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弟弟爱清纯姐姐》全文阅读

作者:锁陌茹  恶魔弟弟爱清纯姐姐最新章节  恶魔弟弟爱清纯姐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恶魔弟弟爱清纯姐姐最新章节(╰_╯)#(12-10-03)      没准备好(12-10-03)      求婚还是逼婚(12-10-03)     

激情一室2


  这间酒店真不错呢!床也够大!帅锅锅带她来这里是不是——也想和他那个呢!不然怎么没带他去找别的牛郎呢!可依说过他很听命的,为啥这次就没有听呢!还把她带到这里来。这么一想田甜心里就乐开了花,这一发现证明帅锅锅也许不是gay的可能性很大。耶!不然自己的难度多高。虽然自己很喜欢挑战高难度,可是把一个gay掰直,想想就难——还好——还好——她悬着的心算是安心啦!
  可是,田甜还是有点担忧,毕竟听可依说他从来不近女色。长得这么好的男人,怎么会没有过女人。如果没有只能说明他取向有问题嘛!
  为了确保计划成功,田甜乘着鬼魅洗澡之际,速脱去身上的衣服,从包里把一件黑色透明蕾丝内衣拿了出来,她顿时兴奋了起来,这是她和好友买的,是在一家VIP内衣店买的情趣内衣,别看这一件薄薄的纱,很贵的,花了好几万呢!她现在都不明白它到底值这个钱的价值所在。
  田甜跪坐在床上,心里寻思着,也不知道穿上它管用吗?看着那薄薄的纱衣,若隐若现,很透,其实和没穿没啥区别嘛!说实话她还是害羞了——好羞人——这是人生中的第一次,很是新鲜和刺激。为了帅锅锅她豁出去了。自己的第一次一定要献给他。
  抬头又看了看浴室,迅速脱下身上的裙子,拿起蕾丝内衣穿了起来。哇!好情色呦!田甜小脸通红地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这和没穿有区别吗?有区别吗?好亏哦——几万块钱的东西呢!田甜有点心疼那几万块白花花的银子了,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帅哥哥会不会扑倒她呢!好期待——
  也不知道酒里的**管不管用涅!无数个问号出现在她的小脑袋瓜子里。
  田甜在床上摆了几个撩人的姿势,看了看浴室紧闭的门,怎么还不出来呢!她摆的好累啊!S型,恩这个姿势应该很具诱惑力,就摆这个吧!
  十分钟,浴室的门没开。怎么还不出来?
  半个小时后,浴室的门依然没开。帅锅锅——点出来嘛!这个姿势好累。丫的,这衣服穿起来都不保暖,冷——
  一个小时后,田甜终于抵挡不住困意睡了过去。帅锅锅洗澡好久呀!这些姿势好累——好想睡觉。可能是刚刚喝了点酒的缘故,她很就犯困。她对自己说,先睡一会,就一会,五分钟——她就会起来。帅锅锅还在里面呢!
  鬼魅洗过澡后身上围了一件浴巾出来,古铜色的肌肤泛着诱人的光彩,浓密的墨发还滴着剔透的水珠。这个澡洗的真够久的,奇怪,今天身体怎么会那么燥热。不知道那个痴傻的女人还在不在。
  刚走出来看见的便是床上一个**撩人的身躯呈现在眼前,那若隐若现的身段一览无余。地上散落着她的那件裙子,贴身内衣。这是——
  他打了打喉结,身上未干的水迹沿着刚硬的身体流了下来,很狂野,刚刚好不容易熄灭的热火又迅速飙升。这个女人好美,好勾人。他那里瞬间凸起。围在腰际的浴巾都被撑开了。这么香艳的画面,他的视线不舍得离开。自己对女人一向很有抵抗力,所有女人他都不感兴趣,为何——看着她的身体,他就冲动。
  床上的田甜睡的很香,嘴角上扬,像是梦见了什么甜蜜的事情。身子轻轻动了动,这一动不要紧,鬼魅差点看的流了鼻血。那深深的乳沟暴露在他的视线里,那白皙的长腿交错着,腿根部一览无余。那私密地带更是似有似无地磨蹭着。
  鬼魅不淡定了,迅速撇开头,再多看一眼,他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来。虽然自己禁欲很多年,从未有过女人,但是他是男人有这方面的想法很正常。身上有一把火,很难受。刚刚不过是自己一时生气,故意带她来这里吓唬吓唬她,让她不敢找牛郎罢了,可没想过对她下手。他对女人没有欲望。以前他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这方面有问题,可是他也同样排斥男人。
  房间里软软柔柔的声音响起“帅锅锅,你来嘛!来嘛!”田甜正在做着春梦,梦里,她正在闪着电眼勾引鬼魅。
  鬼魅被这销魂的声音刺激的浑身热血沸腾。好销魂——赤裸裸的勾引。他本来就浑身燥热,这个女人还这么直接的邀请他。
  奇怪,怎么感觉全身这么燥热,自己的酒力一向好,几十杯酒,没那么容易醉的。不是酒,那这种燥热的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现在下身肿痛的厉害很想找个地方发泄。在浴室里洗了一个小时的冷水澡,怎么还是这样,反而比刚才更严重。
  看着下身凸起的那块,他不是那种耐不住寂寞的人,对性一直是处于禁闭的状态。可是今天,他的兄弟抬头了,很反常。很想——
  “穿好衣服,出去——”突然鬼魅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他怕自己忍不住——他现在很想做禽兽的事情。自己不过是吓唬吓唬她,没真的对她那样。可是——现在身体反常,为了她好。让她离开就没事。
  可是回应他的是一室的寂静,房间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一轻,一浓重。
  “听见没——穿好衣服出去。——”鬼魅有点火了,自己也是一片好意,她还不领情。
  还是没有声音,鬼魅觉得奇怪。高大的身躯缓缓走向床边,低头看向床上的女人。
  似乎她好像闭着眼睛。伸手摇了摇她的身子,没反应。睡着了——
  鬼魅碰触到她的身体时,全身如电击般,身子不由微微一晃,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好软——田甜正做着美梦,梦里帅锅锅要甩开她,她害怕了,拼命地抓住他,帅锅锅——你不要走吗?你中了**,只有我可以帮你的。不要走吗?田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梦里说漏了嘴,说了实话。嗨——悲杯具。
  听着床上女人的呢喃,鬼魅微眯起眼,春药——自己现在的身体反应,和中了**如出一辙。难怪——是她给自己下药了。她家小姐怎么会算计他,肯定是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利用小姐算计了他。想到这里对田甜没了好感,鄙夷地看着她。
  “有胆下药,你就要承担后果。”鬼魅沉声道。
  鬼魅身上泛出了汗,体内升腾起一股燥热,身体蠢蠢欲动,大手覆盖上她的身躯。暧昧地摸索着她的身子,没想到女人的身体摸起来这么舒服。很柔软——
  田甜被那双有魔力的大手摸着,舒服的呻吟着,荡人心驰。
  熟睡中的田甜嗅了嗅,好好闻啊!淡淡地酒香味,一股刚毅的男子气息。田甜舒服地婴呢——她想靠近这股气息,想多闻一些。小手贪婪地伸向男子。摸上了他的胸膛。
  那双小手摸在鬼魅坚硬的胸膛上,他傲人的自制力此刻濒临灭绝,刚才的怒火消失了,深邃的眼眸看向那具美丽的胴体,那若隐若现的私密地带,好美。
  这个女人热情的回应给予他致命的一击。他忍不住低下头吻上那张蜜色小嘴,好甜——他没有过女人,也不知道女人究竟是什么味道。可是这个女人的味道令人迷醉。
  女子媚眼如丝,扭动着身子,身上散发着醉人的馨香,不是香水的味道,是来自身体本身散发出来的味道。他不喜欢女人身体里的香水味道,但是很喜欢此刻她身上的馨香。馨香扑面,这种香味更是一种无形的催化剂。薄唇轻起,撬开她的牙关。攻略城池,勾着她的丁香小舌,轻咬吮吸,力道很猛。
  田甜被这狂热地吻弄的换不上气来,缺氧——突然——睁开双眼。
  呀!怎么——头发——是头发,男人的头发,自己的嘴里好像有个热热的东西。呀!遭狼吻了,不行,她的吻只能留给帅锅锅,别人休想。田甜用上全力,推拒着男人。“别动——”低沉沙哑的声音。是帅锅锅的声+激情小说音。
  帅锅锅耶!,好帅——他在吻自己。怎么就睡着了呢!帅锅锅好性感。自己好幸福——
  感受着他粗粝的舌头扫过她口里每一寸细嫩,她沉沦在这个狂野的吻里。
  “呼气——”鬼魅强忍着欲火,沉声命令。这个女人不会换气,她接吻都不换气吗?鬼魅疑惑,难道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吗?他有点不信,他对这方面无经验,怎么感觉这个女人也同样青涩。装的吧!这个女人真会装。
  沉沦在鬼魅的狂吻中,田甜差点没法应过来。帅锅锅停止了动作,她才明白过来。难怪自己有种断气的感觉。
  啊!我忘记了。田甜做出吸气的姿势,呼了好几口。鬼魅看着田甜胸口起伏,再次低头擒住她的嘴,扣住她的身子,狠狠地吻了上去,野兽般地撕咬,手指覆上了田甜的丰盈——
  “唔,好猛烈的吻啊!——唔——”田甜再一次沉沦在鬼魅的吻中,没注意到男人那双粗粝的大手玩弄着她的丰盈。从来没有过一个女人能挑起自己这么强烈的欲望,碰触在那双柔软的丰盈上的感觉很舒服。
  原来女人的这里很柔软摸起来很美妙。英俊的脸上布满了可怕的潮红,是春药的作用,身体**的烧了起来。这女人给自己下了多少药,他身体太难受了。力道加重了。嗯——好疼,田甜总算是发现了异常。帅锅锅的手在她柔软上覆着,好羞人呀!真实的捏的人家好痛。田甜脸蛋通红,羞涩极了。
  鬼魅看着身下女人的模样,觉得很逗,她想勾引他,还一副害羞的表情。真怀疑她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性格。邪魅地捏起田甜的下颚,“给我下药,你负责给我解火。”
  啊!,好啊!好啊!点——帅锅锅——点——她很乐意给解火的。此刻的田甜就像个放浪的女人似地,惊喜地邀请者。
  鬼魅困惑,这个女人真是——看这样子都不知道有过多少男人。他有点不爽了。——田甜看着帅锅锅那古铜色的肌肤好想去摸摸,话说,她还真这么做了。嗯——那只小手一触及刚硬的胸膛,鬼魅舒服地呻吟着。
  田甜吞了吞口水,“好硬——帅锅锅你好硬呢!”
  鬼魅邪魅一笑,“还有更硬的。”说着还指引着她的小手摸了下去。哇!
  好•;;·····好······硬······田甜有点语无伦次,她真的有点害怕了肿么办?那个地方比石头还坚硬。
  突然,鬼魅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股莫名的火串上来,身子越来越热,脸上布满潮红。靠——这个女人到底给他下了多少药——如果是一点春药,他不至于这么无自制力。——“说,给我下了多少药。”
  啊!,春药-什么春药——田甜慌了神——呀!帅锅锅怎么知道的。丫丫——肿么办?他会不会咔嚓了她。她害怕了——怎么会被发现呢?他们做的不是天衣无缝吗?怎么会?啊!帅锅锅啊——你不要生气嘛!人家不过是就放了那么一包包而已啦!
  该死的——一包——你蠢啊!不知道这样会要人命的吗?怪不得自己一直身体怪怪的,从刚才就开始身体的热度很高。愤怒——你这个女人真是饥不择食,这种手段也能想出来。
  不在犹豫,狠狠压上田甜的身子,粗粝的大手摸索着,体内急切的欲火浇灭了他的理智,没有一个男人能抗拒的了这一具娇柔的**,他身下颤抖的**,臣服在他的身下。黑暗中,他粗鲁地撕去那件纱质的内衣,撤去自己的浴巾。拨开她的双腿,抬起他的臀,腰杆一挺一沉。
  “啊——好痛——”田甜未经人事,那经得起这般粗暴。但是这是她的帅锅锅,她喜欢的男人,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身躯,咬紧牙关强撑着,虽然没有半点柔情蜜意,痛的她眼泪都掉下来了。可是——她愿意。
  鬼魅的兄弟一进去就感受到那层薄薄的阻碍,但是身体的热火他已经按耐不住。硬生生地冲了进去,他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她的身体很紧——鬼魅差点泄了。鬼魅停了几秒钟,就开始律动了起来。
  他知道身下的女人很痛,但是他也是青经暴起。他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更不知道前戏是怎么一回事,在他的意识里,男人和女人**,就是**着身子在床上翻滚,他的兄弟进入她的妹妹里面,撞击,冲刺就行。
  “唔——好痛啊!帅锅锅,你可不可以温柔点——”田甜实在是抵挡不住粗暴的他,想讨价还价似地要求者。
  她是真的疼了,话说,她后悔了,那会真的应该听可依的,原来真的很痛耶!嗯嗯······啊啊······
  那软语低吟,明明是痛到极致的哀求,在他耳里听来,却成了最兴奋的药剂!致使他的雄性荷尔蒙不断滋长!更加凶猛——
  他律。动着,根本听不进去,如一头发泄的猛兽,在她身内狂乱地撞击!他只知道这样做很舒服很爽。“真是紧呢!夹得他很舒服。”他上瘾了!”女人的身体很奇妙。
  在**的催化下,男人的动作更加狂野,粗暴,墨黑的眸中闪着激烈的火花,他没想过是这般紧致,很有感!
  “啊……啊······嗯······恩······”
  “轻点——”
  “痛······”
  不要了——不要了——帅锅锅,你放过我吧!
  帅锅锅——这个姿势好丢脸啊!人家不要——
  

Snap Time:2018-10-23 18:01:08  ExecTime: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