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清》全文阅读

作者:青玉狮子  乱清最新章节  乱清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乱清最新章节第二六六章 大溃败(19-06-18)      第二六五章 那一日血染乌河水为之不流(19-06-18)      第二六四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19-06-18)     

第一一六章 同桌的你


  圣母皇太后视察“冠军号”花的时间,比原计划多了许多,视察结束的时候,已是未初时分了。【】
  早就过了饭点,有的人肚子里已经“咕噜咕噜”地叫过了。但是,圣母皇太后不说传膳,“随侍”的中、美、英诸将,哪个敢说“我饿了”?一众君臣主客,只好一块儿桍腹从公。
  不过放心,圣母皇太后体贴着呢。
  三口通商大臣崇厚,派人送了一桌极丰盛的燕菜席过来,说是“孝敬”圣母皇太后的一点心意。
  圣母皇太后天津阅兵,一路下来,关某人左遮右掩,滴水不漏,真是“扒门缝都看不见影子”。崇厚心里边着急:你说这么大一事,又是在天津这个地面上,身为三口通商大臣,却连个毛边儿都摸不着,算怎么回事呢?
  他一面抱怨关三小气,一面想着:怎么样才能既不碍关卓凡的眼,又能在圣母皇太后那儿刷出存在感呢?
  有了,我送点吃的——我自个儿不出头,你总不能说我抢轩军的风头吧?
  只要对了圣母皇太后的胃口,她自然会想:崇厚这个人,嗯,有良心,有孝心!
  崇厚本就以起居豪奢著名,他的家厨,是天津最好的馆子,也自愧不如的。伺候圣母皇太后的御膳,那真是几个厨子自出娘胎以来,接到的天字第一号差事,个个打叠起十二分精神,人人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
  崇厚本人,更是从采料到出品,由头至尾。全程亲自跟进。为了这桌燕菜席。他甚至连公务都搁下了。
  说是“一桌”。其实菜品总计数十样之多,完全是上方玉食、满汉全席的格局。不过,说到滋味,可不是御膳房那些“温火膳”能比的。
  崇厚的人,提前找到了李莲英,塞了一个大大的红包,拜托他向圣母皇太后递个话。李莲英犹豫了一下,先把这事儿悄悄地跟关卓凡说了。
  关卓凡一笑。说道:“你如实回给太后就是了。”
  圣母皇太后视察完“冠军号”之后,李莲英传懿旨:赏中美联合舰队司令官杜立德及海军诸英国顾问燕菜席一桌,着海军提督丁汝昌等陪筵。
  太后自个儿嘛,廉俭奉公,这不是从行宫带过来几个食盒子吗?嗯,那就是今儿中午的御膳啦。
  可怜崇地山,费尽心机,办出来这一大桌珍馐佳肴,味道之美,品相之佳。就算后世之米其林三星餐厅见了,亦是要甘拜下风的。圣母皇太后却连个味儿都没闻到。就轻飘飘地转手做了人情,白白便宜了一班中、美、英海军丘八。
  筵席假座大沽口码头的天津海关,一众海军将领,推杯换盏,大快朵颐。那十来个洋鬼子,第一次品尝最顶级水准的中华美食,尤为兴奋。一向严肃庄重如乔百伦者,亦无法保持矜持;杜立德之流,更是差点连舌头也吞了下去。
  哦,我的上帝,世界上居然还有这般美味,真是不可思议!
  中国的这趟长差,出得真是对了!这个东家,实实在在是够意思!
  圣母皇太后的午膳,就在“冠军号”的“舰长室”里传。
  陪膳的,自然是关贝勒。
  “冠军号”的舰长,因有“非华籍洋员不宜出任战斗部队主官”的“潜规则”,朝廷正式的官称,按中国的习惯,称“管带”。但在军中,就不做这种脱裤子放屁的事情了,口头也好、书面也罢,都是按西洋的习惯,叫“舰长”的;其在舰上的居所,也叫做“舰长室”,而不是“管带室”。
  因为明天圣母皇太后就要乘坐“冠军号”出海“阅舰”,大爱德华早早地就把自己的舰长室腾了出来。然后,关卓凡派了人,按照相应仪制规格重新布置,以为圣母皇太后出海“阅舰”起居之所。
  陈设装潢焕然一新,面积、格局却是动不了的。毕竟是在船上,这个“舰长室”,较之行宫的房间,自然逼仄了许多。臣下陪膳,按规矩是单独一张桌子的,可这点儿空间,如果硬要摆放两张桌子,实在是拥挤了一点。
  李莲英正在为难,慈禧说道:“出门在外,不能事事讲究宫里面的规矩;船上也不能啥都照着岸上的样式来。再者说了,就这么几个食盒子,东西也不算多——嗯,都搁一张桌子上吧。”
  李莲英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太后的意思,连忙应了一声,遵旨办理。
  于是,关贝勒便和圣母皇太后同桌就餐,太后居上首,关贝勒打横相陪。
  菜肴、点心布满一桌,两副碗筷端端正正地摆好了。
  御姐先坐了下来,关卓凡谢了恩,也拿捏着入了坐。
  御姐心神荡漾:这个感觉,真是奇妙!
  这不就是小家小户夫妻过日子的样子了么?
  什么“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是不是就是这个形容了呢?
  面上红晕淡染,斜斜看了关卓凡一眼,那位却是正襟危坐,双手放在腿上,腰杆儿挺得笔直。
  慈禧微微一笑,说道:“你别这么劲儿劲儿的,怪别扭的。你不是说,在军中‘吃饭靠抢’吗?就那样才好。”
  关卓凡也是一笑,微微颔首,说道:“是,臣遵旨。”不过,还是没有动作。
  慈禧柔声说道:“咱们吃饭呢,你可别弄出个奏对格局来。”
  说完,略一沉吟,先动了筷子。她夹起一块杏仁豆腐,却没有缩回手来,而是放到了关卓凡的碗里,嘴里轻声说道:“不许起身,不许谢恩!”
  关卓凡正欲起立的身子,被她这两句话压住了,心里面却是大大一跳,一股又酸又热的气息随即涌了上来,五味俱陈。
  他低声说了句“是”,端起碗来,“开动了”。
  慈禧笑吟吟地看着情郎箸落如雨,自己则慢条斯理地吃着,偶尔还给关卓凡夹一两筷子的菜。
  时不时,也说两句无关紧要的闲话。有时候,关卓凡嘴里塞满食物,一边咀嚼,一边回话,乌里乌鲁的,话说的就不是很清爽,惹得御姐轻声娇笑。
  船舱里,充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温馨和**。
  ……
  “吃饱了没有?”
  “呃,这个,回太后,臣连晚饭也一并吃了。”
  御姐格格的笑了起来。
  饭罢上茶。
  御姐左手端着茶碗,右手拿着碗盖,轻轻拨弄着浮叶,装作不经意地说道:“传过午膳,就要回行宫了吧?”
  “是。”
  “嗯,回去的路上,大约要花一个半时辰。明儿一大早,还得再赶过来……”
  关卓凡大转念头:这个口吻,是什么意思?唔……我明白了!
  “是,来回奔波,既耗费辰光,也实在是辛苦太后了!这……原是臣筹划不周。嗯,若是太后不嫌这间舱室简陋,今个儿晚上,不如就暂以‘冠军号’为行在?——呃,这个,一来,‘冠军号’既大蒙荣宠,海军将士,必人人振奋报效;二来,‘掷瓶礼’之后,太后驻跸军舰,意在扬威奋武,这……载诸史册,传诸后世,慈德广沛,亦是佳话一段!臣刍荛之见,太后意下如何?”
  慈禧目光火热而明亮,透着十分的欣赏和爱慕:一转瞬间,就给他想出了这么一大篇道理来!
  御姐微笑说道:“这么安排,好是好,就不知道麻不麻烦?”
  您是太后巡幸、检阅,不是小媳妇走亲戚、回娘家,临时变更行程,当然会生出一大堆的麻烦事来。不过,以眼下这个温馨**的氛围,您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也得想法子去摘啊。
  咳咳,您都给俺夹菜了。
  *(未完待续。。)
  ...
  

Snap Time:2019-06-19 11:15:04  ExecTime: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