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独裁》全文阅读

作者:巡洋舰  唯我独裁最新章节  唯我独裁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唯我独裁最新章节第732章单极世界(14-07-23)      第731章核大战(8)(14-07-23)      第730章核大战(7)(14-07-23)     

第495496章拖垮法国之东洋战争


  第495~496章拖垮法国之东洋战争
  ~~~~~~~~~~~~~~~~~~~~~
  中华帝国假借苏联之手赶走了英法联军,再以沙漠风暴军事行动给予埃及军队雷霆一击,从埃及手中夺取苏伊士运河的全部控制权,并且迫使埃及沦为中华帝国的附庸国,这个战术之成功令西方世界又恨又佩服
  英法两国见中华帝国夺取了苏伊士运河,这才知道真正的赢家。苏伊士运河作为全球最重要的经济和战略通道之一,英法两国不甘心运河落入中华帝国手里,于是立即向中华帝国提出照会,要求恢复对苏伊士运河的管理权。
  英法在苏伊士运河上花费的巨资的投入,尤其是英国花的钱最多,盖因为当年中华帝国联合其他国家发动八国联军侵英战争,抢劫了英帝国,战后又高价将苏伊士运河卖给英国,如今中华帝国在苏伊士运河上故技重施,英国自然最受不了了。
  对于英法两国的要求,中华帝国方面表示可以理解,但是中华帝国认为英法对苏伊士运河的控制权是埃及王国伊斯梅尔时代的事情,埃米尔建立的苏维埃共和国业已废除了包括英法在内的所有国家对苏伊士运河的控制权,收归埃及所有。而如今埃及已经变成阿福德一世统治下的埃及王国,新政府将苏伊士运河转让给中华帝国管理,因此英法对苏伊士运河的控制权已经成为历史问题,应该向支持埃米尔苏维埃共和国的苏联声讨解决问题。
  英法两国对此相当的无语,很明显这就是中华帝国的阴谋,假手苏联坑英法两国一把。但中华帝国在理一方,英法没有办法只好向埃及王国施压,但埃及王国知道现在的英法是强弩之末,拿埃及没有办法,加上埃及国王阿福德一世政府已经跟中华帝国达成了中埃安保条约,中华帝国承诺向埃及提供军事保护伞,因为埃及断然回绝了英法的要求。
  英法两国此时还有数万军队在埃及战俘营当中受苦,而两国财政又无力支持调遣大军征讨埃及,加上中华帝国武力介入埃及,英法一旦对埃及动武,有可能面临跟中华帝国的军事冲突,现在后者情况是英法两国决计不敢碰触的红线。
  不过,中华帝国方面也不想跟英法关系弄得太僵,于是中华帝国又称为了考虑中英和中法关系的大局,中华帝国愿意作价2亿龙币将30%的运河股份分别卖给英法两国,作为中华帝国出兵埃及的军费报酬。
  “这是赤裸裸的敲诈!”
  英法两国政府大骂中华帝国无耻,尤其是英国联合内阁首相艾伯特,这让他想起当年中华帝国发动八国联军侵英战争夺取苏伊士运河后又作价数亿卖给英国的事情,如今中华帝国故技重施,又要赤裸裸的敲诈英国,实在令人气得要死。
  中华帝国摆出一副施舍的样子,英法两国有气无处撒,还得感激中华帝国的“慷慨”。但摆在他们面前的最大难题是,英法两国的财政根本拿不出这笔巨款来。于是,两国只好认命,承认又吃了中华帝国一次哑巴亏。
  英法两国先在土耳其问题上败给了中华帝国,接着又在埃及苏伊士运河问题上又败给了中华帝国,但这并未结束,仅仅是东西方列强间较量的刚刚开始而已。
  土耳其和埃及的博弈当中,主要受害国是英国,法国的损失并不多。但是中华帝国并未放松对西方列强的打击,继续假手苏联向西方列强宣战。
  早在埃米尔推动埃及社会主义革命的同时,苏联便得到中华帝国的默许,向除中华帝国领地和藩属国之外的第三世界国家和殖民地区渗透革命。
  中华帝国为了恢复对东南亚的天朝统治秩序,一直对法国占据的印度支那和英国占据的英属印度支那耿耿于怀,战后的中华帝国为了不再全球树敌,一直在国际社会扮演和平大使形象,因此中华帝国国会拒绝直接跟西方列强爆发武装冲突。
  但中华帝国允许对法属印度支那、英属印度支那和荷属印度支那等地区秘密输出军力,协助当地反政府武装推翻西方列强的殖民统治,中华帝国除了不直接出兵介入外,甚至不允许反政府武装力量曝光中华帝国是幕后主使之事,而是中华帝国军方委托民间势力跟反政府武装接触。
  不过,当中苏合作开始后,中华帝国顿时找到了枪手,让苏联和共产国际出头介入印度支那地区的解放运动可以直接堵住西方列强的嘴,避免西方列强跟中华帝国正面摊牌,维护中华帝国的国际良好形象。
  苏联的野心非常强大,尽管苏联国力弱小,但是其支持下的共产国际的精神动员力量强大。在中华帝国的默许下,共产国际介入法属印度支那的民族解放运动当中。
  事实上,早在苏俄立国之初,西方列强军事进入俄国内战的时候,列宁等苏共领导人就决定在西方列强的后院放火的计划,其目的是牵制西方列强的精力,减轻苏俄红军的军事压力。
  早在1918年3月,苏俄就委派共产国际成员小组陆续进入列强国内和海外殖民地领导革命运动,当时也包括对中华帝国和其海外领地及藩属国的革命渗透,由于苏俄的政治宣传能力极强,中华帝国皇帝王辰浩对此忌惮甚深,这也是中华帝国跟苏俄妥协,最终下令军队退出苏俄内战的其中一个原因。
  正是由于苏俄在各国后院里煽风点火,强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宣传在战后的各国拥有强大的市场,成为各国列强军队陆续退出武装干涉俄国内战的主要原因,从而挽救了苏俄政权。
  随着苏俄政权的巩固,苏联的成立使其对外扩张和颠覆资本主义世界的野心也在膨胀,虽然对列强国内输出革命的行动陆续遭到各国政府军的残酷镇压而失败,但是对列强殖民地的革命输出却相当的成功。这主要是因为世界大战严重削弱了列强们的力量,尤其在列强们的海外殖民地统治力度变弱,给了苏联发展革命力量的机会。同时,战后列强为了补充国力消耗,加紧了对殖民地的掠夺,激起了殖民地的强烈反弹,成为苏联领导殖民地人民起来抗争的最佳机会。
  苏联为了恢复沙俄时代的辉煌积极向外扩张,但是远东出和波斯湾出海口已经被中华帝国封死,地中海出海口一直被西方列强看的死死的,苏联也没有机会。当中华帝国默许和支持苏联在印度支那的行动时,苏联看到了另一个出海口的希望。那就是颠覆英国和法国在印度支那的殖民地,这样就可以获得在东南亚的立足之地了。
  1920年,苏联支持的越南苏维埃红军就已经发展到10万人的规模了,只不过苏联被国际封锁无法给越南提供更多的武器装备和资金。但随着中苏贸易开通,苏联终于得到中华帝国的默许有了向越南红军提供武器和资金的渠道了。
  到了1923年1月,越南红军在共产国际的支持和帮助下,迅速扩张至12万正规军和22万游击队,在河内会战中,越军第一次打败了法国殖民军,将法国军队赶出了北部地区。
  随后,越南红军青年领导人胡志明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建立了越南苏维埃共和国。而法军一部分退至越南南部地区,一部分退至英属缅甸南部后,准备卷土重来
  正是由于越南局势的突变,法国政府急于扑灭印度支那的战火,才在埃及问题上向中华帝国妥协。因为法国需要更多的资金去打越战,而且还得得到中华帝国的支持才行。
  法国放弃苏伊士运河,作为回报,中华帝国指示藩国菲律宾和新加坡给法军提供军事基地。为了不把越南红军的战火烧到中华帝国境内,中华帝国拒绝给法国提供广州军区辖下的海军基地,宣布在越战当中保持中立。
  法国从中华帝国得到了5亿龙币的战争贷款,并且中华帝国将相当一部分裁撤下来的武器装备卖给法军,而法军因为路途遥远,从本土运输武器装备成本太高和时间来不及,因此只好允许中华帝国发这笔战争财。
  越共中央为争取缓和时间,以巩固和发展革命力量,切实做好抗战建国的准备工作,配合共产国际提出“以和求进”的方针。法国殖民者从本土抽调军队前往远东需要时间,为争取时间,部署兵力,也愿意谈判,两国于是都暗中向中华帝国提出了出面调停的请求。
  1923年4月,中华帝国回应两国的请求,扮演国际和平大使,向法越两国提出调停谈判,并且为了加深法国和苏联的矛盾,中华帝国邀请了苏联旁听谈判。
  法国和越南都没有谈判的诚意,因此双方的谈判迟迟没有任何进展,但双方都在争取时间做准备,因此都维持谈判不破裂。
  4月6日,越法双方代表在广_州签订《初步协定》。协定规定:法国政府承认越南苏维埃民主共和国为一个自由的国家,拥有自己的政府、国会、军队和财政,是印度支那和法兰西联邦的一部分,关于三圻合并问题,通过表决方式征询人民意见决定;越南政府对境内的残余法军,准备予以友好的接待;双方一致同意立即停止敌对行动,缔结条约附属协定。规定:协定签订后10个月,暂驻越南的1.5万名法军将开始在5年内逐步撤完。
  5月9日,范文同率领越南代表团在巴黎近郊枫丹白露就越南未来的地位、越南外交权、三圻合并、法国在越南的经济和文化利益等问题同法国政府谈判。9月8日,法国政府宣布,由于意见分歧很大,会议将不再继续进行。
  9月14日,由胡志明和法国政府海外领地部部长马里于斯?穆泰在巴黎签订《临时协定》。协定规定:越南政府承认法国在越南的经济和文化利益;法国停止在南方的军事行动,尊重越南民主自由的原则,释放由于政治问题和抗战行动而被捕的南方人民;南方人民享有集会、结社、新闻、住来的自由等权利。但是关于越南未来的地位、越南外交权、三圻合并等问题则始终没有得到解决。法国政府坚持重建其在越南的殖民统治,因而只同意越南“在法兰西联邦内实行自治”;而胡志明则坚持越南完全独立和统一,所能作出的最大让步,只是同意“在法兰西联邦内的独立和统一”。
  法国总统亚历山大?米勒兰认为,如果承认越南享有自治领的地位,势必为法国的自治领开创危险的先例。为此,他悍然撕毁了这个协定。
  18日,越法双方代表同时终止了在广_州的谈判,抛开中华帝国和苏联,单方面在大叻举行谈判,旨在停止仍在继续的敌对行动,并对越法之间未来的经济、文化和政治关系提出建议。
  但在谈判期间,法国远征军总司令德沙路尔就下令法军进驻海防——芒街和谅山——海宁地区,并进攻北部西北高原和中部西原高原,越南红军立即还击。
  德沙路尔遂以此为借口,下令法军侵占海防和谅山,并派几千法军在岘港登陆。
  12月16日,法国在越南的全体高级官员在海防举行会议,策划新的殖民战争。12月17日,法军越过河内安宁区米粉街的障碍物,袭击越南首都自卫团的防守所,自卫团当即自卫还击。德沙路尔又以此为借口,下令法军进攻安宁区。12月18日,法军侵占越南政府的交通部和财政部。同日,北部法军司令莫里向越南政府提出最后通牒,要求立即解除越南首都自卫团和红军的武装,并以占领越南首都警察局相要挟。越南政府拒绝了莫里哀的要求。12月19日,法军开始炮击河内,随后发动了对越南的全面武装进攻。
  12月20日,胡志明发出《号召全国抗战》的告人民书,庄严宣告:“我们宁可牺牲一切,决不肯亡国,决不肯做奴隶。”他号召全国人民“不分男女,不论老幼,不分宗教、党派、民族,只要是越南人,就要起来打倒法国殖民者,拯救祖国。”第二天,越共中央发出《全民抗战的指示》,指出抗法战争是一场“全民、全面、长期的抗战”,越南抗法战争从此全面展开,史称东洋战争。
  东洋战争爆发时,法国投入近10万海陆空兵力,利用中华帝国和英国提供的军事基地作为跳板,装备精良。而越南卫国军的总兵力11.5万人,地方部队和民兵游击队100万人。除了少部分军队的武器还算先进外,大部分的武器都是原始的,只有苏联有限的援助。而中华帝国暂时中立,先看看双方的实力对比再做决定。
  东洋战争爆发当天,中华帝国最具权威的报纸帝国日报刊登了评论员文章,称:“越南人只能用棍棒对抗法国人的飞机、大炮、坦克和机枪,甚至讥讽越南的抗战是蚂蚱踢大象,双方力量之悬殊,不看好越南胜利。”
  与此同时,中华帝国国会也对这个问题相当的关注。按照中华帝国的战略部署,最终的结果该是中华帝国恢复对越南的宗主国统治,而不是法国或者苏联任何一方控制越南。如今法军实力强大,越南红军能否撑得下去成为关键问题。
  “还是先看看局势吧!”
  紫禁城皇宫,当王士珍将情况向王辰浩汇报后,王辰浩对此很是淡定。他相信红军的强大力量,经历大战严重毁坏的法国现阶段表现出来的强悍战斗力只是表象,因为法国财政无力支撑长久战争,只要越南红军能够拖延下去,法军必败无疑。
  王士珍问道:“陛下的意思是?”
  王辰浩笑了笑,说道:“苏维埃红军的战斗向来以精神制胜为法则,前期红军肯定要挨打,只要坚持下来,战争很快就会到相持阶段。而法国战后财力不支,根本不可能长期消耗下去,因此一旦法军的速战速决计划失败,等待法军的必定是失败。”
  王士珍赞同道:“陛下所言顿时令微臣茅塞顿开。想那法兰西国一半城市毁于战火,哪还有财力打仗?加上路途遥远,法军消耗巨大很快就会支撑不下去了。”
  王辰浩点点头,道:“法军注定要失败的,因此我们的目光要放在越南红军上面。等到他们胜利之时,我们要迅速摘掉他们的胜利果实。”
  王士珍回答道:“陛下放心!微臣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批亲华安南人已经被打入越南红军内部,帝国将会支持他们夺权。”
  王辰浩满意的点头道:“做的很好!但要注意隐蔽,不可过早的被苏联人察觉,以免影响大局。”
  王士珍连忙道:“臣明白!”
  王辰浩道:“这越战打起来,如果我们操作得当的话,估计可以把法国、苏联和越南都拖垮。”
  王士珍试探的问道:“陛下是指像世界大战期间帝国的策略那样,两边玩平衡,让他们死磕到底?”
  王辰浩点点头,道:“完全可以试试吗!”
  王士珍想了想,于是道:“陛下放心,就交给微臣去办吧!”
  就这样,在王辰浩的指示下,中华帝国坐山观虎斗,等待双方两败俱伤之时。同时,中华帝国决定暗中采取手段,通过向两边提供军事情报和武器装备等支援方式,维持双方长期打下去,以期待同时削弱三国的战略目的。
  正如王辰浩预料的那样,法军财力紧张,只能持其优势兵力,采取“速战、速胜”的战略方针,企图一举歼灭越军主力。他们从河内、海防等大城市向周围城乡发动大进攻,占领重要交通线,控制了红河三角洲地区。同时,在岘港登陆的法军,则大举进攻广治、顺化,拦腰切断了越南南北的通道,完成了对南方、北方的分割,使部署于南方和北方的越军不能互相呼应。
  12月23日,法军对海防滥肆轰击,造成2万多平民伤亡。在法军气焰嚣张的进攻形势下,越军采取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他们将队伍一分为二:一部分打阵地防御战,正面狙击法军进攻。另一部分则转移到农村,开展游击战,消耗法军有生力量。
  在河内战场上,越军进行了两个月的“卫城街垒战”,打死、打伤、瓦解法军1.9万人。法军进攻北部西北山区,占领和平、山西、义路后,沿滇越铁路进占老街,切断北部山区与平原地区的联系。法军2万多人、飞机40架、坦克70多辆,外加许多艘军舰的火力配合,向北部山区发动大进攻。他们兵分两路,形成钳形,企图在北件合围,歼灭越军主力,占领北部中央根据地。越南军民发扬“决战决胜”的精神,在诱敌深入之后,展开游击战和运动战,予以分割包围,全国各战场也紧密配合,于12月23日粉碎了法军的进攻,打破了7000余法军组成的战斗包围圈,收复了太原、宣光等地,取得了越北战役的胜利。
  在高平,法军指挥官的飞机被越军高速机枪击落,法国远征军副总参谋长贝特及其参谋机关人员全部丧命。
  法国失利,远征军总司令瓦吕伊被撤职,由萨兰代理。法国驻印度支那高级专员亦被召回国。越北大捷,宣告了法国“速战、速胜”战略方针的破产,标志着越南抗法战争由战略防御阶段进入战略相持阶段。
  在越南全国抗战一年中,法军伤亡2万多人,相当于法国在印度支那总兵力的1
  6。而越军则由11.5万人发展到15.5万人。
  1924年2月,法国派布莱佐代替萨兰任远征军总司令,增调15万兵力到越南。布莱佐鉴于法军无法迅速取胜,于是在相持阶段便改取“以越制越、以战养战”的战略方针,以维持其长期侵略战争。越军则以多种斗争形式打击敌人,夺取战争主动权。布莱佐收缩兵力,放弃北部高平、北件部分地区,对南方占领区进行“绥靖”,对北方解放区进行“蚕食”和“扫荡”,并进行“封锁”,着重控制红河三角洲。
  入秋以后,实行小规模的“蚕食”北部解放区的政策,掠夺人力、财力、物力,破坏越军的后备力量。同时,法国还利用保大、武鸿卿、阮祥三等越南亲法人士来分裂人民,破坏抗战。
  法国扶植保大建立“君主立宪国”,纠集封建余孽,组建伪军,同越军作战。中华帝国方面见法军的攻势减弱,越军不断壮大,于是担心法军太快战败越军壮大后无法控制,于是向法国追加3亿龙币贷款,并派出两艘中华帝国军舰驶入西贡,为法军运来大量武器装备。包括先进的m16战车、w16轮式步战车在内,迅速强化了法军的火力配备,成为法军屠杀越南红军和游击队的利器。
  针对法军战略方针的改变和国内势力的互相勾结,越军无法正面跟法军决战,只好以连、排为单位,插入敌人心脏地带,发展正规军、地方军、民兵游击队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并组建机动部队,实施运动战。他们协同敌后军民开展反扫荡战,消灭敌人,重建苏维埃政权。这样,不久就在敌后建立起许多游击根据地,法军为对付越军的游击战,将大兵团拆散,分成许多小单位,驻守各地据点。法军兵力一分散,就失去了进攻的能力,逐渐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而越军游击战则愈益发展,武装力量日益壮大。随后,越军逐渐集中,起初以营,继之以团,进而以师为单位进行战斗。
  1924年底越军在东北、西北、罗江、洮江等战役中取得了胜利,解放了大片国土。次年1月,越军乘黑夜潜入河内白梅机场,一举摧毁敌机22架,予法军以沉重打击。但是,敌强我弱的军事形势并未改变,北部中央根据地的处境仍十分困难。
  越南成立之后,没有得到任何国家承认,包括苏联在内也没敢直接承认。使得越南政府被西方殖民者讥讽为“影子政府”。
  中华帝国为了控制越南,加紧了对越南政府和军方领导权的争夺,中华帝国扶植的一批亲华人士渐渐控制了越南中央权力。为了进一步帮助这些人夺权,中华帝国故意拒绝胡志明等亲苏人士的访华求援,迫使越南政府派出阮正文等亲华派官员访华,而中华帝国则趁机提出条件,称只有阮正文等人能够得到中华帝国的信任和帮助,于是越南苏维埃政府不得不启用阮正文等人参与中央决策,这样一来,阮正文等亲华派迅速控制了越南党政军大权,并且加快了排挤亲苏派和提拔亲华派的进度。
  终于在1925年初,阮正文等亲华派彻底控制了越南政府的党政军大权,胡志明等亲苏派陆续被罢免排挤出中央领导层,苏联彻底失去对越南的控制。
  二月初,阮正文宣布改组越南党政军,越南民主党取代苏维埃工人党,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国,改组红军为越南国防军,宣布越南恢复资本主义制度,以换取国际社会的承认。
  随后,中华帝国政府第一个承认越南民主共和国,并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接着,大中华联邦各个成员国及其他为中华帝国马首是瞻的国家也先后与越南建交,从此,越南抗法战争获得了极为有利的国际条件。这一天,后来被定为越南人民“外交胜利日”。而阮正文废除苏维埃政权,取代胡志明带来的负面效果也消失了,很多对阮正文夺权不满的政客和军官们也改变了态度,毕竟苏联跟中华帝国比起来,越南跟中华帝国更加亲密,更有安全感。
  光华二十五年三月,阮正文秘密访华,代表越南请求中华帝国援助。
  中华帝国内阁根据王辰浩的谕令,作出了全面援越的重大决策。经双方商定,中华帝国军将以越战波及中华帝国国境线,威胁中华帝国国民安全为由出兵介入东洋战争。
  三月十七日,中华帝国借口法军在中越边境越境进入中华帝国境内枪杀一名中华帝国公民为由,要求法军从中越边境后退100公里。法国远征军司令部担心越军逃入中华帝国境内,当即否决,但表示立即彻查此事。
  然而,中华帝国不会给法军调查的机会,立即宣布法国无视中华帝国,严重伤害了中华帝国国民的感情,并命令广州军区第十七装甲师和第二十二机械化步兵师越过中越边境线,向对面法军发动了边界战役。
  中华帝国广州军区出动三个航空联队,对边境线上的法国第十七山地步兵师驻地实施突然轰炸,打的法军措手不及。随后中华帝国军的战车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突破法军阵地,向纵深穿插。
  法军远征军司令部得知中华帝国军突然出兵攻击法军,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立即上报法国政府。法国政府立即回电,要求法军不得抵抗,立即后撤,违令者军法处置。
  法军上下得到这个不抵抗命令时,顿时一片悲哀,但是却不得不执行命令。于是在边境线附近的数万法军未放一枪一炮,悉数后撤。而中华帝国军如入无人之境,一路上光接管法军抛弃的飞机、坦克、大炮等武器装备和粮食、油料等补给物资不计其数。
  中华帝国军见法军不抵抗主动后撤,一口气推进了120公里后方才停止进军。中华帝国政府只有一个“不存在的公民遇害”作为借口,根本不足以用来跟法国宣战。法国采取不抵抗政策,中华帝国也就在完成扫清边界敌军的任务后停止了攻势。
  边界战役以中华帝国未遭到任何抵抗而结束,中华帝国不过是清理边界法军,以便把物资送到越南国防军手里而已,还没有到跟法国直接撕破脸皮的时候。法国显然也从中越建交开始就知道中华帝国想要介入了,从整体战略上面考虑,法国政府也不想跟中华帝国翻脸,因此只能忍让。
  随后,中华帝国和法国展开了谈判,中华帝国要求在中越边境设立100公里的军事缓冲区,作为人道主义收留越南平民,交战双方军队不得在缓冲区内作战。中华帝国占据道义制高点,法国对此虽然非常清楚,但也相当的无奈,只好同意。
  这样,中华帝国停止了军事行动,建立了军事缓冲区,有了给越南国防军援助的基地了,可以继续支持越南国防军跟法军打下去,以便达到进一步控制越南和削弱拖垮法国的战略目的。
  同时,中华帝国派出军事顾问团入越,开始长期协助越军的建设和作战。在此以前,还派了大量的政治顾问团入越,协助越南政府建设亲华政权构架,传播中华帝国的政治观、世界观,清洗反华派和打压亲苏派、亲法派。
  正是在中华帝国的强有力支援下,越南各方面的工作逐步走上轨道,保证了抗法战争的顺利进行。
  英国作为法国的盟友,自然关注法属印度支那的战事。很快在西贡建立英国军事顾问团,予法国以大量军需援助,企图挽回败局。
  在英国的援助下,法国制订了紧急“绥靖”与猛烈反攻相结合的“塔西尼计划”:集中兵力,先“绥靖”占领区,后进攻解放区,以夺回战争主动权。法军在占领区周围,制造宽5至10公里的无人地带,同时以3300个地堡为防御体系,巩固红河三角洲地区。此外,还扩充伪军、巩固伪政权,以实现其“以越制越、以战养战”的政策。
  但法军一集中,就控制不住占领区,如果进攻解放区,占领土地,兵力又分散,陷入无法解决其侵略战争矛盾的困境之中。
  从二五年春季起,越军乘法军集中兵力“绥靖”占领区之机,在中华帝国军事顾问团的协助下,连续发动了中游、和平、西北等局部性的反攻战役,共歼法军4万余人,解放了拥有125万人口的国土。其中和平战役,打败了塔西尼调集的20个营兵力的进攻,在战役中共歼敌2.2万人,是战争爆发以来越军歼敌最多的一次战役。
  法军被迫放弃北越西北高原重要据点那产,转攻为守。至此,法国的全面战争计划宣告破产,而越军则牢牢地控制着战争主动权。
  随后法国从本土、非洲抽调援军12个营,拼凑伪军54个轻装营,用机动部队进攻北部解放区,用伪军固守南部和中部的占领区,“黑鲤战役”爆发。
  法军兵分3路进攻红河左岸禄江以北地区,但不到10天即被越军粉碎,被歼1700余人。同年10月,他又发动“海鸥战役”,大举进攻宁平、清化解放区,但不到一个月,被越军歼灭了3个营和16个连,又以失败告终。
  越军连连胜利,装备也不断升级,背后有中华帝国支持的影子已经非常的明显。而法国已经深陷越战泥潭无法自拔,国力憔悴的法国财政已经不堪付出,法国作为反战呼声最高的国家,持续了败仗令法国政府遭到猛烈的舆论攻击,战争打到这个程度已经严重拖累了法国的经济复苏。
  “不能再打下去了!”
  1925年底,法国总统亚历山大不得不承认越战失利,被迫辞职。皮埃尔-保罗-亨利-加斯东-杜梅格就任法国新总统。
  皮埃尔就职总统后,第一件事就是访华,请求中华帝国出面调停,法国要求结束越战。
  与此同时,越南也被东洋战争拖垮了,前后欠下了中华帝国总额高达8亿龙币的外债,再打下去一辈子给中华帝国当奴隶都还不清,因此阮正文政府也不想打下去了,愿意跟法国和谈。
  于是,在中华帝国的斡旋下,法国和越南在上_海国联总部展开谈判,中华帝国以维护地区稳定的名义正式要求两国罢兵和谈,操作国联来解决问题。
  光华二十六年一月五日,国联会议开始讨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与会各国就恢复印度支那各国和平达成了一致,签署了《印度支那和平章程》。主要内容为:印度支那全境实行停火,法国从印度支那撤军,并设联合委员会及国际委员会作为军事停战的监察和监督机构。按照中华帝国的意思,法属印度支那不可以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应该分解为北越、南越、老挝、柬埔寨四国,与会国尊重印度支那四国的独立、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不干涉其内政。为了安抚印度支那旁边的英国殖民地,中华帝国宣布南越、北越、老挝、柬埔寨4国不参加任何军事同盟,也不允许外国在它们的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以便打消英国的担忧。
  印度支那和平章程的签订,标志着越南抗法战争胜利结束,也标志着法国在印度支那地位的终结。历时4年的越南抗法战争,共歼灭法军561900人,法国消耗战费25亿龙币,其中英国援助3亿龙币。法国第13届内阁倒台,8个远征军总司令败走,刚刚起色的法国经济再次崩溃。与此同时,越南有无数城市、村庄被夷为平地,约150万人死亡。
  而中华帝国在这场战争中是最大的赢家,向法国和越南出口总额12亿龙币的各种军民物资,逼迫法国欠下中华帝国16亿龙币,越南欠下8亿龙币的债务。最重要的是,中华帝国成功的驱赶走了法国,控制了法属印度支那地区。而且法属印度支那被中华帝国分解为四个国家,这样他们之间相互牵制,无法坐大,符合中华帝国东南地区的国防安全。
  随后,中华帝国分别同四国正式划分了国界。尤其是越南,王辰浩亲自下旨,南越和北越只有陆地领土基线,西沙群岛、东沙群岛、南沙群岛属于中华帝国领地,并以法律形式规定下来,对此南北越南政府尽皆表示无异议,他们并不知道南海下面的丰富石油储藏,否则肯定不会轻易签字的。而中华帝国跟他们划分了国界线,从而一次性解决领土问题,避免了未来可能发生的领土争议问题。
  

Snap Time:2018-11-15 03:17:40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