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全文阅读

作者:雨久花  娇妻最新章节  娇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娇妻最新章节第三百四十七章暴怒(18-04-29)      第三百四十六章分歧(18-04-29)      第三百四十五章否认(18-04-29)     

第三百四十二章收粮


  “西……泰……”
  赵青就想起前世的晋商、浙商、徽商等,也都是以地名划分
  就点点头。
  “嗯,用地名更响亮,而且也更容易传播。”
  李霁就笑了笑。
  不约而同地,两人同时沉默下来。
  瞧见福哥儿歪在座上睡着了,赵青忙轻轻抱起他,将身下的玩具收拾了,把福哥儿放平,又拽了个薄毯盖好,轻轻地拍着。
  端详着儿子娇嫩的小脸,赵青打心里生出一股满足,目光中满满的,都是宠溺的爱意。
  马车里荡漾着一股温馨的祥和。
  不知过了多久,赵青一抬头,李霁正出神地望着她。
  一反他凡事尽在掌握之中的悠然,他神色及其专注,目光中带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赵青盯着他看了半天,竟没有一丝反应。
  “怎么了?”她挑眉问道。
  李霁身子一震。
  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间竟走了神。
  被抓了现行,李霁脸上火辣辣的,只神色很地就恢复了淡定,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他轻咳一声,问道:
  “我在想,马上就秋收了,又没有战乱、水灾、旱灾,三嫂怎么突然就想起要收高粱了?”
  真是这样吗?
  微眯着眼看着李霁,赵青发现,一向最擅长揣摩人心思,往往一眼就能看穿别人心思的她,竟然一点也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
  见赵青看着自己不语,李霁挑挑眉,神色淡定地继续说道:
  “沈家退出粮市多年,三嫂可能还不知道,这些年西北地区的一些陋习早就被傅万年革除了,如今西北粮市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多少年来,楚国就一直存在官商勾结,把发霉的陈粮当新粮卖给军中的陋习。
  横竖也吃不死人。
  自五年前他第二次西征,怕自己凯旋回朝后被二皇子和皇后借由朝阳郡主失踪之事蛊惑万岁鸟尽弓藏,卸磨杀驴,他便以鞑子尚未除尽为由在北楼关留了三十万大军,他是真心想把这三十万大军打造成自己的王牌军。
  几年来,他几次来到西北,亲自督促傅万年大刀阔斧地革除陋习,有傅万年盯着,给杨家十个胆也不敢拿陈米糊弄事儿……
  时值今日,西北地区的陈米价格要比楚国其他地区都低上一大节。
  而赵青这个时候却突然大张旗鼓地收购陈米,不用问,她一定是想透过傅万年的关系把这批陈米倒卖到军中!
  昨夜骤然听木霜说起这件事儿,他非常气愤,若不是已夜深人静了,他当时就想直接冲到她屋里问清楚!
  她是颗可遇不可求的经商奇才,是他生死兄弟的女人,尤其这张酷似朝阳郡主的容颜,和那恍然掌控一切的淡定从容,这一切一切,都让他打心里尊重,打心底不舍得伤害。
  只是,他可以纵容她做任何事情,只这个绝对不行。
  这是他的底线!
  *****
  杨老爷的书房中。
  杨老爷正上下打量着一身风尘满脸倦容的杨子骞。
  “怎么回来的这么?”
  几天前从石州府回来,杨子骞只在杨府住了一宿,还没来得及和父亲谈起和沈家合作的事情,便因广袤商行新华分号的粮仓倒塌砸死了人,匆匆去了新华县。
  新华县离中州府大约三天的路程。
  按杨老爷算计,杨子骞明天半夜能到中州府都是早的。
  没想到,从自己用飞鸽发出信息,仅仅一天一夜就到了,这让杨老爷很是诧异。
  “父亲有事,儿子能不吗?”嘴上恭敬地说着,杨子骞心里暗叫惭愧。
  他哪是接到父亲的信回来的。
  是早在三天的傍晚三嫂就飞鸽传书给他,说要来中州府和他商谈生意上的大事,顺便签订水果的催熟储运秘法的转让契约,他这才匆匆地交代一番,赶了回来。
  她信里说要前天一早启程赶路,的话今天晚上就能到,慢的话明天上午也该到了。
  是把她接到杨府呢?还是安排在外面的客栈?
  接到杨府,就要把自己和沈家做桃子生意的事情告诉父亲和母亲。
  只是,因五年前的粮食之争,父亲心里对沈家的芥蒂非常深,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化解的……她却马上就要到了,现在摊牌,一旦把父亲惹怒了,再迁怒于她……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她不仅仅是他生意上的伙伴,还是他心中唯一的红颜知己,怎么能让她去住客栈!
  怎么跟父亲说呢?
  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先吩咐人把客房收拾好,杨子骞嘴里关切问道。
  “……父亲这么急着找儿子回来,可是谭西商会出了事儿?”早在三年前自己完全接管了杨家的生意后,父亲就几乎不再过问生意上的事情,除非这种要让出谭西粮市半壁江山的大事。
  而身为谭西商会会长,父亲则一心全铺在了商会上。
  杨老爷摇摇头。
  “是我机缘巧合,遇到了一庄大生意!”
  挥手打发了书房的奴才,杨老爷把想和玄衣男子做军马的事情告诉了杨子骞。
  杨子骞眼前一亮,
  “五万匹军马,一匹加二百两,合计就是一千万两!扣除一路的草料运费和马场、军中的人情,我们至少也能赚六百万两!”他目光熠熠地看着杨老爷,“这生意值!”只是,想起什么,他神色一正,“父亲说的这段老爷可靠吗?真的能办下马匹过关的手续?”
  倒卖军马,一个不好,可是杀头的大罪。
  “是你朱恩章伯伯介绍的,绝对可靠!。”
  杨老爷郑重点头。
  他身子前倾,压低了声音,道:“……你朱伯伯已经得到可靠消息,万岁裁撤西北边军的圣旨不日就会下来,果真如此,或许我们都不需要向马场购买,西北边军中就会淘汰一大批骏马!”
  有军中十年的独家合作权,这些马匹非他杨家莫属!
  “这段老爷为什么不直接去找西北马场谈?这样他们会省下一大笔银子!而且,我们杨家也从没做过马匹生意!”虽然暴利诱人,可多年的经商经验,早已让杨子骞养成了一副超乎常人的冷静。
  “没有可靠的人引荐,没有我杨家这样雄厚的资金,西北马场谁敢接!”
  再说,朱恩章也绝不会把这生意引荐给马场!
  杨老爷冷哼一声,又道:
  “因五年前粮食霸盘引发那场的暴乱,到现在,西北已被南北镖局孤立了足足五年,形如孤岛,里面的银子出不去,外面的银子也同样进不来,就算王侯贵胄到了西北也一样如丘二爷般铩羽而归……也只有我杨家敢接,能接这笔生意!”
  仔细分析着西北的形势,杨老爷嘴角微微翘起来。
  “大家都说西北王拿整个西北和南北镖局对抗是不智之举,闹得我们西北人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可又有几个人真正懂得,越是难做的生意才会赚大钱!”
  若很多人都能靠它赚钱的,肯定不是大生意!
  他看着杨子骞,“果真能拿下西北军中淘汰的军马,我们一匹马至少还能多赚近百两银子!”
  五万匹马就是近五百万的纯利!
  加上对方一匹马给加的二百两,这一倒手,就是一千万两。
  一千万两啊。
  足足相当于他杨家十几年的积累!
  想着那白花花的银子,绕是老成持重,杨老爷声音也忍不住微微发颤,他目光紧紧地看着杨子骞,“……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西北王那一关!”
  

Snap Time:2018-12-18 01:30:44  ExecTime: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