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最强大的情敌


  十七心里疑惑着,苏彦却不解释,可苏雅雅忍不住,强忍到护士出去后,她立即跟思思咬耳朵,“思思,你知道吗?刚刚那个护士势利死了,昨天你来抢救的时候,冷着一张臭脸,这事儿那事儿的,后来她知道这间医院是我哥名下的,态度立即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哎呀,你是没看到,她当时的脸都绿了!”
  “雅雅……”苏彦受不了妹妹的口无遮拦。
  十七和思思却是同时一愣,这医院是苏彦名下的?
  苏彦只好承认,“这医院是我母亲的,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她把医院当做生日礼物转到我名下了,但我人大多数时间都在国外,所以这里的医护人员也大部分都不认识我,我对这边的情况也不了解,昨天我见到那个护士那么势力很气愤,同时也在反思,或许,我应该考虑更换管理层了,急诊室的护士都敢那么嚣张,主治医师就更加不敢想象了。这虽然是私人医院,但只要是医院,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应该以病人为第一。”
  苏雅雅连连点头,“就是就是!哥,你一定要好好整顿一下,让他们再也不敢仗势欺人!最好把昨天那个护士开除,杀鸡给猴看!”
  相比于苏雅雅的义愤填膺,苏彦就淡定多了,“我会酌情处理的,开除是治标不治本,如果只是大刀阔斧地裁员,但却无法保证未来的新进人员再做出同样的事情,那么开除也是无济于事的。”
  “可也不能便宜了她呀!”苏雅雅还是不肯罢休,转而问思思,“思思,你说呢?”
  思思想了下,“我觉得还是苏彦哥哥说得有道理,不要随便开除人家为好。”
  “可是她昨天态度很差劲耶!要是她再多磨蹭一会儿,你的小命说不定就没了!”苏雅雅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就又火大。
  思思连忙安慰好友,“好了雅雅,我知道你在为我不平,可是苏彦哥哥说的也没错,还是不要开除吧,别让人家丢了饭碗。”
  苏彦见思思如此宽宏大量,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这女孩真善良!
  十七捕捉到苏彦嘴角的笑意,眸光微沉。
  “你啊,心太好了!人善被人欺知不知道?你知道昨天情况有多危险吗?还帮坏人说话!”苏雅雅怒其不争地说道。
  思思笑了笑,“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再说她态度已经好多了,肯定是已经知道错了。”
  “才怪!她那是欺软怕硬!”苏雅雅不屑地撇嘴,转头又问十七,“十七你说呢,你也投个票,你说要不要开除那个护士?”
  十七是有仇必报的类型,而且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尤其是昨晚还涉及到思思的安危,他便一点恻隐之心也没有了,果断地说道,“我觉得应该开除,杀一儆百!”
  “没错!”苏雅雅终于知道了盟友,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人,高兴地看了一眼思思。
  思思内心忍不住哀嚎,虽然她知道十七的脾气,可是他这个时候不应该这么说呀!一来那个护士已经改变态度了,二来苏彦也已经做了打算,开不开除员工是苏彦的权利,旁人不该干涉,他却这么不客气,真是太没有礼貌了!
  十七将思思的想法看得一清二楚的,心里顿时又是一阵不平衡,怎么苏彦说的她都赞成,到他这里就不同意了?他这么生气还不是因为她?昨天他都急死了!
  四个人正谈论着,拓跋扬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杯热水,还顺便买了几份早餐,他瞧见房间里又多了苏家兄妹,好像很热闹的样子,“你们谈什么呢?”
  苏雅雅言语,“我们正在说昨天的那个护士应不应该被开除呢?”
  拓跋扬立即发表自己的意见,“那样的人还留着干什么啊?当然要开除了!而且还要在她的档案上记录,以后让别的医院也不敢用她,让她在护士届混不下去才行!”
  思思听得满头黑线,拓跋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她偷偷看了一眼苏彦,果然瞧见他哭笑不得的表情。
  十七对于思思的一举一动都很关注,瞧见她偷瞄苏彦,心里那个气啊!这丫头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好吧,他承认这个苏彦各个方面都很不错,要长相有长相,要身家有身家,他就是那传说中的白马王子类型!
  截止到现在,苏彦是他最有力、最有威胁的情敌!没有之一!
  苏彦是真的觉得很好笑,或许是因为年龄差距,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和这几个孩子真的是不一样,而且东西方的教育理念也不同,他还是更喜欢柔和一点的方式。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他连忙终止这个话题。
  拓跋扬也很赞成,“对对对,说起这个就闹心,我们还是先吃东西吧,思思,我帮你买了……”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便当盒,还有思思放在一旁的男士真丝手帕,他的表情顿时一僵。
  十七很不厚道地撇了撇嘴,显然,他也是嫉妒。
  拓跋扬眨眨眼,心里那叫一个憋屈,这怎么一个十七还不够,又来一个苏彦?
  这……这摆明是欺负他这个老实人啊!
  天啊,他的情路怎么这么坎坷?
  一时间受不了“打击”,拓跋扬放下早餐,然后找了个借口出门去“疗伤”了。
  虽然他昨晚就想清楚了,决定放弃对思思的感情,但是老天爷要不要这么残忍啊,他输给十七也就算了,还又弄个苏彦来给他添堵,苏彦那气质、那气场,他也是拼不过的啊!
  拓跋扬自动闪人,十七当然是高兴,可是更具有威胁力的苏彦还在,他心中不爽。
  只是碍于昨天苏彦帮了不少忙,他实在是不好当面给人家脸色看。
  又过了一会儿,苏彦跟院长约定见面的时间到了,他低头对苏雅雅说道,“雅雅,你跟我一起走吧。”
  苏雅雅自然是不愿意走,一方面是她还想跟思思多呆一会儿,另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十七,可是思思需要多休息,她也不能在这一直聊天,只好恋恋不舍地同意了。
  “思思,那我们先走了啊,你好好休息!”
  思思点了点头,然后连忙要下床,“我送你们。”
  “哎呀,不用,你的点滴还没打完呢!”苏雅雅连忙拒绝。
  思思却是坚持,“没关系,我用另外一只手举着点滴瓶就行了。”
  苏彦也是劝阻思思,“你不用这么客气,别出来了,好好躺着休息吧。”
  思思还是摇头,“我正好也想下地活动活动。”
  十七暗暗恼火,这丫头该不会是舍不得苏彦吧?都病成这样了,还坚持送别?搞什么啊,又不是十八相送!
  苏家兄妹见思思坚持,只好同意。
  苏彦收拾了便当盒,苏雅雅也跟着帮忙,虽然她笨手笨脚的,不但帮不上什么,反而还碍手碍脚的。
  “苏彦哥哥,还有这个,你的手帕!”思思把他的手帕递过,可一看洁白的真丝手帕上有明显的污痕。
  她的表情顿时有些尴尬,连忙又对苏彦说道,“不好意思,你的手帕被我给弄脏了,你先把它留下吧,等我洗好了再还给你,好吗?”
  苏彦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把手帕重新交到她手上,“好的。”
  思思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十七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虽然她这么做是应该的,可是他可没忘记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幕,那家伙可是帮她擦嘴呢!看起来是好心帮忙,可谁知道他存的什么心思啊?搞不好是人面兽心,故意想占思思便宜呢!
  苏彦明明是翩翩君子,可十七却还是忍不住很小人之心地想着。
  思思早就察觉出十七阴阳怪气的了,虽然这么半天他的表现还行,可是她一看就知道他是装的忍的,不知道他又吃错了什么药!
  她轻叹了口气,然后慢慢地下床,扎着点滴的那只手小心翼翼地抬起。
  十七气得内伤,真不想帮她拿点滴瓶,可他就是不忍心,想着万一她不小心弄滚针了,再流血什么的,那心疼的人还是她,所以他尽管很不情愿,最后还是充当了点滴架,帮她举着药瓶。
  送至门口,苏彦和苏雅雅告辞了。
  待走了走廊拐角,苏雅雅忽然拉住苏彦的手臂,贼兮兮地问道,“哥,你不是有洁癖的吗?你怎么把自己的手帕借给思思用啊?”
  “她吃东西弄脏了嘴角,又没有纸巾。”苏彦淡定地回答。
  苏雅雅还是一脸坏笑,提出疑问,“可是你的手帕都被她用过了,根据你的习惯,你应该不会再要了啊,你还让人家洗了再还给你?”
  “我总不能当面拒绝吧,否则她会以为我很小气。”苏彦还是不疾不徐地回答,连表情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可是苏雅雅毕竟是他妹妹,很笃定地说道,“你骗谁呀?我才不信呢!你肯定是看上思思了!呃,也不对,你在巴黎长大到19岁还没谈过恋爱的人,是不会轻易看上谁的,但是我敢肯定,你对思思有跟别人不一样的好感!”
  “小小年纪,胡说什么呢!”苏彦忍不住轻斥。
  苏雅雅嘿嘿地笑,挽着他的胳膊肘继续说道,“哥,你不要不好意思嘛,我和思思可是最好的朋友,你要是喜欢她,我绝对赞成!要是思思做了我的嫂子,那咱们家就不会有姑嫂矛盾啦!”
  苏彦啼笑皆非,“别胡说了行不行?”
  “哎呀,我才不是胡说呢!我跟你说真的呢!哥,你不知道,我们学校里有很多男生追思思的,但是她一个都没答应,我觉得思思也是在等她的命中之人,就是你呀!哥,加油!我挺你!”苏雅雅越说越激动。
  “越说越离谱了!”苏彦揉了揉她的发丝。
  苏雅雅继续笑,眼角眉梢都是狡黠。
  苏彦只好不理她了,一个人大步向前,可脚步却是隐隐透着轻。
  “哎呀,哥,等等我啊!”苏雅雅拔腿追了上去。
  兄妹俩的身影渐行渐远,走廊的拐角处,拓跋扬偷偷探出了脑袋。
  刚刚苏雅雅和苏彦的对话他都听到了,听完之后,他的心情又有些复杂。
  他是已经决定放弃思思了,但苏彦果然是有点喜欢思思?那他不就是十七的情敌了吗?
  那他是要站哪一边啊?
  出于幸灾乐祸的心理,他肯定是要支持苏彦的,可是他和十七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这么落井下石不好吧?
  可是十七真的是很气人啊,他那么嚣张的人真的应该受点挫折才行!
  不过他这么想的话,是不是有点太不厚道了?
  但是十七对他都那么不厚道,他干嘛还要为他考虑啊?
  纠结!真是太纠结了!
  上天对他何其残忍,不但让他情路坎坷,还要考验他的友情?
  拓跋扬站在那里挠心挠肺的。
  另外一头,思思和十七却是剑拔弩张。
  送别了苏彦和苏雅雅,十七转身就要回病房,可思思却连忙叫住他,“等一下!”
  “干嘛?你还没看够啊?人都走没影儿了!”十七忍不住泛酸地说道。
  思思再笨也听得出来,他这语气是带着讽刺的。
  “你什么意思啊?”女孩生气了。
  十七冷哼一声,没好气地说道,“我哪有什么意思!我看是你有什么意思吧!这才认识多久啊,就这么恋恋不舍的了?”
  “什么?”思思忍不住抬高声调,显然是不敢置信,他竟然说出这种话,分明是侮辱她!
  “什么什么?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吗?还非要我说?”
  “当然!你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了!”思思较上真了。这可事关她的清誉,马虎不得!
  十七真的不想跟她吵,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嘴巴就是忍不住!
  “说就说!第一,我刚刚进门的时候,你和他在干什么?卿卿我我的,不害臊!第二,不就是一条手帕吗,你还留着亲自洗,至于吗?第三,他不就是离开下吗,你至于拖着点滴瓶下床来送?”
  思思气得差点吐血,小脸狰狞地说道,“楼承曦,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告诉你为什么,你给我听好了!第一,是我吃东西弄脏了嘴角,手边没有纸巾,苏彦哥哥才好心帮我擦一下的!第二,他的手帕是真丝的,肯定很贵,我当然不能马虎!第三,我坚持要下床,一方面是想要送他和雅雅,另一方面是我想要上洗手间!上厕所!上厕所懂不懂?”
  最后一句说完,她的脸蛋红得像是番茄,是气的,更是羞的。
  真是的,上厕所都要跟他讲出来,丢死人了!
  十七听到思思这一顿吼,当场囧住,英俊的脸庞上表情扭曲,耳根也不自觉地泛红,“上……上厕所?”
  思思气得想给他一拳,没好气地反问,“怎么?上厕所你也要管啊?难道不准上吗?”
  “准准准!当然准!”十七连忙投降,这丫头再气下去,脸蛋就要爆炸了!
  思思羞愤欲死,掉头就往洗手间的方向去,十七连忙跟上。
  思思气昏了头,傻傻地问,“你跟着我做什么?”
  十七举着点滴瓶,很理所当然地回答,“帮你拿这个啊!”
  “不用了,我自己来!”思思伸手想要自己拿。
  十七哪里放心啊,坚持要帮忙,“你别逞强了,你自己拿不方便的,你一手扎着点滴,一手拿药瓶,怎么脱裤子啊?”
  思思真想拿胶布贴了他的嘴,可他说的又没错,她一个人是不行,可是不行也得行啊,难道让他也跟进去,然后她在他面前上厕所吗?天啊,让她昏过去吧!
  “你去找护士拿点滴架过来啦!”她害羞地说道。
  “何必那么麻烦?我帮你拿着就行了!我又不看你!”十七保证说道。
  

Snap Time:2018-09-21 18:06:27  ExecTime: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