了饭店门口的那台面包车,车门大开着,里面装钱的那麻布袋口子开着,里面的钞票露出来,有好几叠落在车地板上,很刺眼。

    皮德旺站在边上打量着这些钱,心里叹气不已,挥挥手交代几句,让手下保护好现场,他就赶紧的乘车回局里汇报去了。

    这些钱,如今成了烫手芋头了。

    

Snap Time:2018-07-21 04:17:28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