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之剑》全文阅读

作者:发飙的蜗牛  独裁之剑最新章节  独裁之剑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独裁之剑最新章节第三零二章双飞(大结局)(15-11-02)      第三零一章凤舞的情愫(12-12-02)      第三零零章时间禁锢(12-12-01)     

第三零二章双飞(大结局)


  聂凡架起凤舞,一起进了后厅,然后下了地下车库。
  “你的车钥匙呢?”聂凡看了一眼凤舞,凤舞醉得不轻,还在说糊话,他把凤舞的包给夺了过来,找了一下,看到了凤舞的车钥匙。
  找到凤舞的车之后,聂凡把凤舞放在副驾驶座上,开启凤舞的车,娴熟地操作着,很快出了地下车库。
  一边开车,一边看了一眼凤舞,凤舞醉得一塌糊涂,不省人事,长长的头发散落着,有一种说不出的慵懒味道。
  要说聂凡一点都不动心,那是假的,不过聂凡已经和林欣妍确定关系了,像凤舞这么坚强美丽的女孩,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想了想,聂凡喟然一叹,每次和凤舞聊天,都觉得特别的轻松,只是没想到,凤舞对自己竟然有那样的情愫,让他始料未及,在他的心中,凤舞就跟她的名号一样,女武神,高贵优雅,高高在上,让人仰视。
  车在路上奔驰了两个多小时,停在了凤舞家别墅的前院,他以前没来过凤舞家,是根据车载导航定位过来的。
  将车停下之后,聂凡从车上下来,打开副驾驶座的门,摇晃了一下凤舞。
  “凤舞,到家了。”聂凡推了推凤舞,但是凤舞还是没醒过来。
  这妞居然喝了这么多酒,醉成这样真是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想了想。看来只能把凤舞抱回家去了。
  聂凡双手伸到凤舞的身体下面。正要将凤舞托起来,只见凤舞眼睛微微睁开,看向聂凡。
  “你是谁?”凤舞挣扎了一下,含糊其辞地问道。
  “我是冥夜。”
  “冥夜,是你吗,我这是在哪?头好痛。”
  “你喝醉了,我刚把你送到家里,我抱你进去。”聂凡道,心头松了一口气,这妞总算清醒一些了。不然要是她酒醒之后知道自己莫名其妙被送到了家里,那自己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自己走吧。”凤舞挣扎了一下从车座上爬起来,一个站立不稳,跌了下来。
  聂凡赶紧抓住凤舞。右手突然感觉到一丝惊人的柔软的触感,那浑圆的形状,让他不禁心头一颤,赶紧把手缩了回来,扶住凤舞。
  “你还是算了吧,醉成这样,你想爬回去啊?”聂凡右手一托,把凤舞抱了起来,朝别墅里面走去。
  凤舞好像有些意识,挣扎了一下。无法摆脱聂凡的双手,双臂环住聂凡的脖子,媚眼如丝,吐气如兰。
  “你不怕被欣妍知道?”
  “送你回家而已,我会跟她说清楚的。”聂凡笑了笑,欣妍虽然有点小刁蛮,不过自己震得住她,当然在很多时候,欣妍还是很讲道理的。
  走到别墅门前,聂凡从凤舞的包里拿出钥匙。想要开门。
  “让我下来吧。”凤舞似乎又恢复了一些理智,挣扎了一下。
  聂凡放下凤舞,吧嗒把门打开了,凤舞正要推门,身体一阵摇晃。踉跄地往里面摔了进去,聂凡赶紧往前迈了一步。伸手去拉凤舞,只听呲拉一声,一对白生生笔直的大腿映入了眼帘。
  真的好白,聂凡苦笑,凤舞穿的是长裙,聂凡刚才往前迈出去的这一脚,恰好踩在了凤舞的裙角上,这一下子,凤舞的裙子被一下子撕开,破得一塌糊涂,连里面红色的蕾丝内裤,也看得一清二楚。
  万一附近有人偷拍就完了,聂凡赶紧把门关上,托住凤舞,朝里面走去,放在沙发上,看着衣衫尽碎,前凸后翘、妖娆无比的凤舞,聂凡苦笑连连,他自认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偏偏这么尴尬的事情都被他碰上了。
  凤舞醉得不清,还不知道自己的长裙碎掉了,只是含糊地说着:“水,水,水”
  聂凡赶紧到桌子上倒了一杯水,托着凤舞,喂凤舞喝水,朝下面看去,凤舞的长裙,不知道何时脱落了,那嫣然的挺翘,看得聂凡邪火直冒。
  非礼勿视,聂凡强忍住不去看,但目光还是瞥到了,在这一方面,凤舞确实有很傲人的本钱,那丰挺,怕是一只手抓不过来。
  凤舞喝了几口水,呛得咳嗽了几声。
  “慢点喝!”聂凡赶紧道,拍了拍凤舞的后背,凤舞光洁没有一丝瑕疵的后背,泛着异样的晕红。
  就在这时,凤舞突然着急地站了起来,踉踉跄跄朝卫生间方向跑。
  聂凡想了一下,却是站在卫生间的外面。
  凤舞还没走到地方,便哇的一声吐开了。
  聂凡苦笑了一下,凤舞平时都很端庄,可是喝醉了之后,这醉相真是不过醉了的女人,估计都差不多。
  等凤舞趴在那里吐完了,聂凡把凤舞扶了起来,抱到沙发这边。看了看,准备起来去房间里给凤舞拿条毯子。
  就在聂凡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凤舞突然拉住了聂凡,泪水顺着白皙的脸颊肆意地流下。
  “冥夜,你不要走”凤舞喃喃地说着。
  聂凡看向凤舞,凤舞的眼睛依然迷迷糊糊,意识还是有一些不清楚,听到凤舞这句话,聂凡心头一颤,对凤舞产生了一些怜爱之情,凤舞今天晚上喝了这么多酒,恐怕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自己。
  “我去给你拿条毯子。”聂凡想要起身,却发现凤舞的左手牢牢地抓着自己,竟是有了一些轻微的鼾声。
  看了一眼凤舞,凤舞大半个身体还裸露在外面,那一点嫣红,看得聂凡口干舌燥,想了想,他伸出右手,想要把凤舞掉落下来的裙子扯上去一些。至少也掩盖住一些。免得过于尴尬。
  就在聂凡伸手准备揪起凤舞的裙子时,客厅里一声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凤舞姐,你回来啦?”
  这声音,如同惊雷一般,落在聂凡的耳朵里,聂凡抬起头,便发现楼道上一个女孩走了下来,身上用一条白色的浴巾裹着,因为布料比较少,浴巾下面玲珑的身段似乎清晰可见。她正拿着一条白色的毛衣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美丽的脸庞,犹如一朵静静绽放的清荷,用仙子来形容亦不为过。她一边拿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抬起头看,看到聂凡之后,她一下子呆掉了,拿着毛巾的双手,也不知道该怎么放。
  “雪嫣,你怎么在这里?”聂凡傻掉了,愣愣地看着刚刚下来这个清纯动人的少女,他的右手还抓在凤舞九天的裙子上,没有遮掩,凤舞九天的丰满。就这么傲然地挺立着。
  “冥夜!”雪嫣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眼泪泫然欲下,她觉得自己的心脏上,被人猛地割了一刀,疼痛得无法呼吸“冥夜,你太过分了!”雪嫣很气忿,她清楚地知道,凤舞姐是那么地喜欢聂凡,如果聂凡要求。凤舞姐说不定自愿就那个了,每次凤舞姐跟她一起睡,说起私房话的时候,她总是在想,凤舞姐。你知道我也喜欢冥夜么?只是每一次,她只是把这些话悄悄地藏在心里。她觉得,默默地看着聂凡和欣妍结婚,有小宝宝,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但是聂凡居然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聂凡居然把凤舞姐灌醉了,然后把凤舞姐的衣服都撕扯了下来,他要干什么!
  雪嫣觉得下面的事情很容易就能想象了,一个男人,面对着赤身**的凤舞姐,会做些什么?
  “冥夜,你”雪嫣想不出来什么骂人的话,脸颊涨得通红。
  “雪嫣,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想错了。”聂凡苦着脸,怎么碰到了一件怎么乌龙的事情,这真是黄泥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啊!
  “冥夜,我看错你了,凤舞姐那么喜欢你,我也那么喜欢你,可是你,太让我们失望了。”雪嫣哭着,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你还不把凤舞姐放开!”
  雪嫣冲了上来,要拉聂凡。
  “雪嫣,真不是哪样的!”聂凡跺了跺脚,这都哪跟哪啊!
  “你还抓着凤舞姐的手不放!”雪嫣哭得梨huā带雨。
  这件事情,只怕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聂凡怒了,我怎么了我,这真是比窦娥还冤,要是凤舞不醒来解释清楚,那真的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够了!”聂凡怒喝了一声,他准备把雪嫣拎起来好好揍一顿,再跟她讲道理,这错明明不在自己,他干吗要受不白之冤,伸手想要把雪嫣扯过来,右手一拉,蓦然间,手上一轻,跟聂凡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聂凡以为自己一伸手就能把雪嫣整个人给扯过来的,但是雪嫣身上只是裹了一条浴巾!聂凡这么一扯,把雪嫣的浴巾给扯了下来。
  雪嫣一下子也傻掉了,她就这么**裸地站在那里,身上一点遮蔽都没有。
  雪嫣的身材,虽然没有凤舞那么火爆,但也是玲珑有致,圆润修长的大腿,那傲挺嫣然的两点,还有茵茵的芳草,都看得一清二楚,聂凡顿时热血上涌,有一丝想要喷鼻血的冲动,手里还拿着那条浴巾。
  聂凡尴尬无比,讪讪地看向雪嫣:“雪嫣,我”
  雪嫣泫然欲泣,咬着嘴唇,委屈地看着聂凡。
  聂凡傻愣在当场,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只听门那边传来一阵响声,一个身影走进了客厅里。
  “你们怎么没关门?聂凡有没有来你们这里?”清越的声音传来。
  聂凡和雪嫣看向门口,一下子呆住了,是欣妍!
  林欣妍从外面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幕,错愕当场,眼前这画面,实在是太凤舞姐躺在沙发上,衣服被褪去了大半,妖娆无比,而雪嫣,也是脱光了衣服,站在聂凡的身前,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凤舞和雪嫣喜欢聂凡,她早就看出来了,在纠结了很久之后,她有点想通了,雪嫣是她最好的姐妹,凤舞姐是她敬重的大姐,是她抢走了凤舞姐和雪嫣喜欢的人,有的时候,她内心还是很歉疚的,她想着,以后聂凡跟凤舞姐或是雪嫣发生点什么,她可以委屈一点,当作视而不见,但是眼前这一幕,她怎么也不能视而不见!
  最好的姐妹,还有最敬重的大姐,居然跟自己未来的老公在玩双飞!
  双飞!
  “欣妍,我”雪嫣呆掉了。
  聂凡也呆掉了
  很多年后,每每说起这件事情,聂凡都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所幸,在经过了几个月的努力之后,他终于向雪嫣和欣妍解释清楚了,一切回归了平和。
  在海滩上晒着太阳,聂凡拿起头盔,登录了一下父亲留给自己那个网站,每每登录这个网站,他的心中便升起淡淡的思念。
  正在网站上浏览信息,突然间一条消息冒了出来。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达到了神位,你找的三个儿媳妇我很喜欢,来星空之城的永恒神殿找我吧。”
  看到这条讯息,聂凡激动得差点跳了起来,父亲还没死?这怎么可能?自己明明在医院看着父亲去世的,莫非
  “老公,怎么了?”
  “登录游戏,我要前往星空之城!”

Snap Time:2018-09-20 05:14:55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