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灵行传》全文阅读

作者:雷文D维克萨斯  光灵行传最新章节  光灵行传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光灵行传最新章节关于断更之二三事后续(19-07-05)      关于断更的一些事情(19-07-05)      上架感言(19-07-05)     

1395逆战之于魔境四


  1:395逆战之于魔境(四)
  原来,座狼魔像在放射光束炮的同时,其嘴部有一个细小的区域无法被防护罩覆盖。该区域允许光束射出去的同时,也造成了防御的漏洞。
  瞄准这个漏洞射出的,拥有强大穿刺力的长枪,直接射穿光束,刺穿座狼魔像的嘴巴,从其后背穿出,再贯穿了狐人族长雷纳德的胸口!
  "咔啊!"狐狸吐了一大口血,枪身把他整个人往后推,他的手离开了控制面板,在空中疯狂乱抓着。
  再挣扎也是无补于事。狐人的心脏被完美地刺穿,他短小的手也无法再次碰触到魔像的控制面板。
  "流星枪(Gungnir)......居然也在你手上!"雷纳德吐着血说。
  "哼哼,这也是刚刚出土的文物,你有幸亲身体验它的威力了。"图坦冷笑,现在轮到他得意洋洋了。
  "算你......走运!"雷纳德再吐了一口血,死了。失去了操纵者,座狼魔像像废铁一样往地面上跌落。
  巨大的方舟慢慢下降,来到贝迪维尔的面前。狼人少年看着面前的象人族长,图坦盘腿而坐,一旁的草药师帕弗正忙着给半边身子严重烧伤的帕弗上药包扎。
  "哟,小子们,真巧啊?你们也是路过的吗?"图坦族长用没有烧伤的手抓起长烟斗吸着。
  "族长大人......"贝迪维尔怀着复杂的心情看着象人,而艾尔伯特更加夸张,他看图坦的时候一脸的崇拜。
  "哼哼,还有一位,这不是潘托拉肯的天位骑士霍尔大公爵吗?好久不见了!"
  霍尔刚刚用魔术治疗完腿伤,他断掉的右腿又再次长上骨和肉,但没有完全接好不能乱动。老练的骑士知道形势不妙,只好说:"图坦族长,你来得真是时候。刚才那只狐狸所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我们并不需要成为敌人。"
  "我只听到那只狐狸在发疯。他的话有多少是可信的,暂时不作评论。"图坦用模棱两可的语气道,"不过,你们确实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我可以不追究你们非法侵入我族领地这件事。请你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从我族的领地里消失。"
  霍尔大公爵点了点头:"感谢族长大人的恩典。贝迪维尔------"
  狼人少年转过去看着霍尔。
  "法师很快就会恢复。那时候你跟着我们一起走吧?"
  狼人少年摇了摇头:"不,这里还有我未完成的事情。"
  霍尔一笑:"好吧。祝你好运了,孩子。"
  霍尔又看了看艾尔伯特。虎人少年根本不理霍尔。
  方舟几乎降落到和贝迪维尔他们所处的平台同样的高度了。象人们从方舟里跳下来,走到平台上。
  "果然不人道啊。"图坦走下来,看着平台透明地板下那两百多个单间里,被着的白熊人们。
  一名象人已经敲碎了一块地板,打开了通往圈养室的通道。地板刚敲碎,就传上来一阵可怕的臭味:圈养室里有如一个真正的猪圈!
  图坦族长露出了厌恶的神色,他知道把狐人们灭掉是个正确的选择。正如他先前所说,狐狸们根本没有人性。
  "眼神呆滞,已洗脑。"一旁的帕弗看着白熊人们,"没救。"
  贝迪维尔再次想起了他哥哥帕帕洛夫。
  帕帕恐怕也是这样子被圈养过。被洗脑洗成白痴,再关在这样的单间里,被大到合适的年龄,被卖去人类世界作为奴隶。
  这是多么没有尊严,多么悲惨的生活!
  看着象人们把白熊人们一个个救上来,贝迪维尔不禁问道:"族长大人,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些白熊人?"
  "你说该怎么处置?"图坦却反问贝迪维尔,"他们不好养啊,族里也没有足够养活这么多人的食物。"
  这是真心话。象人族光是喂饱自己就已经尽力了。这两百多名被洗脑洗成白痴的白熊人们,不仅没有办法帮得上忙(只会做些简单的工作),也吃得多。
  要喂饱这两百多张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
  "我们来谈谈生意,好吗?"霍尔大公爵突然开口道,"我出公价,两千潘托拉肯金币一个奴隶,这两百多人大约就是四十万金币。我全要了。"
  除了图坦,在场的人全都被霍尔大公爵这句话吓呆了。
  "你,你说真的吗,大公爵!?"贝迪维尔不禁嚷道。
  "哼哼,有趣的交易。你认为我会同意?"图坦道,"五千金币一个。少一个子儿都不给。"
  "两千五百。"霍尔提价道。
  "四千五百。"图坦压价道。
  "三千。"霍尔再次提价道。
  "四千。"图坦再次压价道。
  "五千。"霍尔接着说。
  "三千。哎---?!"
  "成交!"霍尔一口敲定了。
  "呜......"象人族长一手掩住脸,"好吧,三千金币就三千金币。等点算好人数马上交给你。"
  (反正我这是无本生利。)
  "这么多的奴隶,我也不好运输......再借你一条船。"霍尔道。
  (反正我出钱就能削弱你们的兵力。你还负责帮我运输兵力呢。)
  "可以。"图坦爽快地答应道。
  (送走这群瘟神,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你们人类去担心吧!)
  贝迪维尔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两个人。几周前这两个人还是互相厮杀的死敌,现在他们居然谈起生意来了。难以置信!
  "喂,这里有个不是白熊人的混了进来!"一名象人的惊叫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力。
  象人从圈养室里带上来一名......虎人!
  没有虎纹的纯白色的虎人,看起来应该是名二十来岁的青年。他已经完全被洗脑洗成白痴了。被圈养,长年累月地半跪在地上,腰背已经有点驼,身体也消瘦得不成样子。
  艾尔伯特看见这名虎人的一刹那,惊讶得目瞪口呆。下一秒,他又悲喜交杂地叫道:"哥哥!?"
  "艾,艾艾尔?"青年虎人含糊地答道。
  "你在跟我说笑吧!?"贝迪维尔不禁嚷道,"你哥哥不是在十年前埃及的大屠杀里死了吗?"
  "埃及的大屠杀?"霍尔大公爵也嚷道,"历史上有过这样的事件吗?"
  "你们人类对这件事当然知道得很少。"图坦族长却说,"法老王托勒密二十一世肯定做了很多肮脏的手段来掩盖大屠杀的事实。"
  "你胡说什么!"霍尔大公爵更加疑惑了,"历史上最后一个法老王是托勒密十七世,他是...几百年前就死了的人!埃及现在是由议会执政的议会制,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残暴的事情?"
  图坦和霍尔的脸同时阴沉下来。这个世界历史的背后似乎有着某种巨大的阴谋。
  而解开这个迷的关键,就在他们面前。
  众人看着那名虎人青年。他正被弟弟艾尔伯特紧拥着,在冬天的寒风中,不断地瑟缩发抖。
  

Snap Time:2019-07-20 05:12:23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