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魔》全文阅读

作者:我是墨水  执魔最新章节  执魔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执魔最新章节第1243章 紫薇四神器(19-03-20)      第1242章 紫薇北极宫(19-03-20)      第1241章 大修之下第一仙(三)(19-03-20)     

第1242章 紫薇北极宫


  “不可能!你怎可能接下这一击!假的,假的!”
  神足大仙骇然无比,修道至今,他的古神踏蚁术从未失手过,今日还是第一次!
  他之一生,见过无数的伞类法宝,却没有一种能和此伞对上号。
  一把无名之伞,却挡住了他的最强一击,此事真的有可能么!
  过于震撼的情绪,令神足大仙陷入短暂的分神,几乎在他分神的瞬间,宁凡遁光一闪,闪现至他的身侧十丈位置,朝他连点两指!
  暗!
  一指点落,暗阴阳的力量发动,有无边黑暗骤然降临,遮住了神足大仙的法目和识海!
  定!
  再一指,定天术的力量发动,将神足大仙束缚在原地,令其无法动弹,无法防御!
  杀!
  杀阴阳的力量,加持在真武残剑之上,使得真武残剑的剑芒带上了几分破甲效果!
  十丈距离,攻击目标还是一个被定身的人,真武残剑没有任何理由打空。
  几乎是在宁凡祭出真武残剑的同时,神足大仙胸口飞出两道血花,被真武残剑砍伤。
  伤口居然只有半寸!太浅了!
  以真武残剑堪比上品先天法宝的威能,附加些许破甲效果,去攻击毫无防备的神足大仙,居然只能砍出半寸伤口,此人的肉身强度太可怕了!
  “区区黑暗定身,也想困住本座!滚滚滚!”
  神足大仙吃了两剑,伤口虽然不深,却还是感到十分疼痛。他似被疼痛激怒,暴喝一声,竟凭一身古神蛮力强行震碎了黑暗与定天术的束缚,恢复了感知与行动能力。
  “这就是二阶准圣的力量么…”宁凡神色有些动容。这一击,他占了神足大仙分心的便宜,用上了诸多手段,几乎是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斩下了真武残剑。
  换成一阶准圣被宁凡这么攻击,纵然不被秒杀,至少也会重创。
  可神足大仙居然只被砍出半寸伤口,可见此人是何等的皮糙肉厚了。
  “居然敢在本座完美肉身之上留下伤口,你该死!”
  神足大仙陷入了暴怒之中!
  暴怒之下,他也懒得去想宁凡的伞有多厉害了,无论如何,他都要让宁凡付出代价!
  “这下可不妙了…按照神足的性格,一击不中,必定远扬千里,绝不恋战。此次古神踏蚁术失手,他分明已有了怯意,打算暂退。但偏偏,宁道友将其肉身击伤,此事恰恰是神足的逆鳞,令其陷入癫狂,理智全失…此战,无可避免了。”
  鱼主退出鱼骨法相,目光凝重无比。正欲出手加入战局,宁凡却传音制止了此事。
  “不必!”
  宁凡不愿鱼主介入此战,理由有二!
  一是鱼主已经损耗严重,不宜再战。
  二是如今的他有功德伞在手,纵然对手是二阶准圣,也可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既无落败的危险,他正好可以借神足大仙,来衡量一下自己与二阶准圣的差距!
  当初掌位天图一战,他也战过二阶准圣,但那些都只是二阶准圣的分神,远不及真正的二阶准圣强大。
  眼前的神足大仙,是真实的!令他感到了一丝压力,令他感到了二阶与一阶的截然不同。
  “古神流星击!”
  暴怒的神足大仙摇身一晃,法相之上忽然长出三头八臂,八只手中各握着无穷星光。他将星光狠狠掷出,那些星光顿时化作成百上千颗修真星,霎时间群星坠落,直取宁凡而来。
  “二阶准圣随手一击就有这等威能么…”
  宁凡将功德伞祭起,功德金光在天地之间荡开,所有流星都被荡成了齑粉,无法对宁凡造成任何伤害。
  “二段真身,现!地巨犬神矛,现!”
  神足大仙变化成了二段真身的模样。
  二段真身的他,不再是奇模怪样的脚掌怪物,而是变成了一个犬头人身的持矛巨神,周身散着湛蓝古神光芒,三头八臂,威严无比。
  “古神失落术,穿天!”
  轰!
  地巨犬神矛携带着贯穿天地之力,轰向宁凡,只这一击的余波,便几乎令化血阵崩溃了。然而…
  足以贯穿天地的地巨犬神矛,再一次被功德伞荡开了。巨大的反震之力,几乎将神足大仙手中的长矛震脱手…
  “还是没用么!可恶啊!”神足大仙气得咬牙。
  嗤嗤!
  宁凡终于还击了!
  他再度祭出了真武残剑,龟蛇剑芒呼啸而出,准确命中了神足大仙,但这一回,真武残剑没有将对方砍伤半点,只发出金铁撞击之声,就被对方以蛮力震飞了。
  当神足大仙有意识的强化肉身防御,真武残剑竟连刺破此人的皮肤都做不到了!
  “愚蠢!若非之前偷袭得手,你以为凭你的力量,能够伤到本座半分吗!本座承认你的伞防御厉害,但也仅此而已!你的攻击太弱,对本座而言只是挠痒的程度!”
  神足大仙傲气十足道。
  然而下一刻,他就被从天而降的蚁主道山砸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什么叫光速打脸,这就是了。
  神足大仙金刚不坏的肉身,仍是抵挡不了圣人道山的伤害,被砸出了大片淤青!
  “这是…圣人道山!”神足大仙面色大变,他肉身再强,也不足以硬撼圣人大道。
  他不理解!
  无法理解!
  宁凡为何如此多宝!此子明明已经有了一把防御逆天的伞,为何还持有一座圣人道山!
  更让他无法理解的是,区区第二步的宁凡,怎么可能驭使圣人道山!这种事就连远古大修都不可能办到,唯有圣人才可!
  此子又不是圣人!凭什么!
  轰!
  宁凡没有给神足大仙喘息的机会,蚁主道山再一次砸落。
  神足大仙狂喷鲜血,又一次被砸飞,肉身的淤伤更多了。
  眼见肉身的损伤越来越多,神足大仙几乎气疯了,当蚁主道山再一次砸下,神足大仙暴喝一声,周身爆出湛蓝的古神之火,好似一个火人,又好似一颗流星,迎着圣人道山一头撞了过去!
  这一撞,直撞得神足大仙头破血流!
  这一撞,硬是将蚁主道山撞退了半分!
  神足大仙的行为,激怒了蚁主道山!堂堂圣人道山,何曾被第二步小辈忤逆过。愤怒的蚁主道山,张开无穷圣人大道,轰地一声,将神足大仙镇压在了山下。
  痛,好痛啊!
  该死,该死该死!他修行一世,还是第一次被人镇压,这种感觉…真是屈辱!
  “本座是堂堂地巨古神,谁都不能镇压本座!便是圣人,也不能!啊啊啊啊啊!”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被压在道山下的神足大仙,竟凭一身蛮力,一腔意志,将背上的道山一点点顶了起来!
  一寸,两寸,三寸…
  面对圣人之道,神足大仙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屈服,而是选择了忤逆!
  终于,神足大仙将道山顶开了足够的空间,他暴喝一声,化作一道猛烈的蓝光,从道山之下冲了出来!
  居然能做到如此程度!
  便是蚁主本人,都有些惊讶了。
  “可惜了,此人生在幻梦界,二阶准圣便是其极限,若生在真界,再有名师指点,或有机会成圣也未可知。”
  “嗯。此人敢与圣人之道相抗,着实厉害。换成是我,可不敢以头颅去撞圣人道山的…”
  宁凡心中的不满情绪平息了。
  他本来对神足大仙十分不满的,因为此人在功德伞上踩出了一个脏脚印。
  不过现在他不打算追究此事了。
  对手是真正的古神战士,他无法以轻浮的心境去应战。
  他能给予的最大尊重,就是以最强的姿态,结束这场战斗!
  “你,很强。对付你,我本可以仗着圣人道山之强,一点点将你碾压,但我现在不打算这么做了。”
  宁凡收了蚁主道山,亦收起了功德伞。
  他幻化出了万古真身,金焰真身的远古神灵气息,不做任何掩饰,好似金色的风暴,将整个化血阵淹没!
  神足大仙是一名古神,且还是出身于地巨族的古神,他始终相信自己的血脉是末法时代最为高贵的。
  然而面对宁凡的神灵气息,他却感到了卑微,感到了血脉深处的颤抖!
  所谓的古神,仅仅是后世修士对于真正神灵的模仿!
  在真正的神灵面前,古神…只是尘埃。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本座的腿居然在发抖!本座居然在恐惧!想要叩拜,想要臣服!不敢反抗,不敢忤逆!本座之前想要吃的,就是这等存在么…仅仅是生出吞吃此人的情绪,体内的古神血液居然都有崩溃的趋势!站直啊,给本座站直啊!本座绝不向任何人跪拜!绝不,绝不!!!”
  神足大仙咬着牙,倔着骨,硬是顶着无穷神灵威压,站直了身体,然而代价也是极大,他的膝盖骨传出喀喀的响声,在一点点粉碎,这便是忤逆的代价!
  宁凡的真身进一步改变!
  金焰真身一点点进阶为树魔真身,真身的颜色不再是金色,而是变作了极致的黑。
  那是魔道深渊的颜色!
  这是宁凡的二段真身,需要在特定的条件下才能开启,那特定条件,便是古魔返祖!
  两条魔尾从宁凡的树魔真身上长了出来!
  这一刻的宁凡,周身不仅有滔天的神灵威压,更有魔灵的威压!
  二尾状态的宁凡,一身法力已堪比真正的二阶准圣!
  轰轰轰轰轰!
  随着宁凡心念一动,无数散发着黑色气息的神格巨木从地底破土而出,几乎是眨眼之间,整个化血阵成了树的世界!
  神足大仙躲闪不及,被一些凭空长出的巨木刺中。连真武残剑都刺不穿他的皮肤,这些来历神秘的木头,却轻易地刺穿了他的血肉。
  真武残剑之所以伤他不得,是因为他以道源的力量强化了肉身防御。
  然而他所领悟的道法源流,在眼前的巨木面前,竟是形同虚设,一击即穿!眼前的巨木,绝对拥有比道法源流更高阶的力量!
  难道这就是…道统的力量吗!
  “你究竟是什么怪物!是古神,还是古魔!拥有木之道统的你,为何还只是第二步修为!”神足大仙颤抖道。
  “抱歉,无可奉告。”
  回应神足大仙的,是铺天盖地的巨木降临,无路可逃…
  …
  反十绝阵,红水阵!
  北海真君、长桑道人、土府星君、仙石,四人盘膝于红水阵的雨塔上,皆是面沉如水。
  尤其是北海真君,他的表情最为难看。他本以为祭出反十绝阵以后,可以稳稳灭掉宁凡,却不料短短时间,就被宁凡破了八阵。
  长桑道人被宁凡重创了元神!
  土府星君被宁凡斩断了一臂!
  傀儡仙石被宁凡打碎了半边躯体!
  界族三老俱都陨落!
  极冰上仙和那灵芝仙则生死不明…
  “也不知化血阵的战况如何了。以神足道友踏蚁术的威力,按理说是会将化血阵一脚毁去才对,可为何化血阵未毁?莫非神足道友听从了我的劝告,在最后关头收住了神通?想来是这样没错。可惜了,这反十绝阵之中,有真界圣宗的符法干扰,就算是我这名操阵者,也无法感知太远。希望神足道友不要有事!”
  北海真君有些担忧。
  此刻化血阵中,并不只有宁凡一个人,还有鱼主这名二阶准圣在。若是宁凡和鱼主联手围攻神足大仙,神足大仙多半要吃大亏的…
  他明明已经传音了数次,希望神足大仙快些放弃化血阵,前来红水阵会合。可为何,神足没有任何回音。
  莫非神足偏执的老毛病又犯了?非要以一敌二,和那宁凡、鱼主分个高下?哎,此人性格,真是令人头疼。
  “咳咳咳…长桑道友,本座这伤势似有加重的趋势,快帮我压制一二吧。”土府星君捂着断臂,口气虚弱道。
  他所镇守的地烈阵,被宁凡三五下攻破了,连他本人都被宁凡打成了重伤,一条手臂被斩。
  幸运的是,他还是逃出了地烈阵,大概是宁凡大意之下,没有拦下他吧。
  “长桑大人,也帮小人治疗一下傀儡躯壳吧。那宁凡下手太狠了,险些要了小人的命。”仙石也虚弱地恳求道。
  他也十分幸运,从宁凡手中逃跑成功,逃来了红水阵。
  “咳咳咳…老夫怕这就帮你们治疗…嘶!”长桑道人想要祭出三桑古树治疗同伴,可他本人同样被宁凡打成了重伤。方一施展神通,顿时牵动元神伤势,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不行…老夫元神伤势太重,无法操控三桑古树,没办法了,还是得北海道友代劳。”长桑道人苦笑道。
  “此事因老夫而起,才害得道友身受重伤,诸位疗伤之事,交给老夫便是!”
  北海真君点点头,从长桑道人那里接过三桑古树,替三人疗伤。
  三桑古树的疗伤效果虽然神奇,却也有缺点,那就是对于法力的损耗十分巨大。
  以长桑道人的一阶修为,只能同时治疗一名重伤准圣,再多就有些无法承受了。
  好在北海真君是二阶准圣,修为高于长桑,由他来操控三桑古树的话,纵然同时治疗三名重伤准圣,也可勉强办到。
  “哎,这三桑古树消耗法力的速度太快了,那宁凡小儿该不会是故意放着这三人不杀,留他们消耗我的法力吧?不,此事可能性不大。”
  北海真君摇摇头。能减少敌人一名战力,为何要留而不杀?这不是傻子的做法么。
  不,不对!
  “难道此子真是这般打算的!他故意留三名重伤同伴给我,以便拖住我的脚步,使我无法驰援化血阵的同时,进一步消耗我的法力。他则借机与鱼主联手,干掉神足道友…”
  北海真君目光一霎间变得阴沉无比。
  转而又摇摇头。
  他对神足大仙很有信心。他担心的,是神足被宁凡、鱼主围攻,会吃大亏。但就算吃亏,神足应该也不至于殒命。
  二阶准圣哪有那么容易击杀!
  连土府、仙石都能从宁凡手中逃跑,神足再不济,也能逃来红水阵和他会合的!
  “果然是我多虑了么…不过是被宁凡小儿破了八阵而已,我似乎有些太紧张了。不是还有红水阵么,此阵和其他阵法不同,只要此阵尚在…”
  北海真君忽然面色一变。
  却是这一刻,化血阵方向传来了崩溃之声。
  “不好!连化血阵都被攻破了!”长桑惊道。
  “不知神足道友情况如何,以他二阶准圣的修为,纵然阵破,也不会有太大闪失吧…”土府星君话音刚落,红水阵中便传出剧烈的空间晃动。
  而后,一座六角魔门凭空出现,几乎是魔门出现的同时,宁凡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从门中走了出来。
  那是神足大仙的人头!
  那是…二阶准圣的人头!
  “这、这不可能!堂堂二阶准圣,居然,居然…”土府星君骇得面无血色。
  “你竟杀了神足道友!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北海真君只感觉脊骨发凉。他和神足的实力也不过是伯仲之间,宁凡能杀神足,岂不是说也能杀他!
  “主、主人…此子不可力敌,我们还是暂且撤退吧。”仙石恐惧道。
  “现在才想走,不觉得太晚了么!”
  宁凡将神足的人头收起,十指掐诀,霎时间,整个红水阵中长满了冥界鬼花。
  不灭尸奴王,不灭吸魂树,不灭墨麒麟,不灭万圣龙王!四名不灭鬼卒发出凄厉的叫声,朝北海等人杀了过去。
  “雨龙何在,给老夫挡住这些鬼卒!”
  北海真君召出五条雨龙,试图以五龙之力挡下了四名不灭鬼卒。
  “真是不长记性!你既要送我雨龙,这五条雨龙,我便全部收了!”宁凡口中念念有词,下一个瞬间,红水阵中长出无数遮天巨木,那些巨木好似有生命一般,一经出现,立刻化作木之绳索,朝五条雨龙捆去。
  吼!
  雨龙们发出愤怒的吼声,想要撞碎巨木,但却根本无法办到。
  这些巨木乃是木之神格力量所化,哪里撞得碎。
  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就有一条雨龙被巨木捆住了!它想要挣扎,但身上的力量却被巨木疯狂吞噬。五行之中,水生木,以它的力量,根本挣脱不开身上的神格之木,它的力量越来越弱,身躯因力量的急遽消失而缩小;它身上的巨木却因为吸收了它的水行力量,开始疯狂生长。最终,巨木长成一个神木牢笼,将缩小化的雨龙关在了笼子里!
  很快,其余四条雨龙也步了第一条龙的后尘,皆被巨木关入了笼子里。
  “贼子斗胆!”
  见五龙全部被抓,北海真君勃然大怒,踏着滔天雨幕,直奔五龙而去,试图解救五龙。
  可惜,五龙没救到,他本人却被四名不灭鬼卒拦下了,遭到了鬼卒们的围攻。
  以北海真君的道行,纵然被四名不灭鬼卒围攻,也不会有任何危险。可他终究还是被这四名鬼卒拖住了脚步!
  长桑等人见状,就想去帮助北海真君,却被宁凡一个人拦了下来。
  “你们的对手,是我。”
  宁凡一抬手,真武残剑朝着土府星君破空而去,直吓得土府星君面无血色他之前就是被此剑砍成重伤啊!
  再祭出蚁主道山,道山迎着傀儡仙石砸去,直砸得傀儡仙石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至于宁凡本人,则迎着长桑道人冲了过去,见宁凡来势凶猛,长桑道人二话不说,就想祭出三桑古树保命。
  可惜…
  拿木行宝物对付宁凡,不是在说笑么。
  宁凡身怀木之神格,岂会畏惧什么三桑古树,他长袖一挥,直接将三桑古树收入袖中。
  眼见至宝如此轻易就被夺,长桑道人惊得面色惨白,“不可能!之前老夫镇守金光阵时,你明明还拿老夫的三桑古树没有办法。可现在…原来如此,你之前都是装的!你故意击伤我等不杀,你你你…”
  “现在才明白,太晚了!”宁凡冷声道。
  “可恶!纵然失去三桑古树,老夫也是堂堂瘟神封号的封号准圣!今日便教你知道,瘟的厉害…”
  长桑道人话未说完,忽见金光万道朝他袭来。
  他想要躲避,奈何那金光厉害无比,只一个照面,就将他强行摄走,不知所踪了。
  却原来,是宁凡祭出了功德伞,以功德伞的力量,强行摄走了长桑道人。
  “你的瘟神封号有多厉害,我,没有兴趣知道…”
  “还有三人!”
  一个照面抓走了长桑道人,宁凡又朝土府星君飞去。
  土府星君骇得亡魂大冒,哪肯被功德伞抓走,为了逃命,他连真武残剑都顾不上抵挡了,几乎是以肉身硬接了真武残剑的攻击,顶着伤势夺路便逃。
  他要逃!
  他不想再这趟浑水了!
  他要舍弃北海等人,独自逃命!
  可问题是,逃不掉!
  功德伞乃是第三步之物,若是在圣人手中,一个照面降服远古大修都是轻而易举之事。
  宁凡虽不是圣人,但拿此伞降服一阶准圣,还是可以办到的。
  但见万缕功德光芒洒落,土府星君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抗,就被拽入到功德伞的伞中界,封印了起来。
  “还有两人。”
  宁凡将真武残剑一收,朝被镇压在道山下的傀儡仙石走去。
  他和仙石已经不是头一回交锋了,上一次他抓了仙石,想拿仙石炼制鬼卒,却被此傀以不知名的手段跑掉了。
  不知这一回,此傀儡可还能从他手中逃掉。
  “收!”
  功德伞金光一收,就将仙石收走封印了。
  如此一来,整个红水阵中,要对付的只剩下北海真君一个人了。
  “北海老儿,现在此地,只剩下你我了,我们终于可以好好了结这场因果了。”
  “哼!谁说此阵只剩下你我二人!此阵符兵何在,还不速速现形,更待何时!”北海真君冷声令道。
  随着他一声令下,两名镇守红水阵的玉虚符兵顿时显化而出,朝宁凡攻了过去。
  不过当看清宁凡所持之伞,原本杀气腾腾的两个符兵,皆是面色一变,继而倒头就拜。
  “弟子王变,拜见师叔!”
  “弟子清虚,拜见师叔!”
  “弟子二人奉命看守红水阵,身不由己,得罪之处,还望师叔海涵!”
  两名符兵说罢,就要起身与宁凡交手。
  “王变和清虚是么…你二人无需多言,且在我的伞中稍待片刻,待我毁了此地雨塔,便还你二人自由。”
  一路推塔、收符兵,宁凡对于如何处理符兵已经很有经验了。直接祭起功德伞,将两名符兵收入伞中。
  如此一来,纵然他还未推倒此地雨塔,伞中的符兵隔着功德伞,也不便与他为难了。
  “哼!这下倒真的只剩下你我二人了。此伞真是厉害,可镇压一阶准圣,其防御似乎也有独到之处。老夫有一个疑问:你究竟将斗天玉伞炼成了何物?”
  身边的道友已经尽失,就连最后可以仰仗的红水阵符兵也被宁凡抬手镇压。明明身处如此绝境,可北海真君还是难掩心中的贪婪:他太想要这把伞了!
  “我将此伞炼成何物,与你有何关系?”
  “有关系,太有关系了!毕竟你死之后,此伞便归老夫所有了,岂能不知此伞来历!”北海真君贪婪道。
  “这种处境下,你还觉得能够杀我?真是狂妄!”宁凡不屑道。
  “呵呵,能与不能,你马上就会知道!红水护我!”
  北海真君一声令下,红水阵中顿时生出汪洋大海。那海水似是人血所化,任何事物沾上这红水,都会被同化为血水。
  原本围攻北海真君的不灭鬼卒们,被这红海一冲,顿时化作一滩滩血水。但由于自身不灭的缘故,很快,四名不灭鬼卒又复原如初了,只是一个个望向红海的目光,带着本能的畏惧,不敢再靠近了。
  有红海护身,北海真君轻而易举就摆脱了不灭鬼卒的围攻。
  “呵呵,老夫这片红海如何,可杀得你?”北海真君冷笑道。
  “不如何!不过是在红水阵的原有基础上,藏入了一角圣人阵纹罢了。”宁凡眼中闪烁着天人青芒,轻易地便看穿了此地一切秘密。
  “你竟然知道此阵当中设有圣人阵纹?!”北海真君面色一变。
  “若非有圣人阵纹加以干涉,我只需势字秘一脚踏出,就能毁尽十阵。势字秘既然无用,自是有更高级别的力量在妨碍此事了。”
  “哈哈哈!你知道,你竟然全知道!可你太自大了!明知老夫还有圣人阵纹依仗,你竟然还敢踏入红水阵!你既然自寻死路,老夫便送你一个痛快!”
  “圣人阵纹,发动!”
  随着北海真君一声令下,红水阵中顿时吹动强烈的气流。
  那不是风在流动,是!
  那是某个圣人存在遗留于此的,此一现,北海真君所召出的红海之上,顿时现出无数玉清道法凝聚而成的阵纹。
  更有远古诵经之声,从那红海之上响起!
  “混元初始玉虚尊…”
  无数玉清阵纹从海上飞起,凝聚在一起,最终变化成了一尊庞大石像。那石像既是阵纹所凝聚,自然包含了无穷阵力,乃是极为罕见的人形阵法!至于石像的面容,则无法看清。
  “炼化神州三教分…”
  那石像虽看不清面容,却有一双圣人法目缓缓睁开,在其法目睁开的瞬间,似有两道玉清光芒洞穿天地,有不世之威!
  那股威压化作狂风,无人可挡,强如北海真君也在这威压之下倒飞了出去。
  便是宁凡也需要将自身的神灵魔灵威压全部释放而出,才能在那股圣人威压之下堪堪抵挡,不至于后退。
  “阐道法扬真教主…”
  那石像忽然抬起右手,朝天地间猛然一握,这一握,仿佛将整个红水阵乃至整个北天的大道都握在掌中!
  “六山三海掌中存…”
  那石像原本紧握的手掌徐徐摊开,这一摊开,其掌中竟幻化出了六座轮回逆行的山,三片轮回逆行的海,山海之间,中有生灵无穷无尽,不可数遍!
  危险!
  在那石像摊开手掌的瞬间,一股空前的危机感传遍宁凡全身,几乎是本能一般,他将功德伞的防御张开到最大。
  几乎在宁凡生出警觉的同时,石像摊开的手掌猛然一翻,一掌拍落!
  这一拍,攻击的是宁凡,然而整个红水阵、整个反十绝阵都被牵连在了攻击之内!
  宁凡有功德伞守护,倒是没有被这石像拍伤,但却被石像一掌拍飞了!
  是的,宁凡被石像拍飞了,对方只一掌就将他拍进了空间乱流之中!
  虽说毫发无伤,可宁凡能感觉到,他被石像拍入空间乱流之后,一直在飞,飞了很远,很远,几乎飞出了一整个北天的距离!
  “这就是圣人一角阵纹的力量么。若无功德伞保护,以我如今修为,便是倾尽全力,恐怕也难以挡下这一掌,除非灭神盾尚在…”
  宁凡被石像拍飞了。
  同样被拍飞的,还有北海真君!
  北海真君懵了,这是他第一次使用反十绝阵的圣人阵纹,在此之前,他完全不知道这角圣人阵纹会对阵中的所有人展开无差别攻击!
  好吧,石像的攻击,九成以上都集中在宁凡身上,将他拍飞的,只是一成威力的余波。
  可问题是,他和宁凡不同,他没有功德伞保命啊!
  宁凡有功德伞自保,即便面对九成威能的阵纹攻击,也可毫发无损,最多只是被拍飞出去时有些狼狈罢了。
  北海真君就不同了!
  他没有宁凡那般恐怖的防御,那一成阵纹之力,几乎只一个瞬间,就将他的肉身拍成了肉泥!
  幸而只是一成阵纹之力,他肉身虽毁,元神却还未死。他的元神被阵纹之力拍入了空间乱流,同样飞出了极远距离。
  “可恶!八位祖师为何没告诉我,这圣人阵纹还会攻击阵主!该死,该死!这些空间乱流太危险了!我必须从中逃出,否则…”
  北海真君想要从空间乱流中逃出,但却只是徒劳,没挣扎几下,就被空间乱流淹没了。
  重伤,昏迷…
  …
  “这里,是哪里…”
  宁凡望着眼前的藏宝库,有些无语。
  他不是被圣人阵纹拍飞了么,为何飞着飞着,就飞到眼前这处藏宝库了。
  这是哪里的藏宝库?
  他飞了这么远,还在北天么,该不会直接飞到其他地方了吧?
  嗯,不懂就问…
  宁凡目光扫过藏宝库中堆积如山的宝贝,从中随手捡起一块道晶,问道。
  “敢问道晶兄,此地是何地?”
  【北界河,紫薇北极宫;北界河,紫薇北极宫…】
  “北界河?看来我还在北天范围,如此便好。若是直接飞出北天,我可要头疼了。至于紫薇北极宫…这又是何地?”
  宁凡还想问更多,奈何道晶能够回答的问题十分有限,根本解释不清紫薇北极宫是什么地方。
  也罢,他先离开此地再说…北界河可是北天异族们的地盘,留在此地可不安全。
  宁凡想要离开藏宝库,然而很快他便感到了骇然。
  他进藏宝库是一场意外,是被圣人阵纹一路拍过来了。
  他想从藏宝库内出去,以他堪比准圣的法力,居然办不到此事!
  藏宝库的大门,打不开!
  他没有钥匙,故而想用蛮力开门,然而他方一动用蛮力,宝库大门顿时紫光大作。那紫光力量远超宁凡理解,只轻轻一震,宁凡便倒退了数十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强行推门的那只手掌,更是被紫光电成了焦糊状,以宁凡的肉身恢复力,都无法在短时间内治愈伤势!
  “这宝库之门,为何会有第四步封印!我究竟飞到了什么地方!”
  …
  轰隆隆!
  这一日,北界河奉女族的族地内,忽然紫色雷光大作,雷声滚滚。
  一见紫雷异象出现,整个奉女族顿时陷入慌乱。
  “不好了!王上!有入侵者,有入侵者擅闯北极宫,触动了北极宫的禁制,惹出了紫雷异象!”一名女侍卫慌慌张张禀报道。
  “入侵者?又是入侵者,年年都有入侵者,可又有谁能真正闯入那处宝库呢?没有仙皇许可,即便持有宝库钥匙,外人也是进不去的。说吧,这一次来的是北海大鲲,还是列御寇那个老不死…又或者,是封魔巅的那些个魔头还在打北极宫的主意…”王座之上,一名紫衣女子慵懒的睁开双眼,清冷的容颜不染一丝尘埃。
  她,是奉女族的王,同时也是一名四劫修为的仙王。
  “不,都不是。擅闯宝库的凶手,应该已经抓到了…此人受伤太重,肉身已毁,只剩元神未死,大概是强闯宝库未果,被仙皇的封印重创了吧。属下等人查探之后发现,此人应该不是封魔巅的人,而是一名北天修士。”女侍卫恭敬答道。
  “北天修士?呵呵,年年都有不知死活的北天修士觊觎我族宝库,真是大胆!该杀!”一听来者是北天修士,紫衣女子顿时露出厌恶之色。
  “传朕的命令!将这名北天修士处以天渊水刑,杀无赦!”
  “这…此事有些麻烦。若只是天渊水刑,恐怕杀不死这名北天修士,即便他如今只是一个重伤虚弱的元神。”女侍卫为难道。
  “哦?来人莫非是北天仙帝不成?”紫衣女子微微惊讶道。
  “岂止是仙帝…倘若戍卫部的姐妹们判断无误,此人应是一名二阶准圣!此人如今关在天渊刑牢,封印部的姐妹们足足出动了四百人,才堪堪封印此人部分元神之力…此人太强!以我奉女族的力量,莫说杀死他了,便是将他完全封印,都是痴心妄想!此人此刻还能被我等关入刑牢,只是因为其伤势太重,过于虚弱;一旦此人稍稍恢复实力,必定会逃出刑牢,届时等待我族的,便是泼天之祸!王上,此人必须及早处理,不可久留!”
  “什么!对方居然是一名二阶准圣?好端端一个二阶准圣,为何要傻到强闯北极宫,并因此重创垂死?以此人修为阅历,不可能不知道北极宫的可怕,根本没有理由飞蛾扑火!此事似有古怪之处,可曾拷问出此人身份!”紫衣女子凝重问道。
  “此人自称是水宗宗主…”
  “什么,居然又是他!”一听牢中关的是北海真君,紫衣女子顿时露出仇恨之色。
  “此人当年屠我半族族人,更杀朕父皇母后,取二人妖魂炼丹。朕曾在父王母后灵前立誓,无论是谁,只要替朕杀此仇人,并炼其元神为丹,朕愿举族相赠,女子为其妾,男子为其奴以朕之名义,向北界河万族传信。就说朕要招募炼丹师,为朕炼一颗丹药。朕要以牙还牙,将北海老贼炼成丹药,呈到爹娘灵前,无论付出…多少代价!”
  …
  奉女族,天渊刑牢。
  此刻刑牢最深处,足足有四百名真仙修为的封印师,正联手封印着一个元神。
  被封印的元神不是旁人,赫然是倒霉的北海真君。
  同样的命运,不同的结果!
  他和宁凡一同被拍入空间乱流,他被拍的半死不活,宁凡却毫发未损;宁凡被拍进了奉女族的藏宝库,他却被拍到奉女族的刑牢。
  奉女族,蝼蚁尔!
  倘若北海真君是全盛状态,半点也不会惧怕此族修士,当年他为求此族妖魂炼丹,就曾来过此地大肆杀戮,此族修士根本无人是其对手,连带给他些许威胁都办不到。
  问题是,他现在是重伤状态啊…
  “区区四百真仙,就想封印老夫,真是痴心妄想!奉女族不值一提,真正麻烦的是,此族之人眼见杀我不死,定会邀请其他异族出手杀我。”
  “必须在真正的异族强者到来之前逃离此地!”
  “宁凡呢!宁凡在哪里!此子承受了九成圣人阵纹,定然已经死了,说不定肉身都成灰了!只不知,此子身上宝物被空间乱流卷到了何处。老夫既出现在奉女族,此子遗物多半也被拍至此地附近。斗天玉伞!此子身上的斗天玉伞,老夫无论如何都要取回!若运气足够好,说不得还能将此子抓走的道友元神一一救出”
  

Snap Time:2019-05-23 08:38:51  ExecTime:0.087