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有缘千里来相会


  咖啡厅里静得骇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们三人身上,显然都是被惊住了。
  蔡小姐早已经呆若木鸡,僵在原地,只觉得数落她的女孩子那两道灼热的视线,如X光射线一般,盯得她无所遁形,脸色一红,连忙掩面而去。
  “啊?这就走了?”楼画也有点傻眼,因为女主角一走,她就成为焦点中的焦点了啊!
  不必看也可以感觉到,此刻咖啡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比雷达还要厉害啊!
  呃……
  她是不是有点太激动了?
  不过她也不是故意的啊!
  她全家都是军人,从小耳濡目染,铮铮军魂早已经烙在骨子里了,而且她是学新闻的,还是网络写手,习惯了口诛笔伐啊!
  只是,这大庭广众之下,她好像有点太失礼了。
  “咳……咳咳……”楼画故意咳嗽两下,强装镇定地收回视线,一回头,却发现男主角一直在看着自己。
  呃……
  她顿时有一种玄幻了的感觉。
  这男人帅得简直没天良!
  墨黑的瞳眸像是黑夜里的星星,清澈透明,熠熠闪耀,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拼凑成一张完美的脸庞。
  他真是军人吗?是不是刚刚那个女主角认错了人?相错了亲?
  狗血的小说情节不自觉地跳上脑海。
  不过,当她看到男人肩膀上的两杠两星时,所有幻想的泡泡咻的一下全部灭掉了。
  还有她刚刚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也灭掉了。
  即使与他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她依然可以感受到军装笔挺下的他,迸发出一股阳刚之气,自信的眼神中流露出王者般的气势,如沉睡的猎豹,俊逸优雅,却潜藏着巨大的爆发力。
  她想,说不定刚刚那个女主角只是矜持一下,相亲相到这么优质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放过啊?
  完了完了,她刚刚是不是无意中破坏了一桩军婚?
  破坏军婚罪,根据刑法第259条第1款,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蓦地一个激灵。
  “呵呵……不、不好意思。”楼画讪讪地道歉。
  “没关系。”左凌风扬唇淡笑。
  这个世界很大,大到一眨眼,谁就会从你眼中消失。这个世界也很小,小到下一秒,那个人就又会出现在你面前。
  当他认出她的时候,脑子里不自觉地闪过这么一句话。
  楼画又被他的笑容给闪了一下,小小地花痴了一把,这个男人很符合她笔下的男主角形象啊!
  呃……
  打住打住!
  “那个什么……你这一桌的咖啡我请了。”她掏出一百块钱放在桌上,当做补偿。
  左凌风微微讶然,稍稍思索了下,虽然觉得有点唐突,不过还是开口问道,“敢问小姐芳名?”
  楼画心中顿生警觉,他不会是想找她算账吧?
  “免贵姓木,木米。”她笑得乖巧,给出了自己的笔名。
  也许是天生敏感,也许是职业习惯,左凌风一眼就看穿她在说谎,眼睛里却闪烁着笑意,既然人家有防备之心,那他也不能强求,轻轻点了点头,没说话。
  楼画暗暗松了口气,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又丢下50块,然后抱起笔记本,囧囧有神地飞奔出了咖啡厅。
  ◎◎◎
  楼犀一番折腾,叶星辰体力不支地又昏睡了过去,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到中午了。
  她连忙起身,拿起电话,打给左凌风,结果可想而知。
  “都是你!”她柔瞪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楼犀却是一脸从容,完全没有任何愧疚感,不疾不徐地说道,“画画刚又打了电话,应该到了。”
  叶星辰蓦地睁大眼睛,连忙起床,下床后全身上下的骨头像是被人拆散了后又重新组合起来一般,面红耳赤地走出主卧。
  进了儿童房,发现思思还在睡呢,小丫头自从上了幼稚园后,作息时间比从前更规律了,而到了周末自然也就有点犯懒,此刻正睡得酣呢!
  不过也不能让她睡太多,不然晚上就会睡不着了,轻轻亲了亲小丫头粉嫩嫩的小脸蛋,弄得她痒痒的,小丫头迷迷糊糊地醒来。
  “思思,太阳晒小屁屁了,起床喽!”一个早安吻。
  小丫头嘟起小嘴,回亲了一记,撒娇地说道,“马麻,抱抱!”
  叶星辰笑笑,抱着小丫头软绵绵的小身子,一起进了浴室,哗啦啦地一番洗漱。
  才刚刚梳洗完毕,门铃就响了。
  楼犀去开门,门外的人果然是楼画。
  “二哥,早安!不,午安!”楼画笑得格外灿烂,显然是话中有话。
  楼犀却是不以为然,俊容上没有一丝抱歉,沉声说道,“进来吧!”
  楼画撇了撇嘴,也不深究,反正他什么德行她早就知道了,二哥跟大哥一点都不一样,要是大哥的话,肯定会去机场亲自接她的!
  叶星辰却是十分愧疚,没去接机就算了,而且还半天不接电话,真是太失礼了啊!
  “这位就是二嫂吧?”楼画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叶星辰。
  因为楼画的爸爸身在N军区,她家在济南,过年的时候他们也没回北京,所以她这是第一次跟叶星辰见面。
  叶星辰腼腆地点了点头,连忙招呼说道,“画画,来,坐。”
  楼画笑盈盈地坐在沙发上,笔记本放下,随身背的相机也放下。
  叶星辰连忙要去倒茶。
  “二嫂,你别忙了,我不渴。”刚刚都喝了一大杯咖啡了。
  叶星辰不明所以,有点茫然。
  楼画笑了笑,也没多言,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又是抓小偷,又是在咖啡厅丢人现眼的,还是不说为好。
  低头看了看思思,双眼立即冒光,“思思!来,姑姑抱抱!”
  姑姑?
  思思眨巴眨巴眼睛,小脸上有点茫然。
  叶星辰望了一眼楼犀,他也是目光微微一凝,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陈然。
  许久没有联络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也不知她过得怎么样。
  虽然说过去发生过一些不愉的事情,但陈然到底是思思的亲姑姑,而且自从那一次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显然是知错了。
  再说思思也是跟她一起生活过那么久,虽然那时候小丫头还小,但多少也还是有点记忆的。
  瞧见思思懵懵懂懂的小表情,叶星辰和楼犀都有些心疼。
  “思思,乖,叫画画姑姑!”
  思思看了看爸爸妈妈,又看了看楼画,这才乖巧地叫人,“画画姑姑!”
  楼画弯了弯眸,弯腰抱起小丫头,搂在怀里亲昵地亲了下,“好乖哦!”
  思思眉开眼笑。
  “二哥,二嫂,你们赶紧努力啊,再给思思生个弟弟或妹妹呀!”
  叶星辰的脸蓦地又是一红,连忙转移话题,说道,“画画,中午了,你想吃什么,我去买菜,或者咱们出去吃?”
  “不用不用,在家里吃就行了。”
  叶星辰微笑着点头,忽然,手机响了。
  她连忙接起,“小舅……中午一起吃饭?呃……”
  楼画一听有长辈要来,连忙说道,“二嫂,你让小舅一起来家里吃吧,不用管我,我无所谓的!”
  楼犀的嘴角却是微微抽搐,你不介意我介意!
  叶星辰揣度了下,觉得也都不是外人,趁着这个机会让楼犀和小舅缓和缓和关系也不错,而且有画画在,他们应该都会保持风度的。
  “小舅,那你过来吃饭吧……来吧来吧……我们等你,一定要来啊!”
  挂断电话,瞧见楼画已经跟思思玩成一片了,楼画拿起相机,“咔嚓咔嚓”地给小丫头拍起照来,思思也很配合,摆出各种乖巧的造型,煞是可爱。
  叶星辰莞尔一笑,怎么楼家就楼犀硬邦邦的啊?其他人都很容易相处嘛!
  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中午了,她连忙拿起包准备下楼买菜,楼犀知道她肯定又要大包小包的了,于是决定跟她一起去,充当搬运工,反正画画也不是外人,不用怎么招待,而且看她和思思玩得不亦乐乎的样子,他留下来估计她还会嫌他碍眼呢!
  于是两人一起下楼,留下楼画和思思在家。
  咔嚓……
  咔嚓……
  楼画一个劲儿地给思思拍照,这小丫头长得太可爱了,简直可以去拍儿童广告了!
  一双眼睛又圆又大,配上小巧的鼻头,红润的嘴巴,真是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对了对了,她要以思思为原型,写进小说,让她笔下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也生一个这么可爱的宝宝!
  脑子里忽然冒出了灵感,连忙放下相机,取出笔记本,开机。
  灵感这个东西,稍纵即逝,想到什么必须马上写下来,不然一转眼就忘了,追都追不回来!
  打开word文档,开始码字,不过这要想让男女主角生宝宝的话,肯定要让他们“运动”一下啊,虽然说她的小说不走“H”路线,但必要的“肉”还是要有的。
  思思看她忙忙叨叨的样子,歪着小脑袋瞧,十分好奇。
  楼画忽然停下来,看了看身旁的小丫头,下意识地摇头。
  虽然知道思思这么小,汉字都不认识几个,肯定啥也看不懂,但她还是感觉怪怪的,毕竟她是在写那什么什么啊!
  啊,有了!
  楼画嘻嘻笑了下,像是变魔术似的,从包里变出了一根棒棒糖来,思思立即眼馋,楼画帮她撕掉包装,小丫头接过后,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
  “思思,乖,坐下来吃!”楼画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思思扭着小身子坐上沙发,吃得不亦乐乎。
  楼画则是噼里啪啦地开始码字。
  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她只写了大概五百字,没办法,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写起这个来,实在是为难,不过一番描绘后,男女主角的“运动”基本完毕。
  叮咚——
  门铃响了。
  “把拔,马麻!”思思嘴里含着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道。
  楼画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乖,姑姑去开门哦!”
  “嗯!”小丫头点了点头,十分乖巧。
  楼画站起身,步向玄关,也没多想,就直接开了门,“二哥二嫂,你们回……”
  话未说完,就愣住了。
  门外,左凌风也是一怔。
  又是她?
  这已经是一天之内他第三次看到她了!
  实在是巧得有点离谱。
  他的视线不自觉地打量起她,还是之前的那身打扮,虽然是一身轻便简洁,却无损于她清丽绝艳的模样。
  可能是因为房间里比较热的关系,她解开了小风衣的扣子,露出里面V领的打底衫,白皙的颈项和纤细的锁骨,让他不自觉的眯了眯眸。
  她是谁?怎么会在星辰和楼犀的家里?
  一双深邃锐利的黑眸闪烁着思考的光芒。
  同时,楼画的心里也是忐忑不已,虽然说她不小心破坏了他的相亲,可她已经请喝咖啡了,他还来找她干嘛?
  而且他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有速度?一下子就找到这里来了?
  她能不能装作不认识他?
  对,死活不承认!
  就一口咬定他认错人了!
  他一个当兵的,又不是律师,她可是新闻系的高材生,马上就要去军报当实习记者的,不说满腹经纶吧,可肚子里也有点货,他要是非咬定是她,她就跟他来个唇枪舌战!
  不过……这男人都有本事找上门来了,估计也绝非善类吧?
  呃,他的目的是什么?该不会是想让她赔给他一个女朋友吧?这个她赔不起啊!
  “舅公!”思思忽然从客厅里跑过来,瞧见左凌风后,小脸上立即露出惊喜。
  舅公好好哦,总是给她和马麻买好多好吃的,还送了好多个玩具给她呢!
  楼画和左凌风的思绪同时被打断,一低头,瞧见晃晃悠悠跑近的小丫头,心中顿生欢喜,“思思!想舅公没有?”
  “想!”小手抱住他的双腿。
  楼画完全懵了,思思管他叫舅公?所以……他是二嫂的小舅?
  呃,真是够小的,太年轻了吧?
  “咳……”她轻咳了一声,扬起美丽的下颚,武装气势。
  左凌风转回注意力,狐疑中却有带有几分肯定地问,“你是楼犀的……妹妹?”
  她刚刚开门的时候喊二哥二嫂来着。
  楼画十分窘迫,讪讪地点头,“堂妹。”
  所以,她姓楼,不姓木。
  左凌风的眸光微微闪烁,流露出好笑的表情,楼字拆开就是木米,外加一个女字。
  楼画暗暗咬牙,今年说的第一个谎言眨眼就被揭穿,她今年是不是流年不利啊?
  “二哥二嫂去买菜了。”她解释说道,然后让开了门的位置,“请进。”
  左凌风抬步进屋,思思一脸欢喜,楼画却是一脸无奈与纠结。
  左凌风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瞧见茶几上放着笔记本,目光一扫,又是怔住。
  “他拦腰将她抱起,走往床边,平放在大床上,接着俐落地脱去彼此身上的衣物……”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色……情小说?
  word文档中,光标还在闪烁,这是……她写的?
  楼画的脸“轰”的一下,红了个彻彻底底。
  啊啊啊啊啊啊……
  丢死人了!
  “啪”的一下,阖上笔记本,整个人却是外焦里嫩。
  从小到大,她认识的当兵的人不计其数,可无一例外地都是老古板,用网络上比较流行的说法就是火星人!
  她过生日要跟朋友去KTV唱歌,她老爸死活不同意,还说那是搞声色活动!
  而她刚刚写的那一段,还不得被他认定为是在非法传播那啥啥啥啊?
  

Snap Time:2018-09-21 18:05:57  ExecTime: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