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作者:安染染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  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军婚也缠绵最新章节经典番外3(13-06-30)      经典番外2(13-06-29)      经典番外1(13-06-29)     

差不多


  在周围一片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注视下,小恶魔终于吃完了汉堡,舒娆也终于解放了,再一抬眸,瞧见对面的男人也早已经吃完了。呃,不只是吃完那么简单,连包装盒都收拾好了,整整齐齐地摆在餐盘里,餐盘里连个残渣都没有,纸巾也只用了一张,剩下的一张规规矩矩地放在一旁,显然是不想浪费。ohmygod,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军人作风吗?吃完汉堡都搞得跟要接受检阅似的?
  心里默默赞叹了一番,有点崇拜啊!
  楼翼瞧见对面的女人又有点天马行空,不由得蹙眉,是她特别容易状况外,还是他特别容易被想入非非?
  “妞儿,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小恶魔打破了沉默。
  舒娆蓦地回神,狐疑的目光望向小恶魔,又望向楼翼,意思是还有接下来?不会吧?之前不是说就赔她一件衣服而已,可现在都超过不知道几倍了好不好?这样已经可以,十分可以,非常可以了!
  楼翼看着她狐疑的表情,心里忍不住流露出笑意,不过他可没什么心情笑,警告的眼神瞪向小恶魔,你还想怎么样?
  小恶魔扁扁小嘴,约会啊约会,老爸你懂不懂啊?我都给你创造多少机会了,你怎么不知道好好把握呢?急死我了!愁死我了啊!
  楼翼站起身,一手拎起小恶魔的衣领,另一手拎着刚买的衣服和鞋子,舒娆也连忙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囧囧有神地离开了麦当劳。
  麦当劳门口有发传单的,小恶魔不等人家发给她就伸手上去,然后小脸又是一亮,传单上打着某某影院的宣传广告,某某大片即将上映。
  “老爸,妞儿,我们去看电影吧,今天打八五折呢!”
  舒娆嘴角一抽,有完没完啊?
  楼翼也忍不住头疼,正要说小恶魔,却没想到小恶魔忽然举起传单,递到他面前,说道,“老爸,有战争片啊!你最喜欢的!”
  楼翼低头一瞧,还真是,某个大导演,集合了诸多明星,拍的一部战争题材的电影,据说电影剧本是根据小说改编的,而小说的素材来源于真人真事,看起来挺不错的!
  小恶魔又连忙游说舒娆,“妞儿,我们就去看吧!我老爸可喜欢看战争片了!我也喜欢看啊!《血战台儿庄》我哭了好多次,《亮剑》我都看过五遍了,台词都能背下来了,可是还是很喜欢看啊!”
  舒娆瞧着小恶魔那眼巴巴的小表情,真是舍不得拒绝,可是经验告诉她,小恶魔是典型的没完没了类型,她绝对不能再被她左右了!
  于是一咬牙,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妞儿……”小恶魔十分惆怅。
  楼翼也连忙说道,“心心,听话,爸爸待会儿还有事呢,赶紧回去!”
  小恶魔终于没辙了。
  楼翼默默收起了传单,心里有一丝丝遗憾,其实他是挺想去看的,那种战火纷飞的时代电影每每都会让他热血沸腾啊!不过今天这种情况也实在是不太适合,算了,改天有时间了自己去看吧!
  舒娆注意到他将传单收起,而不是丢进垃圾桶,心里忽然“咯噔”一下,他该不会是想去看吧?呃,也对啊,军人世家长大的孩子,革命情怀那是刻进骨子里的啊,他肯定是想去看啊!可是……她已经说了不去了,不好反悔吧?哎呀,多好的一个还人情的机会啊,她竟然给搞砸了!
  心里顿时一阵阵懊恼,脸上的表情微僵,极不自然。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楼翼礼貌地问询说道。
  “嗯,好啊。”舒娆尴尬地点了点头。
  麦当劳门前就是繁华的街道,出租车来来往往,楼翼伸手拦下一辆,他开了车门,让舒娆和小恶魔先上去,然后自己才坐下,很是周道。
  舒娆说了地址,车子徐徐前行。
  小恶魔蔫了吧唧的,显然是因为没去看电影而感到郁闷,凭她一个孩子的智商,知道的约会流程也不外乎就是逛街、吃饭、看电影了,接下来还能做什么她也有点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坐在座位上绞尽脑汁地想啊想。
  舒娆瞧着小恶魔有点蔫蔫的样子,哭笑不得。
  路不是很远了,十几分钟后车子抵达目的地,到了小区门口,舒娆连忙付钱给司机,楼翼没有跟她争,先下车,再次替她和小恶魔开车门。
  “谢谢。”舒娆微笑地说道,这一路他对她一直是照顾有加,又是拎包,又是开车门的。
  楼翼不在意地摇了摇头,淡淡微笑,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
  舒娆伸手接过,出于礼貌,客气地说道,“都逛了这么久了,你也上去坐坐,喝杯水吧?”
  不等楼翼说话,小恶魔立即答应,“好啊,老爸,上去休息一下!反正时间还来得及!”
  一句“时间还来得及”将话堵得死死的,拖着他的胳膊就往前走。
  舒娆嘴角微微抽搐,她只是客气一下而已啊!可是现在也不能说“我只是客气一下,不是真的叫你上来坐坐”这种话吧?
  额上顿时冒出一道道黑线。
  哎,算了算了,他又是赔衣服又是买鞋子给她的,她已经感觉很不好意思了,就请他上去坐坐吧,没有好的招待,喝杯茶也好。
  抬步欲走,小区门卫室的保安却忽然叫住了她,“舒小姐!”
  闻声望去,瞧见保安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花而来,“舒小姐,这是元旦那天递送来的,你没在家,我就代收了,好在这几天放在了水里,精心呵护了下,这花还新鲜着,你赶紧拿回去吧!”
  舒娆愣了愣,谁会送花给她?
  看了看花束上,没有卡片,她沉吟了下,想到了一个人——向樊。
  以前他们一个在国内,一个在国外,逢年过节他也都会派人送花给她的,可今日不同往日了,却没想到这个元旦,他还是送了。
  小恶魔顿时警觉起来,完了完了,有别的男人追妞儿!老爸还没开始行动就有情敌了!
  “阿嚏——”她故意打了个喷嚏,装作花粉过敏。
  舒娆狐疑着问道,“怎么了,心心?”
  “我……受不了这个香味……阿嚏……阿嚏……”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很是痛苦的样子。
  舒娆连忙把花移开,又交给了保安,说道,“谢谢您帮我伺候了好几天,这花我就不要了,摆在门卫室吧!”
  保安愣愣地接过,莫名其妙的。
  舒娆微微一笑,转身离开。这样也好,本就不该要的。
  小恶魔偷偷地奸笑,楼翼竟然也没有发现,幽深的眸径自泛起深邃,他也猜到了那花应该是向樊送的,当初那场未完成的婚礼叫人想忘也难,婚礼当天他也在场,自然是什么都看得明白,知道新娘很受委屈,但却没有想到,她竟真的逃婚,他惊讶之余也挺欣赏的,向家虽然算不上什么豪门,但也算得上是高门大户了,她竟不卑不亢,真是很让人钦佩,不过那样的勇敢背后,代价也是惨重的,毕竟婚礼只差一步了,他多少也了解一点她的家庭状况,挺为她感到心疼的。
  “老爸,点,上楼了!”小恶魔拽着他的胳膊往前走。
  上了楼,舒娆发现叶星辰和思思还没有回来,不过看看时间应该也了,毕竟楼犀是要赶回部队的,于是也没有打电话问询,招呼他们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然后转身去烧水沏茶。
  烧水的时候,她将他买来的衣服和鞋子拿进自己的房间,衣服700多,鞋子300多,算上零头,总共1100多!
  嗯,正好,她再给他一千块正好扯平!
  虽然他可能不会要,不过她也不习惯占人便宜,无论如何都要还给他!
  掏出钱包,数了数,取出十张百元钞票,折叠了下,攥在手里。
  出了房间,走到客厅,略有尴尬地走到楼翼面前,把钱放在茶几上,轻轻一推,“那个……给你一千块,你不介意吧?”
  意思是那一百多块的零头我已经抹掉了,这一千块你务必要收下啊!
  楼翼默了默,很想笑,她非要算这么清楚吗?
  想了想,他收下了钱,说道,“不介意,差不多。”
  舒娆立即松了口气,又很客气地补充了一句,“衣服和鞋子我都很喜欢。”
  楼翼勾了勾嘴角,笑意更深,“喜欢就好。”
  舒娆心里喜滋滋的,心想可算是还了啊!这时,门铃忽然响了。
  她以为是星辰和思思回来了,连忙要去开门。
  小恶魔也这么认为,连忙跳起来,说道,“妞儿,我去开!”
  舒娆扭头笑笑,算是同意。
  “小婶儿,思思,你们回来……”小恶魔步跑到门口,开了门,看也没看地就兴冲冲地喊道,可门外的人却不是她们!一下子有点傻眼,瞪圆了双眸。
  门外,舒景也是一脸诧异,以为自己走错门了呢,抬头又看了看门牌号,没错啊!
  “你是……”
  “你是……”
  两个人一起问向对方。
  这时,舒娆从房间里走出,瞧见门口的情形,微微一怔,“舒景?进来啊!”
  舒娆连忙请舒景进屋,元旦假期舒景没能跟她一起过,是因为他的一个老师前阵子被查出胃癌晚期,课自然是不能再上了,回了广州老家休养,而他们班上的同学元旦期间一起去看望老师了。
  舒景也是刚刚下火车,学校还没来得及回呢,就来看舒娆了,可这一进门,屋子里怎么多了两个陌生人啊?小的没啥可说的,可是这个男人……谁啊?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楼犀,不过仔细一看又不对劲,形似神不似啊!
  微微眯眸,看向沙发上俊儒的男人,眼底隐约怀疑与防备,问向舒娆,“姐,这位是?”
  姐?
  楼翼连忙站起身来,准备打个招呼。
  小恶魔眼珠转转,管妞儿叫姐,那这个就是她未来的小叔了?哦,不对不对,应该是小舅!
  舒娆连忙为他们互相介绍,“这是我弟弟,舒景,这位是楼翼,楼犀的哥哥。”
  “你好。”楼翼主动伸手。
  舒景却有几分迟疑,管他是楼犀还是楼翼啊,总之都有点不爽。
  “你好。”勉强握了握手。
  舒景的心理其实是很容易理解的,舒娆经历了感情的波折之后,让他特别不放心,他早就想好了,如果姐姐再谈恋爱的话,他肯定要先去把把关,虽然他年纪还轻,没什么阅历,但男人和男人之间,也是能凭直觉判断出点什么的,他决不能再让姐姐受到什么伤害!
  看到楼翼,一眼当然是很意外,他若是别人可能还会好一点,可楼犀对星辰姐之前做过的事情劣迹斑斑,已经留下了阴影,这又冒出一个楼犀他哥,真是怎么看怎么不爽啊!
  “小舅,你好,我是心心!”小恶魔很自来熟地说道。
  舒景看了看小恶魔,挺可爱的小孩,不过这又是唱哪出啊?都有孩子的男人了!
  舒娆看舒景那一副怪异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懊恼地叹了口气,你想多了!
  不管他,转身去沏茶。
  舒景则不动声色地坐下,暗暗打量着楼翼,楼翼感觉到那股敌意,心里却是淡淡的笑意,看得出来,他很关心他姐姐,是个好孩子。
  气氛真是有点尴尬,舒娆端着茶杯返回客厅的时候,都有点不好意思,连忙一人递了一杯水,气氛才算稍加缓和。
  房门口忽然又传来动静,这回是星辰和思思回来了,回来的正是时候啊!
  舒娆心里一喜,连忙迎了上去,“星辰,思思……”
  叶星辰抱着思思进门,瞧见房间里挺热闹,众人互相打招呼,然后坐下来,聊了几句。
  楼翼看了看时间,他得走了,叮嘱了下小恶魔不许胡闹之类的话,便起身离开了。
  小恶魔知道老爸要去军总开会什么的,未来几天都会很忙,估计没时间来看她了,所以下楼去依依惜别,叶星辰也下楼去送。
  于是房间里就剩下了舒娆和舒景,还有乖乖坐在一旁的思思。
  舒景憋了半天的话终于有机会问出口了,“姐,那个楼翼到底怎么回事?他是不是想追你啊?”
  舒娆额上冒了黑线,“别胡说啦!哪儿跟哪儿啊?”
  “我哪有胡说?姐,你不是还没感觉出来吧?你看看他都给买礼物了啊!”舒景指着衣服和鞋子说道,一副证据确凿的样子。
  舒娆简直崩溃,实在是不想再重复那些雷人的事情了,可是不跟舒景说明白了,他肯定不会罢休,于是耐着性子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呐,就是这样了,别再乱说,知不知道?”她警告地说道。虽然弟弟关心自己,她感觉很欣慰,可是太八卦的关心就不好了啊!
  舒景这才稍稍放下心来,随手拿起装衣服的纸袋,却是忽然一惊!
  “姐!”他忽然拔高了音调。
  思思眨巴眨眼眼睛,好奇地望着他,怎么了呀?
  舒娆搂过思思,亲了亲,怕她吓到似的,瞪了舒景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干嘛一惊一乍的?”
  舒景干脆直接把衣服从纸袋里倒出来,指着商标说道,“姐,你知道这衣服多少钱吗?”
  舒娆怔了怔,“700多,是有点贵!”
  “有点贵?”舒景头疼,看来他姐是完全不知道啊,咬牙说道,“英国本土的品牌,全手工缝制,不量产,所以全世界的销售价都是以英镑计算,700多英镑!明白?”
  舒娆的表情僵了僵,浑身的汗毛也豁得竖起,不过还是试图镇定,自欺欺人地说道,“你说的是国外的正品吧,我这个是国内买的……高仿吧?”
  “姐……我们班上新来的那个代课老师就是从英国回来的,她穿了一套一模一样的,我们班上的女生特意查的信息,据说这衣服在国内还没有仿制品!”
  舒娆顿时风中凌乱了,他不是说差不多吗?
  “舒景,700和7000差多少?”
  “差了一个0啊!”男人的思维。
  

Snap Time:2018-09-21 18:04:55  ExecTime: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