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新的开始


  听到声音,舒娆顿时尴尬,他不会都听到了吧?
  略有慌张地走去开门,脸颊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楼翼沉稳地走进,到了爷爷奶奶面前,恭敬地说道,“爷爷奶奶,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但请你们相信我,我对娆娆是认真的。”
  “我一开始就对娆娆说过,我是抱着结婚的心态跟她相处的,所以我各个方面都想清楚了,我是大校,出身军人世家,我父亲是军长,我母亲是董事长,这些都没错,可这些并不代表什么,我们家跟别的家庭一样,也是一日三餐,我的家人娆娆已经见过了,他们都很喜欢她。”
  “而且,我是个军人,我没有太多自由,军人的职业很特殊,我不会有太多时间顾家,那些浪漫温柔什么的,我也不太懂,我还带着一个孩子,如果真的要说高攀,应该是我高攀了娆娆才对。我相信,我不是娆娆的唯一选择,她以后肯定能找到更好的男人,所以我更珍惜她给我的机会,会对她更好。”
  “心心也很喜欢娆娆,不怕你们笑话,其实是心心撮合了我和娆娆,所以你们尽管放心,她们肯定会相处得越来越好的。”
  “还有,我身在部队,我不能离开北京,但是我也知道娆娆离不开你们,所以我想把你们二老接到北京去,我知道你们会想这样会给娆娆增加负担,但其实没那么严重,娆娆想开一个蛋糕店,开在北京肯定比开在云川好,我可以帮她找一个店面,楼下营业,楼上住人,这样你们就不用再另外找住的地方了,而且店里忙的时候,你们多少也能帮忙看一下,省的娆娆一个人太拼命,另外舒景现在也在北京,他若是放假,回家也方便了。”
  “当然,如果你们觉得故土难离,不想去北京,那我和娆娆可以帮你们在这里买一套房子,冬天的时候你们住在这里,夏天的时候去北京避暑,这样对身体也好,现在飞机这么方便,几个小时就到了。”
  “爷爷奶奶,我能想到的,暂时就这么多了,如果你们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楼翼的话说完,房间里一下子陷入沉默。
  舒娆的爷爷和奶奶都被他的真诚打动了,据娆娆说,他们真正确定交往,也才不过几天,可是他却已经想了这么多、这么周到,可见他真的是认真的。
  舒娆也是怔住了,尽管现在这些话只是他的描绘,可是她的脑海里却真的浮现出了那一幅幅画面,想想就觉得幸福。
  心里忽然涌上一股甜蜜,可是她又知道他这不是甜言蜜语,而是一种承诺,一种责任,甚至,是一种信仰。
  尽管他们的感情才刚刚开始,但她相信,只要他们努力,他们真的是可以拥有那种其乐融融的景象,拥有一个甜蜜温馨的家庭。
  接下来的气氛已经不是可以用良好两个字可以形容,舒爷爷和舒奶奶完全对楼翼敞开了心扉,彻底接受了他这个孙女婿,不是因为他有多优秀,而是因为他知道为舒娆考虑。
  虽然说舒娆从小就很独立,年纪轻轻的就开始负担整个家庭,看似很坚强,可其实她比谁都更需要一个宽阔的肩膀,让她可以依靠。
  两位老人知道,楼翼这样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人可以做到。
  “太姥姥,太姥爷,你们尝尝这个,是北戴河的特产,很适合老年人吃,我太爷爷也喜欢呢!”小恶魔也卖力表现,惹得舒爷爷和舒奶奶喜不自胜。
  这小孩看起来很聪明,怪不得娆娆会喜欢呢!
  不多时后,村长又带着开发商挨家挨户地商量拆迁的事情,开发商给村民们的旧屋评估价很低,两位老人又开始惆怅起来,“我们这栋房子虽然年头有点多了,但是很稳固,龙卷风也吹不走……”
  楼翼默默点头,眼前的院落,红瓦屋,绿色菜园,仿佛梦中的画面。
  他看了看拆迁文件,发现开发商的法律依据是国家建设征用土地条例,可他们盖的是商品房,是以盈利为目的,应该按照拆迁条例来执行,是必须要给村民拆迁补偿金的,可关于这笔钱他们提也没有提。
  于是他倡议村民们联合起来与开发商谈判,开发商自知理亏,只好屈服,答应给每户村民一定数额的补偿金。
  另外,楼翼还提出让开发商给村民们各家各院的地上附属物和青苗补助,因为那每一棵果树和青菜,都是村民们的心血,是不能白白被践踏的。
  开发商见遇到了真正懂法的人,也不敢再虚与委蛇,只好答应了,另外村民们提出的其他一些合情合理的请求,也都一一承诺。
  在村长的监督下,开发商重新拟定了拆迁协议,楼翼检查无误后,才让舒爷爷在纸上按下手印,舒家是第一个签了合同的人家,而这份合同显然成了样本,为左邻四舍提供了依据,老实的村民们不会再上开发商的当了。
  从谈判,到最终合同的完成,舒娆一直都默默地站在楼翼的身后,他把一切都处理得妥妥当当的,完全不需要她再操一点心,有他在,她不必去百度法律条文,甚至不需要说话,这样可以依赖的感觉真好。
  他宽阔的肩线给她一种温暖踏实的感觉,仿佛可以为她遮去外面一切的风风雨雨,在纷繁喧闹的世界给予她最安全、最温柔的呵护。
  夜幕低垂,喧嚣结束,楼翼也该离开了。
  临别前,他再次向两位老人恭敬地说道,“爷爷、奶奶,请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珍惜娆娆的,如果你们允许的话,我希望明年这个时候,你们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两位老人互相对望一眼,虽然只谈一年恋爱就结婚有点,可是娆娆的年纪也不小了,早点稳定下来也好。
  而且这个男人气质彬彬、诚恳有礼,如果娆娆觉得可以,那他们自然是支持。
  两位老人虽然没有直接答应,但意思也差不多了,“只要娆娆喜欢就好。”
  舒娆的脸颊则忍不住发烫,泛出两朵羞怯的红晕。
  她送他出门,小恶魔早已经跟邻居家的小朋友玩成一片,还没回来,两人有了独处的空间。
  阗黑的天幕上缀着几颗星星,美丽的藤架下,月光淡淡地洒下来,两人的身体虽然没有直接接触,但她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高大的身躯迸发着一股灼热的温度,那温热的呼吸吹拂着她敏感的耳畔。
  她抬头,将手里的拎袋递给他,袋子里是简单的一点食物和水,让他路上吃。
  楼翼伸手接过,指尖轻易地碰到她的,无法自制地握住,轻轻一带,单手圈住她纤细的腰身,让她贴向自己的胸膛。
  舒娆的呼吸微微颤抖,很紧张,却像是受到蛊惑般,没有将他推开。
  她分不清是她的心跳乱了,还是他的,总之是慌乱地失去了原有的频率。
  她嗅到他身上清爽好闻的刮胡水味道,感觉到他低下头,高挺的鼻尖轻触她的脸颊,然后,温润的唇缓缓覆盖住她的。
  他的力道温柔,却很笃定,攫住她的呼吸,也席卷她的理智。
  他吻着她如花瓣般柔软的唇,那芬芳的气息,令他迷恋不已。
  唇与唇亲密地贴合着,两颗心也在慢慢靠拢。
  ◎◎◎
  叶星辰与楼犀离开西藏后,没有回云川,也没有回北戴河,而是先回了北京,去了墓地。
  这一天,正好是叶星辰父母的忌日。
  天际微微泛着白光,墓园里安安静静。
  两人跪在墓碑前,叶星辰的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而楼犀的眼睛也忍不住湿了。
  他们将怀抱的雪莲花放到墓碑前,那花是从西藏带回来的,它开在高远的雪山上,圣洁至极。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跪着,直到天色渐黑。
  叶星辰轻轻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眼睛红肿,恋恋不舍。
  楼犀轻轻拉过她的手,握紧,声音极度沙哑地说道,“爸、妈,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爱护星辰的,连同你们的那一份爱,也一起给她。但是,请允许我的自私,我不想再看到她哭,所以以后每年的今天,都由我来看你们吧,然后在每年春节的前夕,我们再一起来看你们,让你们见证我们的幸福,好吗?”
  照片上的人自然不会回答,可是他们慈爱的目光却是永恒。
  叶星辰泪眼婆娑,用力握住楼犀的手,两人对着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
  双膝早已经麻木,他们互相搀扶着起身,离开的时候,十指紧扣,那么坚定。
  ◎◎◎
  悲伤的往事,尘埃落定,春节假期也随之结束了。
  叶星辰和楼犀随后赶往北戴河,见了爷爷,又拜别了楼义诚和韩凤仪,然后接回了思思,一起回到云川。
  韩凤仪本想让叶星辰和楼犀先补办一个婚礼,可奈何楼犀必须马上归队,实在是来不及了,所以只好作罢。
  不过她又一想,或许等到明年,楼翼和舒娆也能开花结果了,到时候两对一起办婚礼,肯定会更热闹,心里顿时又欣然了不少。
  生活又回归到了正常,所有人各归各位,但又有些不同。
  新的一年,各自又都有新的开始了。
  楼犀回到特种大队,已经升为上校的他,成为了大队长武烈的接班人,任副队长。
  叶星辰也回到军区医院上班,最后去美国的人,是景飒。
  她知道景飒这一次是真的放下了,否则她不会打电话给楼犀,告诉他她去西藏的事。
  而景飒不是一个人离开的,带着她的母亲一起。
  春节之前,景父的案子已经查清,还了他清白。
  她想,景飒和景母未来的日子一定会更好。
  楼翼也回到了部队,第一件事是打了恋爱报告,王小明的爷爷王政委当场批准,然后整个师部的单身汉们都开始狂欢,而军区艺术团的姑娘们,芳心却是碎了一地。
  舒娆也很就投入到了蛋糕店的事业中,她已经下了决心,接受楼翼的提议,到北京去开店。
  叶星辰虽然舍不得让她离开云川,可是她也知道娆娆的选择是对的,所以还是支持,她更知道开店需要钱,而娆娆肯定不会轻易接受楼翼的资助,所以她把自己原本打算买车的钱打进了娆娆的账户。
  舒娆没有对她说谢谢,因为那样的话,就太见外了,只是狠狠地抱了抱她,然后踏上了去北京的行程。
  舒娆到了北京后,最开心的人当属小恶魔,她甚至慷慨地请了小朋友们一顿,买了好多糖,只是孩子们吃完之后都闹牙疼。
  舒娆的蛋糕店很就有了雏形,楼翼找朋友以低价租来的三层门市,还带有地下室,一楼和二楼都能营业,三楼可以住人,地下室则存放货物材料。
  蛋糕店的名字采纳了小恶魔当初的建议——舒心蛋糕店。
  这名字一听上去,就会让人觉得温暖。
  而蛋糕店的生意还没等开业,就已经接订单接到手软,因为韩凤仪早已经放出话去,那是她未来儿媳妇儿的店,请大家多多捧场,于是贵客络绎不绝。
  舒娆的压力一下子很大,不过她一向很勇敢,在试营业期间,就已经用美味征服了所有人。
  叶星辰在舒娆离开后,把租房退了,带着思思回到了她和楼犀结婚时买的新房子。
  已经好久没有住过,一推开门,有浓浓的粉尘味,可空气里弥漫着的,同时还有幸福。
  打扫过后,叶星辰带着思思出了门,前往市内一间口碑很好的幼稚园。
  思思已经3岁了,可以上幼稚园了,小丫头对此很高兴,因为这样的话,不但白天可以跟好多小朋友一起玩,晚上还能回家跟马麻一起睡,真是要多幸福就有多幸福。
  叶星辰到了幼稚园后,咨询了园长,幼稚园是每天早上8点开门,晚上5点放学,中午老师们会统一安排午餐和让孩子们午睡,周六周日幼稚园正常是放假,但也会提供托儿所的义务,叶星辰对此很满意,这个时间跟她上下班的时间很吻合,于是决定帮思思报名。
  幼稚园分大中小班,思思当然是报最小的小班,小班其实是不学什么东西的,每天只教几个拼音和汉字,写个12345,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老师带着孩子们做游戏和唱歌跳舞什么的,但是孩子嘛,小小年纪还是不要有那么多压力比较好。
  叶星辰帮思思报了名,不过她没有让小丫头当天就入学,因为她要帮思思准备文具,还有每天中午吃饭用的饭盒饭勺和午睡时要盖的小被子什么的,母女俩随即去了商场。
  买好了所有物品,叶星辰在第二天送思思去上学,小丫头很讨人喜欢,老师在前一天报名的时候就看中了,小朋友们也都很跟她玩成一片。
  叶星辰对此十分欣慰,小丫头的生活总算是正常了啊!
  不过她还是有点不放心,没有敢马上离开,而是躲在教室外面,偷偷观察了很久,瞧见小丫头一直乖乖的,没有一点不适应后,才放心地离开。
  而离开之前,她特意要了幼稚园园长和小班所有老师的电话,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方便随时联系。
  幸福而安稳的日子,开始了。
  不过,美中不足,她想她都这么幸福了,小舅怎么还能是孤单单的一个人呢?
  拿起电话,打给左凌风,“小舅,我们医院有个外科的护士,人挺好的,长得也漂亮,你要不要见一见?”
  左凌风讶然失笑,这是叫他去相亲吗?
  “星辰,我恐怕没时间啊!”他婉拒说道。
  叶星辰忍不住懊恼,却也无可奈何,小舅明天也要回部队了,回特种大队。
  

Snap Time:2018-09-21 18:04:48  ExecTime: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